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将三国 立足青州 第二章 巧遇良将

gbggood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8.html


“既然主公这么信任在下,我定当尽全力而为。”“好了,不要多说了,以后要好好努力。”孔融说这话时,意味深长,似乎别有一番用意,不知是什么,龚保光也只带着一丝疑惑,离开了。

黄巾太猖獗了,连续十几次粮草被劫,需要打杀一下他们的威风,最好干掉他们。

这当然是龚保光所想的,他所需要的就是挑武将,毕竟主帅定下来了,还需要武将一类的领军攻城。“主公,不知这次配给在下谁为副将,谁为监军?”毕竟是自家主公还是需要问一下的,他倒是希望宗宝和罗松涛来,打赢后还能给他们升官,扩大自己的班底。

“这个吗!”孔融沉思了一会他是没有注意毕竟他不是武将,不能很快给出答案,“监军就有王叔治担任吧,副将让他们几个比武夺位,我相信他们还是很喜欢副将这个官职得。”

龚保光虽然有些许失望,但是主公都发话了,他还能说什么呢?孔融此时离开座位示意龚保光和他一起去校场,所有的武将每天都在校场比武,此时却是刚刚要开始,不过孔融的到来,他们不得不停一下了。“打扰诸位兴致了。”孔融弯腰一揖算是给他们道歉,这不算什么,毕竟是孔圣人之后。“今日来,是为了挑选龚保光的副将一起进攻黄巾军相信有不少人都已经知道了,但是也有几位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我就在此说明一下。今日,从固安县传来的紧急军情:黄巾军劫去了运送至邑人塞的军粮,本月来这已经是第五次了,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所以我决定以龚保光为主帅,王修为监军进攻黄巾,今日我们是来挑选龚保光的副将,可有异议?”

“无有!”底下响起了一阵吼声。“好,不知谁愿意为先锋啊!”孔融说了一句。“主公!卑职不才,愿意担任这次征讨的先锋!清除黄巾!为主公解忧!”

“主公,某亦往。”武安国抱拳道。

………………………………………………………………………………

……………………………………………………………………………

两日后大军浩浩荡荡离开了北海城,目标这有一个管亥,这是最主要的目标,龚保光早就看上他了。这次副将先锋都选好了,罗松涛和武安国,这是孔融的折中办法,谁让他们打了一个下午都分不出胜负来,孔融都快打呼噜了。

“将军,离敌寨只有20里了,是否下令进攻。”罗松涛旁边的斥候问着前锋大将。几天前孔融下令以龚保光为帅,罗松涛为先锋武安国为副将王修为监军领军12000进攻以管亥为主的黄巾大寨。龚保光等人接令后,日夜兼程终于在那一日来到了营口境内。

“不急,下令全军扎营,等待主力部队到达后再行定论。”罗松涛下了军令,不过这不是罗松涛懦弱,而是探子来报管亥辖军40000主力,以卵击石罗松涛还是不会这么傻得。还好由龚保光带领的主力大军,下午就可以到达了,好不容易等到龚保光的大军,天已经晚上了,龚保光下令让众位将士饱餐一顿,各司其职,时刻防备黄巾军来夜袭大寨。差不多午夜的时候,众位将军来到大帐议事,这是龚保光的习惯,深夜议事,拂晓攻击,拂晓的时候人的抵抗力最低,所以攻击最得力。

龚保光端坐在营帐内面前是整整齐齐,身披铠甲的两队武将,旁边站的是军师兼监军的王修。不够宽敞的营帐内站满了人,却丝毫听不到半点声音。

“将军,我军只有贼军的一半不到,只可智取不可强攻。”王修忍不住打破了寂静。这句话可以说是白说,12000打40000你以为他们真傻啊。罗松涛沉默不语,他想到了一条计策,准确说是前世看到的一条计策:“我有一计,可以破敌,只要如此如此如此即可……”众人一听,纷纷点头,于是大家各自按计行事。

