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2.html


按照当初龙卫和血狼大队张成大队长的约定,这次的对抗原本是小规模的实战演练,女娲这边由龙卫作为“指挥官”,其余28名女兵作为参战队组成红方。而血狼大队同样派出杨诚作为指挥官,再挑选一个20人组成的特战小队,作为蓝方。双方设定一个小型的作战区域进行对抗,胜利的要素是直到一方人员全部“阵亡”为止。

但是到了对抗演练即将举行的时候,马全林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他要加强蓝军的力量!你没有听错,的确是蓝军!马全林的方案是:原定的十平方公里范围的作战区域扩大到五十平方公里,蓝军方面除了杨诚带领的20人作战小队,还要加上从某野战部队增派来的一个约200人的加强连!加强连配备全部重火器,作为外围警戒部队,负责“保卫”杨诚的指挥部。而双方判定胜利的标准也更改为:消灭对方全部作战人员或击毙、俘虏对方指挥官。

按道理说,蓝军实力得到了加强,叫委屈的应该是红军,可方案计划一下达,意见最大的居然是杨诚!用杨诚的话说:这游戏真没办法玩儿了!要是原来的方案下,他和龙卫同为指挥官,都不能直接参战,剩下的就是他那20个兄弟跟女兵们来一场对抗而已,充其量是“陪兄妹部队玩儿玩儿”、“教教她们怎么打仗”。就是这么个事儿,没有别的结果,难道他的20个兄弟还打不过一群刚刚接受半年多系统训练的女兵?要真是那样,他杨诚就算彻底服了龙卫了!

在原来的血狼大队,杨诚“不服”龙卫是出了名的。

俩人同时来自于某边防部队的侦察连,是一个班的战友,在原部队的时候,这俩人就标着干,关系归关系,兄弟归兄弟,但是你做500个俯卧撑,我就必须得做得比你多,我就算做501个,也算是比你强。你5公里跑12分钟以内,我就必须比你快,哪怕快半步也是胜利。后来,俩人又一起被选拔进血狼大队,又分在一个班,这就更能比了,俩人干什么都比,体能要比,射击要比,实战对抗要比,甚至执行任务时也要比。比来比去的,俩人都成了“狼王”,率领小组参加战斗的战功也不相上下,一直到俩人都做了区队长、中队长,还一直在比,每次队内对抗,一中队跟二中队就跟皇马和巴萨似的,每次对抗都整的跟同城德比战一样的激烈。渐渐的,杨诚就发现自己落后了,龙卫在之后的几年内多次率领一中队和自己的作战小组打了几个漂亮仗,杨诚呢?天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盼着哪天会有任务。和平年代哪儿能天天打仗啊?杨诚跟龙卫的“差距”就有点儿拉大了。

后来,龙卫奉命调出血狼大队去组建女娲大队,关于这件事儿,杨诚的意见比龙卫还大。甚至亲自去找大队长张成去发牢骚:“我跟龙卫这小子还没分胜负呢,咋就把他给调走了?”结果张大队一句话把他闷了回来:“怎么着?要不我跟上级申请申请,再给你也要个任务,组建一个观音菩萨部队?”

杨诚窝火啊!龙卫一走,他真就成了“独孤求败”了。他天天盼着龙卫哪天调回来,后来听说龙卫不回来了,当上了女娲大队的大队长,这才没了办法。上次任务的时候,杨诚又高兴了半天,带着兄弟们进入丛林的时候,也没忘好好揶揄一下龙卫。最后的结果呢?他率队把丛林里的恐怖分子全歼,人家龙卫也没有一直观摩,在格兰县城打了个漂亮的解救人质战。一般来讲,解救人质的功劳比歼灭战难度要大得多。同样的战功,杨诚就觉得自己又输了。

龙卫来血狼大队联系这次实战对抗的时候,杨诚是主动跟着他到大队长那里请求带队跟女娲对抗的。大队长批准以后,杨诚拉着龙卫,哥俩好好喝了一顿,期间杨诚还特意跟龙卫说:老狼啊,这次兄弟也很郁闷啊,兄弟带着20只虎,你带着28只小绵羊,不对等啊,兄弟赢是赢定了,胜之不武啊!当时龙卫没说话,举起多半瓶白酒就干了:看谁先趴下!结果还是杨诚先趴下了,醒来后听说龙卫连扶都没用扶,自己走着上了车。这小子骂骂咧咧老半天,回去就跟兄弟们开会:对抗那天,都给我记住,赢是要赢,但是一定要亲自“活捉“龙卫!

现在的情况是,自己20个人,还外带一个加强连。人家龙卫还是那28个女兵。这事儿就更不对等了。

女娲大队的“战前动员”大会上,当龙卫把重新更改后的对抗方案向大家宣布时,女兵们也觉得不可思议,都有些信心不足。五十平方公里的区域看着挺大的,可是想想看,要是在这片区域里多了200个训练有素的野战部队战士,两辆装甲步战车,六辆装备88式车载通用机枪的突击车,还有数目不详的QBB95轻机枪,这事情就不好办了!跟不要说,这只是人家的外围警戒部队,后面还有20个训练有素的职业特种兵呢!

看女兵们都低着头,龙卫反而笑了:“怎么,都没信心了?”

