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人物 正文 004 袭击煤矿

西路转运使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URL] 004 袭击煤矿 回到葫芦谷,文总管笑嘻嘻的迎了出来。“老爷,大喜啊。”“哦,有什么好事?说来听听。”“以前一个做过矿工的整理山洞时发现有煤。”“是么?这可是好事。”文总管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开出来?”“老爷,端个煤矿怎么样?”“你你……不会是抢上瘾了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004 袭击煤矿


回到葫芦谷,文总管笑嘻嘻的迎了出来。“老爷,大喜啊。”“哦,有什么好事?说来听听。”“以前一个做过矿工的整理山洞时发现有煤。”“是么?这可是好事。”文总管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开出来?”“老爷,端个煤矿怎么样?”“你你……不会是抢上瘾了吧。”文总管笑笑说:“哪能呢,老爷。你看这次收入太丰厚了,煤矿也不会差哪去,况且咱们也是为了抗日。”说完还使了一个眼色,赵永刚会色一笑,摸了摸鼻子:“对,为了抗日,魏宝吉。”“到,队长。”魏宝吉进来,“到50里以外看看有没有中等规模的煤矿,守卫不多的。”“是,队长,又有活了?”这家伙面带喜色,“废什么话,快去快回。”“好嘞,你瞧好吧。”这小子兴冲冲地带个人就下山了,不会八成也抢上瘾了,不过这个活动确实很刺激。

“老文哪,弄回来的这些财物要有专人管理,你亲自督办。”“好的,老爷。”“这些钱要用在粮食和生产上。”“这个晓得,老爷。”和老文边走边聊,一路进了谷口。

山谷里春天的风还是很凉的,但有很多人脱了外褂,只穿着内衬风风火火地干活。赵永刚看到这热火朝天的景象,心中感慨万千,人心齐、泰山移,只要大伙齐心合力,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也没有闯不过去的难关。虽然,现在是难了点,但有希望、有决心、有信心,坚持八年,胜利最终还是属于我们的,尽管这个结果人们并不知道,但并不妨碍他带领大伙坚定这个信念。

“无论有多困难,打鬼子的劲头绝不能放松。”赵永刚也在给自己打气。“要不穿过来干什么?混吃等死吗?”看着人们一张张充满希望的笑脸和一道道坚毅的目光,这还会是十几天前见到的那伙人。为了这些人,说什么也要把鬼子打趴下,这是责任和义务。

天色渐晚,魏宝吉他们回来了,看着面带得意的样子,情况会不错。“队长,离咱们南边60里远有一个田家窑,我们都查看好了,挖煤的有300多人,30多个矿警队和狗腿子,没有鬼子,进出管理的不严。”“通知队员,马上全体开会。”“是队长。”

“老文,准备一些大饼吃的东西,给这些矿工带着,他们未必吃得饱。”“老爷考虑得周详,这些吃的有时会比大洋管用。”

“弟兄们,今夜我们准备去端掉离咱60里田家窑煤矿,解救一些矿工,在弄点采煤设备回来,矿上的情况魏宝吉你说一下。”魏宝吉把见到的情况和大伙说了说,还解答了一些人的提问。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端掉它。”“有。”

“好了,出发。”刚要走,文总管带了几个人过来了。

“老文,什么事?还要送送我?”赵永刚面带微笑。

“老爷,是这么一回事。”说完从身后推过一个人。“他叫徐立成,以前做过矿工,矿上的事情老爷兴许用得到。”

“好啊,老文,有你的,这事儿想得周到,是我忽略了。”“都会些什么?”“报告老爷,小的会打炮。”是凿眼、装药、放炮吧,哈哈哈,这词在后世的含义可不是这个意思。再看文总管身后,“这几个又来干什么?”“听说老爷是打鬼子的,他们几个都争着过来。”面色一喜,“好啊,我这里就欢迎打鬼子的好汉。”

“老爷,这个叫……”“慢着,老文,让他们自己说。”

