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中的对决 正文 第7节

于建立 收藏 0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URL] 7 毛利把一杯茶水递给松田,松田满脸狐疑地望着他说:“你说我为什么总是不能杀死那个支那人呢?或许是他命不该绝?还是杀他的时机未到呢?”毛利说:“阁下,您说过一次失败不会让您灰心,或许是他命不该绝吧。他一定会死在您的手里。”松田满意地说:“你很会说话,你日后一定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


7

毛利把一杯茶水递给松田,松田满脸狐疑地望着他说:“你说我为什么总是不能杀死那个支那人呢?或许是他命不该绝?还是杀他的时机未到呢?”毛利说:“阁下,您说过一次失败不会让您灰心,或许是他命不该绝吧。他一定会死在您的手里。”松田满意地说:“你很会说话,你日后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帝国军人,下一次就是他的死期!”他停顿一下冷冷地说“我会在火车站的一号候车大厅等着他的!”

在距离日军指挥部不远的一辆被炸毁的废旧电车前,毛利小心翼翼地朝四下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把一张纸条塞在了电车的副驾驶座位上。然后神秘的离开了现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在废墟后面监视他的松田的眼睛。他刚刚离开松田就从废墟后走出来,找到了毛利塞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纸条,打开看了看,脸色愤怒的低声骂道:“八嘎!他果然是内奸!”然后与又把纸条塞在副驾驶座位上离开了这里。

松田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毛利,面无表情的冷冷的问:“你到点车前干什么去了?”毛利脸色平静的回答道:“我去方便了。”松田脸色冰冷的质问道:“那你留下纸条干什么?纸条的内容不用我再多说了吧。”毛利心里一惊,脸色刷的一边变,如同白纸一样。见毛利脸色大变,松田歇斯底里的叫道:“八格牙路!你竟敢背叛日本帝国!你这个叛徒,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他迅速的掏出手枪,对着毛利的头部开枪,毛利应声倒地。

松田向司令官报告了刚刚发生的事,听完松田的叙述后,司令官色厉内苒的怒吼道:“八嘎!毛利那个家伙竟敢叛国投敌!充当之那人的眼线。这简直是对帝国的侮辱!他真该死!”松田说:“司令官阁下,对于这个叛徒我已经让他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眼下,长沙会战正朝着对皇军十分不利的方向发展,我必须杀死余小波!我要用他的生命来鼓舞我们日本皇军的士气!”司令官喜悦地说:“松田君,这是你说的最正确的一句话,”说罢,司令官意味深长的拍拍松田的肩膀,走出了指挥部。松田郑重其事的一个立正,对墙上挂的日本太阳旗深深地鞠了一躬。一个军官把最新情报呈递给他恭恭敬敬地说:“大佐,这是最新情报,余晓波所在部队明天将对火车站发动进攻。”松田冷冷地说:“知道了。”

李海锋把纸条放在桌上说:“这是新的情报,松田将会在火车站的一号候车大厅等着你。”余晓波说:“连续两次我都没有杀死他,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他!”李海锋不安的说:“情况有些反常,我们的情报员没有和内线接上头,可能是内线那里出了麻烦。这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是,内线有可能已经暴露,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份情报的可信度将大打折扣,你再去火车站就会有危险。”余晓波婉言谢绝道:“多谢你的好意,如果不幸被你言中,那我只有认命了,不管松田会给我设下什么圈套我都要去!”李海锋百般无奈的摇头叹息道:“你的执着真值得我赞许,我希望你平安无事。”

苏成惠听到了他俩的对话,义无反顾的跑上来说:“我要和你一起去,就算给你当个帮手!”余晓波说:“好吧!”电话铃不停地响,李海锋拿起听筒问:“喂,总指挥部,哪位?是!”他放下话筒说:“晓波,薛岳长官叫你去一下。”

