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将三国 立足青州 第一章 新晋武将

gbggood 收藏 0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8.html[/size][/URL]   第一章新晋武将   “守亮,发什么呆呢?”一旁的罗松涛拍了拍龚保光的肩,龚保光没搭理他继续撑着脑袋在哪里发呆。屋内几人也过来了,尹红龙说道:“今日,城墙上告示过两天要招武将,看来守亮在想这事。”“没错,北海招将,正是我们改变三国历史的一次大机会,我们五人前世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8.html


第一章新晋武将

“守亮,发什么呆呢?”一旁的罗松涛拍了拍龚保光的肩,龚保光没搭理他继续撑着脑袋在哪里发呆。屋内几人也过来了,尹红龙说道:“今日,城墙上告示过两天要招武将,看来守亮在想这事。”“没错,北海招将,正是我们改变三国历史的一次大机会,我们五人前世都学过武术,我和天和(罗松涛),雄毅(卞刘骞),学过枪,仁智(尹红龙)学过斧,王浩学过剑。几天后,我们就去参加选举,夺他个一官半职。”

众人,纷纷点头。“古人武艺都多出众,我们几人学的皮毛怎么够用呢!”王浩不禁发问。“哈哈,我们自从来到这里后,身体机能多都改变,基本也能达到张绣的水准。”龚保光笑了笑,“王浩何必多心呢。这几日我们勤加练习,必有大为。”众人纷纷点头,而后有商议了一些细节,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天已亮了。日子很快,五人经过几天训练倒也长进不少武艺。招将那天,很快就到了。不用多说几人当然是选上了,出校场时,倒是多了一位是武安国,此人便是虎牢关之战被吕布斩了半只手的武安国。

出了校场,几人商议去酒店一聚,庆祝这次的伟大胜利,武安国也被也被请去,百姓们看到是新晋武将都必然着,确实很快到了酒店。几人刚到酒店歇息了一下,还未点菜,孔融便来召见几位了。六人只好先去面见孔北海了。

孔融是孔子的后代,也是这任的北海相,官邸便在北海城的正中央,离此也不远一会儿,三个人就走到了孔融的府前,这个建筑占地不小,外衙内宅,处处都是红墙绿瓦,奇花异草,彰显着主人不同的身份。

众人感觉有点目不暇接,这么大的庄院在现代人看来根本是不可想象,特别这里有这么多龚保光等人生活的年代已经绝种的植物,更是让他新奇。

一路上也遇到了孔融的幕僚,听使者介绍龚保光等人,又听他们是武艺超凡,对几个人也是毕恭毕敬,寒暄了一阵,让他们到议事厅。

来到议事厅,只见孔融坐在正座,旁边立了一人,正事北海主薄王修,王叔治,孔融和颜面善,示意几位不必多礼:“几位都是,国家的栋梁啊,还未请教几位大名。”卞刘骞拱手一揖:“在下卞刘骞字雄毅”“在下龚保光字守亮。”“在下尹红龙字仁智。”“在下王浩无字。”“在下罗松涛,字天和。”“在下武安国无字。”几人各报了报自己的名字,算是与孔融相识一番。“想必几位都是当世豪杰,得到尔等相助,北海周边黄巾可除,对了也许你们还不认识吧,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北海主薄王修王叔治。”众人拱手一揖,王修也做了一揖算是还礼。“如今北海遭受过了黄巾之乱,百废待兴,我也是初来乍到,就多多仰仗几位了,你们的事我也听说了,尔等武艺,谋虑皆为上将之选,北海武职多有空缺,命王浩为宣节校尉,便刘骞为偏将,尹红龙为北海都尉,武安国为忠义校尉,太仓令,龚保光罗松涛皆为偏将。”“谢大人。”众人行了个军礼。“想必几位还未有住所吧,那就北海东的四处房子赏与你们。”孔融道,“好了我还有事,你们先下去吧。”“谢大人,吾等告退。”