“我先说,我叫胡义道,大伙都叫我胡一刀,杀过猪,当过马匪。”嗯,挺彪悍,突击队的。

“俺叫铁蛋,力气大,杀过二狗子。”看着有把子力气,这个能成为重火力手。

“在下,彭应风,五虎断门刀门下。”马上联想到民国河北有个人物。“断门刀彭老爷子怎么称呼?”“那是先师,咱愧对先师,没能打死多少鬼子。”这个行动队的。

“报告长官,卑职是29军学兵团的。我叫杨斯同”这个学兵团有点印象,好像都是由平津的爱国学生组成。“大学生?怎么到这儿来了?”“燕京大学的,回家探亲遇到了鬼子。”“学的是哪一科?”“地质学。”牛人啊,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教授陈寅恪、郑振铎、谢冰心、张友渔、冯友兰、雷洁琼、周作人、斯诺都是赫赫有名,这所学校出了42位中科院院士、11位工程院院士,“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校训培养了一大批如黄华(外交部长)、龚澎(外交部长助理乔冠华之妻)、陈翰伯(国家出版局长)、黄昆(半导体技术奠基人)等优秀毕业生。52年被拆分,工科的进清华、文科的进北大。地质学,以后找矿就靠他了,宝啊。

“我叫崔成义,鲜族人,就要杀鬼子。”“有什么本事?”“会日语成么?”“成,怎么会不成,太成了,缺的就是懂日本话的,有空教教我。”“好说好说。”都是人才啊,人心可用,听说打鬼子都上来了。抗日的这面旗帜必须试试举起,因为这是真是人心所向啊。

“感谢大家对我赵某人的信任,这次行动你们几个就不要参加了。”“不行,我要去。”“怎么着,瞧不起俺?”“打鬼子不能撇下我。”“说什么也得带我去。”群情激奋,士气这么高,听说要打仗嗷嗷叫。

赵永刚也不能拂了大伙意思,“每人发一支长枪,100发子弹,咱可说好的,去是去,可要服从命令。”“那个自然,没的说。”

“这次战斗你们几个充当预备队。”“啊……”“啊什么啊,没听见命令吗?”“是队长。”有气无力的,“这次你们观摩,回去训练好了,下次一定让你们上。”“是。”这才来点精气神。

“在路上也别闲着,老队员一对一地教着,都别闲着,闲着会蛋疼。”在一阵阵的笑声中,赵永刚带队出发了。


田家窑煤矿是山西天镇县保安团长罗希连所开,据说这个罗团长是阎老西亲信将领、驻包头地区34军70师师长王靖国的亲戚,为人贪婪、跋扈、嚣张,连县长都让他三分。

“就搞这家伙了,一定让他肉痛几天。”躲躲闪闪的傍晚才走到了田家窑煤矿,隐隐约约看到矿洞口有几排房子。“魏宝吉,你们几个组长过来,分配任务。”在地上摆上几个石头,赵永刚用树枝指点着。“魏宝吉负责门口及四角的岗哨,陆虎负责左厢房的人,安国敬负责右厢房的人,动作都麻利些,不要弄出声响,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听清楚了吗。”“清楚了,队长。”“好,五分钟后开始行动,看你们的了。”“小问题。”这帮小子,做过一次就这么大自信了?

看着魏宝吉接近卫兵的熟练动作,忽然明白了:战争真是锻炼人。他们成长了,这应该是赵永刚最欣慰的事情了。战争年月,没有这些人的帮助,靠单枪匹马很难做出事情的。

几个哨兵被无声无息摸掉了,看着魏宝吉的手势,大家静悄悄的潜入,预备队在外围警戒,核心队员进入矿警和打手的睡房干活,老练的手法和成熟的心理怎么看都不像只做过一次的人。

“队长,这里有个单间。”“进去,尽量抓活的。”这家伙有可能是一个头儿。一阵声响过后,两个队员夹着一个只穿着内裤的家伙,脑袋歪在一边。“死了?”“没呢,敲晕了。”“都收拾干净了?”陆虎等人回答:“没了。”“那好,点起火把,接应矿工。”

