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十节 伏击

朱凯明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兴隆货场。 杨明辉这几天日子过得如在梦幻中,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现在他出去办事,身边总有两个保镖,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贴身警卫。不知道原因的都道他小子发财了,踩了狗屎运,身价都飙升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身后这两个保镖是怎么回事。 兴隆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兴隆货场。

杨明辉这几天日子过得如在梦幻中,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现在他出去办事,身边总有两个保镖,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贴身警卫。不知道原因的都道他小子发财了,踩了狗屎运,身价都飙升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身后这两个保镖是怎么回事。

兴隆货场让那几个日本人“巧取豪夺”后,当天晚上便住进来七八个一看就不是干长工的人,一个个脚步轻灵,身架沉稳,反应敏捷,眼神则一水的凌厉噬杀,寒芒毕现,一看就不是善茬。这些人都是熊再峰让钱波挑选出来进城协助飞鹰队执行计划的义勇军,而且都是会两手的练家子。

第二天一早,史招财专门给杨明辉配了两名反应灵光的队员,让杨明辉拿着他贩运苦力时办理的出入城通行证,到城门口接“前来报名的苦力。”

为了不引起守城士兵的注意,换着班儿的在四个城门口接了四五拨儿人,他偷偷的算了一下,少说也得五六十人,而且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彪悍的杀机。是山匪还是特工?杨明辉再傻,也看出这里面的蹊跷和不寻常。

似乎看出来杨明辉的猜忌,史招财笑眯眯的拿出一个当初在天牛洞审讯日本特工时收缴的满铁调查部的证件,在杨明辉眼前晃了晃,“杨桑,满铁组织很需要你这样的有为支那青年,不要问我们在干什么,这属于军事机密,但是这次如果你配合好的话,行动结束后,我会推荐你进入调查部,杨桑,你该知道,满铁的待遇比你开货场要有前途。”

杨明辉当时就蒙了,满铁调查部?如雷贯耳,在东北满洲,横行无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眼前这几位爷敢情是满铁调查部的,难怪出手狠辣、阔倬。

“多谢太君栽培,杨某愿意追随太君,肝脑涂地,为大日本帝国服务效劳。”杨明辉立马两脚根儿一磕,腰身一躬,信誓旦旦宣誓效忠。攀上满铁这个高枝儿,就等于端上了金饭碗,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根本不用发愁了。

“很好,杨桑,我很欣赏你的判断力,也很喜欢你的果断力,接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行动力。我要知道这凌源城里所有的日侨居住地和日资商铺、日资商社的详细资料,尽快的交给我。”

“嗨。请太君放心,我保证完成好这次任务。”土生土长的杨明辉听见是这个任务,心里暗喜,不大的凌源城,又跟日本人混了这么长时间,可以说他就是日本人在这个城里的活地图,这次怎么着也得交一份令太君满意的投名状。惊喜万分的杨明辉领着两个“保镖”喜滋滋的开路了。

兴隆货场仅有的两间仓房,货物都被搬出来堆在了外面的空地上,除了留两个人在外面装装样子看守之外,其余的人都分散在两个仓房里接受临时特训,由胡硕负责训练义勇军的日军队形队列和基本的行进口令。

行动前的各项准备工作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第三天凌晨,杜鹃率领五六百号义勇军如猛虎下山一样,开始按照计划扫荡事先就侦察好的鬼子驻守点和哨卡。

这一次,杜鹃可以说是率领着九寨十八洞的精锐,披挂整齐,不惜把家里的箱子底儿都搬出来了。她心里清楚,跟着飞鹰队这伙人打仗,到头来只有便宜占,没有亏吃。这次即使是损失一点也没有关系,打仗哪回不死人,袭扰战本来就是他们的强项,再加上熊再峰的刻意指点和战术指导,一定要打出九寨十八洞义勇军的威风来。

前些日子和熊再峰他们在一起打的称手胜仗所激起的必胜信念,加上部分更新的武器装备,较充足的弹药补给,人多势众,气势如虹,上去就打了鬼子一个措手不及。

先是趁黎明前天色还黑的时候,悄悄的抵近鬼子的驻屯点外围埋伏起来,稍后天色刚一亮,一阵手榴弹飞过去爆轰,炸掉几个值班火力点,待鬼子匆忙集结准备抵抗时,又是一顿手榴弹爆轰,在鬼子的队伍中爆炸,将鬼子炸得晕头转向,死伤惨重之时,轻重武器一起开火,压着鬼子打,汹涌而集中的火力打得鬼子一时抬不起头来。

火力间歇期间,趁鬼子没缓过神来,义勇军端着枪呐喊着就冲进了外围阵地和营区。冲在前面的一阵排枪弹雨后,迅速蹲身拉栓上子弹,后面冲上来的抬手又是一轮排枪,打得鬼子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剩下的几个鬼子端着枪想拼刺刀耍耍武士道的威风,但一下子拥上来十几把刺刀,就算有天照大神的保佑,也难逃身上被戳十几个透明窟窿的命运。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很快两个驻屯小队的鬼子被抹掉了编制。

完全按照熊再峰指导的战术原则打得顺风顺水的义勇军,在完成几处定点打击任务,又漂亮的集体亮相展示后,按照计划向凌源方向声势浩大的滚滚推进,大有沿线扫荡,所向无敌之势。一时间告急电话开始大量涌进凌源城里的守备队大队部。

