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觉得,这个不是民族的劣根吗?[1]

刺客824 收藏 0 4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摘自《子弹》


——他,当年是一个热血青年,就是我们军区所在的省会城市高中毕业,市体校的。


当时南边刚刚开始互锤没几年局势还是紧张,他毕业没考大学就报名参军了。他也有一个女友,当时叫对象,上了大学。但是两个人感情还是很好,女友经常到部队看他。


他的身体素质好,侦察连当然是对他敞开大门的。


然后组建军区侦察大队,他就报名,但是他所在的部队没有名额。当然是血书,一封封的写啊,就是要上前线啊!——战士想上前线,你觉得哪个首长认为是坏事?当然没多久就批准了啊,就分到了何大队的中队。


他头脑灵活,军事过硬,文化素质也高,何中队很喜欢他。他和狗头高中队是好兄弟——这个是我没有想到的,当时是真的没有看出来啊?然后就一直打仗,还立了个二等功。绝对的战斗英雄的材料,绝对的临危不惧,绝对的杀敌不留情面——也绝对的真爷们。


然后就是深入敌后的一次任务,这个事情就是比较巧了——我觉得是演义的成分多点吗?我也不知道,就先写在下面吧?——据说有作家用过,但是我觉得我再写写也无妨老前辈作家不会介意我再胡喷点子东西吧?


夜,绝对的伸手不见五指。


亚热带丛林的低气压笼罩着整个世界。


一小队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在林间穿行,知名和不知名的枝蔓抽打着他们年轻的躯体。他们的身上挂满了冲锋枪、手枪、匕首、手雷(当时我们侦察兵是用手雷的,专门为山地丛林研制的)、电台、指北针等等你们都知道的劳什子,他们的眼神是果敢的,他们的喘息是粗重的,他们的脚步,却是轻盈的。


但是事情就是比较倒霉——什么叫点背呢?


先是40火手把自己的火箭弹给丢了,我一直纳闷怎么丢的呢?但是就是给丢了你有屁办法呢?偶然因素就是偶然因素啊?这种神事真的是没有解释的。


然后就是迷路——一帮子最优秀的侦察兵就是迷路了。


神了,都对着地图和指北针发蒙啊!


没办法带队的何中队就说妈拉个巴子走他狗日的!


你只能走啊,你还能在山里呆着等天亮搜索队来吗?


就走,摸索走——其实事后证明还真的没有走错,但是当时那种气氛对大家的影响比较大,这个很重要。


就走啊。


咣!


金属撞击的声音。


都安静了,都不动了。


夜太黑,什么都看不清楚——那个时候没有单兵夜视仪配备单兵啊。


但是——他走在第一个,是尖兵,他知道怎么回事。


撞击,就是撞击。


不是撞击了什么东西。


是撞击了一个人。


人的躯体。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都可以感觉对方的呼吸,但是谁都不敢动——你什么都看不清啊怎么动啊?!


都安静了都知道出麻烦了,但是什么都看不清楚就谁都不敢动。


突然之间一道白光啊!——附近不知道那边的火箭炮部队发射了!


全看清了。


第一道白光就全看清楚了。


蒙着迷彩布的高低错落的钢盔,钢盔下面年轻的画着厚厚的黑色油彩的犹如原始部落战神的脸,黑白分明的眼睛,他们中间摇曳的无线电天线……


土黄色的盔式帽,帽檐下同样年轻的黄色的脸,黑白分明的眼睛……


大概只有不到0.5秒的停顿。


从他的喉咙里面迸发出来一声极其原始极其野蛮极其粗暴的:


“杀——”然后就是小巧灵活锋利的侦察兵匕首划出一道白光。


第二道火箭炮的白光起来的时候,对面那个年轻的生命的脖子已经喷出鲜血,在白光下面是那么的红……


对面的年轻的士兵也迸发出自己民族的原始的嘶吼。


紧接着,就是小巧灵活锋利的侦察兵匕首和粗犷但是也是锋利的前苏联制造的突击匕首在空中飞舞,道道白光中血光四溅啊!


两个民族最优秀最勇敢最彪悍的战士就那么用最野蛮的方式杀在了一起了!


没有时间拔枪,绝对没有时间——因为真的太近了!


在火箭炮阵地的射击的道道白光中,就这样嘶吼着杀啊!


绝对的血腥绝对的野蛮绝对的残酷就是在老美也绝对属于限制级别的画面。


但是,这是真实的。


很多很多年前,两个亚洲民族最优秀最勇敢最彪悍的战士,就是这样巧合的相遇了——谁也不知道对方要走这条路而且是现在走——然后就这样用最原始的方式杀在了一起!


你可以听见杀声的嘶吼。


你可以看见血光的飞溅。


你当然还可以听见从不同民族的战士中间发出的惨叫。


——毫不犹豫就是杀啊!你怎么可能犹豫呢?


这就是战争啊!


这就是敌后作战啊!


