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0.html



欢迎领导监督执法。另一个警察拍着马匹说道。众人纷纷起身让位,市长怒气冲冲摆了摆手坐在了一旁,眼睛一直注视这肖瑜。警察们继续询问着,肖瑜也胡言乱语应付这审问的警察,警察却敢怒而不敢言。


强健男飞驰的开着车驶进了公安局大院,向接待人员表示要和肖瑜见一面,却听到接待人员告知这个人,系统外部的任何人不得接见,强健男暴跳如雷、七窍生烟,拿出手机就拨打向城里驶来的两个中队,骂道二分钟内不到公安局,全都绕着晋城跑10圈,晋城是个二级城市别说10圈,就是1圈也能叫人掉了几成皮的。司机听见后,将油门踩到底,什么红灯、绿灯的,一概忽略只要速度。


······································秦娇到了张玉房间的时候,发现张玉光着脚丫坐在门口.披头散发蓬头垢面。头部埋在怀里低声哭泣着。秦娇走向前去抱住了张玉。


······································小黑屋里市长站了起来,审讯的警察看见市长站了起来,也都纷纷站起,市长看了一眼肖瑜,然后对三个警察说道:我能否单独的和他谈谈?


当然可以警察们纷纷唯唯诺诺,一一退出了小黑房子。看见警察都出去后,市长的脸部无法形容的变化着。肖瑜看着市长说道:怎么了市长大人坐不住了吗?肖瑜知道市长没有找到账本,一定回来找他的。


吴宇盯着肖瑜说道:说吧什么条件。


吴市长你说的话我不明白啊,肖瑜用玩弄的口吻答复着吴宇。


2个亿买你手中的账本,我在安排你出国,2个亿够你在国外挥霍的了,吴宇坚信的说道。


2个亿哈哈··肖瑜笑了一声,说道:就怕2个亿有命拿,而没有命花,你会让知道你秘密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自少我时不会的,我相信你也不会对吗市长大人,到底想要什么?吴宇疯狂的喊道。


肖瑜站了起来,走到警察审讯的桌子前,将警察遗落到桌上的香烟。拿出一支点燃后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你还记得刘壮吗?


刘壮·吴宇被问的楞了一下,想了想了起来,说道这件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肖瑜学了吴宇口气,严肃起来说道,刘壮为国牺牲,这对他的家庭来说是个打击,但就是你们这蛀虫在打击的基础上有撒了一把盐。吴宇的眼睛调动了一下,继续凝视这肖瑜。所以我要叫你们付出代价,刻苦铭心的代价,肖瑜狠狠的说道,说完肖瑜大步上前,双手紧握迅而不及照着吴宇的面门打去,吴宇虚胖的身体怎能招到这样强烈的攻击,被打飞到桌子上而滚到地下。


吴宇面脸是血,用手指指肖瑜··你····你···外面等候的警察听见屋里咣当一声剧烈的声音,急忙冲进了屋内看见市长躺在地上面脸是血,都把拔出了手枪对准肖瑜,命令肖瑜在墙角蹲下,肖瑜哈哈大笑满脸激动的说道:你们没有权利命令我,你们只不过是条狗罢了。警察们脸上众怒。


吴宇此时已经缓过气来,喊道开枪将他击毙,殴打政府官员恐吓执法人员,开枪···快开枪···吴宇嘶喊着。


我看谁敢·········一声威武而坚决的语气传进了小黑屋,只见一群士兵冲了进来,拿着光速枪对持着警察。警察和吴宇都愣住了,后面的士兵让开了一条路,只见一个虎背熊腰身着少校服装的年青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地上躺着吴宇,直接奔肖瑜走了过去,来到肖瑜的面前微笑的说的,兄弟行啊,市长都敢打,佩服佩服,说完两人走出了小黑屋。


吴宇看到肖瑜和士兵的一等人走了出去,嘴中默默的念叨,完了,全完了。


坐在车上肖瑜借用了少校的手机,给秦娇去了一个电话报了平安,还让转告张玉一声。少校从上车的时候,眼睛一直顶着肖瑜,肖瑜说道,有话就问吧。


少校笑了笑说:我叫张虎是晋城郊区警备大队的,说完和肖瑜握了一下手并暗暗加力。二个人无声的较量着,最后张虎眼神变了变,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急忙松开。甩了甩手说道,你是人吗,对了你刚才给谁打电话啊?