来到孔融赏赐的府邸,几位一阵惊呼那真是繁荣啊,众人休整一番,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几人到酒店小叙一阵。“守亮,这就你了解三国了,以后可迭多仰仗你啊,不过这古人也真大方随手就是几栋房子啊,那按我们干苦工赚的钱一辈子也挣不到啊。”尹红龙在傍边说道,尹红龙,是世家子弟,后来随龚保光等人来到青州算吃尽了苦头。“好了我们说正事,俗话说的好,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回我们要搞他个轰轰烈烈,据我了解,北海城的军队真可谓是老弱病残,仁智明天我们去营中挑选1000精锐士兵去协助你守城,其余几位,我们选合格的士卒作为我们的心腹,其余的都赶回家种田,我再向孔融讨张招兵的文书,招到万余人,好壮大自己,说不定也许我们会在战场上相见呢,这讨董文书过一两年就来了。训练一事要抓紧,就给罗松涛和便刘骞,这可马虎不得,尹红龙和王浩修筑城池这是我们的第一要事。”龚保光讲了一番,也许他不知道,“在战场上相见”也是应了。“如此也好,前世学历史是,我就这里学的好,我知道北海周边可有至少十余万黄巾贼,这可不能马虎,兵是关键,当然这黄巾刚好用来练兵,铠甲兵器也十分重要,守亮可召集全城工匠造铠甲兵器,要有用之不竭的武器。”罗松涛讲,“武安国是太卫令,可与尹红龙共同守卫城池,这个人我觉得他还不赖,可是个精明人,仁智可与他好好相处。”“好了,将来咱们就靠自己打下这一亩三分地用来称霸天下,以后战场上相见,可别怪我无情。”尹红龙讲了句豪言壮语,见周围人脸色不对又道,“喝酒喝酒,这事以后再谈,哈哈哈哈……”大家白了他一眼,随随后谈着这几日得到的趣闻。到了深夜,几人才慢慢悠悠的回去了。

第二日,几人是起了个大早,穿戴好昨日孔融送来的官服来到军营,就开始忙了,今天选士卒可是马虎不得。这龚保光其实说着了北海的兵那真是老弱病残,几人选了一千算得上为合格的兵给尹红龙和武安国,让他们去守着城池别发生什么事,随后才开始,找合格的兵了。“你腿太瘦,这个……”整整一个下午,几人挑选出了合格士兵1249人,其余人全都解散,不过他们现在挺佩服孔融的,那玩意,一说解散那哭的是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死活不走,人家地盘上是巴不得走,这玩意……也没什么,现在北海共有2249人,需要招兵。

其实龚保光对北海有很多了解,这才决定到北海来,今日龚保光特地从军营中提出了宗宝,准备培养自己的心腹,这样做自然是有着龚保光的一点点私心,他希望能够在这次审核士卒中当中,培养起一批自己的班底,给自己在北海有一席之地罢了,但是这件事却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过确实让她发现了宗宝。现在龚保光手上能用的人不多,有很对事情都做不了,不是能力不够而是不信任,真正值得信任的,也只有勉强算上穿越来的这几人。

第二天一早,龚保光就和宗宝一同来到郡守府,向孔融报道。而孔融看见宗宝能前来效命,也是十分高兴,毕竟宗宝在北海很有名,三拳打伤了黑社会老大,还是孔融帮他摆平的,今天能来帮他,自然感到高兴,当下就命宗宝作龚保光的副将,平日的工作就是帮助龚保光打理军中的事务。而龚保光又提出了要招兵的建议,也被孔融采纳了。拜别了孔融后,龚保光又带着宗宝去军营熟悉环境。

其实日子过得很快,差不多已经半个月过去了,龚保光现在天天都坐在城南门,清点着前来报名入伍的人员。因为现在龚保光提出的对军人的待遇实在是太好了,虽然北海城虽周边黄巾余孽很多,但奈何不住那份高待遇,所以报名入伍的人却是十分的多,龚保光的任务,便是要考验这些前来报名的是否符合要求。

“一!二!三!四!啊——!”随着一声叹息声,一名应试者直接被石锁给压得倒在了地上。身边的宗宝、王浩连忙上前将石锁从那名应试者身上拉开,所幸没有受伤,那名应试者只有红着个脸,满脸羞愧地从台子上窜了下来。

