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2章

hawk735 收藏 0 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横跨晋、冀两省的曹石地区,是东西往来的要冲,它九沟百岔十八岭,沟壑纵横,峰奇岭峻,有大小天然石洞百余个,山势巍峨险秀,一派葱茏之气。石盘山以西,是隶属于山西的的石盘县,与河北的曹县隔山毗邻。

仙儿最初的打算,是既然在河北混不下去了,不如去山西碰碰运气。不管怎么说,那里暂时也是中国人的地盘,总比在鬼子手下讨生活要容易得多。

这次离家出走,仙儿也是下了一番决心,所谓人挪生树挪死,出去闯一闯,没准还能找条活路。但挪归挪,不管怎么说,仙儿也是牢记了自家老头的话,再苦再难,也没去清风寨当土匪。否则谁做谁的压寨夫人,那还真就说不定了。

可不当土匪,只靠沿途卖艺过活,这日子就更加没个保障。尤其乱世之中,人人朝不保夕,家家填不饱肚子,谁还有心思去欣赏她那惊世骇俗的身手?所以来到临县的太平镇后,她一连饿了三天,也没赚到一个大子儿。最后实在找不到出路了,这才听信了老娘的故友—— 一个测字先生的话,去镇上的征兵处碰碰运气。

当兵吃粮这是天经地义,哪怕顿顿窝头也能管饱。因此一想到这,仙儿就坐不住了,赶紧吧!赶紧当兵吧?至少晚上那顿您得先帮俺解决一下。

于是她头脑一热,也就没做多想,直接找负责征兵的人攀亲戚去了。可晋绥军不招女兵,而八路招收女兵的目的,又是为了培养医护人员,其首要条件,必须要识字。不识字不行,不识字怎么给伤员送药?万一吃错药死了人,这笔帐算谁的?

遗憾的是,仙儿就是个大字不识的女人,自己的本名“苏玉仙”那三个字,还是测字先生老孙现炒现卖教给她的,不然就连这仨字也写不出来。另外,仙儿虽然不识字,但并不表示她不聪明。去八路那里报名的人不多,也就她一个,凡是有点体力的壮汉,全被晋绥军给拉走了。

仙儿知道自己在文化上那两撇刷子,如果去早了,没准折腾几下就得露馅。所以她等,等待最佳时机,等到临近中午,报名处那个眼镜“四眼”差不多该饿了,这才决定速战速决将他一举拿下。“人一饿就没有耐性,没有耐性就得乖乖打发俺,呵呵!说不定俺就能浑水摸鱼了。”要不怎么说仙儿聪明?她考虑问题的角度就是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当然,其他女人也没她这胆量。


时近正午……

一个身材高挑蓬头垢面的女人,稳稳坐在萧汉面前。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萧汉忍不住眨了眨眼。

女人盯着饭盒里的窝头,拽了拽褴褛的衣衫,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避开女人那贪婪的目光后,萧汉向一旁瞧了瞧,远处的晋绥军征兵处,主管军官拦住行人,正在声嘶力竭地宣传着。几个想逃避抓丁的汉子,也被他们给强行拉回来,按在墙角进行劈头盖脸地唾沫加皮带教育。

所以说,八路军征兵处为何会如此冷清,也就不言而喻了。等了一上午,小青年没来几个,却遇上这么一个骨子里透邪劲的主儿。

但管不了那么多了,蚊子肉也是肉,能开张总比门可罗雀要强。干咳一声,萧汉压低嗓音神神秘秘地说道:“来我们这就对了,别看那边闹得欢,可都不是什么正经的抗日队伍,祸害老百姓还成,一打仗准保蹿得比兔子还快。”

“俺听晋绥军的人说,你们叫八路军?”女人的肚子叽里咕噜响个不停。

“是啊?”

“招女兵不?”指指一旁的晋绥军,女人恨恨地骂道,“那些挨千刀的丘八,看不起咱女人,说女人还是老老实实在家生孩子,打仗的事,有他们老爷们出面就行。”

“哎?”一撇嘴,萧汉义愤填膺地拍下桌子,声音立刻高了八度,“这叫什么话?女人就不是人啦?他们咋能这么说?蒋委员长不是讲过吗?这个抗战哪!那是全民族的事儿,这个全民族嘛!不光是男人,女人也有份对不对?告诉你说,来我们八路这就对了,没有比它再正确了,我为你感到骄傲。”

女人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早就饿得肌肉麻木了。另外她一直风餐露宿,脸颊早被厚厚的油泥给掩盖住,想看出表情,这比打败小日本还困难。“对了,”女人想了想,有点不放心,“你们是中央军吗?往常‘阎老西’的队伍一提起中央军,就只有羡慕的份儿,可怎么提起你们…...还要撇嘴翻白眼呢?”

“翻白眼那就对了!谁叫他们的战绩不如我们?这叫自卑,自卑你懂不懂?那就是没脸见人,心里有气也只能靠面部表情来发泄。哎对了,知不知道平型关?那就是我们打的,上千的小鬼子,全被我们给收拾了。”

“哦……听南来北往的人说起过。”

“告诉你说,我们也算是中央军,有名有姓,全称是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在军委会那挂着号呢!不是正规军,你说能有这番号么?要想打鬼子,那还得找我们,实惠!”

