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那些事 正文 第41章 争辩

唐新森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1.html[/size][/URL] 第41章 争辩 海峰见马兰花仍然是气冲牛斗的样子,站起来说:“你莫急呢,好事莫做毛哩,终身大事哪能喊办就办好了?” “还不急?哪要到么时急?等到海上肚子大了?等到过年以后?春上雨水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1.html


第41章 争辩


海峰见马兰花仍然是气冲牛斗的样子,站起来说:“你莫急呢,好事莫做毛哩,终身大事哪能喊办就办好了?”

“还不急?哪要到么时急?等到海上肚子大了?等到过年以后?春上雨水多,装修不方便。再说,房子装修好要等一个月左右,至少半个月才能住进去,因为很多材料有毒,装了就住对身体不好。你没看报?说是哪个地方两口子睡在装修的新房里,中毒死了。”马兰花一开口又是一长串,好象她永远占着理。

“我没讲不去做,是说先商量妥当,再抓紧时间做。强强毕竟年轻,很多事没经历过,不懂,需要我们解释和开导。另外,我们以前只听到社会上传言讲公安局多好多好,实际上我们并不清楚内幕。刚才强强详细谈了,确实没得么个钱。”

“他讲存了钱的。”

“只存了几千块。”

“几千?”

海峰转向艾刚强说:“强强,你刚才讲是七千吧?”

“嗯。两千的存了才一个月,可以马上取,五千的快到期了,最好暂时莫取,要不然息钱浪费了,可惜。”艾刚强说。

“你爸爸工作几十年也应该存了点钱吧?满崽结婚,最后一个任务了还不好好完成?没有一万,拿个七八千该是不成问题,最少也要四五千才象话。剩下的你自己去借,你和海上单位都好,一万多块钱还起来要几年?一年多两年差不多就还了。”马兰花说。

海峰听马兰花讲完,拿目光询问艾刚强。

艾刚强最怕欠债!讲起还债他就不寒而栗!

为了还大学期间的债,他多年没过好春节。他估计,有些债可能还是他读高中时爸爸就借了的,借新债还旧债,爸爸自己都搞不清哪笔债的源头在哪里了。

艾刚强记得,从读高中起,每年春节前几天总有人来讨债。债主一来,全家欢欢喜喜过年的气氛就一扫而光,妈妈总是又气又急,不和爸爸吵架过不了年。

艾刚强常听大人们讲:“小孩子盼过年,大人怕过年。”从这个角度讲,他早早地就享受了大人的待遇,怕过年。因为一过年,债主就上门,父母就吵架。

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

艾刚强心里阳光灿烂地回去过年,肩背手提,有焰花鞭炮、有各色糖果、有请别人帮忙烘烤的腊鱼、有新鲜麂子肉和野猪肉,还有为父母买的药酒、为侄儿侄女准备的压岁红包。

除了这些,最让他感到自豪的,是钱包里还存放着五百多元现金作为机动,根据父母的意愿和过年的需要,或者给父母买些吃穿用的,或者奖励期末考试前三名和评了三好学生的下一辈,或者给伯伯婶娘买些礼物,等等。钱是最轻便最适用的,要么个买么个,就在村里经销店里买,省时省力。经销店实在没有的,搭个摩托或机帆船进城采办一天。

总之,艾刚强作好了充分准备,工作头一年要愉愉快快、热热闹闹过一个好年。

他万万没想到,到家当天晚上债主就上了门。

父亲好言好语解释、求情,讲自己的工资和年终奖还了银行贷款,明年一定还钱。

债主说,等着钱过年呢,要父亲无论如何想想办法,多少还一点。边说边拿眼瞟艾刚强。

艾刚强和妈妈说着话,以分散妈妈注意力,免得听到心烦,又和爸爸吵架。

债主缠了半小时仍没走的意思。艾刚强过年的兴致消减了大半。只好问爸爸到底欠了多少钱。债主讲五百。艾刚强马上掏出钱包还了。

结果,这个年依然过得紧紧巴巴、窝窝囊囊。考了前三名的侄儿外甥都只奖了几块钱,也没给伯伯婶娘买礼物了。

更可恼的是,大年三十下午,还有个人来收债。艾刚强气得躲了出去。

过完年去上班,他身上仅剩十几块车费钱了。是他下决心留下来的。否则,要借路费返回派出所上班,那将是自己终生的耻辱!传出去将是永久的笑话!

