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将三国 立足青州 第三章 问君能有几多愁

gbggood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8.html


经过讨伐黄巾后的龚保光颓废了很多,不知何时他竟有种征服天下的愿望,也许是由生具来吧。“当兵还不如做匪,我们当匪的还不会赶尽杀绝,也不会去抢什么都没有的穷人,可是那些当兵的?我的很多兄弟就是被他们害的家破人亡,如果说我们是贼——不,我们不是,我们只是一些苦人儿,他们才是贼,还是最大的贼!”

管亥的这句话在龚保光脑海里浮现很久了,汉人自己内斗,元气大伤而异族乘机崛起以至于五胡乱华的出现,管亥的话点醒了他,靠孔融没用,只有自己才能结束乱世,一统中华,他的心被这个想法占据,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五胡乱华,鸦片战争,不他不允许这些再次出现。前世的他是一个愤青,他痛恨列强,希望靠自己的力量,让中华崛起,这世,他定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龚保光很压抑,是的太压抑了,快半年了,他一直这个样,这半年内什么都没干,每天凝视远方,他太需要一座城池来作为自己的根据地,用来一统中华,结束乱世。龚保光深深的沉思,虽然知道这也许很难,但他需要努力,他不能给任何人讲起,他只有自己默默的承受所以他很累,很孤独。

今天的龚保光好像兴致大发,找来罗松涛在城头上喝酒,算是诉苦吧。差不多半个时辰了,“天和,来再来喝一杯。”已经烂醉的龚保光又端起酒杯同罗松涛喝酒。“不能再喝了,守亮,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但你已经醉了,不要喝了。”罗松涛夺过了龚保光手中的酒杯。龚保光大笑:“我醉了,哈哈哈哈哈,世人皆醉我独醒,世人皆浊我独清。”在城墙的龚保光看着城外的景。突然想到一片焦土,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何时出现的他一无所知,这也许就是截吧。

城上夕阳已残,远山已渐朦胧。眼前万千美景,龚保光独坐城头,手持酒杯。谁会理解他的孤单?

城头上,龚保光临风而立。宽大的衣袍猎猎作响,翻飞不息,一如那远去不可寻的沧桑过往。极目天际,远山外,黯然已是——残阳如血。那缓缓涌动的暮色,正裹纳吞吐着多少成王败寇的悲怆。而在龚保光身边,乱世的风正肆意的凌厉着,呼啸过他的鬓角,呼啸过他的指尖,呼啸过已不堪满目的苍夷大地。

龚保光的眉间,一点一滴的,凝固了多少难言的孤寂。

没有人知道,这乱世中的征逐,最终将止于何人之手——

而那遥远的地方,却正是龚保光所要冲向不可知的命运……

闭上眼,睁开眼。羌笛吹不尽的幽怨任长风撩拨,在耳畔泫然蔓延。遥遥地,孤雁一行,断断续续地掠过残阳,一只,又一只,全部投进了西天尽头的那一抹苍茫。日落了。蓦然回首,心房里,有种东西被一点点抽空,汹涌的疼痛将我彻底湮没。窒息。刹那暮鸟惊飞,交织成无数彷徨的眼眸。

落日城头,断鸿声里,掩饰不住的,是寂寞。风云跌宕的如梦岁月在指尖婆娑而过——青峰一闪即逝,那段回忆却随着笛中的杀伐之音奔腾而来,如同金戈铁马。转瞬间,二十年的岁月似乎都低回徘徊成寥落的绝响,回荡在空旷中。环顾四周,这个夜晚,太粘稠,太温柔。

轻轻地,从身边佩剑,或者说,释放一个精魂。剑身长近三尺,宽可两尺,泠泠如一泓秋水,在我袍底徜徉不定地激荡着倏忽的剑影。只瞬间,剑冢内剑气纵横,四周悬挂的名剑都在不住地颤抖。

