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隼大队 正文 第一章 成立

黑豹空降兵 收藏 0 2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1.html


第一节 深情分别

更新时间:2011年10月1日 字数:5107

1950年的8月份,毒辣的阳光照射在这座不太繁华的小城市,军区大院门口的哨兵脸上的汗水顺着额头不断的往下流着,尽管这个时候阳光如此的毒辣,他们却依然是岿然不动,就像一个钉子直直的被钉在那里。这个军区大院不是太大一共住着不到二十几个高级军官。在这个军区大院一栋房子里,有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妻相互依偎着。

“老林,过几天你真的要走啊?这才刚回家,刚刚过上一个团圆的日子,又要撇下我们娘俩了…”姜晓萍看着眼前这个伟岸的男人,她的丈夫。

“嗯,我是部队上的人,组织上有命令我不得不去!”林峰坚定的说。

“那好,我不拖累你,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不一定,最早也要三年五载的,最迟的话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林峰叹了口气,说道,“想我了就带上孩子来部队上看我不就行了吗?说句实话,这些年你嫁给我真的受了不少苦…”林峰心里知道,自己是个军人,为祖国无私奉献一直都是军队的传统。自己的妻子真的不容易,这么多年自己在外面打仗,女儿是妻子一个人含辛茹苦抚养成人,心里挺对不住妻子的。

“嗯,好。”姜晓萍理解她的丈夫的工作,一个堂堂的空军上校,18岁参军,27岁就当上了连长,立过赫赫战功,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曾经在抵御日本鬼子战役中他率领一个连的人,掩护了一个营安全撤退并在日军重重包围下突围了出去,因此身负重伤差点就死在战场上。如果不是有个战士拼命把他抬到医院,他也不会有和她自己相遇的那天。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那时候林峰身负重伤,几个战士用担架抬着他,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一直昏迷不醒。院长为他检查了一下,说病人已经死亡,抢救不过来了。那战士在战场上熬了一天一夜,怒睁着血红的双眼,用枪指着医院院长,说道:“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他是我们团长,如果他死了,我就枪毙了你!”那医生吓得脸煞白,不敢说什么,又重新检查了一遍,还是摇了摇头。姜晓萍在一旁用听诊器在林峰的胸口周围检查着,突然发现他还有一丝心跳,便告诉院长有心跳马上给他做手术。几名护士将林峰抬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将他身体的弹片全部取出来之后缝合皮肤。将他全身包扎好才放心的走了出去,那些天一直都是姜晓萍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他才恢复得那么快,在他的恢复期也不知道是谁对谁产生了好感,只要是姜晓萍照顾他,便不哭不闹,换了别人就完全变了。那个时候姜晓萍的心里好象只有他似的,在护士姐妹聊天是总是老林怎么样怎么样的,如何如何的在战场上杀敌,姐妹们不时的开她的玩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姜晓萍便不说话了出去洗洗纱布,忙别的去了,直到出院,林峰便和他说自己喜欢她,从他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她,你要是不同意和我结婚,我也不勉强,马上就走,这时候姜晓萍马上从背后抱住她,说带上她一起走。就这样,两人结婚了,一直到现在。姜晓萍望着他,想起往事脸上挂满了深情的泪水。

“我们要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支空降兵部队,这件事大会上军党委在大会上早就决定了,我是军人,军人就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林峰语气坚定的说。

姜晓萍再就没说什么。

那个军党委是个老红军,六十多岁,头发花白,曾经爬过雪山,走过草地,这个老爷子从骨子里就透着军人硬朗的作风从干当上班长时侯就治军有方,带兵很严格,善于发现人才。刚参军的时候还是个战士,因为作战勇猛很快就升到了军官团长。有一次,老爷子和刘政委守在野狼峪那里离一线天非常近,他们的军营就在中心,周围都是高高的大山,翠绿翠绿的,晚上却显得阴森恐怖,两面是大峡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据前线的侦察员报告,过几天就有鬼子的运输队从这里经过,据说有8辆卡车的军用物资,里面有棉大衣、鞋子、枪支弹药还有重武器等等。他便和刘政委商量起来,是打还是不打。赵政委说:“打不打你心里早有底了,还问我做什么?”老爷子便嘿嘿笑了起来,他心里早就计划好了,这个地方只有只有这一条路能通过小鬼子的营地,别的道路都被封锁住了,这么好的大餐不吃掉就可惜了。他先派出工兵把地雷埋好,之后好几天就埋伏在在那里,就等着鬼子路过。第三天,鬼子真的来了,来了两个纵队的人,八辆卡车,还有一个坦克。这群鬼子刚刚走进雷区,牵着引线的兵就要拉线,他拍了拍士兵的肩膀,“先不要拉线,再等等,看见后面坦克了吗?”那个士兵点了点头。“等敌人的坦克进入咱们的雷区在拉响,先堵住他们的去路,然后我们在打伏击。”正说着,敌人的坦克已经进入了雷区,说时迟那时快,20多颗地雷那个时候同时爆炸,那辆坦克一瞬间就被炸毁,鬼子的指挥官一看不妙,马上转移却已经来不及了,出口去路都是八路军。刚才的地雷已经让鬼子损失了一大半兵力。这时候已经剩下不足二百人,被八路军全部杀光了,只剩下哪两个指挥官持着刀在那里负隅顽抗,林峰抽出背上的大刀被林峰一刀一个劈死了。老爷子有点不满意了,自己还没杀个痛快却被你这小子占了去,刘政委及时赶到,才平息了老爷子的怒气。那个时候林峰才刚刚参军,就是他手下的兵。老爷子开始就知道林峰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第一天便给他个下马威,林峰由于和战友起了争执,两人都是血性方干的年轻人不由分说便动起手来。天公不作美,偏偏这个时候老爷子这个时候出现了,便叫几个力气大的战士把他们两人拉开,给林峰这小子在大会上记了个大过,关了他一个月的禁闭。一个月之后发现了这小子很会打仗,便提拔他当排长,而且每次都把特殊任务交给他,林峰也没有让老爷子失望过。从那以后林峰便再也没打过架。那个战友也被调走了,去了别的连队。

