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曾经是名机关兵——老兵阿力的军旅回忆之二

老兵阿力 收藏 7 33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应朋友之邀,再发一帖,我当的是机关兵,内容可能不够精彩,显丑了,

此文的前后章节已另发布,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另外查看,谢谢!


。。。。。

十、电影组与聊斋

新兵下连队是件喜事,

在鞭炮锣鼓齐鸣、官兵夹道欢迎之中,

我们这批新兵共17人来到了这个陌生、遥远又偏僻的地方,

团长戴着茶色墨镜,向大家敬礼之后致了简短的欢迎辞,

听得出这是位和蔼的长者,这让我们忐忑不安的心绪稳定了不少。

按惯例,我们被临时安排到A 队,一周后再分配到其它各分队,

后来才知道,这其实是一个观察期,

各分队的领导会在这一周内前来明查暗访,为自己的分队物色人员,

比如,你是吃苦耐劳型的,那么,炊事员的岗位也许正等着你,

你是聪明机灵型的,可能通信员或消防员的差事非你莫属,

你要是反应迟钝型的,也没关系,到山里的哨所站三年岗,一样完全胜任,

挑剩下的人并不真的是挑剩下的,因为A 队会有所保留,

这里同样需要精兵强将,因为A 队本身就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分队。


A队的第一晚是惬意的,这里没有新兵连那种紧张气氛,

队长、班长和老兵们个个都很和气,这让我们很不适应,

丢掉新兵连那一套吧,到这里就是到了家,老兵们如是说,

可大家还是不习惯,依旧是“班长好”伴着弹簧似的起立,

这里的祥和之气真让我们分不清真假,在搞清状况之前,还是谨慎些好...


当晚,在队长的建议下,大家纷纷来到学习室给家里写信,我也一样,

不一样的是,我只给父母写了一封,而其他各位似乎大有写十封八封的兴致,

于是,无聊的我在信纸上开始给大家画速写,

画意正酣间,进来一位少校,一眼看见我的涂鸦,如获至宝...

于是,我就这样成了第一个被分配走的家伙,

部门是政治处电影组,岗位是放映员,这个岗位需要的就是写写画画,

比如出个板报、橱窗,写个标语、横幅,画画宣传画之类,这也正是我的强项,

想想当年老妈为了不让我因画废学,而将我的所有画作付之一炬,也很是讽刺。


原先的老兵因退伍所以未曾谋面就先我而去,这样,电影组只有我一个兵,

战士是不允许住单间的,而我是个例外,可我很快发现这并不是件好事,

电影组,当然是住在电影院里,俗称“大礼堂”,

看过夜半歌声吧?就那感觉,整个电影院就住我一个人,还是拐弯抹角的二楼,

二楼是俱乐部,有很多房间,比如歌舞厅、棋牌室、图书馆、仓库.....

夜风一吹,门窗吱呀作响,如果风大雨急,我还得去检查窗户都关好了没有,

现在想着都挺渗人的,更何况当时,

尤其是一些老兵,常对我那栋鬼楼的恐怖故事津津乐道,

据说鬼楼是建在乱坟堆上的,窗外的山上也是坟场,

我的几届前任都在这楼里吓得魂飞魄散,留下了许多恐怖体会,

比恐怖体会更恐怖的是,他们的体会基本一样......

而比更恐怖还恐怖的是,我体会到了他们的体会......

开始的几个月,我很想搬出来,但怕丢人,

因为怕鬼,这叫什么理由!?丢不起这人啊,

一咬牙,住了三年多,枕下一把壮胆匕首,成了我的安眠良药...

时间长了,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

比如,有次深夜,熟睡中,日光灯竟突然啪的一下自已亮了,

而我起身关灯,怒骂一句“你把老子吓成鬼,老子决饶不了你!”倒头便睡......

这不算是恐怖的,恐怖的是恶梦,那种让你喊不出、动不得甚至出现幻觉的恶梦,

这种状态的学名叫“梦魇”,俗称“鬼压身”,

三年后当我的接班人住进来时,也出现了梦魇的情况,

吓得他第二天就搬了出来,从此,鬼楼再无人敢住......


十一、关照

阿力是个有福之人,走到哪里都有贵人关照,

我的直接领导是贺中校,职务是政治处主任,相当于人事科长之类,

贺主任是个爱兵如子之人,我对其一直是感恩戴德,

元宵节,贺主任会拎一饭盒汤圆踏雪送到宿舍,“你嫂子包的,快趁热吃了!”

端午节,贺主任会给我送去十几个热乎的肉棕和咸鸭蛋,“自家做的,尝尝!”

