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什么李聚派兵打伤了何应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英国驻华大使布鲁斯是惊世骇俗的问道,因为昨天晚上,李聚和何应钦还好好的坐在一起吃饭,为什么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听到李聚的兵打伤了何应钦,英国驻华大使布鲁斯这时简直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不仅布鲁斯不相信,就是苏联驻华大使马林洛夫和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也不敢相信。原来是副委员长冯玉祥得知消息后,经过深思,他害怕李聚和何应钦之间只要有一人不够冷静,就会成为滩县的导火线,局势就会变得不可收拾,滩县就会血流成河,到时候就会把中国的抗日统一阵线撕裂成两半,严重削弱中国的抵抗力量,那中国这几年来的抗日努力就将付诸东流。于是冯玉祥这一个爱国抗日高级将领在痛心之下,是连早餐也顾不上吃,就匆匆忙忙的赶到外宾楼,会晤英、美、苏等国驻华大使,要他们在何应钦和李聚中间进行斡旋,平息纷争。

“大使先生,这是真的,由于顾祝同的女秘书康采妮少校被人毒杀死在医院,何应钦一口咬定是李聚为了掩饰勾结中共间谍的罪证,才把康采妮杀人灭口,于是何应钦就要想抓李聚治罪,但新八军的警卫战士说这不关李聚的事,就和何应钦等人理争,谁知他们在争执中,何应钦在愤怒之下,掏枪打死了一名警卫的战士。其他的警卫战士看到何应钦恼羞成怒,还敢掏枪杀人,于是这些警卫就伸手去夺何应钦手中的枪,谁知在夺枪的过程之中,不知是谁在何应钦的胸口上打了一掌,并把他推倒在地上……。这时候何应钦想到他身为堂堂的国防部长,竟然被士兵打伤,更认为这是李聚所指使的!于是何应钦在暴怒之下,马上命令宪兵队捉拿李聚归案。你们也知道由于李聚和何应钦早就格格不入,他们的脾气都火爆十足,我就怕他们两个人借这一件事,掀起流血事件,所以我才赶紧跑过来和你们商议,希望通过你们的疏通,能够平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愤怒和恩怨。”

“竟然这一个康采妮少校是前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的秘书,为什么她这一个时候时要出现在新八军,她又被人毒杀死在医院,而她的事又为什么牵涉到李聚和何应钦两个人的身上,你们中国人之间的恩怨所事都把我们的脑袋搞大啦!”司徒雷登抖动着双肩,不懑的冷哼道。

“司徒大使,康采妮少校跟李聚和何应钦两个人有没有关系和恩怨,这其中的原委我不知道。但我现在知道一点,如果李聚跟何应钦发生争斗,发生流血事件的话,这恐怕就跟你们盟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有关系啦!”冯玉祥陈述利害关系说道。

“冯副委员长说得不错,李聚跟何应钦的对立,这关系到新八军的成长,这关系到中国局势的稳定,现在我们几个人分头去找李聚和何应钦,让他们暂时放下心中的个人怨恨,然后他们共同找出杀害康采妮的凶手。”随急他们决定,冯玉祥和布鲁斯去找李聚,马林洛夫和司徒雷登去找何应钦……!

看到新八军在广大友军的支持下,我们中国已经粉碎了日军占领平汉线的阴谋,我们新八军即可挥军南下解新四军之围。为什么在这节骨眼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的警卫战士怎么失去了平日理志和冷静,对国防部长何应钦动手,并把他打伤。虽然我对何应钦这一个亲日派是恨之入骨,但他必竟是位高权重,权倾朝野,如果说他借这件事对付新八军,到时候我和周强拿什么本事来制止内战的扩大。因为如果何应钦动了杀机,新八军能不能够存在都一个问题,现在我整个脑袋都大啦!都快把我逼疯了。

“玉梅。现在何应钦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去看一看他,向他解释我们之间的误会,这也许能暂时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聚哥,现在何应钦就躺在医院里,此事已经惊动了宋美龄夫人和各国的驻华大使、新闻记者。何应钦也不当众指出说你和周强想阴谋造反,才毒杀康采妮小姐,然后叫警卫员打伤了他。而且他现在气头上,你去看望他,这恐怕不好……。不如你先去找冯玉祥副委员长,请他帮忙进行周旋一下,看看何应钦的表现再去不迟。”唐玉梅为我的安全说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说我现在不出面,事情就会闹得更大,事情就会更加不可收拾,他们更会说我是幕后的真凶。”现在我对突然其来的事情,也击的是六神无主,我黯然失色道。