女兵们没人吱声,龙卫又把目光投向沈萌,沈萌倒是没有低头,大眼睛雪亮地看着后面电子大屏幕上的作战区域地图。

“沈萌,你是区队长,你说说看。”龙卫指着大屏幕说,“估计一下蓝军可能的战术部署。”

沈萌站起身来,仔细思考了几秒钟,拿起激光笔指着地图说:“大队长,我看了一下,这片区域东西长3公里,南北长大约16.5公里,是个狭长地带,靠近我方的一部分约5公里的长度,是一片丛林,两侧高,中间是低谷,地形较为复杂,也便于我们的指挥部隐蔽。但是再往南走,出了丛林,就有长达8公里的一片开阔地,开阔地的植被基本上都是荒草和低矮的灌木,只有少量的高大树木但是无法起到任何遮挡作用。开阔地的尽头,横着一条宽度约150米地小河,河对岸再次进入最南部的3.5公里的丛林。从整个地形上看,的确是对我们不利的。我估计,一旦对抗开始,蓝军的特种作战小队就会在常规部队的掩护下,肆无忌惮地进入北部的丛林,对我们的指挥部进行搜索。而那片开阔地,蓝军会利用机械化的优势,先设置几个重火力哨卡,再用步战车和突击车来往巡视,形成移动火力网。最困难得还是那条河,平均宽度仅仅150米,长度也限定在咱们作战区域内的3公里,蓝军很容易在河对岸建立起碉堡式防御带,但就开阔地和小河,我目前还没有想到办法去突破……咱们只有28个人,还有有一部分兵力负责保卫指挥部,能用的人实在不多,要想突破蓝军全长8。5公里的防御带,进入到南部丛林里剿灭蓝军的指挥部,是很困难的。”

沈萌说着,又用激光笔大致点出敌人可能设置防御阵地和警戒哨卡的位置。女兵们原本就信心不足,经沈萌这么一分析,就更没底了。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龙卫脸上,等着他说话。

“大海,杨胜你们几个,也给我们出出主意,看沈萌说的有没有道理?”龙卫目光转向那四位教官。按照对抗规定,这次只有龙卫作为指挥官参加对抗,他们四人是不能参战的。

尤大海皱着眉头说:“沈萌分析地一点没错。我要是杨诚,也肯定会这么部署兵力,这基本上就是个死局啊,特种部队又不是刀枪不入的敢死队,开阔地上敌人有200人的加强连,全部机械化巡逻配备重火器,咱们别说强攻了,就算人家集中火力挨个儿在3公里的宽度上乱扫一气,也足可以让咱们寸步难行了……”

其他教官也是这个意见,会议陷入僵局。大家实在是不理解总部首长的意图:这次原本就是对抗练习吗,干嘛设定一个让女娲根本无法取胜死局呢?

龙卫等所有人安静下来,又对沈萌说:“沈萌,你认为我这个指挥官,需要多少人保护?你别忘了,按照规定,指挥官不配武器,基本上是个废人。”

沈萌仔细想了想,说:“起码需要一个班,或者……最少要8个人,在指挥部周围设置环形防御体系。”

“那你就只剩下20个人了。”龙卫笑道。

沈萌红着脸,低下头。

龙卫买够了关子,这才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你们就没想想,总部首长看似给咱们设了个死局,实际上是降低了对抗难度?”

“啊??”全场都愣了,增加一个加强连,这叫降低难度?

“就是降低难度嘛!”龙卫大声说:“想想看,要是按照以前的设定,区区的十平方公里,南北不到3.5公里的长度,双方近50人在这里对抗,那就等于在一个蛐蛐罐里放两只蛐蛐,你想不正面对抗都不可能!让咱们这些刚刚系统训练了半年多的女兵去跟血狼那帮小子们正面对抗,别说是你们,我自己都一点儿信心没有!原本我申请和血狼进行这个对抗,就没想过要赢,只是想让大家通过对抗,看到差距,顶多是别输的太难看就行了。但是现在,我很明确地告诉大家,我想赢!”

所有人脸上就只有三个字:怎么赢?

龙卫指着地图说:“刚才沈萌说要派至少8个人保护我这个指挥官的安全,这是非常错误的!要真是这样安排,我这个指挥官不但没有发挥什么作用,还等于替敌人牵制住了咱们自己的8个兵力,成了帮倒忙的了!

特种兵为什么叫特种兵?除了训练有素之外,最重要的是要凭脑子打仗。你们再仔细分析分析这次对抗的游戏规则?”

龙卫顿了顿,说道:“游戏规则里,关于指挥官的职能限定是这么说的:作为双方的指挥官,不配备武器,不能直接参战。你们分析分析?不能直接参战,间接可不可以?我不拿枪,不用刀,就用脑子和嘴加上大腿,可不可以?对抗规则并没有说双方指挥官必须在规定的点上建立指挥部对吧?那好,我跟着你们走,除了指挥全局,我直接指挥你沈萌给我配备的一个作战小组。那我这个指挥官就是活的了,我想去哪儿去哪儿,想打哪儿打哪儿对不对?

你们再分析规则,规则上说了,女娲部队除龙卫作为指挥官参加对抗外,其余教官不能参加对抗。就是说,除了杨胜、雷锐、包春林、尤大海不能参战外,其他人都属参战人员之列。那么,谁说我们是28个人了?你们还落下不少人呢!咱们炊事班有三个人吧?还有,你们怎么把葛政委给忘了?”

“我?”葛艳艳吓了一跳,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

龙卫笑着点点头:“对呀,你呀!”