清明节,贺主任又会给我带来一饭盒水饺,“这里的风俗,清明吃饺子!”

这样的事很多,所以说,我阿力真的很有福。


对大部分战士来说,当兵主要有三个目标,

一是入党,二是立功,三是学门技术,但在当年,这种竞争非常激烈,

所以,在退伍前,这三大目标只要实现任何一个,都是值得高兴并无憾的。

我入伍第二年的一天,支部书记找我谈话:阿力,你为什么不写入党申请书呢?

我谦虚的表示自己还不够格,而且有那么多老兵还没入。

支部书记说,你现在就写一个吧,我们决定吸收你入党......

也是第二年的一天,政委找我谈话,阿力啊,我们决定给你记功.....

......

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成了典型,深深觉得这与我无求无欲的风格很不相符,

大概是别人恰恰认为这一点很符合老黄牛的特征,

我真有些眩晕,这一切来得是那么轻松,也是那么磊落,同时也很有些不可思议,

至今回想起来,主要有两条原因,

一是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策略,二是遇到了好领导。


十二、充实的三年

当了机关兵,许多时候是形单影只,少了很多集体生活的乐趣,

不过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由于阿力长着一脸无法抗拒的正气(也有人说是憨气,下同),

所以总会有人委以重任,

在政治处当放映员没几天,管理处的出纳员调走了,

鉴于我一脸的正气,单位放心的把保险柜钥匙交给了我,让我兼职出纳员,

没过几个月,业务处的保密员转业了,

鉴于我一脸的正气,单位坚定的把保密柜钥匙交给了我,让我再兼一职,

从此,我同时兼三个部门的岗位于一身,忙得天昏地暗......

管理处在一楼,政治处在二楼,保密室在三楼,

我每天的工作状态是楼上楼下跑步进行,劳碌得象个蜜蜂,

早上我放完起床号和出操号,冲到训练场,虽然放号人员是不用出操训练的,

早操之后就是打扫卫生,我一手两个拖把,双手四个,同时拖地,那是一个快!

谁让我有三个办公室呢,然后就是打开水,一手四个水瓶,双手八个,超猛!

一次还不够,俱乐部、会议室都是我的事,至少二十多瓶......

时间算好的,紧接着去放开饭号,匆忙早餐之后,放上班号,

刚才只是热身,工作这才开始,

文件收发、登记、传阅、归档,财务报销、核算、记帐,

宣传橱窗每周更换,各项会议的会标横幅制作,图书馆书籍的借阅,

每天定时的广播和放号......基本上我是连轴转,没有多少休息时间,

就连晚上,我还要到俱乐部当“调音师”,虽然至今仍五音不全....

阿力入伍前曾自费参加过几个月的电脑培训,有个计算机证书,

这在十几年前属于紧俏人才,很不幸,打字员的苦差事又落到我头上,

边打字边帮着校对、修改、加工,渐渐的,我对这种八股文已烂熟于胸,

年少好学,加上是保密员,整天翻阅大量文件,更是对公文写作小有心得,

第二年,我就开始为单位主笔年度工作总结了。

那个时候也许是年轻,不知疲倦,毫无怨言,办事也很认真细致,

尤其是人缘,更是没得说,有三大部门力顶和战友们的支持,

我前文所说的入党、立功根本是水到渠成、不在话下,

很快,我被师里看中,要调去师机关秘书部门工作,

由于单位不肯放人,也就作罢,

第二年底,阿力被师树为十大标兵,开始有了些小小名气。


十三、兄弟们

一个好汉三个帮,阿力算不上好汉,但好兄弟有不少,

新兵连同班的阿毅、唐老鸭成了A队的骨干,武器装备蒙着眼睛玩,令我羡慕,

黄阿婆也在A队,但死性不改,被发配去山中哨所站了三年岗,

结果受了三次处分,

两次是手里的枪无意走火,所幸没伤到人,只是把哨所房顶打了两个窟窿,

一次是晚上站哨偷偷睡觉,枪被查哨的团长拿走了还不知道,醒来后魂飞魄散,

在部队,哨兵丢一支枪的代价是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将是7年监狱生活......

阿黄是刀子嘴,这也常常惹祸,

一次师长打电话到哨所对战备情况进行“飞行检查”,

师长说,我是师长....

黄阿婆以为又是哪个家伙在恶搞,

于是得意的用上海普通话回了一句,你要是师长,我就是师长他爹!

师长傻了.....

结果可想而知。

黄阿婆也有可爱的一面,他认真起来,谁也自叹不如,

我们那里是军事禁区,林深草肥,常有些当地村民破坏部队围墙,偷偷进来放牧,

黄阿婆对此从不含糊,他能把十几头牛全部俘虏,一起牵下山来,

也有时是赶着一群羊。

来自河南的“见鬼”是消防班长兼水电工,

练成了220伏以下用手指当电笔的本事,

但有一次不幸遇到了380伏的配电箱爆燃,双手烧成了凤爪...

