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有才没有?有。功高不高?高。但他的才究竟有多大?功究竟有多高?

实事求是地说,陈庆之有些小才,搏得些虚名;功则杀良冒功,冒他人之功,贪天之功;过则诿之他人,诿过于天。说到底,陈庆之是一个虚吹出来的偶像。

当然,虽然是虚吹,毕竟是树立起一个偶像,本身还是有点功底的,只是远没有吹嘘的那么神。

530年,北魏内乱,北魏宗室元颢约会南梁,请梁朝出兵助其称帝。梁武帝萧衍派陈庆之率兵7000人,护送元颢回归洛阳。元颢自称北魏皇帝,陈庆之作为盟军,与元颢诸军共同前进。凡有战,以元颢诸军为头阵,陈庆之继之而进,反抗者见元颢称帝,多归降之。于是陈庆之兵不受损,基本上保持了7000人的队伍,否则,多次血战下来,陈庆之那7000人能剩下多少?

到了洛阳,元颢入居皇宫,对有功者大加封赏。陈庆之虽未出大力,但毕竟是外援,起到了联系当朝的作用,封赏是少不了的,而且从厚。于是,侍中、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食邑万户等接踵而至,陈庆之也受之无愧,老着脸皮接受了。但元颢也防着陈庆之,毕竟是梁朝将军,而北魏与南梁交战不少,安知陈庆之不是梁朝安插的奸细。况且,陈庆之接受梁朝的任务就是护送元颢回洛阳,现在任务完成了,陈庆之该回去了吧?可是不,陈庆之不但不想走,还要求驻守北中郎城。该城在黄河以北,是洛阳门户。元颢同意了,陈庆之率领他的7000人进驻了此城。请注意,又是7000人。据说,陈庆之经历了几次“血战”,怎么还保持了7000人?梁朝给他补充了吗?要么他是以当地人补充了他的队伍?要么他根本没有血战?

客观地说,梁朝给他补充是不现实的。如果梁朝能给他进行补充,那么他所经过的地区都成了梁朝统治区,那元颢还怎么当他的皇帝,元颢又怎么能给陈庆之食邑万户呢?

以当地人进行补充?陈庆之自己也说过,他所经过的地区,是“屠城略地”,“杀人父兄”,当然就是后来所说的杀良冒功了。他与当地人结仇,又怎么能放心地以当地人补充他的队伍,当地人又怎么会出力为他打仗?而且,补充的那么好,刚好是补足7000人,怎么不多补充一些?

合乎逻辑的解释,就是元颢自己的队伍打了头阵,当地人见元颢是“大魏皇帝”,于是纷纷归顺。陈庆之7000人随之而进,所过杀掠。由于未经大战,部队没有受损,这才保持了7000人的队伍。由于杀良冒功,这才出现了屡战屡胜的假象。其实,当地主要是归顺,打仗相对不多,而且多是由元颢自己的队伍打的,陈庆之既杀良冒功,又将他人功劳据为己有。

但是防守北中郎城就无法假冒了,尔朱荣大军进攻洛阳,陈庆之首当其冲。据说,陈庆之又将尔朱荣杀得大败,不敢与之交战。按照这种说法,尔朱荣败了,陈庆之胜了。陈庆之既然防守的洛阳的门户,尔朱荣又从这个方向来,那么,陈庆之既然打败了尔朱荣,尔朱荣那肯定是无法渡过黄河进攻洛阳了。可是事实偏偏与吹嘘的相反,尔朱荣不但不退,反而分兵过了黄河,打了元颢一个措手不及。待到尔朱荣完全控制了黄河南岸的洛阳一带,陈庆之的7000人反而成了孤军,只能仓皇南窜了。这与吹嘘的是多么的不符啊,那么真实情况是怎样呢?

真相是,尔朱荣大军自北中郎城南攻洛阳,陈庆之只能防守不能出击。由于陈庆之军队多是步兵,利于守险,尔朱荣军多是骑兵,攻城不利,所以尔朱荣军未能攻下北中郎城,这就是陈庆之“打败”尔朱荣的真相。尔朱荣的真正目标是洛阳,是元颢,对陈庆之并不太在乎,所以也未出动主力,只是将北中郎城围困,使陈庆之不能防碍朱朱荣军队的行动。尔朱荣做到了,陈庆之在据守洛阳门户,又“大败”尔朱荣的同时,居然不能阻止朱朱荣大军从自己的防地渡过黄河,试问,他是怎么“大败”尔朱荣的?他不过是做了尔朱荣的瓮中之鳖,自顾不暇,哪里还有能力阻挡敌军过河呢?

等到尔朱荣攻占了黄河南岸,陈庆之知道再不走就不行了,尔朱荣腾出手来要对付他了,于是率领他的7000人南归(注意,又是7000人)。好在尔朱荣大军主力已在黄河南岸,包围他的不多,所以他逃出了城,仓皇南奔。一个难题是,怎么过黄河?黄河北岸是不能待了,南岸又净是敌军,怎么办?他不敢直接从洛阳一带过河,那将正对着尔朱荣大军,于是他率军向东,在登封一带过河。背后,自然少不了尔朱荣的追兵,不过兵马不多,因为尔朱荣军队主力在南岸。而且,尔朱荣军多是骑兵,对付陈庆之的部队,自然是以袭扰为主,这就是吹嘘的陈庆之把尔朱荣的追兵打得不敢接近的真相,其实是尔朱荣对付陈庆之的一种策略,是骑兵的一种战术,算陈庆之哪门子胜利?

等陈庆之过河时,真正的攻击开始了,趁陈庆之军队一半在河上,一半在岸上,尔朱荣大军发起了攻击。陈庆之在河上的部队无法上岸,许多被射杀,葬身于大河,这就是吹嘘中所说的陈庆之部队被山洪吞没的真相。要是真有山洪,怎么只淹陈庆之军,不淹尔朱荣军,这说不通。难道上天眷顾尔朱荣?要么就是尔朱荣学习关公,也来个水淹七军?如果是后一种,那尔朱荣的用兵之道远过于陈庆之了。而前者是说不通的。

陈庆之在河上的部队葬身大河,岸上的部队被消灭殆尽,陈庆之全军覆没。陈庆之本人呢?他化装潜逃,回到了梁。经历了全军覆没的惨败,他对北魏特别惧怕,特尊重北人。他说:“吾始以为大江以北皆戎狄之乡,比至洛阳,乃知衣冠人物尽在中原,非江东所及也,奈何轻之”。

但是梁朝还要顾及面子,萧衍一心想统一全国,如何解释这次惨败呢?有办法,那就是移花接木。好在元颢诸军已不存在了,他们都被尔朱荣消灭,那么就将他们的战果加在陈庆之身上吧。特别是,将进军洛阳途中的顺利都说成是陈庆之的功劳,而不提元颢“政治影响”的效果了。于是,陈庆之成了狗屁“军神”,而这个“军神”杀人掠财、杀良冒功,干尽了坏事。待到他别有用心地防守洛阳门户,想将洛阳控制在掌握之中时,却被尔朱荣杀得全军覆没。好在元颢和他的部下都不存在了,而陈庆之还活着,还有南梁为他的惨败辩护。

这就是陈庆之,一个败军之将的真相。他的“大胜”其实是假占军功、杀良冒功、贪天之功、残暴不仁、别有用心、推卸责任、讳败为胜、自我吹嘘、官方遮掩、以讹传讹、盲目相信、政治宣传的结果,没有其他。陈庆之虽然小有才能,但难称名将,更不是什么军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