龙卫用激光笔指着地图上北部几个位置点,大声说:“沈萌分析地没错,杨诚那小子也肯定会这么干!一个加强连守住长8公里宽3公里的区域加上一条河道天堑,绰绰有余。他那20个人,至少要有16个以上组成两个搜索小组,渗透进咱们这边长5公里宽3公里的区域内寻找我这个指挥官。我要是没猜错,这小子一定是要活捉我才过瘾呢!所以,我就在这片丛林峡谷里,按上四个隐蔽帐篷,设置四个假的指挥部,让他们找去吧!每个指挥部里,我什么都不放,就放一个隐蔽摄像头和一个大炸药包!葛政委你带着咱们炊事班的三个同志,盯着监控,分别控制着四个炸药包。等杨诚的蓝军小组到了附近,进入爆炸范围后,啥都不用干,启动引爆按钮就行了。我相信,这四个假指挥部就够他们找半天的了,找着也是白费功夫,能小心点儿不被炸死就不错啦!”

女兵们全都笑了起来,葛艳艳也笑了:“行!这我能干!”

龙卫自己笑了笑,又说:“剩下的我和28个同志,分成4个战斗小组,其中三个小组分别在A、B、C三个区域内活动,你们不用想着怎么突破敌人的开阔地防线,那根本就通不过!蓝军随便一辆突击车上的89重机枪加上一个班的兵力,就可以控制一平方公里的范围,你们这三个小组不用干别的,跟他们打游击就行。游击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教会我们的,优良传统不能丢啊,游击战,运动战再加上麻雀战、地雷战,那个加强连很快就会把全部精力用于对你们的清剿,别跟他们正面接触。记住,敌进我退,进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十六字方针!

沈萌、方小燕、罗宇飞、杨丹、王婷、方娜,你们这个小组跟着我走,作战任务第一肯定是还得保护我的安全,第二呢,咱们是要去活捉他杨诚去!”

“大队长,你的意思是,咱们七个人去突破蓝军的防线?”沈萌惊讶地问。

“对!”龙卫笑道:“确切地说,是咱们六个半人,我只能算半个人,因为我没武器,又不能参战。”

“行!我带着89式,再扛个火箭筒!”方小燕信心十足地喊。

“那是你师父尤大海!你扛着,不把你这丫头累死啊!”龙卫笑,旁边尤大海也笑:“鲁莽!鲁莽!师父不是都跟你说过吗?要粗中有细!张飞能绣花!”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会场气氛出奇地热烈。笑完了,突然想起龙卫话没说完呢,七个人怎么突破一个加强连的防线?

龙卫认真地说:“有时候,咱们要学会避重就轻。我们刚才说了,有三个小组在丛林和开阔地的结合部跟这个加强连打游击。基本上就可以牵制这个连的流动兵力。咱们这个小组的作战重点是如何突破蓝军在开阔地和小河沿线设置的固定防御阵地。硬突肯定是没戏,咱们就想个别的办法——蓝军这个加强连,有两辆装甲步战车!这东西好啊,铁壳儿的,速度快,又有重火力,正适合咱们用!战斗一打响,装甲步战车不适合在丛林结合部运动,它们还会继续留在开阔地上来回巡视。咱想办法搞一辆,开着车去打抓杨诚去?”

“怎么搞啊?没等咱们接近呢就肯定被他们发现了!”方小燕发愁地说。

龙卫笑道:“智取!具体方案到时候我随时告诉大家!”

战前动员大会暨战术讨论会就这样结束了,龙卫命令全体放假半天,“洗洗衣服睡睡觉养足精神”,第二天凌晨3点全体准备战斗。

“毛子,龙卫那边儿有什么动静?”杨诚坐在自己的指挥部椅子上,盯着电子地图问。

那绰号叫“毛子”的中尉笑着说:“我给尤大海那家伙打电话来着,那小子可学聪明了,啥都没说,就跟我说了一句:张飞能绣花,你当老子外号叫棕熊就真跟笨狗熊似的?”

“你本来就犯了战术错误!”杨诚苦笑着说:“你问尤大海他们几个能有用?那几个家伙跟龙卫是穿一条裤子的。你就没问问他们炊事班的老杨?老杨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以前在咱们中队食堂的时候跟我处得挺好,他不还是你河南老乡吗?”

“中队长,咱们至于这么紧张吗?”中尉笑着说:“明天说白了就是一场教学课。哥几个过过瘾得了。还用整战前谍报工作啊?”

“废话!你没看咱面对的是谁?”杨诚严肃地说:“龙卫!才半年多你就把他忘了?这小子我是最了解他了,外号叫狼王,其实丫就是一披着狼皮的狐狸。你觉得这次对抗实力不对等,他也不傻。为什么大队长宣布对抗新规则的时候这小子不动声色的?他肯定是想搞阴谋!咱们可得防着他!以前在血狼,咱们跟一中队对抗的时候,吃亏还少啊!”

中尉这才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我这就打!”

电话很快接通了,不大一会儿,原血狼现在女娲的炊事班长老杨那浓重的河南口音就传了过来:“睡(谁)牙?”

“老杨!俺是张超!”中尉张超也换成了亲切地山西老家方言:“咋样老杨?在女娲混的可不错吧?”

“好着嘞好着嘞!”老杨也亲切地笑:“俺就是想你们这些老乡啊!可想回去看看你们,可是这头儿事儿多,莫时间啊!”

“可不是?俺也一样哩——老杨,你那边……挺忙吧?这回又要跟俺们实战对抗,龙大队长就没让你给女兵们做顿好饭?”

“做了做了!土豆炖野兔肉,可好吃嘞!诶呀这姑娘们啊,都吃地可多嘞……”

杨诚在旁边打手势,张超这才赶紧切入正题:“老杨,俺跟你打听个事儿……龙大队长那边,对这次对抗,是咋安排嘞?就没听女兵们议论?”