“大哥,唐小姐说的不错,你还是先去找冯委员长和各国的驻华大使,让他们帮忙,也许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和转机。我马上去命令部队加强戒备和拘捕闹事者。并要全军将士们保持冷静。”周强对我说道。

就在此时,一名全副武装的宪兵队长带着四名手持冲锋枪的宪兵走到我们的身边,恭敬的对我说道:“李长官对不起,请您马上跟我们去宪兵队,协助我们侦破康采妮被人毒死的事件。” 明说是请,不如说是胁迫。

“丁队长,对于康采妮的死,我比谁都痛心,我也很想把事情搞清楚,想知道是谁在医院里把康采妮毒死的,但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办,等我办完事,我自会到宪兵队报道……。”因为现在新八军里是暗流涌动,战火是一触就发。最主要的是要稳定新八军,绝对不能让敌人有机可乘,加深我们自己的内部矛盾。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急起了宪兵队长的怒火:“李聚,你现在是杀害康采妮的幕后主要嫌疑人,你就得马上跟我们回宪兵队接受调查,现在容不得你作主。”说完四名宪兵就拿绳索来想绑我。

“你们几个人是什么东西,竟敢把李长官当成罪犯来抓,相不相信,我们马上击毙你们几个狗东西。”我的卫兵看到宪兵队员蛮不讲理,伸出手就要想捆绑敬重的李聚李长官,他们也是怒气冲天,掏出身上的佩枪对准了宪兵队员,并用双手护着我。

“李聚,你想拒捕吗!如果说你想拒捕,那我们几个今天就是豁出去了,也要把你逮捕归案,绳之以法。”宪兵队一般都比其他军队高人一等,所以在我们的面前,口气是相当的强硬!

“你们宪兵队就是何应钦的一条走狗,是排除异己的帮凶,今天你们想烂用私刑,想致李长官于死地,就没门。”这时一名刚调来新八军的上校军官参谋冲到宪兵队长丁刚的身边,一只手抓着丁刚的衣领,一只手持着一把手枪对准了丁刚的脑袋瓜子吼道。

宪兵队员看到他们的队长被人胁持,马上丢弃我,抬起冲锋枪对准了这一名的上校军官吼道:“赶快放了你手上的枪,放开丁队长,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我为了不想把此事件扩大,我也马上开口,对这一名上校军官参谋说道:“参谋阁下,谢谢你的好意,今天宪兵队维护法纪是他们的本职,你快放下手中的枪,回参谋部去。我跟他们去宪兵队就是,我没有杀害康采妮,他们也定不了我的罪!”

在我的出声制止下,这一名参谋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枪,就在他转身就要离去时,宪兵队长丁刚向他吼道:“一个个小小的参谋竟敢阻挡我们办案,并持枪威胁我们,眼中肯定没有国法和军法,宪兵马上毙了这一个家伙,然后把李聚带到宪兵队审问。”丁刚是恼羞成怒的令道。

我、周强和唐玉梅正要喊宪兵不要开枪,但是宪兵手中的冲锋枪还是先响了,这一名参谋来不及躲避,就也倒在他们的枪口之下,我跑了上去,也发现他已经死了,他牺牲在自己人的手中。如果说不是我出声制止他,他也不会牺牲在我们的面前,是我李聚害死了他……!想不到给宪兵队三分颜色,竟在我们的面前开起染房来。这分明就是何应钦指使他们做的,现在我是怒目看着这些宪兵,我要他们血债血偿,为这一名死难的参谋报仇雪恨:“警卫员,马上缴了宪兵队员的枪,给我往死里打。”

七、八名身手敏捷的警卫员马上下了这五名宪兵身上的枪支,然后把宪兵拖在一旁拳打脚踢,只见刚才在我们面前的五名扬武扬威的宪兵是惨叫声连连……!看着他们的惨像,再看到牺牲在怀里的参谋,我咬着牙腮,愤怒的令道:“把他们拖下去毙了。”

