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玫瑰 正文 第十九章 神秘宝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2.html

总部的紧急会议上,一片烟雾缭绕,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凝重。

问题的确有点麻烦。

根据卫星拍摄的信息,已经可以肯定地判断,那里就是一个恐怖分子的秘密基地。但是问题在于该怎样摧毁这个基地。一个又一个方案被提出来,又立刻被否定。

命令女娲部队就地摧毁这个基地,似乎有些不现实,双方人数比是10比60(甚至更多),何况对方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

紧急派出增援部队,血狼大队本来距离最近,但是现在是一座空营,所有作战部队都在国外参加联合反恐演习呢!这次演习是中央点名让血狼去的,目的就是不想表演,要来真的。派其他的特种部队去,距离最近的部队马上出发,最少需要七八个小时到达,再进入原始丛林,又得十来个小时,再说,大规模的部队行动一旦被基地的恐怖分子察觉,事情往往更难办。

派出作战飞机直接扫除,或者由人工引导导弹摧毁它,也不行!原因有二:那片区域是领土争议地区,而战斗机驶入往往会被视为敏感的军事行为,起码需要经过长时间地外交沟通,那样的话,时间就不确定了。而一旦沟通不成,很可能会造成外交事件,引起得不偿失的问题。更不要说直接发射一枚导弹过去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谁也无法肯定龙卫报告中提到的那个“能让全中国的人都害怕的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世界恐怖组织发展到今天,谁能保证他们手里就真没有核武器?哪怕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能贸然行事啊!

接着又接到的一个消息更让高层们震惊:由于与T国的外交协商没有成功,我们原计划派到T国执行对阿姆格斩首任务的刀锋作战小组只能取消作战任务!这个消息又一次否定了上述的计划。同时也证明一件事情:这个该死的阿姆格能在T国潜伏着不断发展自己的势力,很难说他与T国某些混蛋政要有没有说不清的联系。

“首长,狼王请求联系!”一个参谋急匆匆站起来,冲着会议桌旁地马全林喊,马全林急忙站起身,绕过会议桌,朝着大厅指挥位电脑旁地卫星电话走过去。

“狼王!狼王!我是江山,我是江山!请讲!”

话筒内传来龙卫极力压低而又急促地声音:“江山!我已经做好战斗准备请求出击!”

“什么?”马全林吃了一惊,“狼王,你疯了?总部还在讨论中,你继续警戒!”

“江山!江山!”龙卫着急地说:“时间来不及了!”

龙卫着急地解释起来。

原来,就在几分钟前,担任警戒侦察工作的雷锐和杨丹同时清晰地听到基地内的那座二层小楼中传出一阵西斯底里地欢呼声。接着,听到一个男子在发狂似的吼:“是时候了我的兄弟们!你们也许做梦都没想到,就在你们的脚底下,放着一件惊天动地的玩意儿吧!现在一切谜底都揭晓了,让我们尽情期待吧!中国人想派出特种兵去杀我们的首领,而我们的阿姆格首领却命令我,要在今天晚上零点的时候把它送到中国人的被窝里去!他老人家已经穿戴整齐,调整摄像机的焦距啦,他要向全世界宣布这个消息,这个足可以让中国人丢尽颜面的消息!让他们见鬼去吧!胜利永远属于我们伟大的白色灵魂!属于我们伟大的阿姆格首领!今夜无人入睡!等着看好戏吧!哈哈哈……”

恐怖分子们尽情地欢呼声有些忘乎所以地兴奋,接着,他们足足有十几个人走出那座小楼,个个喜笑颜开,还有两个似乎兴奋到了极点,特意跑过去亲吻那座凸出地面的“井口”。显然,这些人是这个基地内恐怖分子中的骨干力量,是一个个的小头目,这些人很快分散到各个掩体中,像解说员一样发布着刚刚会议的内容,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欢呼起来,举着武器在掩体内作出各式各样猥亵的姿势。

雷锐赶紧将听到的信息报告给了龙卫,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半。

“江山!江山!”龙卫急促地说:“我不管那深井里藏着什么该死的玩意儿,我必须要消灭这些人,亲眼看见那东西!”