管亥营寨选的不可谓不好,寨子外面蓝河环绕,后面是一座大山,是易守难攻之地。龚保光的营寨就在河对面,那天后,以龚保光主寨为中心出现了十余座营寨,兵力在500到1000人不等,由军侯或牙门小将带领,并与管亥营寨周边的固安县,挺县,泸县,介县四县,武城塞,邑人塞两座城塞形成合围之势。遇到管亥派出的抢粮队,则各寨出兵共同剿灭。如此一个月后,管亥足足损失了5000人,大寨内早已经断粮十余天了,马肉都吃光了,现在都在吃人,官军的围困太顽强了,半点破绽都找不到,绝望像瘟疫一般在黄巾军中蔓延,恐慌日渐明显。要不是估计管亥的迅猛,只怕早就哗变了。管亥也意识到了危机,于是留下3000人守在寨内,带兵突围。三万余人慢慢悠悠的集结起来向着罗松涛的大寨开来一直到寨门口都没有一个兵来阻拦他们,管亥明显怒了:“呔,里面人的听着,我管爷来了,识相的快快投降。”管亥也知道这恐怕想都不用想,投降,不可能,“哪里来的莽夫,待我罗松涛取你人头。”宅内想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自然是罗松涛,罗松涛与王修带着千余人出来,驱马置前:“战场上一决高下吧。”“好!”两马相对冲去,罗松涛便与那管亥打起来了,这管亥,使一杆烂银枪,罗松涛用的是把红缨枪各自拼杀,两个人身边没有什么干扰,得以发挥自己真正的本领,三五十个回合还可以,但时间一长管亥就不是罗松涛的对手了,无奈之下只得用自己想出那招。

又过了几个回合,管亥突然一拨马,斜次里跑了出去,罗松涛提马就追,王修一看不好,恐怕敌人有什么诡计,正待鸣金,却突然见两个人都从马上掉了下去,忙纵马向前去看,双方各自派兵前去将自家将军抢回来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混战。

原来,罗松涛一见管亥拨马就跑,当然知道他要使什么计策,但是自己艺高胆大,何况已经有了伤敌的办法,因此就追了下去,边追边掏出弓箭,向管亥的后背射去。但他哪里想到,管亥此时也掏出了弓箭,回头要射,却眼见罗松涛的弓箭也到了跟前,来不及躲闪。不过万幸因为他这一转身,没有射中后心却射在了他的右臂上,他这一吃痛,瞄准的工作就没有办法继续完成了,手中的箭也飞了出去,罗松涛迎面看到对方的弓箭也飞来,要想闪躲,也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也被射中了左臂,两个人因而一同落马。

此时,管亥再也没耐心了,下令强攻,官军只是适量的抵挡一下,就听到罗松涛喊道:“草,真是的3000人打1000人,兄弟们咱们撤,不理他们。”说吧,丢下粮草,去了武安国的营寨。管亥见官军如此不堪一击,道:“孩儿们,前面还有更多更好的美食,还有白花花的银子,何必再这里浪费呢。”黄巾一向很贪婪,听前面有更好的,忙向前追击,生怕别人抢了。

罗松涛引着3000人去武安国的营寨。这武安国就带了500将士去送死还有可能,无奈之下只好同罗松涛一起跑路,不知跑了多久,到了虎跳峡,两人指挥人马官军冲了进去,黄巾当然不肯放慢,也冲了进去,待黄巾全都进去时,只听“轰轰隆”进入虎跳峡的入口被大石所掩盖,此刻罗松涛等也不逃了纷纷转身。与在这里等候多时的龚保光会和。

黄巾见中了埋伏军心大乱,大乱已是失了阵脚。此时埋伏在山上的弓箭手搭弓张箭向黄巾军射去。黄巾本来已经打乱,如今更是无法收拾。管亥也不管了,向着罗松涛怒吼:“那厮可敢与我大战300回合。”“有何不敢。”罗松涛应了一声。

说罢拍马上前,两两人开战,这两人本就在伯仲之间,况且管亥又有高强的体力,若是3,50回合罗松涛还能支撑,若是长久了罗松涛就撑不住了,但罗松涛在招式上又要比管亥强一点,此消彼长之下,两个人堪堪打了个平手,短时间之内谁也拿对方没有办法,这一打就打了个天昏地暗,数百个回合下来都没有什么结果,罗松涛虽然面冷心冷,但也渐渐被管亥激起了好胜心,随着几声金属碰擦声,两枪相碰,罗松涛快人一步枪锋一转,直逼管亥。管亥慌忙举枪来当,随后也来了一个横扫,逼退了罗松涛。“哐”“呛”的声音不断发出,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过招数百回,罗松涛暗道不好,只好卖了个破绽,管亥不知,被罗松涛横扫下马带回了本阵。