“还有谁要报名?”站在龚保光身旁的宗宝大声地朝着台子下面呼喝着,这次招募新军,龚保光特地把宗宝带上,给自己当助手。

龚保光看了一眼宗宝,从这半个月看来,这个宗宝倒还没有让他失望,办起事来有条不紊,没有历史上说的那么草包。

转眼间,又有好几名年轻男子爬上了台子,要报名入伍。按照惯例,要通过测试入伍,首先是要看身体素质,今天龚保光设定的,就是准备了一个三十斤的石锁,所有要入伍的新兵,一定要能够举起这个石锁五十下才行。这三天以来,能够通过这第一个测试的,竟达到7000多人。龚保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青州百姓本就彪悍有力,加上这几年一乱再乱百姓剩下的,都是佼佼者,恐怕要超过自己预算程度的一倍还多。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这次招兵共计17000人,加上老兵差不多20000人,算是给北海增添了道强有力的防御,但兵再精,不在多随后便是训练这一帮兵了。这事交给了便刘骞,便刘骞前世时是位解放军战士,队训练士卒很有一套。

军营内,便刘骞正向龚保光他们讲述他的训练方法:“上午卯时,全军校场集中,先跑20圈最后十名加跑10圈,跑完步后,休息一刻钟,马上进行枪术训练下午练摔跤肉搏……”看着陪同自己穿过来的几位,便刘骞说:“这都是我当兵时总结的。”众人一阵无语。

随后的两个月,不用说,这帮兵没少受孽待,不过浑身的肌肉却都练起来了,偶尔几位将领带着他们出去打打黄巾,消消黄巾兵力。当然为了维护北海城的粮草不被这帮兵消耗得一干二净,只好进行军屯了,就是诸葛亮采用的那种,不知道的多看看三国。

这些兵都要进行屯田,所有军人的家属都可以免费获得土地和使用官府的农具,在城东的广大土地上建设起他们的新家园,一年之内不用征税,以后,在家里还有人在当兵的时候,农具就是免费的,士兵也又进行了一次调整,还是本着优中选优的原则,留下了共17000的人马,其他淘汰下来的人就按照标准的屯田方法,官府提供土地,提供工具,但要交百分之三十给孔融代表的北海国政府。

这样计算一年以后北海的粮食储备就应该能达到一个高峰,几年以后北海的粮食就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了,但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军备的更重要的一部分是军马兵器的准备。

这些龚保光当然也不会不考虑,他的方针用五个字表示就是“重农又重商”,重农的表现就是屯田,还有就是大力鼓励商业,除了上缴国家的部分以外,龚保光(自然向孔融请示过)将地方的各种苛捐杂税减低了一半,用高利润来吸引商人多来这里交易,并且对行商的限制也少了很多,只要是有合法的身份证明就可以来这里做生意,这是根本不懂商业知识的龚保光想到的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当然,对自己特别重要的行业还要加强扶植,在北海国来说,冶金业刚开始的一年是免税的,这就是纯粹出于对军备的考虑了。有钱人中又有许多是商人出身的,新政策推行的还是很顺利的,很快商人就纷纷聚集在这里,也有一些比较大的冶金作坊开始在这里落户。其实,作为一个后世人来说,龚保光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有着超越时代的知识,但等到了真正应用的时候,龚保光才发现自己所了解的东西在这个时代一点意义也没有,不过浓缩下来的精华就是他知道什么是适合这个时代的,于是当时还是新发明的翻车等先进的生产工具很快就被引进来。果然一年以后的北海税收和存粮都达到了能打大仗的要求,城池在他使用税收和募捐来的钱修缮扩建以后也起码达到了临淄的规模,还有一条就是很多受外地战乱而逃出来的百姓被屯田的政策吸引而在北海安家。虽然龚保光一直狠抓经济,可并不表示他会因此而放弃军事,这一年的时间里,那些百姓的战斗力经过经过集中加强的训练,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除了以前规划的那些训练内容以外,他又特别的加了一点思想教育,不过当然不是现在这种程度上的政治,只是一些军纪拉归属感拉服从命令忠于君主等内容,不过绝对没有民主等方面的东西,不是不想,社会的基础没有,高层建筑必须要符合当时当地的条件。

虽然三把火烧了个一年多,但好歹也烧得挺旺,以后就会更旺了。虽然几人是武官但是搞搞内政也是可以的吗!

“守亮,最近黄巾异常频频,我们需要前去打一下,他们的威风。”孔融站了起来,“这回就由你来担任统帅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