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良好愿望的克制是有底线的

孤单剑客 收藏 1 54
导读:发一些个人近期的东西和朋友们共同商榷,基本上是回复性质的贴,所以有一些看起来不是那么连贯,简单编辑一下,如影响阅读比较抱歉 还是老话,别人多方来,乱花迷人眼,我们只管一处去,集中力量解决问题,其实这次真正对于我们有实际效果的就是某销售案例,虽然刻意回避一些解释,这一次的联动看起来似乎“气势磅礴”,但还是明显看出来某国在东海动不起,东海问题一旦失去临界点,那么台湾和钓岛肯定是要并案解决的,现在我们已经真正具备大规模应急作战的能力了,假以小时日,那个应急可以去掉

发一些个人近期的东西和朋友们共同商榷,基本上是回复性质的贴,所以有一些看起来不是那么连贯,简单编辑一下,如影响阅读比较抱歉



还是老话,别人多方来,乱花迷人眼,我们只管一处去,集中力量解决问题,其实这次真正对于我们有实际效果的就是某销售案例,虽然刻意回避一些解释,这一次的联动看起来似乎“气势磅礴”,但还是明显看出来某国在东海动不起,东海问题一旦失去临界点,那么台湾和钓岛肯定是要并案解决的,现在我们已经真正具备大规模应急作战的能力了,假以小时日,那个应急可以去掉



台湾方面内部有耐人寻味的地方,那边有人开始思考,什么样的台海局势真正符合台湾的利益,有些是顶着压力的,这个临界点他们非常清楚,反分裂国家法是有作用的, 现在在日程上最紧迫的就是海军的大规模现代化建设,国产航母即将露面,在这个时间点本身是避免一些不必要刺激的,但现在看起来,这个已经不是刺激,南海某些国家已经开始替后面的人背书了,那么拿出来正是时候,再跳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呵呵,不妨拿出来起到一些意料之外的分化作用,俗话说看到棺材才能有落泪的欲望嘛



其实“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概念不是现在才有的,只是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公开的的所谓媒体的恶意“监督”,推行一个战略意图是漫长的,目前的对外状态是我们力量成长和生成的结果,以前,我们力不能及,其实不能真正的触及这个世界的所谓“主导价值观”,也不能对别国的利益切实造成冲击,而目前对这些开始形成震荡,结果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习惯性接受,这是我们愿意的,另一种是冲击接受,是比较现实的,还有一种,我们放弃自己的意图,选哪种?



前面说过,战略方向和战略布局业已形成并操作,改无可改,这个是国家意志,具体就是原则性基础上灵活的体现手段,既然我们发展了这么多年,离我们的战略意图无限接近的时候,就差最后的门槛了,但这个门槛最难跨过,因为阻力内部比外部还要大,有些东西必定影响决策



有些大实话说出来很明白,只要有航母战斗群,航母是干什么用的?这就是一种战略解释!一个编队是解释,两个编队是重申,四个编队是强调,到了六个编队就是此时无声胜有声,该劝退的要自己体会了,具体到南海,只要有一个能够有效值班,该闭嘴的都闭嘴了,呵呵



在一定的发展阶段避免针对于我的,他方策划性的热战是必然的,如避免陷入由对方主导的代理人战争和地缘战争,能用外交和政治手段争取时间的尽量用外交和政治手段,但不是说在核心利益的底线被触及的情况下被动避战,迫不得已的时候,战争方式和方向要由我主导,这一段时期过去后,如在我周边发生的涉及双方背景的热战基本会以代理人战争的形式出现,对于我主动选择的方向会以惩罚式战争和资源战争的模式出现



体系完成后,亚太范围,战争选择完全在我,但本着稳定发展的思路,我们自身的发展也需要周边的稳定,所以我们的国防政策是会长期相对温和的,保障自身的合法利益是各项国防政策加以贯彻实施的基本考虑,在合法权益不被触及和挑战的情况下,我们不会轻启战端



但良好的愿望和思路别人怎么理解不是光靠我们一遍遍的解释就能有所作用的,是否存在有意的曲解和误导?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好事者在地缘的范围内不断的制造麻烦和事端,不断进行危险的试探,大有乱魔纷起的架势,针对性和既利性十分明显,就是要在架构构筑初期打破我们与周边共赢实现和平崛起的既定步骤,挤压和恶化我战略及地缘环境,妄图把水搅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反我势力,对内恶意渗透,制造特殊的舆论环境,在外鸹造挑衅,缔结代理人策略勾连围堵,不顾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良苦的用心和善意促使我们一再加大对周边的容忍度,可是有些人不是不明白,相反他们是太明白了,这种稳定将对其的不法的利益造成严重的冲击,所以罔顾其根本的国家利益及发展前景一再与大势相悖,利令智昏,妄想能够拖延和改变这一进程,当一切善意的可能和愿望都无法触及他们头脑的时候,当我们的核心利益被一再恶意挑战的时候,只有一些迫不得已手段才能让他们清醒一些,坐下来想一想自己和本国的未来,这不是什么游戏和政治资本,继续下去而不悬崖勒马,不让你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是不可能的!