那头儿停了两秒,老杨笑着说:“哎呀你看,俺就是个做饭地,部队里议论啥,俺也听不明白,要不,俺直接让龙大队接电话吧?”

没等这边儿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儿就传来龙卫边嚼兔子肉边吼出来的声音:“狗日的谁呀?”

张超赶紧挂了电话,脸儿都白了:“龙卫在旁边儿呢!”

杨诚失望地坐在椅子上,继续看地图:“奶奶地,我就不信这回他龙卫能赢!”


上午八点整,两枚红色信号弹升起来,实战对抗正式开始。

龙卫预想的没错,几分钟的时间内,一架武装直升机就急急地从南部飞来过来(按照规则,武装直升机只负责运送兵力,不得参战),十八名血狼队员快速滑降到地面,迅速分成两个作战小组,鬼魅般消失在北部红军所在的丛林中,比龙卫预想的还多俩人。

紧接着,来自机械化部队的加强连在两辆先进的ZSL-92步兵战车和六辆搭载着88式通用机枪的敞篷突击车带领下沿着长八公里宽三公里的狭长开阔地带来了个火力冲锋。一直推进到接近北部丛林的边缘地带,之后,地面部队快速在整个开阔地带和河道南北两侧建立起了十几个防御工事,每个工事的位置选择都恰到好处,配备了至少一挺QBB95轻机枪和89式重机枪。剩余的100多名野战军战士迅速组成十几个巡逻小组在这些工事间往返、横向巡逻,整个对抗区域立刻被控制起来。

“野战军兄弟们干得不错!”南部丛林里的指挥部里,杨诚得意地拍着野战军某部上尉连长的肩膀说。

能得到号称陆军之王的血狼大队的赞扬,那上尉也十分兴奋:“能跟血狼大队的老大哥一起参战是我们的荣幸啊!杨队放心吧,这么狭长的一片开阔地,对我们没难度!”

“山猫山猫,我是猎豹,我是猎豹,丛林里什么情况?”杨诚拿起步话机,询问潜入北部丛林的小组情况。

“猎豹猎豹!我是山猫,我是山猫!我小组已经到达A区,展开搜索作战,目前尚未发现蓝军指挥部!目前尚未发现蓝军指挥部!”

“山猫山猫!继续搜索!继续搜索!龙卫没那么容易对付!”杨诚关掉话筒,盯着眼前的电子屏幕。

“猎豹猎豹!黑鹰呼叫!黑鹰呼叫!我小组在B区发现红军指挥部!准确位置是……,请指示,请指示!”

“恩?”杨诚一下子精神了,有这么快?“黑鹰!我是猎豹!我是猎豹!你确定那就是红军指挥部吗?”

“电台信号很强,但是红军周边没有警戒部队!”黑鹰报告说。

杨诚想了想,赶紧命令:“黑鹰!黑鹰!派两个人突进去!其余人员保持警戒!”

“黑鹰明白!”黑鹰关掉步话机,用手势指着前方一片密林处的迷彩色帐篷,命令两名队员从两侧突击进去。两名队员会意,快速从两侧穿插,逐渐接近那帐篷。小组所有人都紧张起来,难道真的是巧合?自己的小组无意中闯进红军指挥部所在地了?

“轰!”一声巨响带着一股白烟,两名队员头盔上的激光接收装置同时被启动,背包上冒出一股白色浓烟,意思是:炸药包被引爆,他俩“阵亡”了!

“猎豹!猎豹!黑鹰呼叫!黑鹰呼叫!我们刚才发现的红军指挥部是假的!有炸药引爆,两名队员牺牲,完毕!”

“狗日的!”杨诚真的有点儿悔恨难当,这么简单地一个伎俩,自己居然就上了当!

“炸了一个啦!”灌木丛里,一个“草球”发出兴奋的声音,龙卫披着厚厚的伪装服,发布命令:“01!02!03!我是狼王,我是狼王!行动开始!行动开始!”

刹那间,枪声几乎同时从几个区域响了起来,女娲的小组同时从丛林里向边缘地带的加强连部队发起一阵猛攻,巡逻到这里的几个野战军小组措手不及,“牺牲”了八九名战士。刚要组织反击,枪声几乎同时停了,女娲的女兵们没了踪影。

“猎豹!猎豹!我是山猫!我是山猫!刚才我们与红军的小组遭遇,击毙一人,完毕!”

“其她的呢?”杨诚问。

“她们几乎不跟我们正面接触,打了就跑!我小组还在搜索中!我小组还在搜索中!完毕!“

与之同时,黑鹰也报告了同样的信息:一个女娲的小组跟他们遭遇,双方各损失一人。

“杨队长,要不要我派一个排跟进去?”中尉连长问。

“不用!”杨诚板着脸说:“张连长,红军这是在跟我们打游击战呢!你命令你的人就在对方丛林边缘一线建立一个流动防线。步战车巡回警戒,各防御点加强火力戒备,不用进丛林,我不管她们打什么游击,只要她们突破不了开阔地和小河,他龙卫就只有被我活捉的份儿!我上了他一当了,损失了两个人,但剩下的人对付她们二十几个女兵绰绰有余!”

