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黛杀手 正文 引 子

奇书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6.html[/size][/URL] 引 子 西风,古道,瘦马。 酒旗斜矗,玉液飘香。纷纷扬扬的落叶里,一缕炊烟袅袅婷婷,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引,缠着刺破天空的林梢头直上,衬垫着向晚寂寥的森林,像一副水墨画,清新且淡雅。 三个武士模样行色匆匆的壮汉踏着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6.html


引 子



西风,古道,瘦马。

酒旗斜矗,玉液飘香。纷纷扬扬的落叶里,一缕炊烟袅袅婷婷,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引,缠着刺破天空的林梢头直上,衬垫着向晚寂寥的森林,像一副水墨画,清新且淡雅。

三个武士模样行色匆匆的壮汉踏着满地落叶走来,千里烟尘堆砌在瘦削的双肩。骤然瞧见这林间小酒肆,不由得都兴奋不已,加快了脚步。

“有人吗?”为首的络腮胡子敲敲酒肆旁干净明亮的瘦马鞍,喝道:“有人在吗?”,“莫慌,有人哩。”随着话音,一个小厮从光线暗淡的屋子中钻出:“三位?住店还是沽酒?”

汉子们瞅这小厮,黑黑壮壮的身子,一身洗得干干净净的衣服,两只骨碌碌转的眼睛,先便有了些喜欢:“住店怎么说?沽酒又怎么说?难道此林此时,你还有好铺好被好酒好菜不成?”,“是杀了这匹瘦马,给爷们炖了当下酒菜?”,“瞧这马瘦的”。“瞧这小厮胖的。”

“好铺好被迎侠客,好酒好菜奉英雄。各位是哪一类呢?不妨自报上来,咱听听。”

众汉子瞅他洋洋自得人小鬼大的模样,全都乐了:

“咱是‘飞天旋’,专喜良家妻女,一夜干上十几个女人,兀自金枪挺立巍然不倒。”

“惭愧,自叫‘人见愁’,小子懂么?男人见我发愁,是打不过本爷;娘儿们见我发愁,是迈不开离去的脚步。因为,本爷帅呗又有本事,砍百把个人头刀不卷刃,声色不动。”

“我呢,江湖上人称‘三只手’的,即是本爷。”

“哦嗬”小厮被唬得倒退一步:“你就是‘三只手’大爷?连连劫杀过路客商妇孺三百多口子的三只手哦?哎呀,江湖上的三大英雄都来了,欢迎呵欢迎!请,各位里屋请!”

汉子们解下腰间的刀剑,气宇轩昂跨进里屋,将家伙扔在桌子上,再接过小厮递来的茶水,一饮而尽,待在尺宽的木凳上坐定,这才发现屋子里静静站着的一位老妇人。

“你是谁?”

“老身是这酒肆管事的”

“即是管事的,还楞着干什么?”‘飞天旋’将桌子一拍:“还不快饲候爷们儿?站着干嘛?告诉你,好酒好菜尽管上,银子多多是。”

老妇人笑:“客官,本酒肆自酿酒水,自养家禽,管饱管畅管高兴,不管生气。稍坐坐,酒菜便来。”说毕,慢吞吞走进了厨间。

一会儿,小厮送来酒菜,众汉便开怀大喝大嚼起来,酒入肠,菜进口,直呼痛快。

“飞天旋”喝道:“老太婆,此处可有女人?爷三个心浮气躁,寂寞得很哪。”,“小店只有老身,客官,想必各位是公事在身,赶路辛苦,老身还是吹一曲儿给爷们解闷罢。”

“三只手”大喜:“林密草深酒肆,有曲儿伴美酒佳肴,快活呀快活呀,吹罢,吹呀。”

只见老妇将自己的右食指往嘴唇上一靠,那鸣鸣咽咽清亮的银笛声,竞相流泉般涌出:“一怨东风昨夜破/遥看江湖恩怨多/二怨南风起梢头/刀光剑影竟英雄/三怨西风拭窗棂/少年仗剑不回首/四怨北风寒奴心/天下何处是归宿?”

笛音里,众汉子目瞪口呆,筋酥足麻,心知不好,欲挣扎着站起来拿家伙。老妇轻轻一笑:“不必了,各位滥杀无辜,勒索钱财,夺人妻女,作恶多端,阳寿已尽,去了罢。”

说毕,老妇收回食指,将身子轻轻一抖,一个漂亮娇艳的二八佳人,莺啼鸟鸣,莲步茑唇的出现;再轻轻一抖,一个刚直果敢的青春少年,又英气逼人的站在了众汉子面前……

舒卷变幻中,众汉子呐呐不能自语,口舌自堵,气消魂断,骨肉脱离,渐渐化为白骨。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