黄巾被扫射一轮又失了主将,官军不失机会大喊:“降者不杀。”“降者不杀。”“降者不杀。”……,黄巾纷纷放下武器,投降了官军。

夜晚,龚保光大寨。“还不快投降。”王修在旁边吼着,很显然后者根本不搭理他。“叔治,你累了,他就交给我吧。”“好吧。”王修无奈的出了营帐。龚保光对管亥说:“管头领,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只要你能答应我以后不再同官军作对,约束好你的部下,不去骚扰百姓,你以前做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现在就可以放你走,这样你能同意了吧?”

管亥对这样的条件也是有点不可置信,不过对龚保光还是比对王修给面子多了,还是回答了两个字:“不能。”

龚保光自己都感到奇怪,其实自己只是舍不得杀管亥而已,他能和张飞交手占到上风必然是一员虎将,说刚才的话就是想放了管亥,哪怕以后他还会成为自己的对手也比这么轻易就死掉了要强。可是管亥连骗一下自己都不能,难道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难道好好去做一个人就这么难吗,我相信不难,为什么不同意呢。我想一个人如果不是性情中人是无论如何不会有什么好本领的,你绝对能做一个好人的,相信我好吗?”

管亥的心中也是酸酸的感动,自己自从加入黄巾军以后,就连以前的朋友都不曾这么劝过自己,可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有一种想就此拜倒投降的冲动,可是自己的兄弟们呢,兄弟们的家人呢?在这个混乱的年代里,他们没有土地,也没有一技之长,难道要自己抛弃他们吗?不能,绝不能。就算是自己死,也不能做出对不起兄弟的事情。

一咬牙,管亥对龚保光说:“既然将军以国士待我,我就以国士报之。就请您不要劝我了。”

龚保光现在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这样也可以?自己都已经想好即使管亥回过头来攻打北海城,自己都可以想办法支吾过去,为什么管亥就这么直性子,不能骗一骗自己,让自己安心呢。

难道?管亥背后还有隐藏的更大实力,龚保光一句话脱口而出:“难道你背后有人威胁你?如果是的话点一下头就可以了,我可以先把你保护在城里,几天之内我就可以扫平这里的山寨,不管你是受到什么样的威胁都不会存在了。至于什么家小之类的,我都可以帮你搞定,以后你带着家人远走高飞,任什么人也不会再打扰你的。”

管亥终于被龚保光的真心攻势打动,要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恐怕这个龚保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罢休了:“您不用瞎猜了,没有人可以,也没有人敢威胁我的。我们这里的兄弟都是为生活所迫,没有土地又不会做什么,不做黄巾就只有死,没有我,兄弟们也没有办法把这一行继续干下去,我不能为了自己抛弃兄弟们,如果是要死就让我们死在一起吧。”虎目中竟然隐然有了泪光。

“你们可以去当兵啊?”

“当兵!!?”管亥突然提高了声音,“当兵还不如做匪,我们当匪的还不会赶尽杀绝,也不会去抢什么都没有的穷人,可是那些当兵的?我的很多兄弟就是被他们害的家破人亡,如果说我们是贼——不,我们不是,我们只是一些苦人儿,他们才是贼,还是最大的贼!”

“你错了,我的兵不会是你说的那样,我的兵我相信他们有自己的军德。”龚保光有点失控,“好了,你既然降了,就去将投向的黄巾,分组明日混入军中,共为北海之兵。”

管亥只好拜了一下,龚保光让一个军侯带他去做事。“报,外面有一人,说是协助剿匪的。”“让他进来。”

“参见将军,某太史慈,拜见将军。”龚保光一阵欣喜,这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太史慈。“太史慈不必如此可支付我表字‘守亮’即可。”“那守亮可呼我表字‘子义’。”“子义,来得巧,黄巾已被剿灭了,子义可随我同回北海。”“是。”

两日后,大军回北海。孔融大喜封罗松涛为安北将军,龚保光为安东将军,太史慈为忠义校尉,管亥为北海都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