丛林里开始了一场紧张地捉迷藏游戏,三个小组的女兵在丛林里到处穿插,不断与搜索部队接触,又时不时地跑到丛林结合部去跟野战军的部队打两分钟,一时间,战斗的重点全部向北移。

龙卫带着的沈萌小组一枪没放,即使有一次他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黑鹰小组的6个人就在山坡下面穿了过去,也还是一枪没放。打游击是另外三个小组的事,跟他们没关系。这个小组除了沈萌配备一把狙击步枪,其他人全都配备的微轻武器,冲锋枪和手枪,连背囊都没有,目的就在于尽可能地减少负重,全都披上厚厚的伪装,找机会就猛跑几步,再隐蔽起来,再前进,一直蹭到丛林边上。

“01!01!你小组迅速到达F区,对蓝军发起突然攻击!”“02!02!你小组迅速到达G区,对蓝军巡逻部队发起猛攻!”“03!03!你小组迅速到达C、D区结合部,那里有蓝军两个班,牵制住他们,先打突击车!”

龙卫带着人到达了丛林边缘靠东面的一片灌木丛后面,紧急发布了作战命令。

“猎豹!猎豹!我是黑鹰!我是黑鹰!我小组再次发现疑似红军指挥部!我小组再次发现疑似红军指挥部!”步话机里,黑鹰极低的报告声还是清晰地传到杨诚耳朵里。

“又发现一个?”杨诚这次不敢大意了,紧急命令:“黑鹰!黑鹰!我是猎豹!你别急,仔细确定好!千万别再上当!”

几秒钟之后,黑鹰那里传来令人振奋的好消息:“猎豹!猎豹!我已经确认了,没错!红军指挥官还在里面发布命令呢!”

“真的是龙卫的声音?”这次杨诚也兴奋了,一下子把嘴凑到步话机话筒上。

“各小组注意侧翼!各小组注意侧翼!按照预定路线突击!按照预定路线突击!”步话机里,透过黑鹰的话筒,杨诚居然清晰地听到了龙卫那熟悉的声音!伴随着他发布命令的声音,之后还传来喝水和用力放水壶的声音!可见黑鹰的小组已经距离这个指挥部很近了,可见红军指挥部真的没有安排任何警戒部队,很正常嘛!龙卫向来爱玩儿险棋,他手下就那28个女兵,留一个就少一个战斗力量!

“战斗结束啦!”杨诚兴高采烈地笑了起来,紧急命令:“黑鹰!黑鹰!冲进去!请龙队过来喝酒!”

“黑鹰明白!”

这次,黑鹰干脆连步话机也没关,杨诚亲耳听着一阵脚步声之后,黑鹰发出怒吼:“不许动!举起……”

举起什么来,黑鹰没来得及说。杨诚故意调大音量的步话机发出很刺耳地轰地一声。

“黑鹰!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杨诚大声喊。

迟疑了一下,黑鹰垂头丧气地说:“中队长,按照规则,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那你他妈的就托梦给我!”杨诚气呼呼地吼。

又迟疑了几秒,黑鹰说:“您一定会梦见我们全组阵亡,红军指挥部的办公桌上,放着龙卫那个王八蛋提前录好的遥控控制开关的录音机,飞利浦牌儿的,声音真他妈好跟真人说话似的……”

“杨队长,怎么办?”张连长也挂不住了,问杨诚,“刚才接到报告,女娲部队至少从三个点向我设置在丛林沿线的人发起了突然攻击,现在我的机动力量全堵上去了,她们火力很猛啊!我伤亡不小。”

“堵住她们!”杨诚气呼呼地说:“坚决不能让她们冲出丛林!实在不行,步战车也上去,用重武器火力压制!”

“好!”张连长点点头,发布命令。

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了,龙卫悄悄探出头,看到一辆步战车开了过来。这是他早计划好的,这两辆步战车一辆南北巡视,已经离开前沿了,另一辆东西巡视,自己的三个小组突然在东面发动猛攻,他就等在西面,步战车也刚好开到西面,接到命令紧急往东走,这就是机会来了!

“方小燕,看你的了!”龙卫小声命令。

“大队长,这……这能行吗?”方小燕低低地说。

“怎么?怕丢人?”龙卫激她。

“我才不怕呢!”方小燕猛的从伪装里跳出来,迎着开过来的步战车就冲了过去,站在距离步战车100多米远的地方立定。

步战车里有三个机组人员和六名野战军战士,正开得起劲呢,忽然就发现灌木丛里跑出来个女兵,也没拿枪,直愣愣地站在对面,步战车赶紧停了下来。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方小燕开始表演:先是记忆中的第六套广播体操,然后是东北大秧歌,接着是蹩脚的现代舞……

一车的男兵,全都傻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节目。说实话这要是真在战场上,大家心里绷着那根铉,可能还会加强一下警惕,但是现在毕竟只是一次实战对抗演习。

“排长,咋回事?”驾驶舱里,驾驶员问旁边的车长。

排长观察了一会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方小燕已经跳到健美操阶段了,在步战车前面又蹦又跳。

“下车看看去!”排长命令后面的战士。

步战车后舱门打开,跳下来七个荷枪实弹的战士,一个班长奓着胆子问:“这位……同志,你咋了?”

“1234,2234,3234……”方小燕也不看他,嘴里喊着节奏:“左三圈右三圈……”

“疯了!”班长终于得出结论,对战士们说:“看见了吧?平时你们还他妈总抱怨我对你们要求太严,你看看特种部队咋样?训练压力太大了!这女兵,肯定是精神失常了。”

“排长,咋整?”驾驶舱里,副驾也问:“跟指挥部汇报情况吧,咱不能老看着啊!”

方小燕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噗通一声仰面栽倒在地!

“完了!晕倒了!”七个兵全都冲了上去,还没等到近前,方小燕忽然喊;“别碰我啊!离我远点儿!立正!立正!严肃点儿!”