薛岳在作战室里正看着桌上的地图一筹莫展。余晓波喊了一声:“报告!”薛岳说:“进来。”余晓波进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薛岳问:“年轻人,这几天你又干掉了多少日寇?”余晓波坦诚地说:“报告长官,没有。”薛岳很欣赏他的坦诚:“你很诚实,这让我非常欣赏。坐下吧。”薛岳和余晓波一同坐下,继续说:“我听说日军派来一个名叫松田幸三郎的王牌狙击手来对付你。他是日本陆军大学的校长,在日俄战争时期就干掉过无数俄军。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又以其绝妙的枪法击毙无数德军。这个人实力很强啊。”

余晓波信心十足地说:“我和他几次交手,他的实力确实很强,和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较量我感到很兴奋。我有信心干掉他!”薛岳很欣赏他这一点,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好样的年轻人,你要知道你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代表着几十万守城官兵的生死。你已经是官兵们的精神支柱!你的生死关系到官兵们守城的决心!你要记住,失败是成功之母,而信心是引领你走向成功的一切动力的源泉。”

余晓波刚走出作战室,外边的记者们就围住他不断询问:“你干掉那个日军大佐了吗?”“听说你没有杀死那个日本人,你下次有信心打败他吗?”余晓波义正词严地说:“虽然我没有杀死他,但是我有信心、有决心一定干掉他!火车站将会是他的坟墓!”全场的记者们听到这些都惊呆了,有的还在窃窃私语。余晓波坚定的目光只在记者们的脸上掠过,就径直走出了会场。

在总指挥部的的走廊里,余晓波十分感激地对苏成惠说:“我真的要感谢你这样帮我,我没想到在这种时刻你会帮忙。”苏成惠问:“那么,你要怎样谢我呢?”余晓波诚恳地说:“说老实话,我不是那种会揣测别人心思的人。不过,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忽然,他心里一阵悲凉,苏成惠见他一脸悲痛的表情,关切的问:“你怎么啦?”余晓波眼中噙着泪说:“今天是9月18日,是国耻日。八年前的今天,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他们闯进了我的家里杀死了我的父母。我记得我爹在临死前对我说‘孩子我跑不动了,但是你还能跑。快跑吧,跑到一个没有日本人的地方去。去做个军人,拿起枪把日本的太阳旗从中国的土地上把干净!’我爹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我想起了我爹我娘,想起了六子和刘德顺,大家说我是第九战区的英雄,可是我却只能看着自己的父母、自己的战友在自己面前死去而无能为力,我是个狗屁英雄。”苏成惠宽慰他说:“你不要自暴自弃,你要杀死松田,为死在他手里的两个战友——六子和刘德顺报仇!这样你还是个英雄,至少在我心里是。”于晓波仿佛获得了振作的力量似的,重新振奋起来:“你说的对,我要毙了松田!”苏成惠欣慰地说:“这才是你——余晓波,我爱你。”她终于把心底里深藏已久的这三个字说出来,他目不转睛地望着余晓波。而余晓波心里也早已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天使,却始终没有向她吐露爱意,听着苏成惠的真情告白,余晓波终于控制不住感情的闸门,把苏成惠紧紧地搂入怀中。这一切,都使一直在跟踪他们的李海锋肝肠寸断。他知道在这场感情对决中他输了,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无声的落下了泪水,默默的躲到了楼道里。

余晓波说:“其实,其实,我在第一眼看时间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你了,只是我不敢向你表白。”苏成惠问:“为什么?”余晓波说:“因为那个时候,我和松田的对决刚刚开始,我担心我会死在他的手上。我在这种时候追求你,那岂不是太不负责任了吗?”苏成惠问:“那么,为什么现在没有这种顾虑了呢?”余晓波坦诚的说:“因为你的那番话令我感动,使我不仅有勇气杀了松田,更使我有勇气向你表白。真的——我爱你!”苏成惠会心的一笑:“你真是个小傻瓜!我先回去了,一路上小心点儿。”余晓波点了点头目送着她离去。

苏成惠刚刚离去,李海锋突然从楼道里出来。余晓波很诧异,李海锋说:“你觉得很诧异是吗?刚才你们俩的谈话我都听见了。其实,从被调来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默默暗恋着她,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天使。当她向你表白时,我就知道这场感情对决我输了。”余晓波想对他说些什么,李海锋淡然一笑:“你不用再对我解释些什么,你认为我会很失落是吗?你错了!是有一些失落,但是,我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里的。很快就会过去的!”余晓波很想对他解释些什么,李海锋说:“不要对我做任何解释,我不是那种想不开的人。虽然,我输给了你,但是我们还是好朋友不是吗?”李海锋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作为好朋友的我祝福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她是个不错的好姑娘,你可要抓住机会不要放手哦。好了我该走了。”说着他笑着回到了办公室里。余晓波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感动之情。