那年夏天,艾刚强回家,正碰上父母为钱的事吵架。他和父母好好谈了一夜,盘了父亲借钱的底。

父亲说:“其它的你莫问,也不要你管,你和四英读大学时,家里新增了五千多块债。四英工作第一年还了一千,后来厂子效益不好,又结婚,可能她自己还借了债,就无能为力了。剩下四千多,你要是有能力就替我还了。”

艾刚强咬咬牙说:“我还。”

还了债,艾刚强仅仅过了两个愉快的春节。

现在,马姨又要他借债,他内心极其反感!

何况,他没有一个有钱的亲戚朋友,除非去贷款。

要说结婚全不借点钱也不现实,但他只考虑向内部借。刑侦队的钱可以借一点,但最多到年底倒账时要还清,所以只能明年举办婚礼时再借。妈妈那一万二千块存款应该是爸爸妈妈共同的存款,她自己哪能存到那么多?按理,这个钱是不能动的。实在逼得没办法,只能借五六千,而且要尽快归还。不然的话,一旦妈妈病情发作,就只有哭皇天。要是因为自己结婚致使妈妈有么不测,他无论如何不会幸福,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不能退步!决不退步!!

海峰盯着他。

马兰花也盯着他。

他和海峰对视片刻,转眼又和马兰花的目光相撞,干脆越过她的头顶,看她身后的墙壁。

墙上,石英钟咔哒、咔哒、咔哒,不紧不慢、不急不忙地走着。

艾刚强目光呆滞地跟着秒针走了一圈,感觉象熬了一个世纪。

他突发奇想:人总讲时光如流水,其实它哪里快了?它永远是这样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的,只是人自己不懂得珍惜,不专心干事,为这样那样的诱惑分散了心思和精力,等到事情失败了,头发苍白了,才恍然大悟,时间竟不知不觉过去了!

“强强,何嘎不作声?好丑讲个意见嘛。”海峰说。

艾刚强惊醒似的说:“哦,呃,海叔,马姨,一结婚就背一身债,感觉压力太大,不如一步一步慢慢来。”

马兰花马上反驳:“世界上有几个人一辈子不借债?我们砌屋那时也借了一点,后来再还的。一般人办大事总是要借点债的,除非家庭条件相当好,存款把到把,要用取起就是哩。”

艾刚强又不作声,目光又跟着秒针走。

常听人讲,结了婚就象耕牛套上了牛轭,身不由己了,要干点事难上加难,许许多多有鸿图大志的人,一结婚就被柴米油盐等家务琐事消磨了意志。我还是要坚持自己的理想,生活上不说低标准,保持一般标准就可以了,事业上一定要高标准。要不然,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毫无意义。到老年就会象歌里唱的——“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

马兰花已经怒不可遏,认为艾刚强的神态表面上是无可奈何,实际上是目中无人!她冲进房将海上拖了出来,恶声恶气地说:“看看你选中的好人!”

海峰对艾刚强的态度也有了意见,不再劝妻子,默不作声地坐到沙发上。

海上在房里把大家的话都听到了,觉得妈妈这次是占着理的,对艾刚强的态度不很理解。于是带着气对他说:“何嘎的?我愿意和你一起还钱,结了婚就是两个人的事,又不要你一个人还,你和爸妈犟么个?”

艾刚强见海上也是这个态度,觉得不进一步表明意见不行:“你想得莫太简单了,工资不能全部用来还债,成了家就有很多开支的。”

“眼前都没顾到,还讲么个以后?再说,别人下岗工人还过日子呢,我们都有好工作还怕过不下去?一生一世结婚就只一次,借点债值得,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就是图过得好一点、风光一点?”海上说。

艾刚强忽然发现,自己和海上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有明显的距离。这些年,两人谈得最多的理想是结婚成家,即使谈到工作,也是相互了解对方工作顺利不顺利,以及分享工作中的乐趣。

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人生大理想和生活小理想发生了冲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