七个兵又都站住了,那班长皱着眉头问:“我说……你是那个女娲部队的吧?你怎么了?”

方小燕依然卧倒在地上,看着七个愣在面前的兵,嘿嘿地笑:“我没怎么,一般在面对92式步战车的ZPT90式25毫米机关炮近距离射击时,采用我目前这个低姿卧倒的姿势比较安全一点儿……”

“咚咚咚咚……”身后,装甲步战车90式25毫米机关炮突然开火了,虽然是空包弹没有弹头射出,那恐怖的声音依然把站在前面的七个兵耳膜震得生疼,每个人后背上的激光接受装置自动启动,冒起白烟,意味着“阵亡”。

在所有人都关注着方小燕的时候,龙卫已经带着人从后舱门钻了进去,并通过连接载员室和驾驶室的通道进入驾驶舱,沈萌“击毙”了驾驶员,俘虏了车长,战斗室内的炮手也同时被王婷她们几个“击毙”,并开动机关炮,灭了车前的七个兵。

“咋样?我跳得还行哈?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来着?等有机会我们组建个慰问团,去你们部队慰问去。”方小燕大摇大摆地从地上起来,一边拍着尘土一边对那几个身后冒着白烟哭丧着脸地战士说。

“你这是干啥呀?”那班长真快哭了。

“死人废什么话呀?”方小燕眼睛一瞪,快速地绕过他们,上了步战车,替下王婷,自己站到炮塔上,把“击毙”的炮长头盔扣在自己脑袋上,欣喜地看着那门90式25毫米机关炮,“这东西才过瘾!”

驾驶舱里,龙卫笑嘻嘻地看着那位“被俘”的车长:“合作不?不合作我就让人击毙你。”

“首长,你……你是红军指挥官?”车长看着龙卫肩膀上的少校军衔,简报里说对手全是女兵,就一个指挥官是男的。

“恩,是我。”龙卫着急地说:“赶紧表态!合作不合作?”

“当然不合作!”车长大义凛然地说:“你们这是用诡计!我们是好心,真以为那女兵疯了呢!”

“废话!你见过几个老实巴交打仗的?”龙卫一挤他,把通讯设备扯下来,“下车!”

车长不情愿地下了车,垂头丧气地走到几个“尸体”旁边,方小燕扣动扳机。

沈萌冷静地操作驾驶装置,步战车猛的向后一蹿,接着一个大回旋,朝着相反的方向扬长而去。

“排长,这东西她们也会使?”炮手也走过来。

车长望着远去的步战车,不无遗憾地说:“大意了……人家就是冲咱的车来的,还能不会使吗?让一帮女兵缴了车,咱这回丢大人了……”

“不对呀!01号车怎么往回走呢?”指挥部里,张连长看着电子显示屏上标志着步战车的红点像自己这边移动,有些纳闷,赶紧接通通话器:“01!01!我是指挥部!我是指挥部!报告你的情况!报告你的情况!”

等了几秒钟,步战车方面没有任何回应,依旧高速向南行驶,沿途的防御工事里看到自己的步战车又开了回来,也根本没有任何警惕(原本的安排就是步战车南北巡回警戒),也没人注意戴着大头盔的方小燕。步战车高速冲刺,已经快到了小河岸边了!

“杨队长,01号步战车有问题!”张连长紧急告知身旁还在专心致志指挥特战小组在北部丛林里搜索龙卫指挥部的山猫小组。

“恩?”杨诚吓了一跳,赶紧看电子屏,“怎么回事?不是命令01到北部丛林结合部火力支援了吗?”

“联系不上啊!没有回应!”张连长着急地说。

杨诚不大相信地看着张连长:“老张,你……你的步战车不会让女娲给缴获了吧?”

“怎么可能?”张连长涨红了脸说:“我车里有七个突击手,炮塔上也有人,她们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难道还能变苍蝇飞进去?”

杨诚皱着眉头盯着电子屏,忽然大吼:“不对!不对!马上命令河岸部队,截住01!”

装甲步战车高速开到小河岸边,正中间有一座浮桥,浮桥两侧分别安置着一个环形机枪工事,对岸还有两个重机枪工事,工事里的人接到紧急命令后也还是束手无策:怎么拦截?用机枪打装甲车?加强连用于反装甲的设备除了反坦克火箭筒就是装甲步战车上装载的90式25毫米机关炮列装的80发脱壳穿甲弹。火箭筒不在这次对抗设定的使用范围,根本就没带,脱壳穿甲弹可是在对方车上装着!再说,也全是空包弹——总不能真毁了自己的步战车吧?

他们很快也不用再担心这个问题了,因为现在方小燕已经开始主动攻击,25毫米机关炮转换了弹药,改为使用弹仓里的120发榴弹, 7.62毫米并列机枪也喷出了火舌,顷刻间整个小河两岸的防御工事全部“土崩瓦解”,两岸的防御工事在自己的重武器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全部“阵亡”。92式装甲步兵车大摇大摆地冲过了河道防线,直接奔着对岸的丛林扎了进去!接着,沈萌将驾驶位交给罗宇飞,方小燕留在炮手位,龙卫继续留在车里,步战车旋转炮塔360度,对着反方向形成阻击堡垒。沈萌自己带着四个人冲下步战车,直接奔着丛林里杨诚的指挥部而去!