龚保光心也在颤抖:从今天起,我的目标就是一统中华,不会允许五胡乱华再次出现,而罗松涛必是我的猛将。龚保光收起剑,转过身对罗松涛说:“天和,与我共同统一中华吧,结束这乱世。”“守亮,你变了,那次讨贼后,你就变了。”“是的,我变了,20年了,来到这三国20年了,管亥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我才意识到这个乱世的危害靠孔融是不可能一统乱世的,他没有这个野心,纵观50年,也只有我能阻止的乱世,只有我才能止住数千年后侵略者的步伐,天和同我一起结束这乱世吧。”龚保光越说越激动,罗松涛呆了从没有见他如此疯狂,既然如此,那就豁出去了。“既然如此,守亮我愿意同你一起共同战斗,统一中华。”“好兄弟,让我们一起干一番事业吧!”龚保光暗想。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龚保光舞起了自己的神枪,“既如此,乱世如何,你我两兄弟必定是扬名万年,哈哈哈哈……”天色早已漆黑一片,夜晚的北海还保持着繁荣,街上人群来来往往,他们都听到了龚保光于罗松涛的谈话,但他们保持沉默,他们更希望龚保光一统乱世,结束纷争,好好的过日子。

“原以为,他会如此颓唐下去,没想到,他竟然死灰复燃,毫无顾忌地暴露了自己的野心,他是我今生的明主吗!”一位文士,走上城头恰巧听到了龚保光于罗松涛的谈话,心中不禁颤动,陈宫,刚在的文士,现在的他犹豫了,这无非就是自己心中的明主。“我陈宫,难倒真的没有人赏识吗,这必定是我心中的明主。”怀着这样想法的陈宫走上了城头,远处罗松涛与龚保光还在畅饮,两位龚保光的亲兵拦住了他,这是他们的任务。“劳烦差爷通报一声,就说陈宫求见。”“这位先生稍后。”

一位亲卫去通知了龚保光,龚保光神志已经不是很清楚,暗想着陈宫,是哪位陈宫,不过心中似乎有了答案。龚保光随亲卫来到了城头阶梯处。“草民陈宫,愿助将军一臂之力一统中华。”听了陈宫的话,龚保光几许高兴这是个上等的谋士啊!“有公台相助,我定然成功。”没想到是陈宫,龚保光不禁又几许高兴,以后定然飞黄腾达,哈哈哈。龚保光暗道,哈哈天助我也。

安置了陈宫,离了城头,去了军营,那里称正在挑选黄巾士卒入伍北海,挑选是在两天前开始的还是罗松涛他们游说了孔融好久的,龚保光是主审,虽已深夜,但为了自己的大军,龚保光却是无所谓了。夜已深了,龚保光还在孜孜不倦的挑选士卒,为了天下霸业,为了一统中华,这些又算得了什么。一晚上,龚保光选了9000精锐士卒作为自己称霸天下的第一步。夜恐怕已经三更了,回到了住所,细细准备着明天游说太史慈和管亥。

一觉醒来,却已是日上三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心中想着的却是如何收服太史慈与管亥两位绝世名将。

带着几分欣喜,骑着马飞驰至,来到太史慈的住处,见到太史慈已整理好了包裹,怕是要走了,龚保光,走了上去问道:“子义这是要去哪里?”“是守亮啊,我和你……要就此分别了!”“什么?”龚保光已经呆了,本来想好的说辞却是早已抛到脑后。“子义为什么要走啊?”太史慈轻叹一声,满脸苦闷:“唉,我就和你说了吧,我帮孔北海只是因为他一直资助我的母亲,我以为他是可以扶助的人才,但他虽然是个人才,却决不是一个适合做大事的。我对他已经失望了,我想到南方去看一看。扬州刺使刘繇几次写信给我,想让我到他那里去看一看,我也想通了,与其呆在这里,不如远走他方。”龚保光再次被惊到,原以为自己的介入,会改变太史慈去扬州,难道历史改变不了嘛:“子义,我知道你对孔大人有想法,那么和我在一起呢?和我一起追逐各自的理想好吗?我知道,我现在还没有名气,但我真的想和子义一起为了匡服天下的理想而奋斗,你愿意和这个没有实力只有一腔热血的兄弟一起建功立业吗?”龚保光的这段话绝对是真心的,如果只也留不住太史慈的话,那么还不如趁早绝了一统乱世,称霸天下的想法,归隐山林好了,龚保光想。

