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抓捕(二)

寒石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按下了免提后,罗培缨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中间,做了一个噤声手势。这个动作又让倪晓燕释怀不少,她甚至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孟浪。看来上面来得这位漂亮警官并非故意要隐瞒什么,只是一些事务上,互相之间的沟通或者级别不对称而已。也是,看来是自己破案心切,很多本应该想到,照顾到的纪律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按下了免提后,罗培缨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中间,做了一个噤声手势。这个动作又让倪晓燕释怀不少,她甚至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孟浪。看来上面来得这位漂亮警官并非故意要隐瞒什么,只是一些事务上,互相之间的沟通或者级别不对称而已。也是,看来是自己破案心切,很多本应该想到,照顾到的纪律和礼貌都被扔到了脑后。就在她决定在事后,一定找个机会向罗培缨和付瑞道歉的时候,电话接通的铃声从罗的手机里响了起来。在场所有的人心里不自觉的都紧张起来,脸上的神色都分外严肃。

‘哒’一声,对方的电话已经被接起。但却无人说话。

罗培缨知道这是朱斌的警觉在起作用,她叫嘴凑到话筒边,轻声的呼叫起:“向日葵?”

对方只沉默了半秒钟,便传回了声音:“是。”

倪晓燕已经通过她的无线耳麦,组织起人手来。

“你的位置。”罗培缨没有半句废话。

“接机楼东墙处,男盥洗室。”朱斌没有再犹豫,直接报告了自己的隐匿点。他停顿了一下,马上又接着问起来,语气稍有些犹豫:“嫂子?”

这句话刚一落音,几乎在场所有的当地警方人员都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是啊,他们搜寻了几乎所有的空间,唯独把人们经常去的地方遗漏了,谁能想到,一个潜逃人员居然就隐藏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可是又不得不承认,一个盥洗室的隔间恰恰就是一个私密的空间,且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罗培缨看着倪晓燕正在布置警队向那个盥洗室方向冲刺、警戒,一边迅速回答:“我是罗培缨。你现在手上持有枪械或者任何武器吗?”朱斌这种亲近的称呼,让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抬头确定了一下方位,直接向那个地方快速走了过去。

“没有。”

“确认?”

“真的没有。嫂子,我是被冤枉的。”最后的声音竟然有些嘶哑,听起来似乎是让人有些动心。

只是几分钟,警员们已经包围了那个盥洗室,天顶上的狙击手也接到了命令,纷纷调整好了身体位置,从各个角度直接瞄准着那个门口。从空中俯视地面上的行动,无死角的射界,确保了即使潜逃人员挟持了人质,也能一枪解决问题。

罗培缨站在男盥洗室门口,定了定神。向着付瑞和倪晓燕点了点头,将头转了过来,正对着门口。后面的特警队员,包括倪晓燕等人,都已经低矮下身体,成战斗姿势准备。微型冲锋枪、手枪的保险都已经打开,只要潜逃人员一有不轨,他们便会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去,或者直接击伤击毙。

“朱斌,我是罗培缨。现在正站在门口,你可以出来了。双手抱头,让我看见你没有武器好吗?”罗培缨清脆的声音向着男盥洗室里传了进去。

“朱斌,我是罗培缨。。。”培缨在第一次呼喊结束后,没有间隔,直接喊起了第二遍。但就在第二次呼叫刚开始的时候,只听见里面‘嘎’的一声声响。隔间的门打开了,影影绰绰中,一个罗培缨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盥洗室空间里。天,这才几天没见。原先那个棱角分明,魁梧有力的汉子,竟然如此邋遢。眼睛也凹了进去,黄灯下血丝充溢着他的眼眶,头发乱七八糟的。脚步居然也有些踉跄,一幅落魄像。

罗培缨又是一丝苦笑,轻轻的又喊了一声:“朱斌。”脚步却有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救星终于来了,朱斌听到电话里是罗培缨的声音时,他只感觉到眼睛突然一酸,连忙用手揉了一下。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盥洗室门口就响起了她的呼喊。朱斌没有再犹豫,奋力站了起来,长时间的蜷缩,让他一下子有些晕迷,手赶紧扶住了板壁,让血糖恢复了一下。便打开了门,走了出来。

是她,是她,正是罗培缨。微微笑得看着他。朱斌的心都要飞出来一样,随着罗培缨轻声的叫他,他一下子加快了脚步,似乎要拥抱她一般。眼睛突然注意到,罗培缨向后退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可能过于激动了,他并没有想到别的。

就在朱斌的身体将出盥洗室门口的时候,左右两边早已潜伏着得特警队员已经出手,雷霆般的动作,迅速各反扭住朱斌的左右胳膊,脚下一个绊踢,已经将朱斌脸冲着地面,俯趴在地面上。两名队员的膝盖都顶在朱斌的腰背和大腿上,让他不能动弹。所有的抓捕动作一气呵成。

“不许动。”随着特警队员的擒拿动作,倪晓燕同时喝了出来。另一个小组猛然冲进了盥洗室,只听见里面‘啪’‘啪’踢开各个隔间门的声音。

“嫂~”子的声音还没有出来,朱斌的嘴已经被捂上。在黑色头套罩上他的头部之前,罗培缨等人清楚的看到他怨恨、求救的眼光。但他并没有反抗,任由警方人员给他反拷上了手铐。

盥洗室搜查的警员走了出来,冲着倪晓燕摇了摇头,手上只是提着朱斌还没有用完的食品。擒住朱斌的警员也迅速在他的身上搜寻了一遍,同样对倪晓燕摇了摇头,表示无任何收获。

倪晓燕将自己的配枪插回了枪袋,走到朱斌面前蹲下,脸板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可以保持沉默。你开口的话,每一句话都将作为你是否有罪的证据。。。”这是一个程序,也是这个国家赋予公民的一个权力。倪晓燕说完了后,站了起来,对着手下吩咐道:“带走。”

尽管深夜的机场,旅客寥寥。但如此多警察活动,还是引起了一些接机和乘坐红眼航班的人们注意。就在他们探头探脑,有的甚至大着胆子向着警戒圈靠近,希图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时,都被机场派出的工作人员和善又坚定的语言劝回了自己的位置。

“收队。”随着倪晓燕的命令,警察们如同进来时的迅速,又像风一样,消失了。机场大厅只剩下旅客们好奇的眼光,和相互八卦的话语。又恢复了往日般的秩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