肖瑜歉意的说,哦一个朋友,我怕他担心就报个平安。


张虎还在甩着手,哦的一声,就又问道,我听见是个女的漂亮吗?叫什么,别的我不敢吹,只要是晋城的美女我都知道。


叫秦娇,一般人肖瑜随口说了一下。


哦,·秦娇·秦··娇···张虎楞了一下,就忙说道,他的父亲是叫秦远山吗?嗯 肖瑜闭眼嗯一声。


张虎看着肖瑜说道,乖乖了,你把大姐头给拿下了。


被胡扯,只是一般朋友,肖瑜反驳的说道。


张虎笑了笑说道,兄弟够狠啊,对了那20多个人是你自己干掉的?肖瑜不想将秦娇和秦远山扯进来,没有说话,张虎又说道,怎么样来我这里吧,叫那些小兔崽子们见识一下,我给你副大队长位置怎么样?


肖瑜你这眼睛一直没有说话,张虎看见肖瑜闭着眼睛以为睡着了,也没有打扰肖瑜。


肖瑜和张虎坐着车来到了,张虎父亲所在的八八零四部队医院,到了医院后肖瑜去张壮父母的病房,张虎着去了他父亲的办公室。


张壮的父母看到肖瑜平安的回来,很高兴责备肖瑜干傻事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不想因为钱的关系在失去另外的儿子。肖瑜内心处感到了亲情的呵护,叫肖瑜感动不已。


肖瑜离开病房来到了张虎父亲的办公室,对张虎的父亲表写感谢。张虎的父亲对于这件事情大大赞扬,说道:这些人渣死不足惜,并暗示肖瑜能否去他儿子的部队,帮他看管自己的儿子,肖瑜知道这是张虎的主意。肖瑜委婉的拒绝表示有时间可以支点一下。


肖瑜离开医院后,打车直奔张玉下榻的宾馆。张玉看见肖瑜的到来直接扑到了,肖瑜的怀了哭的梨花带雨,霎间叫人看着楚楚可怜。肖瑜看见秦娇向自己微微的点了点头,手里打着来电话联系的手势后,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张玉还在肖瑜的怀里,不停的哽咽着嘴里不停的埋怨肖瑜,肖瑜笑了笑大声说道:赔了、亏了,张玉红着眼圈不解的看着肖瑜。听到肖瑜说道,这个样子好难看啊,我得打电话管少将老头要损失费去。张玉杏眼一瞪狠狠得在肖瑜的腰间来个360度。


肖瑜一天都陪着张在宾馆的房间内,连吃饭都叫宾馆送到房间来,张玉一直埋怨着肖瑜的莽撞,并劝说以后不要干这样的傻事了。


第二天秦娇来了一个电话,秦远山邀请肖瑜到家里做客,肖瑜不好拒绝答应下来,问清地址后打车驶去,到了秦娇家小区门口,门卫见陌生人拒绝肖瑜入内,肖瑜只有拿出电话拨打秦娇的号码。


喂,秦娇我到了小区门口,门卫不让我进。肖瑜说道。


哦,你稍等一下,我正在给孩子喂奶,说完秦娇格格的笑着。


肖瑜拿着电话愣在那里,心里想到,这丫太彪悍了,都无法形容。


肖瑜来到秦远山的别墅前,发现秦娇和秦远山及一些手下在门口等候。肖瑜急忙向前走到秦远山的的面前,说道,怎敢麻烦伯父亲自出来,小的肖瑜打扰了。


秦远山笑着看到秦娇含情脉脉的看着肖瑜,说道,我要不出来有人会生气的。哈哈哈秦娇脸上娇红向父亲撒娇。说道,爸····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秦远山不副不相信的表情说道:是吗??对了秦远山又问道,给孩子喂奶怎么回事啊?


说完众人哈哈大笑,秦娇无地自容跑回了屋里。


来来进屋不要站在外面了,秦远山说道。


伯父先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