“犍为李聚,你想造反不成,想杀我们,你是活腻了不成!”丁刚在警卫员的拖曳之下,怒声把我骂道。

“老虎不发威,你们给老子当成了病猫一个,三翻五次的想治老子于死地,这一回老子不仅要把你们五个龟儿子枪毙,老子还要马上去找何应钦这一个老匹夫算账。”现在我是被仇恨充满了脑袋,想到竟然何应钦想致于死地,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这时冯委员长和布鲁斯大使正好赶到,他们对我赶紧说道:“李聚,你枪下留人。你此时千万要冷静,不要在给中国的局势火上加油了……。”

“冯副委员长,大使先生,是何应钦先对我下毒手,在我们的面前不仅毒杀了康采妮少校,宪兵现在还枪杀了一名义愤的参谋,请问谁给他们这么大的权力,胡乱杀人,如果说我还不找何应钦算账,我李聚就对不起牺牲了的将士!”

“李聚你千辛万苦想要的这一种抗日局面就要成功了,如今你想要破坏掉,难道说你不心痛吗!我们现在要从抗日大局出发,个人的恩怨暂时抛弃在一旁,这样我们身为中国的一名军人,才没有辜负亿万人民对我们的支持!”冯玉祥是苦口婆心向我责备道。

“现在上官云相的部队还在皖南地区围攻新四军的部队,在滩县在使出种种阴谋针对新八军,想要铲除我,想要分裂新八军……!就算李聚为了中国的抗日大业,息事宁人,但何应钦肯罢手吗!”

“李聚,对于国共在皖南地区的战斗,我们一样跟你痛心,我们盟国也在尽我们最大的能力来遏止中国内战的扩大,还有你和何部长的矛盾,这肯定是有人在从中挑拨离间,才让你们互为仇人,如今司徒雷登和马林洛夫也去找何应钦了!等今天晚上吃饭聚会的时候,你们两个人碰一下面,大家解释一下,消除你们之间的误会,不好吗。”竟然冯副委员长和西方盟友都这么说了,我只有暂时熄灭自己心中的怒火,等晚上再找何应钦解释清楚,希望用我的诚挚,化解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与冯玉祥他们分手后,马上处理死去战士的事情和安抚他们骚动的心,而周强也全力调查康采妮的被害事件。

“夫人,请你不要再犹豫不决啦!你赶快下命令吧!逮捕李聚。”国防部长何应钦是在宋美龄的面前是振声说道。虽然他这时躺在病床上,说是受了伤,但他说话却是那样的亢奋有劲。

“何部长,你说李聚杀康采妮灭口,我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证明这是李聚本人做的。这时你要我代表国民政府和最高军事委员会拘捕李聚,如果我们这样做。西方盟友和中国的社会各界会说我们国民政府是过河拆桥,出尔反尔,这样会对我们国民政府的国际形象不利啊!这对我们的抗日出路不利啊。”宋美龄虽然是一个女流之辈,但她心中还一点明志。但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何应钦来滩县的目的,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铲除李聚,就是要把新八军这一支机械化的队伍控制在他的手中,而康采妮只是一个意外事件,只是何应钦要杀李聚的一个借口。

这时何应钦、宋美龄两个人在病房里争执道。

“夫人、如果说新八军回师滩县驻地,如果他们再全军向皖南一线逼近,那我们剿灭皖南新四军的战略就要将付之东流啦!”何应钦愤怒的说道,此时他含在嘴里的香烟,是猛烈地吸了几口,不满的说道。

“何应钦,想不到昨天你们是叫我一起到滩县,是想稳住李聚,然后才见机行事,如果说小日本鬼子还在大别山一线,你们就利用李聚来提高国民政府的抗日形象,如果说小日本鬼子兵溃,那你们就制造阴谋诡计来铲除李聚,你们的行为也太卑鄙无耻了吧!你们这样做,对得起抗日前线的中国军人吗!以后还有谁为我们国民政府抗枪卖命……!”宋美龄对何应钦卑鄙无耻的行为痛愤道。她以为何应钦此时是为了他的私利,才迫切对李聚下手的,是何应钦背着蒋介石做的这些事情。但如果让宋美龄知道蒋介石也有份,不知她又会怎么想,会怎么说……!