很快,叶柏寿方向的骑兵联队部收到信息,随即出击的命令随着电波传递给各个骑兵驻屯兵站。各兵站立刻以中队为集结单位,迅速完成战术编组,一对对的战马呼啸着沿着公路向着西南方向奔腾而去。

上午,在宋杖子村附近的公路上,第一拨儿前锋骑兵中队遇到了有预谋的伏击。当这支骑兵中队正沿着公路以快步侦搜速度奔来时(骑兵的马速按照一分钟计算一般分为五种:常步100米、速步220米、跑步320米、快步420米、袭步是全速奔驰),公路两侧的山地上忽然响起了数阵排枪。

首先是公路左侧的小山包上,那些与平时看着没什么两样的小树和灌木丛,突然间就像是被一把巨镰闪电一挥割倒了一般,齐刷刷的顺着坡度向山下滚来,然后就见无数个脑袋像是从地下钻出来一样,而且错落有致,前排的抬手就是一阵排枪,接着后排的又是一阵从容的排枪。

疾驶的骑兵队伍中立时喷出团团血雾,瞬间传出人和马负痛时的嘶鸣和叫喊。较密集的骑兵队形顷刻间就被这两轮排枪打得人仰马翻,阵型大乱。骄傲的关东军骑兵突遇袭击,表现出了日常的训练有素和顽强的进攻意识。连忙纷纷勒马摘枪,拨转马头,准备对袭击自己的小山包来一次毁灭性的冲锋。

正欲催马前冲的骑兵忽然惊异的发现,刚刚还人头攒动、排枪阵阵的小山头上,好像鬼幻一样,人影一下子都不见了,就在愣神儿的瞬间,背后响起了可怕而致命的排枪声。

来自公路右侧山包上同样的伪装伏击,彻底击碎了这支前锋中队反击的信心和可能。这次的命中率显然要高过刚才的袭击,静止的骑兵成了最好的枪靶子。子弹划过短暂的空间距离,几乎弹弹都射进了日军敞开的后背空门里,蓬蓬飚出的鲜血一下子就将鬼子的嚣打压得服服贴贴。

来自背后的两轮排枪过后,一个中队的骑兵所剩无几了。而刚刚鬼幻一样消失的伏击阵地上,又突然冒出无数个脑袋,黑洞洞的枪口稳稳地瞄准已经惊慌失措的骑兵残余,一阵排枪过后,百十来号人的精锐骑兵,除了后卫逃出去几个外,基本上都被打成了筛子。

五分钟后,当大队的骑兵部队匆匆赶到时,伏击地域连个人影也没有,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地的人马残骸。而且很明显对手走得从容不迫,一个中队的武器装备和弹药被劫掠得干干净净,根毛不剩。指挥官的马靴踩在小山包上,放眼满地都是错落有致、间疏有序的散兵坑,长达三四百米的伏击线,正好包容一个行进中的骑兵中队的前锋和后卫。两侧对称的伏击线就像饺子皮一样,将一个中队的骑兵紧紧的裹在其中。

指挥官愤怒喷火的目光掠向周围的山地丛林,他知道此时那里面正埋伏着数百名支那义勇军等待着他自投罗网。他恨恨地跺了跺脚下的土地,急令通信兵向指挥部报告战况。

长春。关东军司令部。

正欲动身南下想秘密抵达遵化对峙前线的板垣征四郎手里拿着刚刚收到的战报,眉峰紧紧的锁在一起。对于义勇军的骚扰袭击,他并不感到吃惊,事实上从“九一八”满洲事变后,和义勇军之间的小规模战斗就一直也没停止过。他吃惊的是这次支那义勇军出动的人数竟然又是数百人。

如果说前些天建昌出入关一线上的被袭击事件中报上来的有关义勇军的参战人数他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这次他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个数字和这次事件的目的了。

五六百人规模,堪称一次大的军事行动了,也是近一年来与义勇军的战斗中比较罕见的规模。

作为关东军的副参谋长,近一段时间,他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如何在遵化地带再一次漂亮的挑起武装冲突,以及成功挑起冲突后的兵力配属和随后进行的“飞狼计划”上了。而建昌一线上出现的被袭击事件,他一直固执的认为完全是那个他见了脑袋就疼、刚愎自用的鹈饲三郎的大意和轻敌,以及暴雨、洪水等天气的客观因素综合所致。

他对关东军的战斗力是很自负的,当年以区区两万兵力打得二十几万东北军狼狈逃窜,这辉煌的业绩使得他极端自傲。他把上次事件看成了偶然事件,依然全身心的投入到创建“华北国”的宏伟景愿中,以至于西尾寿造将军提醒他注意,他都没能真正醒悟过来,而只是命令承德特务机关的松室孝良加紧对后方义勇军情报的搜集和掌握,以便及时示警,他相信以关东军特务机关的钻营和行动能力,对付乌合之众的义勇军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而且有了前次的失职和失策,承德方面的情报机关应该是全力以赴,不虞再行失误了。

可是这次,不但义勇军从建昌一线跳跃到凌源出入关一线时,情报机关依旧没有提前示警和预先忠告,反而又让可能是同一伙的义勇军从容吃掉了几个驻屯点和一个骑兵中队。混蛋,怎么搞的?特务机关都是吃干饭的吗?

手里拿着凌源城的战报,想起西尾寿造将军对他的提示,他一时尴尬万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上司的训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