这就是遭遇战啊!血染红了每一个人,也染红了他们的心——很多年后,当我们的参谋长给我讲述当年的血战的时候老泪沧然而下,我听的是惊心动魄啊!换了你在现场你会怎么样?!你会那么嘶吼着最原始的“杀!”去用最原始的方式和另一个民族最优秀最彪悍最勇敢的战士厮杀吗?!你们以为战争就是你们在电脑前面说几句牢骚话风凉话吗?!是杀!就是一个字啊!杀!没有别的!小兵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啊!——他们都是两个最不怕死的亚洲民族的最不怕死的战士啊!


这一通血杀哟!


没有赢家,都是血杀,血人,血战。


都是伤亡惨重啊!


他杀红了眼睛,就是不断的嘶吼着杀!就是不断的在杀!


——战争,就是杀!


过瘾吗?!


小兵们就是这么杀过来的!——你敢来试试吗?!


真的没有赢家。


都是不怕死啊!


都是杀啊!


没有退缩的啊!


他被一个人抱住了,另一个人上来就给他一刀啊!


没有捅中要害,但是在肚子上。


他一梗脖子用钢盔撞击对方的脸!


然后用自己的侦察匕首刺到抱住他的那个人胳膊上,那个人惨叫一声松开了。


他的肠子一下子从被粗犷的突击匕首割开的伤口流出来了——他一把捂住,右手还是拿着侦察匕首杀啊!


都在杀啊!都在杀啊!全都在杀啊!


死的就一声惨叫或者没有,没死的就杀!


反正就是杀啊!——战争就是这样啊!


人是越来越少啊,真的是越来越少。


何中队大喊撤!——毕竟是在人家的地头,这么杀很麻烦,不是怕死,是被包围了是个什么结果?!


边杀边撤啊!


他右手举着匕首左手捂着肠子边杀边撤啊!


但是,他流出来的肠子被枝蔓挂住了他没注意还挥着刀后退一步。


“啊——”你们知道有多疼吗?我们的小兵有多疼吗?!


他晕过去了。


再醒来,你们就知道在哪里了。


他的故事没有完,我先休息一下。


因为,真的太血腥了。


我的眼睛里面,都是红色。


喜欢吗?


他妈的过瘾吗?!


这就是我们的小兵!


他们就是这么杀出来的!


你们有什么资格瞧不起这些小兵?!


你们记住了,战争就是一个字:——“杀!”


真的是太血腥了。


虽然我们当年的训练也有白刃战的练习,但是毕竟是拿橡皮匕首啊!——我知道这个故事以后再看那些和何大队一起下来的一个中队的老前辈,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他们或者是笑着跟你说小庄你个小子看我干啥啊?或者是我们狙击教官那样就那么看你一眼不笑也不怒。或者就是狗头高中队根本就不答理我看他还是装酷这个孙子的本性就是如此你没有什么办法。或者就是跟我们何大队一样大黑脸喜怒无常全都挂在脸上——你们谁能看出来他们曾经经历过怎么样的一场血战?!


真的是血战啊!


我的寒意是从后脖颈子一直传递到全身的。


太他妈的血腥了!


当年我们的老前辈就真的是这么杀出来的啊!


真的是看不出来啊!


——你如果知道身边有很多从那场血战幸存的人,你会怎么看待他们?!


我18岁的时候就是这么敬畏的看着他们的。


甚至看狗头高中队的眼神都是带着敬畏的。


我的妈妈啊!


怎么杀出来的啊?!


怎么活下来的啊?!


但是他们真的不跟我们说这个,除了参谋长喜欢照相没事也喜欢划拉几句诗什么的(他还真出过一本诗集但是没有火好像是叫《迷彩兵俑》还是什么的我也记不清了因为他也没好意思给我看)和我聊以前的事情比较多——他给我讲的时候就老泪纵横啊,说小庄你个狗日的一定要记在心里,这场过去的战争已经被人遗忘了,你等到能写的一天你一定要写下来,我是不敢写啊!一写就心口疼啊!只能讲给你听啊!你给我记住了一定要写下来!一定要告诉人们我们当年是怎么杀出来的!告诉人们“他”当年是怎么杀出来这样对他不公平啊!绝对的杀出一条血路啊!你知道有多少弟兄没有回来就那么被活活捅死或者砍死了吗?你没有见过你是不知道那个阵势啊!——然后就是哭,就唱《送战友》——我的妈妈啊!我哪儿见过这个阵势啊!我也哭啊!我也唱啊!——其实我心里也难受啊!因为经过这场血战幸存下来的其中一个勇士死在我的枪口下啊!


那时候我刚刚18岁啊!


我怎么能不哭怎么能不唱怎么能不为了我的前辈痛心疾首啊!


——相比很多前辈,何大队参谋长狙击教官包括狗头高中队他们真的都是幸运的。


这就是命啊!该着你死了你就得死,该着你活下来你就活下来啊!


——但是他的命呢?


他没有死在那场血战。


死在我的枪口下面。我现在也在哭我算个鸟儿啊我怎么能对这样一个硬汉这样一个勇士这样一个侦察兵老前辈开枪啊?!


但是我还是哭我就是再不算个鸟儿我也必须对这样一个硬汉这样一个勇士这样一个侦察兵老前辈开枪!我必须开枪赶紧结束他在这个狗日的世界上的生命!


——我不能让他再次受辱。


虽然他已经不是战士是个罪人,但是他毕竟是这么杀出来的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