当然,后来全愈,而且双手脱胎换骨,白嫩了许多,建议MM们试试。

“见鬼”也是活雷锋,每天给边上村子里的孤寡老人挑水,常年不断,

退伍的时候还嘱咐他的下任继承下去,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兵。

土家族的“胖子”,看长相就能想到他的职业,饮事班长,二级厨师,

练的一手食品雕刻的绝活,这也全赖部队对他的精心培养。

大连的恒弟,绝对的好武之人,在得我双节棍真传之后,更是如虎添翼,

动不动就揣着双节棍跑到外面县城里满世界找流氓,

打了流氓还不过瘾,硬是告诉人家,我在这等,你快回去再喊人来......

广西的“蓝天一号”,急切想入党,求我出主意,

素有小诸葛之称的阿力,随意点拨了一下,

意思是告诉他,和那么多人竞争很难,以你的能力水平是比不过人家的,

你只有在别人干的时候慢慢干,

省下力气在别人不干的时候猛干,这样才能脱颖而出。

谁知,俺们部队就此诞生了一位傻子,

晚上拉了根电线,接了个灯泡,在菜地里锄草、在院子里扫地.....

如果下雨,那更带劲......

虽然被人骂死,但真的很快入党,还送去当了汽车兵,实现了三大目标中的两个。

有人说这组织上怎么光看外表呢,其实不然,

部队上入党、学技术,德才表现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家境状况,

这是为了让一些家境贫寒的战士退伍后有个好的平台或一技之长,

要知道,这些战士回去后面对的,依旧是贫穷和无情的社会,没人再会帮他们,

部队怎能忍心这些曾经生龙活虎、光鲜闪亮的小战士,

回去后就成了工地上的小民工?

“蓝天一号”就是这样得到了部队里的优先照顾,

我觉得,对于这样还是孩子的战士,“爱表现”也并不是坏事,

这至少表明你是强烈要求上进的,

总比那些什么也不肯付出却伸手讨要好处的人强。

。。。。


十五、军校梦的破灭

我们那时义务兵的服役期是三年,根据需要也可留至四或五年,

而现在的义务期统一是两年。

根据当时规定,只有服役到第三年才有资格考军校,

在领导的一再督促下,我也报了名,和我一起的还有阿黄兄。

而整个师浩浩荡荡共有几百名战士报名,

当年考大学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军校也是这样,

首先要预考选拔,从这几百人中选出前50人,

再把这50人编成一个复习连,请名师集中辅导两个月,

随后再参加全军统一高考,一般能录取的在15人左右。

大概是三月份,我和阿黄踏上了乡试之路,

走前我向单位提交了休假申请,准备预考之后就直接回家休假。

预考分为“文化分”和“军事分”两大块,

“文化分”有数、理、化、英、语、政,

“军事分”主要是队列动作、战术动作和军事体能。

考试地点设在师部教导队,也就是新兵营所在地,

文化类考试总体感觉一般,心里没底,

而军事类大多得了高分,尤其是军事体能,

其中,手榴弹53米,名列第一。

第四天下午预考结束,分管考试的干部科干事召集大家开会,发放返程车票,

按要求,所有人必需按车票时间于第二天返回原单位,

可我因事前向单位休了假,所以会后我找这名王干事说明了情况,准备晚饭后就坐火车走人,

没想到王干事火气很大,坚决不同意!

很是郁闷,但我又耍起了小聪明....

回到宿舍,我找到阿黄,附耳交待一番,内容如下:

晚饭前如果王干事找我,就说我去师部有事去了,

晚饭后,如果点名,站在后排,帮我答个到,

晚上把我被子铺开,床下放双鞋,如果王干事查铺,就说我上厕所了,

第二天早上帮我打好背包,带回单位,几百人是各走各的,所以是不会查的。

交待完毕之后,我就溜了出去,直奔车站。

但计划不如变化,果然,王干事对我很不放心,下午前来找我,阿黄掩护说是去了师部,

晚饭后集合点名,阿黄混在人群中帮我答了声到,又蒙混过关,

可是,睡觉前,阿黄认为没事了,把我的被子直接打了个背包,扔在床上,

不幸的是,王干事像幽灵一样果然出现了......

阿黄得到了坦白从宽,而我则为此付出了代价,

王干事火冒三丈,连夜打电话到我单位找政委,

“你们单位的阿力,无组织无纪律,取消考试成绩!”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