目前的形势是:除了沿途设置的防御工事,加强连所有的机动力量全都集中在十几公里外的北部丛林边缘地带,跟那里坚持“打游击”的女娲部队三个作战小组打得不可开交,想往回返也来不及了。杨诚的黑鹰小组全部阵亡,剩下山猫小组依然在丛林里搜索着龙卫的指挥部——期间又找到两个,好在有了前车之鉴,没有再造成“伤亡”,但也已经回不来了。四辆突击车和另外一辆装甲步战车接到命令疯了似的往回跑,小河沿线几百米的宽度全被女娲缴获的步战车上四具烟幕弹发射器发射的76毫米烟幕弹形成的烟幕遮挡,浮桥也被“炸毁”,两方隔着河打了起来,女娲部队的步战车驾驶技术和机动技巧比加强连这边要高明地多,龙卫指挥着步战车东游西转地跟对岸捉迷藏,对岸的蓝军一时间根本就过不来。

杨诚指挥部除了他自己和张连长之外,就留了两个兄弟担任警戒任务——还幸亏留了两个!否则现在他俩就真成了光杆儿老帅了。但留下的两个血狼队员也没能坚持多久,沈萌并不傻,她把四个人分成两拨儿从不同地方向向指挥部发动攻击,自己拿着狙击步枪随时警戒。最终的对抗结果是,女娲这边“牺牲”了两个人,两名血狼队员一个被沈萌的88狙击步“击毙”,另一个跟王婷“同归于尽”。

指挥部里,杨诚和张连长面对荷枪实弹冲进来的沈萌,十分尴尬地愣了十几秒。

杨诚颓丧地坐在椅子上,顺手叼起一根烟点上,又扔给张连长一颗,随手想让一下沈萌,手一抬出去,自己先笑了——女兵抽什么烟?

沈萌倒是不客气,伸手就把那半包软中华接了过来,冲杨诚一笑,说:“我们大队长说了,进了您的指挥部,要是有烟一定得留下,他早上出来忘带了,要是有啤酒也留下……您这里有啤酒吗?”

“这小子!告诉他,一会儿回去我请客!”杨诚苦笑着说。

“什么?女娲大队活捉了杨诚?哈哈!”电话里,马全林难以置信地听完血狼大队长张成的汇报,笑得满脸褶子发颤。

“这事我也不信来着!”张成板着脸在电话里说:“老队长,龙卫什么时候给我调回来呀?”

“调回来?”马全林笑道:“人家现在也是大队长,跟你平级,你把他调回来?怎么?你想去女娲?”

“得了得了!别跟我提女娲了!我现在一见女兵浑身不得劲儿!”张成气鼓鼓地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妈的一个小时不到,蓝剑、黑虎、刀锋那几个王八蛋轮着打电话损我,这回我人丢大了!”

“告诉他们,谁也别急!”马全林开心地笑:“女娲再练上半年,挨个找他们挑战去!”

“嘿!老队长,听听您这语气,嫣然是女娲部队代言人啊!龙卫那小子给您什么好处了您这么向着他?”张成“酸溜溜”地说。

马全林倒是不笑了,认真地说:“龙卫这小子,向我兑现了一个承诺。

血狼大队的餐厅里,一大帮子战友们围着并起来的桌子,跟龙卫喝的一塌糊涂的,龙卫抄起一瓶啤酒,拇指抵在瓶盖上,嘭地打开,高举起酒瓶:“兄弟们!兄弟们!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我今儿真不能多喝了,演习结束了,我还得回去做总结呢。”

“怎么?你小子去了女子部队了,连酒量都减了?”挨着的杨诚喝得满脸通红,扯着龙卫的胳膊喊:“你还总结个屁呀!该总结的是我!龙卫……龙卫!你小子真就是老子的克星。我从侦查连的时候就跟你飚着干,他妈的飚了十来年了,今儿我可是又输了!不光……输了,还输得彻底彻底的……几个大姑娘就把人家步战车给缴了……龙卫你他妈真够损的啊,你派个兵在人家车前面儿跳健美操,亏你小子想得出来!”

餐厅里哄堂大笑,龙卫连忙谦虚地说:“跳得不好!跳得不好!回去还得练!这怎么行呢?我原计划是十秒钟拿下,结果足足用了半分钟啊……”

“你就贫吧你!”杨诚撇着嘴说:“就那个谁……那个张连长,哭了!真哭了!眼泪鼻涕稀里哗啦的!人家在野战部队带兵也十来年了,你小子那段儿健美操彻底把人家自尊心给打到太平洋海沟里去了!张连长说了,回去就递转业报告,不转业也不行,这事儿给谁谁也挂不住啊……”

“有这事儿?”龙卫吃了一惊,“那我得赶紧给这个张连长打个电话,演习而已,别真转业啊!真把人给弄走了,我就罪过大了!老豹子你赶紧给我电话号码!”

“人走回去了,你打啥电话呀?”杨诚举起一瓶酒,“你把这酒喝了,算是我替他接受你道歉了——别他妈的老豹子老豹子的叫,猎豹就是猎豹,要不你叫我杨诚,听着跟他妈的老鸨子似的……你龙卫现在可真是老鸨子啦,哈哈……”

“放你妈的屁!”龙卫一下子怒了,直接把杨诚的酒砸在地上,哗啦一下,酒水四溅,瓶子砸了个粉碎,龙卫指着杨诚鼻子说:“杨诚我告诉你,喝酒归喝酒,扯淡归扯淡,别他妈的胡说八道!你小子要是觉得不服气咱们就再干一场!要不现在咱俩出去单挑去!”