龙卫的声音通过通话器,在整个指挥大厅里回荡,每个人心都绷紧了,旁边的开放式会议室里,几位参加会议的首长也都站起了身,聚集到马全林地身边。

马全林神色凝重,大脑飞快地运转着,努力让自己思路清晰起来。

“各位,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很显然,我们的刀锋小组赴T国执行任务的消息,的确传到了阿姆格的耳朵里。这个混蛋要提前发动报复计划了。”

“这笔账,咱们一定要找T国外交部门清算!”一位大校气鼓鼓地说。

“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问题。”马全林看了看表,目光扫视着全场:“现在距离凌晨零点就只有六个半小时的时间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确定在那座恐怖基地的地下到底是什么恐怖武器,不过很明显,那东西一定是具有巨大杀伤力的!敌人一旦把它放出来,恐怕将会给我们造成难以想象的损失!”

半小时之后,一条接着一条的紧急命令从中央发出;命令以那片边境地带为中心的数百公里境内各省、市进入不公开紧急警备状态,所有人防部门做好战备准备。所有驻军进入战备,随时准备接受特殊作战任务;命令空军某部、第二炮兵某部进入紧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在必要时第一时间对那座恐怖基地实施毁灭性打击……

命令女娲部队特战小组对恐怖基地实施直接摧毁性打击。时间的要求是战斗必须在晚上十一点半钟之前结束!必须保证在战斗进行过程中将恐怖分子控制在那座神秘的地下井之外!

从我军最近的导弹发射点发射出的常规导弹,到达那里的时间是28分钟。这就意味着,假如在11点半钟之前,女娲作战小组未能摧毁恐怖基地的话,无论生死都要撤出战斗,因为到了12点,无论那时候小组人员有无人生还,都会遭遇到自己导弹的轰击——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考虑到我国与T国在涉及那片区域内特殊敏感的外交关系,发射导弹或派出战斗机是最不得已的办法。无论那里到底有没有猜测中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只要我们的行动一发出,就肯定会面临T国激烈的反应以及国际上某些国家别有用心的诽谤,那时候很可能会使我国外交陷入被动——的确,我们不是那个超级大国,还远远达不到可以随意使用重武器而肆无忌惮又恬不知耻地振振有词的程度。

龙卫明白,这一仗,只有他赢,才是最好的结果!

“全体注意。”龙卫伏在厚厚的吉利服下面,低声而坚定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从现在开始,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好思想准备了。记住,这是我们军人生涯中的一次普通的战斗而已,但是,这也有可能成为我们最后一次战斗。生死面前,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选择胜利。”

龙卫的战斗计划很快开始实施,棕熊和沈萌一组,干掉左侧悬崖上的两名重机枪正副射手,占领那个崖顶的重机枪阵地,包春林和方小燕执行同样的计划,目标是右侧悬崖上的重机枪阵地,这是这座基地的两个制高点,同时也是死穴,拥有了这两个至关重要的阵地,才能居高临下地对敌人展开攻击。

地面部分,龙卫、雷锐一组,杨胜、罗宇飞、王婷、杨丹一组,组成两个小组。

战斗一触即发,龙卫耐心地等待着……

木罕坐在水泥小楼二楼自己的房间里,刚刚神采**的呐喊还索绕在他自己的耳边,抑制不住的兴奋。他的手中,摆弄着那两把沉甸甸的钥匙。那是两把四面都有复杂凹凸的钥匙,是唯一两把把可以打开通往导弹控制室的两个入口铁闸门的钥匙,密码就深深印在他的脑子里。

木罕抄起面前那瓶红葡萄酒,猛喝了一口。两只眼睛快速地眯了起来,再次睁开的时候,迸射着难以名状的光芒。他还是第一次舍得这么大口的喝这瓶葡萄酒。

这是白色灵魂的首领阿姆格亲自送给他的酒,据说这酒产自法国的波尔多,全世界也没有几瓶了。

“阿格姆首领,我要让你知道,你的信任没有白费……”

