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野狼择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听到赵飞对作战目的分析后,张振汉不禁有些豁然开朗,他一拍脑门道:

“孔明之言计含三重,赵大队长的话令我茅塞顿开,你说得对,当务之急是尽快的壮大部队,形成战斗力,有了足够的战力才能歼敌和护卫根据地两不误。”

赵飞呵呵笑道:“张司令员别夸我,这不是我的想法,其实,我们的基地正在帮你选择几个作战目标,而且是“肉厚膘肥”的目标,用土匪的行话说就是绑个肥票够吃三年的。”

“啊太好了,赵大队长能否透漏一点?”

“我知道的不多,应该是日军的后勤方面的目标吧,选好了会提供给你,供你选择最终的攻击目标。呵呵,对了,想不想见你的老战友?”

“老战友?”张振汉一愣,随即激动的道:“是我的老战友刘星财回来了?”

见张振汉急切的样子,赵飞连忙道“张司令员别急,你的老战友还需要学习些日子,但你可通过它来见面。”说着打开一部可视电台。

张振汉可不敢乱问了,他已经习惯了中华佑卫使的神秘,毕竟他也是军官学校出身,知道这是科学的产物。在前几天,他来工地观看那个叫什么盾构机的大家伙时,就被它那骇人的工作能力所震撼,心中暗赞,这个中华佑卫使每每出手时,无一不是先进神奇的令人难以置信。

赵飞当然知道张振汉的惊异,就边操作边解释道:“这是战术通讯屏,也叫可视电台,通讯时可以互相见到对方,嗯,其实与现在的电台一样,都是由电磁波传递信号,只是可视电台与普通的电台的电磁波发射和接收的方式不同。”

说到这里,可视电台传来了一声蜂鸣,半立着屏幕上出现了提示:“视频连接已经建立,可随时通话。您是需要即时还是稍等?”

赵飞在一个按钮上敲了一下道:“我们等一会吧……。”

在恋恋不舍之中,张振汉与刘星财的视频通话结束了,两人都留下了时间的期盼,十几天后,离别将变成并肩战斗。

回到设在开县的军分区司令部,张振汉立即布置对敌的侦察工作,刚刚成立不久的侦察排根据情报站提供的情报,开始有方向的侦察,他们把目标锁定在偏关县一带的日军据点,这里是日军最边远的地带,大多是后勤方面的据点,防守力量较为薄弱,战之易于获胜。

听从中华佑卫使参谋长井方霖的建议,张振汉到达双牛山之后,首要的动作就是在地下党组织的协助下,开始建立一支情报网。

当钱三庄来到之后,他的把兄弟李聪与张振汉进行了一番密谈。钱三庄是受少建宁之命前来根据地发展经济的,而李聪则是受命为张振汉搞情报的。

张振汉的情报系统正在搭建和扩充之中,李聪的情报网则是由帮会组织摇身一变转换成的,不但完善还十分的隐秘。他的弟兄们都是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之辈,是抗日的一腔热血把他们捏合到了一起。他们从事的那些“下贱”的工作,极易在不经意之中获取到情报,所以,他们的情报较为繁杂。

李聪的到来是张振汉惊喜异常,这将大大的增强军分区的情报能力。最终商定,为了安全考虑,两个情报网没有合二为一,而是各干各的。张振汉的是主动型的情报系统,为了对敌攻击而主动寻求情报。

李聪的是被动型的情报网,只要是情报,不管你是否马上用得着,都会送到根据地。

李聪的情报网络,是根据中华佑卫使情报处的设计而搭建的,从网络的末梢到情报的锁定获取,再到传递,都融合了许多现代技术,突出的就是安全性,以免被对手情报反利用。

李聪的情报网络已经遍布山西,正在向河北延伸。张振汉的情报系统的最终重点,是日军控制山西的大本营太原,但在朔州建有一个两大系统交叉的情报总站。

为了保证情报传递的快捷和安全,基地情报处给李聪的情报网配备了数字式单通道情报转发系统,情报被压缩成数据包,发射时间只有十分之一秒。由于采用的是21世纪的数字技术,现在的日本、不禁是日本,应该是整个世界都无法破解。即使日军俘获了电台也会一无所获,因为这些情报电台都装有自毁装置,不输入密码而拆解就会被引爆。

