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末日 正文 现代版小大角战役

zholroyd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size][/URL] 我和比尔商量了一会后就让游击队的其他军官们来参加会议。此时赵庄已经实施了戒严,所有人只准进,不准出。荷枪实弹的哨兵们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戒着村子的所有出口。村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所有在村外劳作的村民们都被士兵们给劝了回来。就是傻子都应该能够猜测到战斗就要打响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


我和比尔商量了一会后就让游击队的其他军官们来参加会议。此时赵庄已经实施了戒严,所有人只准进,不准出。荷枪实弹的哨兵们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戒着村子的所有出口。村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所有在村外劳作的村民们都被士兵们给劝了回来。就是傻子都应该能够猜测到战斗就要打响了。热情的村民们纷纷要求在战斗打响后帮助游击队运送弹药,照顾伤员。

“老李,你向大家说一下日军的最新情况。”在大家都坐下后我对老李说道。

“队长,目前县城里的日军已经倾巢出动。先前侦察员的情报是准确点,日军总共有四个步兵小队和一个炮兵小队。”老李向大家汇报了军情。

“一个炮兵小队?那是什么火力配备啊?”我自言自语的说道。由于我穿越的特殊身份,对于日军部队的火力配备基本上是一窍不通。要不是上次那次伏击战让我见识了日军的火力,我现在还不一定知道日军的一个中队是什么含义呢。

老李好像听见了我的自言自语,说道,“根据侦察员的情报,日军的炮兵部队一共有四门九二式步兵炮和六门迫击炮。”

老李的话一落音,会议室里众人的情绪马上变了。有惊恐的,有兴奋的,还有手足无措的。对于手足无措的军官我能理解,毕竟咱们游击队称得上是重武器的只有那几支掷弹筒,说好点那是迷你迫击炮,连轻型迫击炮都算不上。要不是没有称手的武器,我还真对这些破烂戳之以鼻呢。不行,我得赶快想办法制造出RPG火箭筒,突击步枪,还有冲锋枪。看看我们的这些装备,中正式,汉阳造,就是塔利班也会嘲笑我们。虽说人家塔利班不是什么正义组织,但是人家毕竟人手一支AK吧。人家三个人的火力就是我们二十人的火力了。人比人,气死人,想不到前美利坚陆军士兵现在居然用上了这些破烂。

当然了,至于那些听到日军炮兵后只兴奋,不害怕的军官们,我只能说他们是天生的战争机器。听到危险他们不会害怕,而是更加期待。他们才是真正的军人,他们眼里根本没有所谓的危险,敌人的火炮和枪械在他们看来只是战利品。他们眼里只有荣誉,我为自己能够拥有这些士兵感到欣慰。

“日军的先头部队有多少人?”坐在小王一旁的小王问道。

“根据侦察,日军目前是以一个小队为先头,中间是两个步兵小队和炮兵,最后是另外一个小队断后。”老李梳理和思绪后汇报道。

“日军的先头部队与其的后续部队的间隔有多远?”另外一个军官问道。这个问题就是整个战斗的关键了,原本应该是由我来提出的,想不到现在居然有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思考到了这个问题。这个军官马上在我的印象里留下了烙印,此人反应能力极其出色。他肯定是可造之材啊。

“大约有三公里左右吧。”老李说道。

“三公里。”会议室里的众军官们都不约而同地重复着这个数字。

此时小王看了看我,说道,“队长,如果我们能在这个三公里上面做下文章,那这仗就有看头了。”

我听了心里一格,敢情是和我想到同一层面上了,赶忙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

“日军步行三公里大约需要十分钟的时间,如果是急行军就更少了。如果我们要想对那个先头小队下手,就必须让他跟后边的部队拉出足够的距离。否则要是我们被他们缠住了就有被包饺子的危险了。”小王分析道。

“那你说我们需要多少时间才能保证消灭日军的先头小队呢?”我问道。

“我想在伏击加上优势火力后,二十五分钟才有可能把一个小队打残。各位注意,我说的是打残,不是重创,更不是全歼。”小王提醒道。

“由于有了上次伏击战的缴获,我们的装备已经能和日军的一个小队对抗了。如果我们能把时间提升到四十五分钟以上,还是有可能全歼日军先头小队的。”老李提出了他的建议。

“四十五分钟相当于十五公里了。日军不是傻子,不会看着自己跟先头部队的距离越拉越远。他们不会对此无动于衷的。”小王反驳道。

其实我是很喜欢这样的军事民主的,可是现在敌情紧迫,没有时间再来争论了。我挥了手等他们安静下来后就下达了作战命令。

“命令,一排,二排还有直属排担任伏击日军小队任务,配备所有重武器。三排负责在战斗打响后负责阻击日军的后续部队。警卫班和侦察班负责袭击日军的后续部队,达到迟缓日军的目的,以拉长前后日军的距离。警卫班和侦察班马上出动。挖陷阱,打冷枪,总之不能让日军的后续部队开开心心的走过。注意要放走日军的先头部队。其他部队进入一级战备,随时出发。你们回去准备吧。“我命令道。

“是!”众军官接到命令后站起来喊道,然后匆匆回到各部去准备了。

等目送他们离开后,我才走到隔壁去找比尔。由于比尔的身份特殊,我不好让他担任指挥员,就是他愿意别人也会不服气的。再说了,这样的宝贝上了战场有个一长两短的谁负责。

“比尔,你听到了吗?日军有大炮,我看我们就像一百年前的印第安人一样。”我开玩笑地说道。

“你的比喻很恰当。但是印第安人也有选择,他们可以选择被屠杀,或者选择打一场像小大角战役那样的战斗。”比尔不露声色地说道。

“小大角战役?你是说我们是疯马,坐牛?”我被比尔搞糊涂了。

“对,你是坐牛酋长,我是疯马酋长。”比尔继续说道。

“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说道了这里我终于明白比尔所说的含义了。

“那么卡斯特上校是。。。?”比尔读懂了我的意思后明知故问道。

“当然是日军的指挥官了。”我俩异口同声地说道,随后房里传来了朗朗的笑声,有效地缓解了战斗前的紧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