木罕喃喃自语着。

十一年前,阿姆格把他从克格勃的大牢里拽出来,那时候的木罕是车臣武装里的一个雇佣兵,一个被俘的雇佣兵,等待他的除了死亡,只有在死亡前那生不如死的酷刑——克格勃的那套手段,现在想起来还能让木罕手脚冰凉,忍不住的战栗。

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阿姆格这时候出现了。站在他的面前,朝他伸出双手,就像上帝一样地温暖:“木罕,我的兄弟!从现在开始,你的灵魂属于我了。”

木罕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白色灵魂组织,凭借着曾经在R国受到过严格的特种军事训练和在车臣的枪林弹雨中的磨练,他很快就成为了阿姆格最得力的手下,他的脑海中不再有亲情、友情和任何人类应该有的感情。他心里只有阿姆格,那个站在他面前,像上帝一样伸出双手的人。

五年前,木罕被阿姆格叫到自己的密室中,几个花高价钱买来的工程师,正兴致勃勃地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面,矗立着一个大家伙!阿姆格告诉他说,这东西叫中程巡航导弹。然后,阿姆格用他那惯有的鼓动人心的语气告诉目瞪口呆的木罕:“这东西,我们很快就可以有一个!”

木罕从目瞪口呆到极度兴奋,忍不住地问:“谁?谁会卖给我们这东西?”

阿姆格神秘的笑了,请他喝了一杯酒——就是从眼前这瓶酒中倒出来的,然后,阿姆格用手比划了一个手势,木罕也笑了,他明白那个手势指的是哪个国家,那可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啊!他们总是用两种不一样地标准审视着全世界,用两种完全相悖的眼光看着每一个国家,那个国家整天呐喊着领导全世界人民一起反恐,私底下却对像白色灵魂这样的国际恐怖组织宠爱有加。因为白色灵魂很“乖”,不会触动它的利益,相反,还会在它的关爱下,为它做任何它自己无法向国会交代的龌龊事。阿姆格说,这个国家给他设计了一个图纸,提供了技术帮助,又帮助他从全世界采购组装这样一个大家伙需要的零件儿。

最后,阿姆格把剩下的多半瓶酒都塞给了木罕,告诉他:“我需要一个人,到那片边境里的基地去,帮我看着这个东西,一点一点地组装好,再亲自按动发射按钮。然后,把中国某个城市遭到导弹袭击的好消息报告给自己。说完,阿姆格目光灼灼地看着木罕。

木罕跪下去,亲吻着阿姆格温暖的手,告诉他的上帝:“那个人就是我,亲爱的阿姆格首领。”

木罕来到了这个基地,做了基地的头目,亲自组织手下修建了那个地下井,然后,他不动声色地紧紧守住这个秘密。阿姆格不断派人送过来一个又一个包在厚厚箱子里的零件,他打开门,带着那些工程师进去,看着他们没日没夜地忙活几天,再出来,重新锁上门。那个大家伙一天天地长大,木罕望眼欲穿,一直到五年后它终于组装完成,矗立在地下井里,木罕兴奋的心情从来没有平复,他着急地等待着阿格姆的命令。

阿格姆其实也在盼望着。那个为他提供资金,技术援助、军事训练的大国——或者说是几个大国,那些人总是在权衡利弊,寻找着最好的时机。那些人告诉他,这个大家伙要留在最后,在最关键的时候发射出去,除了这个需要等待,其他的事情已经不用再等待了。

于是,阿姆格让木罕派出了一支精干的武装,从基地出发,故意窜到边境线,袭击中国地边防哨所,造成从境外攻入的假象,再一路朝着格兰县城进发。没想到那些该死的解放军部队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和平时期,手里的刀依旧锋利,他的计划失败了,赔上了几十人的性命。

他再次请求发射这枚导弹。主子说,还不到时候呢!阿姆格只能再等。

前几天,他又从基地派出去二十多人,在原始森林里绕着圈子走了几天几夜,终于成功地发动了一次攻击,杀死了那些过年的勘探队员们。这次阿姆格学聪明了,没有更大的追求战果,命令木罕迅速撤回人马。然后再把这条消息传播出去——按照主子的指示,这次是要试探中国的反应和态度。

中国这次出奇地平静。没有向任何媒体披露这次事件的经过,也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论。中国人依旧在过年啊!