李海锋刚刚回到办公室里,一个士兵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报告,这是上级发给您的文件。”李海锋接过文件看了看说:“这是上级的调令,薛长官派我到第三十集团军去工作。你先帮我收拾一下。”士兵说:“是。”突然,天空中响起了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指挥部遭到了日军的狂轰滥炸。受到爆炸的影响,指挥部不停的震动着。李海锋命令道:“快,立即疏散指挥部内所有的工作人员!”士兵说:“是!”


几节被炸毁的车厢散乱的倒在铁轨上,余晓波穿过铁轨走过月台进入候车大厅。大厅里跑出来三个日本兵,都被余晓波干掉了,一个端着机关枪的日本兵刚要开枪也被干掉了。余晓波迅速地趴在墙角,枪口扫视着外面,寻找着松田的狙击位置。

李海锋把苏成惠送到医院之后,也来到了火车站。余晓波没有看他,依旧注视着的一举一动:“你怎么来了?”李海锋问:“还没有找到松田的位置吗?”余晓波说:“他隐藏得很隐蔽,我一时找不到他。”李海峰突然,李海锋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大叫道:“不!不!”她不顾一切地朝外边狂奔。余晓波要阻止她,突然间,一颗子弹穿过他右侧的窗户,擦过他的左肩,在肩膀上留下了一道小小的伤痕。余晓波本能的躲在了墙角,把枪口伸出窗户,身体倚着墙角目不转睛地通过瞄准镜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在外边的一个路灯上,悬挂着毛利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李海峰惊诧道:“那是我们安插在松田身边的情报员,他竟然会死得这么惨!”余晓波说:“从现在开始我要小心了,松田一定知道我的位置,他现在一定在瞄准这里。”

在两排铁轨之间被炸毁的火车车皮挡住的一个弹坑里,松田紧紧地盯住候车大厅的所有的窗户,他知道余晓波一定就在某一扇窗户后面。

在一列废弃的火车旁,四个日本兵准备把这列废弃的火车当做防御工事,抵抗国军的攻击。为首的军官不停的催促道:“动作都快一点,都快一点,支那军的进攻随时都会展开,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前进一步!”

再一次的搜索了已经搜索过无数次的火车站,依然没有发现松田的踪迹,余晓波收起枪蹲在窗户下面,思索着吸引松田暴露位置的办法。李海锋问:“我们还是找不到他,这可怎么办呢?”余晓波看了看下面正在忙着修工事的日本人,又看了看刚刚被他干掉的日军机枪手,计上心头。他兴奋地说:“我有办法了!李海峰你想跟我把那个日军的尸体抬过来。”李海峰看着日军的尸体不解的问:“你要做什么?”余晓波诡秘地说:“我要做什么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两个人猫着腰慢慢的走到日军尸体旁,余晓波捡起一支三八式步枪,和李海峰抬起尸体慢慢的走回窗前。余晓波把自己身上的伪装服脱下来,给日军的尸体穿上。又用力掰开已经僵硬的手,把自己的狙击步枪握在日军尸体的手里。把头上的钢盔摘下来,戴在尸体的脑袋上,把钢盔压得很低,摆出一副射击的姿势,显得很隐蔽。李海峰更加费解的问:“你究竟要做什么呀?”余晓波一边打开三八式步枪的枪膛填装子弹,一边非常自信的回答他:“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他躲在了墙角,瞄准了那个为首的军官,随手扣下了扳机。砰!军官顿时脑浆迸裂而亡。其他日本兵们立刻大叫:“有狙击手!有狙击手!注意隐蔽!注意隐蔽!”其他日本兵立刻本能的四下躲藏,并且小心谨慎地注视着四面八方。与此同时,松田也在寻找着余晓波。快速的推弹上膛,再次瞄准了一个日本兵,砰!又是一枪,日本兵被爆了脑袋。

