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谈抗战国军游击战:击毙日军陆军大将一名

2011年10月02日 10:2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白崇禧

核心提示:敌第十一军司令官名冢田攻者,率高级随员七八人乘飞机飞经大别山麓太湖县境之张家榜上空,为我军击落,全机与人员皆告失踪,我并俘获敌人机要文件缴存中央。


冢田 攻:(1886年7月 - 1942年12月)日本茨城县人,日本帝国时代陆军大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9期,日本陆军大学第26期,日本陆军第11军司令官。1942年12月18日乘飞机由南京飞往汉口途中被国军第48军138师412团3营9连的高炮直接命中阵亡,成为抗日战争期间被中国军队击毙军衔最高的日军将领。


本文摘自《白崇禧口述自传》 作者:白崇禧 出版社: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五战区游击战可分鲁东、苏北、大别山三区,分述如下:


(一)鲁东地区


自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下旬,敌第二军南渡黄河,占领我济南、青岛,续向我进攻。是时,青岛市长沈鸿烈奉命率海军陆战队、地方团队于诸城、沂水一带发动游击战,并以庞炳勋第三军团收复蒙阴,保有鲁东各城市。敌第五师团于二十七年一月,沿胶济路南进,我游击司令刘震东守备沂水,力战阵亡。当敌攻临沂时,我军张自忠与庞炳勋两部与敌第五师团激战,我游击部队则袭击敌后,牵制敌人,并妨害其补给线,迫其放弃潍台公路,后又转占曲阜县、泗水一带,于临沂之胜有极大贡献。


自此,鲁东南广大地域与沂蒙山区、沂照山区形成国军之良好根据地,保持达六年之久,于牵制敌人贡献甚大。


(二)苏北地区


五战区于徐州会战时,韩德勤为江苏省主席兼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保有苏北、皖东以至运河及通海公路(南通—海州)之北端,且迭次向津浦路南端游击,减轻我五战区主力之特别威胁,于台儿庄之胜利有间接之贡献。


军委会命第六十九军于四月下旬,由郯城以东向临沂挺进,袭敌之后,该军于徐州会战后仍留滞鲁南,并令缪澄流五十七军由苏北转入鲁南,加强该地游击力量。迨沈鸿烈任山东省主席时,令山东各专员县长率领地方团队,于各该区抗敌自卫。山东游击战普及全省,尤以专员范筑先,保有东昌(聊城)及其附近地区,其游击战绩卓著,杀敌独多,其后壮烈牺牲令人敬佩,后方咸表哀悼。


(三)大别山之形势


大别山位于鄂、豫、皖三省交界处,崇山峻岭,地形险要。徐州会战后,军事委员会定大别山为华中战略要点,其地可东窥津浦,西出平汉,南下长江,北袭陇海,战守皆宜,于军事上甚有价值,故军委会令五战区负责筹划确保。


是时,五战区呈请以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廖磊兼安徽省主席,省府总部、省党部均设置于大别山中心之立煌县。廖莅立煌后,即积极展开建设大别山根据地,如架设有无电线,开辟山内交通等,并于立煌设有临时飞机场,以便运输弹药军饷。


当时飞机投掷弹饷皆利用夜间施行,因需飞经敌人地区,白天危险,有时重要将领之来往也赖此机场。又大别山四面为敌人包围,故须于各根据地屯粮储弹以备用。因我对此战区较为清楚,故除立煌外,又于皖东津浦路东之五河,皖北之周家口,鄂东之麻城,分设若干游击根据地,以加强游击力量。


凡于皖省境内之游击区、各县与非游击区之安全地域,县长兼国民兵团团长,此外于敌人占领区,视各县需要,县长又有加游击司令之头衔者。副团长为军人,协助县长训练国民兵团。国民兵团分常备兵与后备自卫队两种,凡十八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之男子,皆须纳入组织,接受军训,与各军合作一同打游击,以打击敌人,保护地方政权。此种民众组训办法,多仿自广西,当时并由广西调来若干干部以利推行,惜廖主席于二十八年冬季因积劳病故(血压高)。抗战初期,廖军在广西柳州奉命参加淞沪战事,将出发时医生即曾劝其不可操劳过度,但廖将军以抗战乃军人之天职,故仍毅然参加。


廖原为唐生智部下,平时律己甚严,爱护部属,忠勇爱国。作战时常身先士卒,奋不顾身,其于作战危急时,亦不请援兵,是硬汉一条,练兵亦佳,勤政爱民,甚得皖人之拥戴。廖不幸病故后,中央待命五战区副司舍长官李品仙接掌省主席仍兼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职,李接篆后,一切措施仍萧规曹随,按原来规模实行。


八年抗战中,敌人虽占领津浦路两侧要点与长江沿岸重要据点,如安庆、芜湖,以掩护其伪组织之成立,然安徽其它广大县份地区皆在安徽省府掌握中,敌人所占仅为干线十公里内外,远者即不能控制。


敌第十一军司令官名冢田攻者,率高级随员七八人乘飞机飞经大别山麓太湖县境之张家榜上空,为我军击落,全机与人员皆告失踪,我并俘获敌人机要文件缴存中央。敌因而恼羞成怒,以优势之部队分路扫荡大别山以为报复,我军以高度机动脱离立煌区域,向皖北转进或疏散于山区。敌占立煌四五日,因给养困难,又时遭游击队之袭击,乃即撤出,敌退,我军又回,一切仍复旧观。


抗战八年,大别山根据地始终保持,我军主力依然存在,牵制敌人许多兵力,保持皖省广大地区之政权。敌军有云:“大别山为南京之盲肠。”此言诚不虚也。


南京为敌伪政府所在地,安徽与之交界,随时予其威胁,或破坏津浦路,敌始终莫奈我何。以上所述为第五战区游击战概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