只派出一支特战小组,要来T国对自己实行斩首行动,阿姆格差点没笑死——T国?

那些达官贵人们早就被我的金砖玉石压住手脚啦。杀我,不就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中国人灰溜溜地取消了行动,阿姆格觉得真过瘾啊!

这些中国人虽然可恶,但是他们有句话倒是有道路:好事成双!阿姆格终于等到了主子们的指示:中国的特种部队正在和某个它们讨厌的国家搞什么军事演习。这真是太让人气恼了,所以,阿姆格,你的那个大家伙,可以送给中国人做一个警告了。

阿姆格第一时间联系了木罕。

木罕等着这个命令好几年了!只派出去区区几十个人,杀几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中国现在越来越成熟了,不会像以前那样死了几个人就惊慌失措,就畏手畏脚了。这个大家伙才是警告那些中国人最合适的东西了——想想吧!某个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家家户户都过年呢,忽然,天空飞过来一个大家伙,直直地砸下去,轰……

哈哈!你的部队在跟别人联合反恐演习呢,还没来得及向全世界通报演习战果呢,就得先召开一下新闻发布会,哭丧着脸向全世界的媒体好好解释一下某城市发生的这件事情。于是,那些像苍蝇一样围着中国打转的该死的第三世界小国们就应该会意识到,中国真的可以带领自己走向和平吗?

木罕兴奋地将酒一饮而尽!

暗夜里,沈萌和尤大海伏在一片荒草丛中,慢慢朝着50米外的重机枪工事匍匐前进,两个恐怖分子兴致不减地谈论着女人,他们说,自己已经来这个该死的基地三年多了,三年多都没见到女人了,现在他们连女人什么样都不知道了。另外一个说,要是现在能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女人该多好啊!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上帝!

所以,当沈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都愣住了,没有任何反应。可惜的是夜晚的视线并不好,再加上沈萌披着吉利服涂着迷彩色,俩人还没有来得及看出沈萌是女人,否则,他们一定会惊讶于上帝真的那么给力?

上帝的确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却并不感谢上帝,所以最窝火的还是上帝。

所以上帝发怒了,引导着沈萌用加装了消音器的js9mm微声冲锋枪在在他们每个人的眉心之间凿了好几个洞。

尤大海快速跳进掩体,冲沈萌做了个伸出大拇指的手势,操起50重机枪,仔细检查弹药情况。沈萌悄悄退下去,找了一个最合理的隐蔽位置,88式狙击步枪顶上子弹,瞄准基地中那口神秘的地下井周边。

与之同时,包春林和方小燕同时出击,对面机枪工事里的三名恐怖分子变成了尸体。

基地里,刚刚开完会的小头目们已经将好消息告诉了手下们,现在的恐怖基地里,真的是一片欢腾,大大小小的恐怖分子们热烈地议论着,欢呼着,激动地拥抱着,看着那神秘的地下井热切地期盼着……

龙卫看了看表,时针指向夜间九点半,发出命令:“A方案,实施!”

“咚!”包春林扣动扳机,200米距离内,88式狙击步枪的5.8毫米子弹发挥出最大的优势,一名站在楼顶上扛着火箭筒的恐怖分子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头部中弹,倒在地上。接着是另一个。沈萌同时发动攻击,连续两发子弹击毙了两个恐怖分子机枪手。

接着,50重机枪震天的吼声从两个崖顶同时响了起来,12.7毫米的重机枪子弹以每分钟500发的速度呼啸着倾泻下来,整个基地立刻变成一片火海,恐怖分子的地面远程火力荡然无存,匪徒们惊叫着四处躲避,龟缩在掩体内连头都不敢抬!