当然,不仅是李聪的情报网这样配发,张振汉的情报系统也同样配备,而且即将随后就到。

就在张振汉为寻求对日首战而忙碌之时,小青山时空基地情报处也在忙碌着,已经锁定了三处最有价值的攻击目标。

一处是位于神池县的汤庄煤矿,几天前,从“暗鹰”传回的画面中发现,这个不起眼的煤矿突然热闹起来,一队队蒙着帆布的汽车不停的开进汤庄煤矿,进一步详查竟然都是被俘的中国军人和壮丁,显然,日军是要扩大煤炭的开采,以满足战争的需求。

第二处是日军位于五寨县的一个物资转运站,这里的作战物资堆积如山,进出十分的频繁。

而第三处则是意外发现的,是日军在偏关县深山里正在修建的一座军火库,而张振汉的侦察方向还没有延伸到这里。当然了,如果没有人指引,仅凭侦察员的眼和脚是无法发现这个目标的,这也就证明了空中侦察的威力,更证明了中华佑卫使的先进力。

至于张振汉正在侦察的日军几处后勤基地,在基地情报处看来都是小打小闹,没有多大的油水,也就根本没有在意。

干就干最大的,挑最肥的肉下口,挑肉最多的骨头啃,干一次也值得。所以基地先下手为双牛山根据地策划着攻击目标。

在基地指挥中心,大家就先攻击那个展开了争论,这个说先攻击军火库,夺取武器好装备部队;那个说还是先攻击物资转运站,有了物资好过冬。这两个目标都在日军的占领区,防守相对的松懈一些,较易攻击。

作为司令员,少建宁的意见是选择了先救人,看着屏幕中那些破衣烂衫、有的还裹着脏兮兮纱布的战俘,他动情的道:“还是人最重要,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正在遭受日军的折磨和杀害,再说,你们看:”少建宁指着屏幕上的画面道:

“汤庄煤矿里的这些战俘多数都是国军士兵,好像八路军和游击队民兵战士等也有好几百人,他们可都是上等的兵员,都经过战场的洗礼,就回来后不用训练,拿起武器就可以上战场。”

“这么多的战俘?,有大概的统计吗?政委谢春海问道:

“有,不少于2000人,现在还在往里运,以后还会增多。”情报处长关五岳回答道:

“嗯,司令员说得对,2000多人的战俘,以鬼子的兽性,用不上一年就得死在井下大半,必须先救他们出来。八路军救他们与死亡危难之中,在经过宣传教育,他们会留下来的,这可是一个主力团的编制呀。”政委说出了先救人的急迫性。

先打谁大家七嘴八舌,而由谁来打倒是异口同声:“让野狼突击队上。”

特种兵首席教官梁铁恒中校拍着胸脯保证道:“虽然欠缺特种作战的经验,但野狼突击队的战力足以胜任。”

参谋长井方霖道:“不久双牛山根据地就会需要一套煤矿开采设备,让张振汉的独立团上的话,恐怕会把整个汤庄打个稀巴烂,而夺取煤矿这样只杀敌不伤设施的战斗最适合特种作战了。让“野狼突击队”上没错,不过……?”井方霖顿了一下又道:

“我认为“野狼突击队”的技战术还不够纯熟,也没有这样的战斗经验。嗯,汤庄日军的守备兵力是一个中队,光靠“野狼”的突袭力量显得单薄一些,是不是让我们的特战队也出动,在关键部位的战斗中进行实战指导或是充当后手。”

参谋长的话音刚落,指挥中心就乱了。

原护卫基地施工的先遣特种兵大队长黎彪,“龙残”特战队大队长耿黑锏,01旅的特种作战大队大队长苏慧天都大打出“嘴”,抢了起来。

黎彪的大队按照计划在佑卫师到来之后,即可启程跳跃回21世纪的空间,可他和全大队的战士们“死皮赖脸”的就是不肯回去,最终,少建宁把他们留了下来。可他感到很委屈,他们来到这里七八个月了,光干“看家护院”的活了,一次战斗都没捞到,打汤庄也该照顾照顾他们了。

苏慧天更冤,作为空天陆一体化合成作战旅的特战大队,那可是主力中的主力,可到现在连枪都没捞到放一响。

耿黑锏厚着脸皮还想争,被两人吼道:“你小子已经干了大小三次了,还想上啊,快“滚”一边儿去。”见两人脸都黑了,“吓”的耿黑锏也就没电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