太史慈似乎没有想到过龚保光本身也会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竟然对这番话不知所措,自己心目中对这个将军还是有很大好感的,但只是一个对朋友对朋友的好感,如果要把他当成主公,自己还没有什么心理准备,虽然自己现在名义上是他的下属,但毕竟自己早就作好了离开的准备。现在……

太史慈面临着比龚保光刚才更大的抉择,他喃喃的问:“守亮,你说的话是真的吗?你真的想去扫除天下吗?”“是!”龚保光坚定的回答。“你不是只为了挽留我。”“不是,我从心里想挽留您,但我心中最大的声音其实是想让我们一起为了梦想而并肩战斗。”最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守亮,就听你的,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以后我太史慈的命就买给你了。”“子义。”

“以后,我也不方便叫你“守亮了”就叫你主公了。”龚保光暗暗点点头,,太史慈确是哈哈大笑,龚保光便在那里说出了他的全部计划,而后便和太史慈去了管亥那里。

穿过几条热闹的街,一座府邸映入眼帘,孔融也不是老古董,还是很高兴管亥转正的,他是北海老大,谁敢不服,谁不服揍谁。

门口站着几个彪形大汉,是管亥的亲卫。“劳烦通报一声,就说龚保光来访。”龚保光对几个门卫拱了拱手。“你就是龚保光!你真的是龚保光?”一个门卫不禁发问。“怎么,难道会有人冒充我这个无名小卒。”龚保光打趣道。龚保光却是不知自从与管亥一战后,他与罗松涛在黄巾军的威望大增,成了北海一地黄巾军的偶像,这几个是管亥的老部下,自然对其很佩服。

那个门卫还想再问,只听到院内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何人在外面喧哗。”声音越来越大,还夹杂着脚步声。正是管亥,走出大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龚保光了。

“不知龚将军驾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管亥对龚保光做了一揖,算是对龚保光的道歉,随后手一摆,“请!”

太史慈龚保光随管亥进了院,来到了大厅,各自坐下。龚保光先是问问管亥最近怎们样,是否适应。管亥也一一作答,龚保光觉得时机到了,便转口一问“不知道邴原(管亥字邴原)可愿与我一起并肩战斗,共创天下霸业”龚保光在问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在思考如果管亥不答应,要如何进行劝说的问题了。

“多谢守亮厚爱,管亥愿意。”出乎龚保光意料的是,管亥居然居然没有经过犹豫就答应了他。其实管亥也不是蠢人,之所以聚集黄巾作乱,无非也是想过点好日子,他可没有张角那般野心,想要称霸天下,再加上管亥也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再加上龚保光刚才的礼待,让管亥对龚保光也是好感大增,因此倒是爽快地答应了。

“我的命是将军给的,焉有不报之理。”管亥呵呵一笑,“我料将军不是池中之物,定能荣登大宝啊!”

“岂敢岂敢,这可是大逆不道啊!”龚保光连声回绝,心里面怎么想的,他人就不得而知了,看看天色也不晚了又道,“时辰也不早了,我和子义也有事要办,就告辞了。”管亥哈哈一笑,送二人离去了。

我已经很满足了,而今我有太史慈与管亥两位大将驰骋沙场,又有陈宫出谋划策,加上王佐之才的罗松涛,天下不归我所有,还会归谁呢。哈哈,9000精兵就是我立足青州的第一步。龚保光翻身上马与太史慈向着自己的府邸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