矿工陆续被叫了出来,有的睡眼惺忪,有的迷迷糊糊,“矿工兄弟们,莫慌,听我说。我叫赵永刚,是这伙人的头,听说这里的老板和工头发些不义之财还残害你们,我们把他做了,从现在起,你们自由了。”开始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的摸样,嗡嗡的议论起来。赵永刚对身后使了个眼色,后面的人纷纷掏出袋子里的大饼走进人群。“别抢,别抢,人人有份。”一阵骚乱过后才安静下来,满场传来“咯吱咯吱”的咀嚼声,真是诡异。

“各位是不是劫富济贫的好汉?”终于有人说话了。暗自纳闷:我们这么像土匪么。什么像啊,现在就是土匪,当老百姓好生存吗。

“当好汉能吃饱饭吗?”“有地种么?”“还有大饼吗?没吃饱。”杂七杂八地问什么都有,大饼政策还是管点用,至少现在的人们没有抵触情绪,这是一个良好沟通的开始。

“弟兄们,静一静,听我说几句。”几声大喊,闹哄哄的众人才消停。“我们十几个兄弟是葫芦谷的人,拉起杆子一是为了自保,抗捐抗税;另一个目的是为了以后打鬼子。在我们那里有饭吃、有衣穿、有地方住。愿意和我们走的,站在我的后面,不愿意的,站在原地不动。”这种保家园的民团武装这个时代数不胜数,不稀奇,再即兴来点节目。“带上来。”说着两个队员架着被俘的那个家伙。

“罗二虎?!”“你也有今天?”矿工们见到此人眼睛都红了,看样子这个人留对了,看着这小子嘴被塞着、身被绑着,一脸求饶的目光,算你倒霉,不处置你,怎么和这伙矿工拉近关系,这些矿工纪律性、组织性、服从性都很好,这么优秀的兵源岂能放过。“和各位兄弟初次见面,没什么可送的,这家伙就送给大伙处置了,可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话音刚落,人们一拥而上,拳脚相加还夹杂着愤怒的骂声。这小子的德行看来真是不怎么地,活该。众人发泄完了,这小子已看不出人形,快成肉饼了。

“老大,我心愿已了,以后就跟你了。”说完就走到赵永刚的身后。“有饭吃,我也去。”“我去种地。”“我会打石头。”陆陆续续的过来了360多人。还有20多个本地人不愿去,也不勉强,挥挥手让他们先行离去。

“弟兄们,既然你们愿意跟着我,废话我也不多说,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大家。”下面纷纷拱手抱拳“谢大哥。”“跟大当家的干了。”这都什么称呼,还是土匪。

“老大,我知道这些混蛋把东西放在哪儿。”“太好了,陆虎,带几个人跟这位兄弟过去。对了,还没请教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老大,我叫徐亮,在东北军几天兵。”“好好,快去取东西,能用的都带走,咱们那里也有煤,这不是说话的地,以后有都是时间聊。”徐亮转身叫了一些矿工和陆虎一起走了。

功夫不大,他们都回来了,东西收集上来。陆虎上前道:“报告队长,这次还行,有步枪34枝,驳壳枪5枝,子弹1000多发;炸药5千斤,导火索和雷管1千多根,电起爆器30多个,引线二十几捆。还有在罗二虎的睡房里起出了2根大的5根小的金条和2千多大洋。”赵永刚听后暗自寻思,枪弹虽然不多,但炸药、雷管和起爆器可都是好东西,正在遐想时,忽然传来“啪”的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断断续续传来几声。队员们反应倒是不错,迅速依据地形趴下,出枪,子弹上膛,对着枪响的方向,矿工们茫然不知所措。

“陆虎,你带三个人迂回到左翼;安国敬,你带三个人迂回到右翼,见到敌人就开打。”“是,是。”他们俩应声而去,转身带人消失在夜幕之中,“魏宝吉,你跟着我去看看怎么回事。”“是,队长。”

“老大,我们怎么办?”赵永刚灵机一动“有会打枪的吗?”呼呼站出来25、6多个,还真不少。“都拿上枪,带你们去见见血。”“好。”这伙人脸上顿时露出凶光,人难道都是存在暴力因子的吗?