“夫人,你就是冤枉我啦!我此次也是奉蒋委员长之令来滩县的,不除李聚,你知道后果是什么。日本人占领中国,我们是亡国,不会亡党。李聚投靠延安后,延安的军事实力就会迅猛发展强大,到时我们就会亡党,中国从此就无党国立足之地。”

宋美龄哑了,无话可说了。因为这事关蒋家王朝的兴亡,是关自己蒋、宋两家的切深利益。这时马林洛夫和司徒雷登的到来,才结束何应钦与宋美龄之间的争执。

“什么,你们要我们中国政府放过李聚这一个杀人凶手,就不行,这只会令整个三战区的将士寒心,也会令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局势而崩溃。”何应钦是骇人听闻的说道。

“何部长现在你口口声声说李聚是杀人凶手,是幕后真凶,我们此时才怀疑你的动机。如果说李聚是凶手,我们绝不回袒护他,但李聚不是杀人凶手的话,我们盟国也希望你们不要自毁长城。”马林洛夫厉声说道。

“大使先生,你误会我们了,康采妮之死,我们自会调查清楚的,如果李聚没有参与此事,我们就向他道歉。”宋美龄赶紧打和解释说道。

“还是夫人明白事理,大家一起坐下来,说出彼此之间的分岐,消除双方之间的误会。这对中国的团结抗日有好处,对我们盟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也有好处。何部长,你说对不对。”司徒雷登说道。

“两位大使先生,只怕我有这一个诚意退后一步,李聚就恐怕不能啦……!”何应钦看到盟国对他的压力,他只有暂退一步说道。其实何应钦现在的心里也把苏、美几国大骂起来:“我们中国内部的事,关你们球事!”

“李聚那边由我们出面,今天晚上你们两个人碰碰面。”

虽然我和何应钦在冯玉祥和驻华大使的劝导下,暂时压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放下了心中的仇恨。但李聚要枪毙宪兵队员的消息和对付何应钦的消息,又不知被谁捅了出去,现在整个滩县是闹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一致认为李聚跟何应钦的斗争是一触就发,流血事件就要爆发了……!

为了压下谣言和平拂新八军的暗流,我以军部的命令发出紧急通知:“康采妮之死也在调查之中,而李聚和何应钦部长之间的分岐,只是战略上的分岐,如果说有人继续在新八军讨论李聚和何部长之间的事情,将以军法重罚。”今天滩县的气息虽然令人有窒息,充满杀机,但相对来说还算平静。但在滩县潜伏一带的日伪特工就显得焦虑不安啦!特别是日本的特工行动队长桥本一郎更是显得暴躁不已,他不停地在密室中来回走动,不停地自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因为令日本人想不通的是,一个一心要致于李聚死地的何应钦,一个嫉恨如仇,有仇必报的李聚,为什么在康采妮的死因上没有动静,看来他们刺杀康采妮的计划算是失败了。

“尹东遥,你胆色过人,身手敏捷,你马上潜进新八军,再次与我们内线取得联系,然后侦察李聚和何应钦到底有什么动静,然后马上向我上报。”桥本一郎对身边的一名美女特工令道。

“队长,我这一次是化装成护士进去吗,还是……。”

“由于这一次康要妮是死在医院,中国人必然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医院方面进行调查,如果你此时再化装成护士进新八军,这恐怕是自投罗网……。”桥本一郎思虑道。

“队长,李聚不是喜欢媒体记者吗!我看不如就让尹东遥化装成一名战地记者,让她潜进入新八军的驻地。”

“对,这一个好办法,琴早妃小姐不愧为帝国的优秀的女特工,就照你说的方法去做。”

何应钦是脸青眉黑的在听宪兵队长丁刚对他的沮诉:“何部长,如果说不是冯副委员长和布鲁斯大使的急时赶到,属下五个人早就被李聚枪毙了,李聚还想杀了您。”

“李聚,你敢羞辱我,要杀我。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何应钦听到丁刚的哭诉后,怒发冲冠的破口大骂道。

“何部长,如果说我们现在不乘李聚羽毛还没有丰满时,不杀了他这一个臭小子,那他将是党国之大患啊!”想不到我在冯玉祥劝阻下,没有杀丁刚他们五个人,他狗杂种竟然在何应钦的面前火上浇油道。

何应钦眼睛悚了丁刚一眼,对丁刚吼道:“叫你办一小事也办不好,给我滚出去!”