杨诚没想到龙卫这么大反应,立刻也意识到自己话过分了,一脸的尴尬,场面有些凝重了。

“老狼,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弟兄,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杨诚又说到说不到的,你别在意。”现任的一中队长说。

“没他妈这么说话的!”龙卫怒气冲冲地说:“咱们兄弟互相损惯了,说什么都无所谓,敢侮辱老子的兵,门儿都没有!”

“行了老狼,这小子喝多了!”旁边三中队长拽着龙卫,“你们是多少年的老战友了,他这张嘴你还不知道?算了算了,豹子,道歉!”

杨诚嚯地站了起来,抄起一瓶酒一口干了下去,瞪着红红的眼睛对龙卫说:“老狼,我跟你道歉!我他妈的刚才胡说八道了!老狼,跟你说实话吧,我杨诚跟你飚了这么多年,这次我真的是服了!我说的这个服字,不是单单就指这回对抗,我是真真正正的服了你龙卫这个人!说心里话,你刚被调走的时候,大家伙儿议论纷纷的,都觉着你龙卫是个大傻子。你在血狼是狼王,是一中队中队长,战功赫赫,不是我酒后瞎说,铁打营盘流水的兵,咱们血狼从成立到现在换了几届大队长了,你要是还在,这血狼大队大队长的位置早晚是你的——你们别拦着我!我说的是实话!就是杨大队自己在这儿,你让他自己说,哪天他高升了或者调走了的时候,你让他自己选接班儿的他选谁?百分百还是你龙卫!你小子稀里糊涂地就去组建什么女娲大队了,女子特种部队,咱不是没听说过,这几年各军区这个女子部队那个女子部队的还少吗?最后还不都是搞搞演习表演做作花瓶的?你说,你不傻谁傻?

可是今天,我亲眼看见了,也信了,你组建的这支部队,还真就不是花瓶!我不提你小子用什么诡计炸我的搜索小组缴获步战车,我就说这些女兵们在对抗场上展现出来的实力,二十来个人在丛林里跟我两个特战小组外加半个连的野战军部队打游击战,我阵亡五个,加强连阵亡三十七个!愣是牵制着我们一个小时没动地方!还有你最后那个小组,五个女兵对我两个,最后是二比三,我损失俩你损失仨,可我这是精锐,你那是只训练了半年多的新兵蛋子!龙卫,我能不服吗?”

场面异常安静下来,杨诚有些动容,龙卫上去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原谅了他刚才乱说话。这时候也拿起一瓶啤酒猛灌了下去,空瓶墩在桌子上爆响:“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龙卫是血狼大队出去的人,不管走到哪儿,血狼大队都是我的娘家,你们哥儿几个都是我的亲兄弟。女娲大队成立到现在,人力物力的,全是咱血狼大队支持着,我龙卫要是带不好这些女兵,就是给血狼大队丢人,就是丢咱们兄弟的人,这人我龙卫丢不起!

我知道,我去女娲之后,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我傻的,也有说我聪明的,说女娲不用打仗啊,做个样子给首长们看看,照样名利两全,不比去战场玩儿命强?扯他妈蛋!现在我龙卫就可以告诉这些人了:我的部队,是能打仗的,早晚也是要走上战场的!男兵女兵都是兵,枪拿在手里,谁遇见谁他妈的都得肝儿颤!”

安静地场面像投进了一枚炸弹,所有人齐声为龙卫叫好。杨诚不好意思地看着龙卫,龙卫瞪了他一眼,笑着给了他一拳,哥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怎么?我听说你又跟杨诚那小子对上了?”告别的时候,龙卫站在大队长张成的办公室,旁边坐着大队政委苗克林,张成笑着问,“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和谐一点儿?明明都英雄相惜的好兄弟,怎么嘴上就不让人呢?”

“这事儿怪杨诚!我听说了。”苗克林笑着摆摆手,“不提了不提了——龙卫,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龙卫笑了笑,说:“我打算跟老队长请示请示呢。他这一年内不安排作战任务这决定,能不能改改?”

“你着急了?”张成说:“龙卫我可告诉你,你小子千万别觉着今天赢了你的老部队,就心高气傲的了,你那叫智取。可真到了战场上,光智取不行,还得有真强地战斗力。你的部队毕竟刚刚组建,就那么二十多个人,系统训练没多长时间,总部首长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提这个要求的。”

“我知道。”龙卫点点头说,“可是我总觉得刚在训练场上,总是不如在战场上亲身体验来的更快。大队长,我来找您和政委,一是告别,另外也是琢磨这个事儿呢,我想,能不能跟上级首长请示一下,以后血狼有什么作战任务,也让我们跟着沾沾光,别观摩了,哪怕血狼主攻,我们副攻也行。

“明白了!”张成笑着冲苗克林说:“这小子是找顺风车来了!”

三个人一起哈哈笑了起来,笑完,张成思索了一番,这时候认真地说:“这样吧,你跟总部申请一下,我这边儿也帮你吹吹风。除了特A级作战任务之外,普通的任务咱们可以考虑一起上——不过你小子可得绷紧弦,别等一到战场上你成了主攻,让我们给你观敌瞭阵去。你那女娲大队威风归威风,还请不起我们这样的预备队呢!”

“是!谢谢大队长!谢谢政委!”龙卫兴高采烈地敬了个礼,“那我可真回去了?”

“不管饭!”张成笑着摆摆手。

看着龙卫走了,张成点起烟,对政委苗克林说:“老苗你说这算什么?咱们辛辛苦苦培养的接班人,让总部捡了现成的了!”

苗克林苦笑:“贤者可得,大贤者必失。这就叫报应。当初咱们把他从某部侦察连调过来的时候,人家那团长不也吹胡子瞪眼的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