林峰带上军帽,整理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房子里只剩下姜晓萍在那里望着窗外发呆。

“妈,饭好没有,我饿了,我要吃饭!”林小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来了,只穿了件睡衣站在门口。林小雨是个20岁的女孩,高中刚刚上完马上就上大学了,她想当兵可是林峰不让,怕自己的女儿受苦。姜晓萍也和他爸爸观点达成一致。可林小雨脾气同他爸爸一样的倔,偷偷地报了某军医大学,准备当护士接妈妈的班。父母知道后无奈之下也就由她去吧。

“好了,你吃吧,我去上班去。在家里好好呆着,别乱跑。”“嗯,知道了。”小雨不耐烦的说。

姜晓萍穿好军装,戴好军帽,便朝医院走去。看着妈妈走了,小雨便一个人在在那里无聊的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早饭。

“嘿,小雨,在干嘛呢?开门,让我进去!”小雨猛地往窗外望去,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瘦高瘦高的。

“王兵,你怎么来了?我正无聊呢,你进来吧,门没锁。”小雨说着,看见他就直接进来了。王兵是个充满阳光成熟稳重瘦瘦高高的男孩,身体健硕,曾经上过体校,从小就有个参军的梦,为此在武术学校学了十多年的散打,他的爸爸叫王勇,以前和林峰是多年的战友,刚刚参军的时候一起上的前线,在一起并肩战斗,可以算得上生死兄弟了。可是不幸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那年在掩护其他人撤退的时候,由于战术上的疏忽导致失败,王勇带领的小队最后就剩下八个人了,弹药没了就用刺刀和敌人血拼,刺刀被敌人多去就用匕首,最后和战友拉响了胸前的光荣弹,和敌人同归于尽。那时候王勇才刚刚结婚。当王勇的妻子听到前线传来的噩耗时,悲痛欲绝,恨不得想自杀,但是想到了肚子里的孩子。这么多年王勇的妻子一直没有改嫁,靠着烈士抚恤金和林峰的照顾一直到现在。所以王兵从小就想成为像林峰一样的军人,一样的铁血军人,共和国的勇士。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来看看你不成吗?叔叔阿姨呢,今天怎么都没在家啊?”“哦,我爸爸今天开会去了,我妈也去医院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小雨说,“王兵,你报什么学校了?能上去吗?”

王兵看了看她,说道:“我报的是空军学院。你觉得呢我能不能上?说实话我很崇拜你爸爸,我很想成为向他一样的铁血军人!”

“你崇拜我爸爸?我还以为你崇拜哪位英雄人物呢!”

“是呀!”王兵有些骄傲的说道。

“哈哈。”小雨笑道。就在小雨笑得时候,王兵突然一把抱住了小雨说道。

“小雨,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从我们一起上中学的时候就一直喜欢你,我爱你,做我的女朋友吧!”小雨推开了他,独自坐在沙发上,她望着王兵没有说话。

“小雨,如果你不喜欢我你可以说,我不会为了这些而去纠缠,立刻就走!小雨,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请你说出来,好不好?”王兵看见小雨的脸上有泪光闪烁。

“王兵,我也喜欢你,只是你刚才的举动有点太突然了,我一时接受不了…”小雨说道。

“我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是我喜欢你,二是我也要开学了,今天是来向你告别的。”王兵深情的吻了下小雨的额头。两个人相互就这样依偎着。

“时间过得真快,马上下午了,我要走了,小雨!”