到了晚上的宴会,为了新八军的前途和中国局势的稳定,我是忍辱负重向何应钦当面道歉,并向他说道,惩治冲动的警卫战士,也向他保证,尽快查出康采妮的死因和杀害她的凶手。但何应钦这时却得寸进尺要求我当场作出承诺,确定新八军下一步的走向。

想到我李聚从来没有挑战过蒋介石的权威,承诺就承诺。于是我当场就向国民政府的高官代表和西方国家的驻华大使、中国的各界朋友和新闻媒体给予了安全保证说道:“李聚和新八军今后没有任何理由挑战国民政府的利益,挑战中华民族的统一利益。而且我还向当场的各位嘉宾保证,中华的新八军会以蒋介石政府为核心,以蒋介石为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直到中国的抗日胜利”。

虽然我和周强都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但是我们两个人已经融入当时的抗日社会。并时时以中国的历史为准绳,所以我们两个人才示蒋介石为中华民族的最高领导人。因为在抗日战争期间,如果没有蒋介石强权的领导,没有国民党军队的保家卫国,那我们中华民族就不可能战胜当时的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军队是为中国的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虽然后来蒋介石发动了中国内战,但这是后话啦!

我和新八军的这一种为民族大业的善意举动,马上赢得了在场所有嘉宾高度的一致赞扬,因为世界反法西斯阵营也希望中国的这一种统一抗日的善意能继续下去。但这时也需要国民政府拿出决心,全力抑制国内一小部分利益集团的怂恿,不要再让政治利益的分岐给中共延安和新八军的团结抗日添乱。

当场世界的各大媒体,引我的话评论说:如果说国民政府是一心抗日,对于它自身来说也是一个解脱,中共延安是中国第二大政党,也是中国最重要的一支抗日力量,而中华新八军虽然在中国是一个新兴的抗日力量,但是中华新八军是站在了中国抗日战争最前面的一支部队。国民政府把这一些问题解决好了,从长远来看,这不仅有利于中华民族的抗日进程,也会有利于蒋介石政府在中国地区发挥更为积极的领导作用。

在宴会上,何应钦代表蒋介石政府用“战略再保障”对中共延安代表和中华新八军提出了这一个要求。

但从中国目前的局势来看,这个要求应当是中华的抗日民众对蒋介石政府说才对。因为从近段时间来看,不是中共延安和新八军能否给蒋介石政府提供战略保障,而是蒋介石政府是否能给中国的统一抗日提供战略保障。如果蒋介石政府坚持对新八军耍阴谋诡计,而在皖南一线的十多万精锐国军再停滞不前的话,中共延安就没有安全感!中华的新八军就没有安全感,他们又怎么能安心下来与国民政府统一抗日。我一想到这些问题,马上当众向国防部长何应钦提出这些问题!

虽然何应钦是蒋介石政府中摇摆不定的野心家一个,但我和周强知道“皖南事变”是他何应钦和徐立昌共同签署的。 何应钦是这一次皖南事变罪魁祸首之一!想不到我的问题又涉及到他的痛处,又给我带来杀机……!

何应钦听到我和周强的这话,果然是脸色大变,脸上是冲满了一股强烈的杀机。就是在他身边三丈方圆的嘉宾也不由感到身上是一阵寒噤……!本来全场的嘉宾朋友们都还在庆祝中国军队在大别山战区的抗日胜利大捷,但此时他们从李聚和何应钦的话语中,又感到会场上是充满一股强烈的火药味,一股浓浓的杀机。

西方盟友看到我和何应钦又充满了火药味,他们知道如果李聚跟何应钦不够冷静,马上一方就要血溅当场,就可能引爆中国的内战。英国驻华大使布鲁斯当场指出,国民政府的不安全感是重庆政府自己制造的,只要蒋介石政府不放下“中共延安和新八军威胁论”的幻想,就必然会永久感受到“中共延安和新八军威胁”的魔咒。何应钦向中共延安和新八军提出的战略保障,在中国内部并没有引起太多的争议和轰动,因为中华民众对蒋介石政府的玩弄权术也感到厌恶之至。”

西方盟友和中华民众也当场指出,中共延安和中华新八军的崛起是谁也不能够阻止的大势所趋,是保障拥有促使中华民族统一抗日胜利的基础,是防止法西斯小日本帝国势力迅猛扩张的力量,是维护亚太地区国家利益的力量,而统一抗日又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意愿,也是中国统一抗日胜利的基础。李聚和周强的这一点要求算不让过份。而中共延安没有要求主导中国,而中华新八军也没有要求在中国的特权。”

