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在新疆剿匪的罗少伟副师长

军飞 收藏 1 3486
导读:罗少伟是我们十六师副师长,他小时候时,父亲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母亲改嫁,成了孤儿。给地主扛过活,受尽压迫。后来被抓壮丁。在1935年参加起义,加入了抗日军队,1937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部队历任过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等职。1949年,共和国成立,罗少伟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兵团六军第十六师副师长,随王震进疆剿匪,十六师奉命进驻新疆哈密。1950年春天,惯匪乌斯满和国民党军,纠集了一部分民族败类、反动头人、间谍特务等,发动武装叛乱。十六师按照中央指示,向叛匪发起了强大

罗少伟是我们十六师副师长,他小时候时,父亲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母亲改嫁,成了孤儿。给地主扛过活,受尽压迫。后来被抓壮丁。在1935年参加起义,加入了抗日军队,1937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部队历任过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等职。1949年,共和国成立,罗少伟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兵团六军第十六师副师长,随王震进疆剿匪,十六师奉命进驻新疆哈密。1950年春天,惯匪乌斯满和国民党军,纠集了一部分民族败类、反动头人、间谍特务等,发动武装叛乱。十六师按照中央指示,向叛匪发起了强大的攻势。1950年4月1日早晨,罗少伟副师长带领侦查参谋马玉章与译电员、警卫员和吉普车司机准备前往七角井到吐鲁番之间的地方查看地形,前一天晚上,副师长一行住在瞭墩警察局。第二天早晨,侦察连一辆本来应该走在副师长车前面的拉草大卡车陷在了泥潭里,没有按时出发。我当时与侦察参谋马玉章在一起吃早饭,他匆忙地吃了一会儿,他这时问我:“小纪,你说我还吃不吃了?”我对他说:“你还是再吃一碗吧,中午的饭还不知道在哪吃呢。”他说:“不行,我的赶紧吃完,副师长要提前走。”当时我是瞭墩到七角井地区的情报站站长,对这里的情况比较了解,所以对他说:“这一带的土匪活动频繁,应该让拉草的卡车走在师长车前面,防止危险。”马玉章说:“不行,师长的脾气你还不了解,他决定的事情一定要照办。”于是他跟随副师长坐着吉普车提前出发了,我以副排长与情报站长的身份骑马随着骑兵班,跟着副师长的车也一起出发了。但前面师长的车越开越快,马始终跑不过汽车,我们和前面的车有一定的距离,一直没有跟上师长车。当副师长的吉普车走到瞭墩和七角井之间时,遭到土匪袭击。过后我们听到枪声急忙赶到,在远处看到吉普车停在山下的公路上,车的篷布没有了,四具尸体躺在车的周围,衣服被扒个精光。我们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下马,利用有利地形,在一个土坎后面开始与土匪交火。打了将近半个小时,我们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了,眼看就要打光了。可当我们看到师长和战友的尸体,都急眼了,义愤填膺:如果弹药打光了,我们也一定跟土匪拼到底了。幸运的是,也就在这时,我师驻在瞭墩的四连听到枪声,急忙坐着两辆卡车赶到了,土匪看到有了支援,便撤退了。之后我们连之前陷在泥潭中的拉草大卡车也赶到,大家心情特别沉重地把师长等四人尸体拉到了七角井驻地。当时师长的警卫员去向不明。第二天,在交火不远处的山上我们找到了警卫员的尸体,旁边放了三把空抢,一把卡宾抢,一把驳壳枪,这两把枪已经被他砸坏,另一把手枪完好但没有了子弹,据我们分析是,他是用最后的一发子弹自尽了。当时,罗少伟牺牲时,年仅三十二岁。罗少伟烈士是在新疆牺牲的级别最高的解放军高级指挥员。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