带着这伙人弯腰跑过去,“我是赵永刚。”可别被误伤了,先喊话。“找好地形,向敌人射击。”突然增加这么多火力,对方倒下了几个,敌人的两侧同时又响起了枪声,看着又倒下了几个。

“别打了,当家的别打了,我们投降,投降。”对方大喊。

“放下枪,手抱着头,走过来。”一个、二个、三个,过来八个人。“都蹲在地下,看着他们。”“你们几个去打扫一下战场。”赵永刚用手指了指魏宝吉,让他带几个人过去。

“刚才是怎么回事?”有个说“秀才先打的。”秀才?噢,是那个大学生。“杨斯同,你说说。”

“是的,长官。我们受命担任警戒,刚才那会儿,我隐隐约约看到一伙人顺着大路朝我们这里走来,开始还不确定,我叫上铁蛋爬到路边的小坡上,看清了有20多人,都背着枪,有的还抽着烟。我判断不是和咱们一伙的,来不及请示长官,又想给长官传个信,就朝那个抽烟的开枪了,他们几个也跟着打了起来,接着长官就过来了。”

“你做的很对,这是我的疏忽,你及时鸣枪示警,机智、果断地救了大家,应记头功。”赵永刚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应该的,队长。”

“走,过去看看,都是些什么来路。”到了这八个家伙的面前,赵永刚问道:“那个说说,是干什么的?”没人吱声,徐亮上前一脚过去,踢翻了一个。“老大说话,怎么不回答?是不是都不想活了?”“别、别,当家的,我说,我说。我们是保安团3营1连3排的,驻防田家窑村,主要是替团长看着煤矿的。”“这次过来多少人?”“1班和2班都让排长带过来了。”“那个是排长?”“当家的,刚到的时候,在抽烟的时候给打死了。” 这小子也是一脸的诧异,赵永刚回头朝杨斯同一笑。“怎么想到煤矿这儿来?”“有个弟兄坏了肚子,夜里去茅房,看到了矿里有亮光在动。”那是点的火把,赵永刚释然了。“你们村里还有几个人?把村里的情况说的详细些,这对你有好处,明白吗?”这家伙一个劲的点头“明白明白,当家的。”这小子咽了一口唾沫,定了定神,接着说“我们排3班还在村子里,有8个人,还有1个伙夫,村里40多户200多口人,3、4个小地主。”“这里面有几个祸害老百姓的?”“当家的,这个不太清楚,我们换防到这日子短,不过那几个家伙挺抠门。”“下去吧。”这家伙点头哈腰的走了。

看了看过来的陆、安等人,“干。”两个人同时说。“陆虎,你带几个人去保安队;安国敬,你带多几个去地主家,尽量不要搞出人命。”两人应声而去。“魏宝吉,你布置5组警戒哨,到2里地以外,每组2人,一明一暗。”有教训必须吸取,“好的。”转身去布置。

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都回来了,陆虎他们押着9个人背着一些东西,安国敬他们背着几个大包裹。

陆虎说“队长,我这里抓到9个人,缴了8支长枪1千多发子弹,还有4千多斤炸药、200多雷管和引线没拿回来。”安说“我这里弄回大黄鱼28根、小黄鱼29根,大洋2万多,金银首饰和珠宝100多件。临了还警告他们,不要祸害老百姓,要不取之狗命,他们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哈哈哈。”

“都不错,陆虎,你在多带一些人,把炸药和雷管那些能用的东西都带回来,别遭禁了,把俘虏也带上,人力啊。”“好嘞。”

赵永刚带着队伍返回葫芦谷,在路上不禁哼起了歌曲“日落西山红霞飞……”心里在想是不是弄出几首革命歌曲,给大伙提提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