枪法几乎神乎其神,开枪的速度之快几乎无与伦比,使松田都无法锁定余晓波的位置。其他两个日本兵惊慌失措的躲到火车里,余晓波快速的推弹入膛,瞄准了后面那个日本人的脑袋,砰!就在那个日军刚刚踏上车厢时,一颗子弹呼啸着穿透了他的后脑。最后一个日本兵本能的躲入了包厢里。再一次把子弹推上枪膛,面无表情地锁定着那个日本兵躲藏的包厢对李海峰说:“你快躲起来吧,我想现在松田一定已经锁定了这里,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李海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寻找着可供他藏身的地方,最后找到了一堆瓦砾堆。他指着瓦砾堆说:“那个地方很安全,松田绝对无法锁定那里,我藏到瓦砾堆后面去。”余晓波的身体如磐石一般,眼睛紧紧地盯着车厢,没有回答他。李海锋猫着腰堕入了瓦砾堆后面。

通过观察几个日军尸体的中弹位置,松田准确的判断出了子弹射来的方向,他发现子弹射来的方向就是从候车大厅的某个窗口射来的。他仔细而且耐心的搜索着候车大厅的每一扇窗户。

躲在火车包厢里的日本兵害怕极了,他想看看外边的情况。慢慢地站起身探出头朝窗外望去,余晓波的枪口紧紧的压迫着他的脑袋,食指缓慢地勾在扳机上,砰!子弹呼啸着穿透了那个家伙的脑袋。

松田的瞄准镜始终搜索着每一扇窗,当枪声响起的同时,他迅速锁定了对方的位置,虽然对方隐藏得很隐蔽,但是微微露出的钢盔和枪口还是暴露了他的位置,他断定那就是余晓波的位置。他迫不及待的勾动扳机,砰!当啷啷,钢盔从窗户上掉了下来。松田慢慢地扒开挡住弹坑的车皮,从隐蔽部里钻出来,朝候车大厅走去。他想去看看余晓波有没有死,他要去证实对方已经死了。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大厅,蹑手蹑脚的朝余晓波藏身的窗户走去,当他看到窗户后躺着的竟然不是余晓波时,大吃了一惊。紧接着从他身后传来一声细微的子弹推上枪膛放出的咔哒声。余晓波就站在他的身后用枪对准他的头部。松田彻底绝望了,此时,他的心里已是万念俱灰。他知道这场狩猎游戏他输了,他成为了猎物。他扔下了枪,余晓波对准他的头部开了一枪。伴随着松田的生命的结束,这场狩猎游戏也落下了帷幕。

一队日军俘虏精神颓废的在面带微笑的国民党军士兵的押送下,缓慢的向临时战俘营走去。扩音器喇叭里不断重复播放着一条新闻:“今天,1939年9月30日,是一个令日本法西斯头痛的日子,我军在新墙河一线成功的打败了日军的进攻。同时,将攻入长沙的日军十万余人全线击溃。至此,长沙会战以我军的全胜而宣告结束。此次会战历时一个月,我军彻底粉碎了日军切断我西南补给线的计划,消灭日军十余万人。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此战为抗战以来,我军在正面战场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指挥部中的国民党士兵们欢呼雀跃、载歌载舞欢庆胜利。

在总指挥部的楼道里,余晓波紧锁着眉头,在楼道里不停的徘徊着。苏成惠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余晓波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才好。长沙会战胜利了,这本来是一件令人感到无比兴奋的事情。可是,我军接到了第九战区长官部的调令。为防止日军反扑,命令部队火速赶往常德集结不得延误。所以没办法,我今天是来向你道别的。”听了他的来意,苏成惠心里无比的伤感,她的眼里无声的流下了泪水。见到她落泪余晓波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你不要哭嘛,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心的。我,”苏成惠擦干了眼泪说:“我知道军令难违,你不用向我道歉,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在心里默默地想念你,为你祈祷。”余晓波为她的善解人意所深深的感动,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自己照顾自己。等我!等我!”苏成惠说:“我会一直等你的,等你再次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