木罕猛然站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刹那间充斥他的脑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噗噗噗噗——”几发重机枪子弹穿透小楼的厚玻璃窗,擦着木罕的脑袋砸进对面的墙里,大片的水泥屑四溅,木罕惊慌地趴在地上。

“头儿!头儿!崖顶上的机枪打咱们自己人了!”一个恐怖分子惊慌失措地跑进门。

“混蛋!哨卡呢?游动哨呢?这帮蠢猪!”木罕在地上扯着嗓子骂,他不是傻子,他现在百分百地相信,崖顶上的两挺重机枪已经不属于他了。

悬崖顶上,尤大海站在掩体工事中,摧毁基地里所有的重武器阵地后,将目标集中在A套方案计划好的路线上,重机枪子弹像是在开路一样吞噬着周边所有的生命。方小燕的目标是那座混凝土水泥小楼,确保任何一个窗户都没人敢探出头来。沈萌和包春林伏在暗处,机警地关注着地下井周边,击毙所有靠近的敌人。

暗夜中,龙卫和雷锐像两个快速闪动的幽灵,在重机枪和地面上杨胜小组的掩护下,朝着水泥小楼进发。崖顶重机枪的子弹有限,尤大海和方小燕携带的89机枪火力稍逊,而且有限的弹药也不能保证长时间地射击,一旦火力压制结束,那些没有被击毙的几十名恐怖分子就会赢得喘息的机会,他们只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突然袭击打晕了头,但是他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失去重火力威胁之后,依托坚固的工事,女娲小组很难短时间消灭他们。

龙卫和雷锐用手雷炸开铁丝网,快速地朝着水泥小楼进发,手中的自动步枪不断喷出火舌,杀死所有发现他们行踪的恐怖分子。

木罕终于醒悟过来!一定是那些该死的中国特种兵摸上来了!他趴到门边,打开门,冲出房间。二楼楼道里聚集着十几个恐怖分子,重机枪的火力压制让他们不敢进入房间,从窗户上探头。

“中国人的子弹不是用不完的!你们几个等他们的机枪打完,给我占据窗口,不能让一个中国人进入基地!”木罕还算冷静地指挥着那十几个手下,他自己带着跟上来的两个手下端着武器往楼下冲。

水泥楼一楼的楼道里照样聚集着十几个恐怖分子,他们拿着枪,蜷缩在角落里。木罕向他们发出同样的指令。

“狼王!狼王!货快发完了!”尤大海操起自己的89式机枪,装上最后一个弹链。

没有了机枪,尤大海和方小燕所能运用的武器就只有微声冲锋枪和手枪了,200米地斜线距离下,这两样武器都没有什么作用。机枪射击越来越稀疏,重新有机会抬头的恐怖分子已经开始还击了,沈萌和包春林也不得频繁改变射击位置,躲避着敌人的冷枪,效率明显慢了起来。

里面,两层楼近30名恐怖分子都在等待着女娲的火力压制结束。

木罕带着两名手下急匆匆地朝地下室跑去。木罕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家伙,拥有着不逊于女娲部队的职业军人的智商,他很快发现,对手的火力压制很有针对性,这就表明,对手很可能掌握了基地的布防情况,这种情况下,外面露天的井口是不能靠近的。

地下室,有一个通往导弹发射井所在的秘密通道。木罕显然已经等不到12点了,他必须要提前进入那个发射室,启动按钮,打开那座隐蔽的发射井井口,然后再启动发射按钮。(导弹发射井和那座露在地面的井口是两码事,和导弹发射控制室也是两码事,那井口和地下室的秘密通道一样,都是通往导弹发射控制室的入口而已。读者不要混淆——作者注)

“轰——轰——”两枚震爆弹同时被甩进水泥楼,突如其来的巨响和强光让一楼楼道中的恐怖分子痛苦地捂住耳朵,使劲揉着刺痛的眼睛,在地上翻来覆去。杀戮开始了,龙卫和雷锐冲进小楼,手中的自动步枪一起喷出火舌,在地上折腾的恐怖分子顷刻间安静下来。