“嗯,保重!”

小雨一直把她送到大门口,望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际中……

林峰的会议还在进行,军党委发表了一段慷慨激昂的讲话。

“1927年,苏军使用运输机在中亚细亚地区空投部队,一举歼灭了巴土马赤匪徒等叛乱分子,是第一次出现的空降战。1930年,苏军空降兵正式建立世界上第一支正式的伞兵部队。在二战开始时,上百名德军空降兵举手之间就攻占了世界上最坚固的堡垒——埃本-埃马尔要塞;在二战结束时,是苏联空降兵率先攻入柏林;在海湾战争中,美第101空降师那些“飞行牛仔”追亡逐北,像赶牛一样把伊拉克数十倍于己的步兵驱逐到美军的战俘营;1999年6月12日凌晨,一支由260人组成的俄空降兵部队在事先未与北约方面达成一致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科索沃普里什蒂纳机场,打乱了北约方面将俄罗斯排除在科索沃维和行动之外的企图;在车臣战争中,普斯科夫空降师浴血奋战,成了车臣武装分子们的致命克星……作为一支凶猛机动的武装力量,这种长着双翼的特种兵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是“国家利器”,出现在每一场突发战争、每一个最恶劣的战场上。英美等发达国家早已建立这种机动化很强的特殊部队,我们国家虽然装备及综合国力还很差,即使我们国家落后也要建立这种部队,因为未来战争需要它。中央军委已经决定在9月17日建立第一支空中陆地突击旅,并任命林峰同志为队长,命名为猎隼大队。”话还没有说完,会场上就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老爷子顿了顿,又接着说,“如果没人反对的话,就算全票通过。

林峰做梦也没有想到,中央军委会把这么重要的担子交给他身上。其实林峰根本不知道,他这几个月在图书馆研究关于空降兵的一些问题被老爷子瞧见了。然后老爷子便把这件事情悄悄的上报给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同志听说有这件事很惊奇,便去试探试探他,有一天把他叫到办公室,给了他一张地图,那是一张美军在诺曼底登陆的一张作战计划,便问他:“如果是你来分析这场战争的话,谁的功劳最大?”“我觉得吧,英军的空中突击师做出的贡献很大,如果我们也有这样的一支部队的话,也许中国能早些解放!”林峰略有所思的说。“嗯,没错。好了,你回去吧,过几天有事的话再叫你!“是!”林峰敬了个礼,便朝门外走去。

晚上林峰的妻子姜晓萍回来了,脱下军装便去做饭。小雨这时出现在门口,“妈妈,过几天女儿就要开学了,爸爸也要走了,就剩下你一个人在家了。”“嗯,没关系的,妈妈会去看你们的。”姜晓萍拂了拂鬓角上的头发,说道。

林峰回来了,“老婆,帮我收拾下衣服行李,部队上通知我明天就走!”“不是说过几天就走吗?怎么这么快?”“今天开会临时做的决定,你不要多问了。”“嗯,这就去。”姜晓萍把林峰的春秋和夏季军官常服还有冬天的一并拿了出来,并找了几件经常换洗的衣服,装进了行李袋。

“就带上这些吧!部队上有衣服穿,我在部队上训练时穿着迷彩服就足够了。”林峰说道。

晚上姜晓萍想起明天丈夫又要走了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一台绿色小吉普车停在了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军人,朝着林峰的警卫小李打了个招呼,“去叫一下首长,我们要走了。”警卫员小李便来敲门,“首长,我们该走了,汽车已经在楼下等咱们呢!”

“小兔崽子,知道了!马上!”

林峰穿好衣服,拎着迷彩行李包便随着小李上了车,那个年轻的军人坐在司机的位置,林峰坐在副驾驶,小李则坐在后面。三人坐着车朝门外飞快的疾驰着,很快便消失了。姜晓萍站在门外目送她的丈夫,这个勇敢而执着的军人。她自己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这样目送她的丈夫了,在她的印象中,林峰有的时候连招呼也不打就走了,那个时候还是抗战的年代,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这个时候小雨起来了,依旧穿着睡衣。

“妈,谁来了?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家睡觉,吵死了!”

“谁也没来,你爸爸走了!”姜晓萍依旧望着窗外。小雨朝窗外看了看,窗外面早已没了爸爸的影子。“吃饭吧,饭给你做好了,我要去上班了。”姜晓萍说着,便去衣架上拿军装。小雨在那里吃着饭,无聊的看着电视。姜晓萍穿上衣服,说了句“我走了,好好吃饭”便去上医院了,姜晓萍一直都是那么敬业,因为这些当上了军区总医院里的护士长。姜晓萍心里明白,军队是丈夫的事业既然是军人,即使有再大的困难,也绝不能往后退。这个军人的妻子还是很支持林峰的,从来不会拖他的后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