女人不再犹豫了,点点案上的登记表,虚弱地说了句:“既然这样,就给俺报个名吧,俺叫……”

“等会儿!”萧汉突然打断了她,“我们虽说招收女兵,可也有条件,这个女兵嘛!主要是用在医护方面,所以得有点文化才行,最起码的要求,必须是个初小毕业。不然你不识字,胡乱用药那怎么行?对不对?”

女人吸吸鼻子,眼睛瞥瞥自己的脚尖。她很从容,辩不出颜色的面容上,依旧瞧不出任何喜怒哀乐——快饿晕了:“要说有文化……俺觉得吧……自己应该算吧?”

“什么叫你觉得呀?会写字就是会写字,这有自我感觉良好的么?”

“那就算吧……”

“好吧!你写几个字叫我瞧瞧。”

看着送到面前的纸笔,女人咂咂嘴,然后一声不吭地拽下腰里的烟袋。

“你还抽烟?”

“是啊?谁规定文化人不能抽烟?”

萧汉点点头,心说这道也是,可您……真就是文化人么?我怎么总觉着有点古怪?

一锅烟耗尽,女人调转烟锅在鞋底磕了磕。可眼睛却掠过桌上的毛笔,直接定在萧汉胸前的自来水笔上:“俺三天没吃饭了,拿不住那毛毛笔,要不……你这笔借俺使使?”

“哦!好好好……”

握笔在手,女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扭扭修长的脖子,开始闭目养神平心静气,紧接着一个漂亮的起手式,立刻技压群场。还甭说,这模样这气势,简直就是运笔大家的风范,只不过她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萧汉敢肯定地说,以往准保见过,要么是在关帝庙前,要么是在北平天桥的十字路口。一通铜锣过后,摆着姿势的人首先要唱上几句:各位过往的乡亲,小弟家遭不幸流落此处,无奈之下混口饭吃。您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

“没钱捧个钱场……等等!”一摆手,萧汉忍不住连连点头,“我想起你这姿势了,果然很熟悉,怪不得好像在哪见过……”

可他话音未落,女人业已出手如电,在纸上歪歪斜斜写下三个大字“苏土仙”。

“苏……还就土仙?”玳瑁眼镜“咵嚓”一声滑到鼻尖,萧汉的嘴合不拢了。

“苏玉仙!俺叫苏玉仙!跟你又不熟,不带这么给人家起外号的!”女人心里暗叫,可也没办法,这场戏既然开锣了,那怎么也得唱下去。“俺还没写完呢!三天没吃饭了,眼睛发花,手有点抖,错一点点,那也不奇怪嘛!”

“那好!你写,接着写,我倒要看看你能写出什么花样来?”

女人咬着笔杆,苦思冥想着“土”字和“玉”字的差距,她感觉好像少点什么,可一时间又想不起该怎么填补。没办法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就这么招吧!一抬手,在“土”字上抹了个点,随即瞧瞧目瞪口呆的萧汉,心说,“咋了?你还觉得吃亏?那就再送你一笔!”‘唰’,又在对称部位添上一笔,可这一笔过后,萧汉的眼睛是越瞪越大。“哎?俺记得好像就差两笔啊?他怎么还是这副模样?这男人也太贪婪了吧!是不是没给他好处,他想刁难俺?要不……就买一赠一再送给他一笔?唉!还是俺爹说得对,做买卖嘛!怎么也得让人家有点赚头不是?不然哪还会有回头客?”摇着头,她端详一下自己的字,似乎能下笔的地方已经不多了,忍不住皱皱眉,轻轻挠了挠头,就势在“土”的下面又抻出一竖……“这可是俺赏你的……”

“苏半仙?”

“半仙?哦!这么叫也行……..呵呵,俺喜欢。”反正要比那“苏土仙”好听得多,至于是不是“玉仙”,呵呵!无所谓了,总之晚饭算是有了着落。

“蒙我是不是?”萧汉也没客气,“你到底有没有文化?这像女人的名字么?有女人叫这名字吗?”

“俺就叫苏半仙,怎么着吧?你要不服,俺就再给你写几个……”一气呵成,那女人又在纸上写下“鱼”、 “西”、 “禾”、“人”,这回真是动如脱兔,连半分犹豫都没有,“还写吗?”仙儿不露声色地问道。

“不用了,你能写这么多,也就是个初小水平,不管怎么说,算符合我们的条件了。”抬头看看天色,太阳高悬,从炊事班那里悠悠飘过一阵葱花味。萧汉吸吸鼻子,仙儿也在吸鼻子,而且一边吸鼻子,一边“咕咚、咕咚”咽起口水。“这样吧,你先去吃饭,把表格填完后下午交给我。”萧汉起身拾起饭盒,不料他的脚刚刚迈出一步,就感觉有什么地方似乎存在着不妥。没错,他的饭盒动,仙儿的眼睛也在动,随着饭盒里的窝头,上下左右游走个不停。

“饿了?”萧汉眯眯一笑。

“嗯!”

抓起窝头掂了掂,萧汉想了想,把它一掰为二,衡量过孰大孰小之后,略一迟疑,萧汉把窝头全都送给了仙儿,“只有这么多,你先拿去骗骗肚子。没办法,我一天的口粮也只有这么多。”


*阎老西即阎锡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