“青兽!我已进入,行动!”龙卫发出命令,杨胜带着三个人猛地冲出隐蔽点,开始与楼外的恐怖分子正面交战。尤大海和方小燕打完最后一发机枪弹,撤出掩体,担任警戒,反方向地防备着任何从哨卡和游动哨位置返回的敌人。

两名恐怖分子在杨胜等人的火力攻击下朝着地下井入口跑过去,想跳进去躲避,沈萌和包春林同时扣动扳机,结了他们的帐。

二楼的恐怖分子意识到一楼进来人了,叫嚣着冲了下来,刚到楼梯口,两枚冒着怪异烟雾的手雷落到他们的脚下。

“白磷燃烧弹!”

与那位经验丰富的恐怖分子发出的惨叫同时,白磷燃烧弹四溅的粘物质沾到邻近几个恐怖分子的身上,这种不太人道的武器用在这些畜生身上似乎很贴切,恐怖分子的教科书上也同样记载着:这种武器可以黏在人的身上持续燃烧,一直烧到肉里、骨头里、将骨髓都一起烧焦……

木罕打开了那道门,与之同时,他看到两个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站在他和两个同伴的身后,硝烟弥漫中,迷彩色的脸上看不到表情,只有那两双眼睛迸射着冲天的杀气。接着,那两个手下同时倒在了血泊中,木罕瞪着绝望的眼睛,看着两个人一步一步走进他。

“举起你的双手,让那道门保持开着的状态。”龙卫冷冷地说,声音里绝不夹杂任何感情。

“再有五分钟!五分钟!我就可以让你们的一个大城市几条街道变成火海!变成地狱!”木罕绝望地嘶吼。

“很遗憾,你没有那么长时间了。”龙卫说。

木罕猛地伸出手,要关上那道密码门。枪声响起,一只血淋淋的手被打落在地,木罕惨叫着蜷缩在地上,凶狠的目光中终于有了恐惧。龙卫收枪,慢慢走到他的面前,楼外已经逐渐寂静下来,杨胜报告:清场完毕!

“木罕,假如你这个混蛋真的还有灵魂的话,就派你自己的灵魂去告诉阿姆格,跟中国人民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这话有些老生常谈了,可我暂时想不出什么新鲜的来……”

枪声再次响起,木罕硕大的头颅变成一个破碎的血团。

“青兽,建立防御,保持警戒!”龙卫发布完命令,和雷锐一起走进那道厚厚的密门。

狭长阴暗的地道绵延几百米,传来发电机的嗡嗡声,龙卫和雷锐快步走了足足两分钟,面前出现又出现一道铁门,炸开那道门,恐怖分子的发射控制室赫然在目,几台并联的电脑已经启动,密密麻麻的控制按钮闪着各色的光。龙卫看了看表,晚上十点二十分。

“我的天啊!是中程巡航导弹!”雷锐看到电脑上显示的数据和标注的导弹攻击点,忍不住地惊呼——那是位于数百公里外的我国一座核工业重镇,导弹袭击的目标正是那重镇的核心区域,一个核电站的主控反应堆组,真要是炸下去,不仅仅会有上万人的伤亡,泄露的核燃料更会让周边数百公里范围内遭受严重的核污染。

“木罕!木罕!我是阿姆格!我是阿姆格!听到回答!听到回答!”控制室里忽然响起一阵呼叫声,是阿姆格,他要确定一下基地发射的准备情况。

龙卫启动接听按钮:“阿姆格,看来你要再次穿上西装,向你的支持者们好好解释一下那枚导弹为什么没能发射出去了!”

“你……你是谁?”阿姆格惊慌地停顿了几秒,发疯似的吼。

“你猜?”龙卫冷笑着关闭通话装置,扭头命令雷锐:“关闭发射装置,通报总部,确定是一枚中程常规导弹,解除核武器预警,可以派导弹专家过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