两个核心利益的底线都要触,连天经地义传统意义上的领土概念也要拿出来恶心人,某方这一次的联动已经是比较下三滥了,牛二都拿出来了,看来他的衰落在他自己内部理解比预想的还要快,再说一次南面的点是有选择的,不是什么都能按照你的设想,推演你充分我们也充分,这个时间点咋呼没用,我怎么打要打谁你说的不算,呵呵



你想保想清楚,你要战便来战,别以为就我们不情愿 至于东北,你那个代理人愿意拉屎就把屎拉到自己家吧,本身味道就大



如执意轻起战端,那么参考小战止大战,这个“小”可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小,我们再选择再考虑,人头要清算要确定,决心下了,既然战就要破,既然战就要一定程度的摧毁,这个摧毁性不是简单的惩罚性战争的概念,你绝对不可能置身世外,包括那个老牌日落西山的洲,平端局势资源输出挣昧心钱的人,你们的算盘没有你们想的一厢情愿,一句话,战之,那么战争的策源地就不会让你逍遥事外



如果确定要处置,怎么处置对方的代理人,关键在于遗留问题越少越好,那么烈度上要动脑子,打击点上要费思量,稳准狠瘫痪及潜力剥夺,指的不仅仅是战争潜力,这个动荡到了既得利益无法渔利的程度,代理人的代理身份就被强烈弱化了



虽然自卫的定位还是这样,但这次如果弄点事就不是以前的那种自卫反击



的模式和概念了,都战了,那实际意义大于外交意义,话语权不在这边,罔顾额外的你也解释不了,考虑那么多没意义,胜利者最仁义,既然政治失去斡旋价值,达到目的和拿到东西才是真的



如果打,打一仗就要解决问题,不管对外的还是对内的



只要不是遏制全球性反人类罪行像反法西斯这种,战争没有绝对的道义制高点



所以亏本不干,大白话很简单,付出成本拿回东西,实在拿不回,也咬你一块肉,让你住院打点滴休养去



五个字放在这大家看明白:想小,不怕大!



深钻属于战略资产,是有护卫力量的,有看的见的有看不见的,呵呵



我们的海军的核动力部队大规模扩装开始了,机动在特定水域的作战值班频率基本会维持在特殊的战备状态,今明年陆续有接装,战斗力生成的模式将有变化,其中自主对抗是一个方面



所以,对于南海一些非法存在而言,如果作为摆设和所谓宣誓力量,这种挤压他们自己清楚,如果作为战时平台,截止到目前,你们到此为止



前面说了,个人认为,这次某国动用战略外交储备了,从另一点上说明他们自己意识到衰退比预想的还严重,他们撕破脸的底线守得住与否在于我们对底线的坚持上有没有不破不立的态度,现在看来仅仅是面子上过得去已经没有实质意义,在我们的政治节点上要考虑全面应对的策略,人家一浪接一浪,按部就班还想着中和波峰那么拖是拖不下去了,这说明他们对某些东西很熟悉研究的也很深入,今明年在咱们这里主动制造的乱象不会少,对于煽风点火光靠解释政策是抑制不了的



但说句实话,他们也操之过急了,力道上没他们想象的那么颠覆,而且有些东西他们想错了,想得明白的人有的是,哪个岗位上都不缺,掣肘也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大



所以,从面向与某方双边关系的未来考虑,有些规矩要立!理直气壮为什么不立?否则周而复始永远是个麻烦,所谓中某关系也是要从发展的角度看的,此一时彼一时,老的架构没有了苏联本身就失去了政治存在的可靠性,单边性太大不利于健康发展,光靠经贸纯属扯淡,这次不弄疼他下次会更被动,这条路不能这么走下去了,那边总是有挑逗的手段还不被喝止,核心利益上的底线他怎么会明确?不妨开个新纪元,大家都痛一下,这个架构该改就改,长远的角度看有利于记忆



也不妨老话重提再说一句



很多事不是不明白,看得很清楚,劝某些人不要错误估计形势了,现在有些人很折腾很闹,其实不遗余力闹的人里很多就有实际的既得利益,为什么他们能和意识形态的对手合流?不过想借社会波动把手里不合法的国有资产合法化了私有化了,他们挑拨社会对立的目的极其下作,和弱势群体在特殊社会发展转型时期争取合法权益的想法根本不是一回事,很多人被他们工具化,看不清楚,苦苦求索其实都帮助争取的是这些蛀虫的不法利益,自己被关在门外



对于民生问题,政府绝不会置之不理,需要行之有效的加以区别,后者国家关注国家意志解决,前者坚决打击不留隐患



这是一种态度!!



而对于某些管道,个人觉得应该是定调了,只要来绝不客气,绝对执法,这个决心是不惜代价的



有的装备平台就是应付某节点的,不破不立,如果这次某些国家有意愿升级,越过执法的层次,不排除夺一些岛,想给非法协议撑伞,你也得有那把子力气,千万不要往回吞呦,肯定先做了你,法办,不要指望第三方,如置若罔闻执意升级,到时候让他听主动声呐声吧,呵呵,上次打招呼近舷就好了



军售和南海维权,军迷有了窗口,该漏一些东西了



更大的两栖工具后面是给下一个节点预备的,以前说过2011年-2013年,到时候了



关于某深钻平台的位置,跟着官方确认的信息走,官方怎么说咱们就背书,至于后面的事,说点时髦词,你懂的,以后大家都不要提及了,这个平台的作业坐标是极密,除非愿意告诉你,个人认为,现阶段会模糊处理的,呵呵



说实话,目前看似乱,真正在这个时候触及我们利益的还是军售,虽然里面和了稀泥,但本身出现的时机和内容是绝对单方的

这样做,当时大卫要谈的,有可能大部分白来,本来我们确实没有武装谁的强烈意愿,但这样一来,和某些国家的军售将重启谈判程序



最后希望本人表达的还算清楚:良好的愿望和克制是有底线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