何应钦等人见到西方国家和中国各界站在新八军的这一方,他的身体是更加气得脸青碧黑,眼睛闪射出一束杀人的寒光。而他此时的内心也更加坚定了要铲除我和周强之决心。

宋美龄不愧是第一夫人,她是熟知西方各国政治利益需要的女强人,只见她微笑的脸上,嘴上打了几个哈哈,顿时冲淡了会场的紧张气氛,她的眼珠了一转,思路大开的说道:“中共延安的统一抗日战线和李聚的抗日意愿,也是我们国民政府的核心利益,我们政府会调整自己的战略空间,真诚地给中华民族的每一个党政团体和个人的发展空间,只有这样,我们中华民族才有持久的统一抗日,为了打击世界法西斯强盗的侵略扩张,作出我们中华民族的贡献。”第一夫人宋美龄的一席话又拉近了西方各国和中国各界与国民政府的距离。也赢得了满堂的喝彩……!

这时餐厅经理向我们报告道,酒宴摆好了,我们才暂时结束各自心中的愤怒和分岐,走进了酒宴大厅。这时一名年青漂亮性感的女记者走到我的身边说道:“李将军,我是广州《南方民族解放报》的记者,我叫东遥,我可以跟将军同席吗!然后我想给将军您一个独家专访!” 女记者微笑的脸蛋,清雅的谈吐,性感的身材顿时赢得我对她的好感。

“有你这样的美女坐在一起吃饭,李聚是求之不得,东小姐请。”我们一边走,一边谈到中国的局势,她对中国目前局势的分析,令我这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也敬佩万分,她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要走出目前的困境,国民政府必须给延安的合法权利,必须给中国个人的抗日权利。美女记者给我的印象,仿佛就是一种相见很晚的感觉,仿佛是在茫茫尘海之中,又找到一个知音的感觉。

“东小姐,李聚答应你,今天晚上接受你的采访。”

“谢谢将军。”

当我和女记者坐定后,待主席桌上第一夫人动筷子后,我们才动筷子就餐。我们一边吃凉菜的时候,一边餐厅的待员开始上热菜。第一道是我们四川的名菜“东坡肉”。看到美女记者拿着筷子,不知从那里动手,我对她说道:“东小姐,快来尝尝我们四川的东坡肉,肉肥而不腻,而且对美女来说,这一道是非常美容的。”

“将军,你真会给我开国际玩笑,苏东坡是北宋朝的一名大文豪和政府高官,他一生都是在外为官,他又怎么变成了一名美容专家。”东遥是掩口笑侃道。

“东小姐,你就有所不知了,根据史诗记载,这苏东坡不但是一名大文豪,也是一名情圣,由于他长年在外做官,妻子一直待在眉州家里,两个人是相隔千里,山隔万重。他们两个人是数年几载也不能见上一面,所以苏东坡一直觉得愧疚对于贤良的妻子,他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想到自己的妻子能青春永恒就好了,于是苏东坡是翻遍古今,终于找到了这一个传世精典的美容秘方,经过他数十次的烹制,才做出了这一道名扬千古的美容大菜的“东坡肉”,就在苏东坡成功之时,但远在千里之外家乡的妻子因思念之情,是忧郁而终。于是苏东坡为了亡妻写下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这一首千古悼亡之词。苏东坡一想起妻子的倩影,就想起两地分居拼搏的夫妻们,他为了天下有情人能长久,一生共婵娟,所以苏东坡就把这一道美容名菜传遍于世,今天我们才有幸吃到这一道名菜。”我向女记者解释说道。

“想不到东坡肉里面还藏匿的有这一个精典的爱情传奇故事,那我今天就要好好的尝一尝。”东遥女记者马上夹了一块东坡肉放在嘴里,慢慢的品尝到。“不错……不错”的赞颂过不停。

“现在上的这一道菜也是四川的名菜“陈麻婆豆腐。”我一听到“陈麻婆豆付”的菜名,又把我的食欲逗了出来,我顺着声音望去,多远的就闻到了一股麻辣鲜香味的传来。但这时我发现有两名男待者是非常的陌生,他们上菜的动作也与其他的待者不同,他们不是双手托起菜盘,而是低至肚皮部位,走起路来是快速有力,并且他们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紧张和杀机。

“给我拦住他们。”我指着他们两个人,对站在墙边的警卫员喊道。自从发生康采妮的事件后,我就知道敌人是无孔不入,我就没有放松过警惕性。

两名男待者一听到我的声音,一看到餐厅里的警卫员向他们扑来,他们的脸色马上一变,面目变得狞狰可恶,只见他们甩开手中的菜盘,抓起藏匿在菜盘底的手枪,就向我杀冲来。顿时整个餐厅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叫声,就餐的人群是一个个的惊恐万状的乱跑。整个场面完全是混乱不堪。

两名持枪杀手看到他们的冲刺被混乱的人拦住,他们马上掏出手枪向天上打了两枪,但人们听到枪声后,更是一片混乱,两名杀手只有把脚后跟一点,只见他们的身体马上腾空而起,当他们的身体飞过人群的头顶后,身体也回落在饭桌上,只听见他们的双脚踩得桌子上的菜盘子是稀哩哗啦的响,他们踩踏着桌面向我飞来,他们看到我这时在招呼人群安静,不要乱跑……!就挥着手中的手枪就向我射击。

“李将军,小心啊。”我突然觉得我的身体被人一撞,马上被人用双手一抱,我们一起倒在了地上,“好险”敌人的子弹是擦着我的身体而过,这时我听到身体上一声痛哼,才发现推到我的人,保护我的人就是那一个美丽的女记者东遥姑娘。我在东遥后背上的手怎么是湿淋淋的,这时我才发现女记者为了救我,她的背上中了敌人的一颗子弹,受伤了。

“东遥姑娘,你要坚持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我痛苦的向她喊叫道。

“李聚,今天是你的死期到了,留下你的狗命来。”只见两名杀手这时也飞到了我们的面前,举起手枪,向我们吼叫道。就在敌人向我们开枪的一刹那间,身体上的女记者东遥是咬紧着自己的牙关,手上的相机是快如闪电的扎向一名刺客的手腕,刺客的枪口一偏,只见一颗子弹从我的头发上飞过,头皮马上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我寻得一丝空隙,马上一手托着女记者的身体,一只手抓起地上的破碎盘子,就向刺客拿枪的手腕击去。

只听到“当”的一声,刺客手上的枪被我击落在地。另一名持枪的刺客也被赶到两名警卫员制服。一顿好好的晚宴就这样被两名刺客搅和了,我双手抱着东遥的身体,怒目注视着何应钦,恨不得一枪毙了他,为东遥报仇雪恨。但这时何应钦是满脸的义愤,气势汹汹的跑过来,双手抓着刺客的衣服吼叫道:“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新八军行刺李聚。”

“何应钦,我们不怕告诉你听,我们就是在北山地区没有死的忠义救国军将士,今天我们是为了给死难的弟兄们报仇雪恨,只可惜我们今天失手啦,对不起兄弟们的在天亡灵。”一名刺客还愤怒把一把口痰吐在了何应钦的脸上。

“孙城辉是日本人的走狗,才令北山的流血事件发生,国民政府也还了李聚一个清白。今天你们这些叛逆之人这样做,只会陷国民政府于不义,外国的盟友会怎么说我们,你们知不知道……。”何应钦一抹脸上的口痰,马上怒不可遏就给两个刺客几个响亮的耳光。

“何应钦你是一个骡夫,你是一个王八蛋,你能忍受李聚对我们忠义救国军的羞辱,你能忍受李聚逍遥法外,但我们忠义救国军的部队就绝对不能,想起死难在北山地区的兄弟们,我们就要找李聚报仇雪恨,直到杀了他为止。”

“你们两个人分明就是日本人的奸细,是在这里挑拨离间我们国民政府跟李聚的关系,今天只有毙了你们两个人,才能证明我们国民政府的清白。”我正要喊枪下留人,就已经听到了两声枪响,只见两名刺客的太阳穴上都出现了一个血窟窿,两名刺客马上倒毙在地上。现在我不想知道两名刺客的身份到底是日本人,还是忠义救国军,还有他们的幕后人是谁,我只知道要救东遥女记者,要把她马上送到医院,进行救治。我是马上抱起东遥小姐,一路飞奔到医院,看着她进了手术室……!

好好的一场酒宴就被两名刺客搅乱了。

冯玉祥到了滩县的这两天,看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发觉他这一次到滩县的慰问之行,是被蒋介石政府和何应钦绑架了,他深深痛恨蒋介石、何应钦的两面三刀的阴谋,看到何应钦在滩县一而再挑起事端,想要铲除抗日急先锋的李聚的卑鄙无耻的行为,就对何应钦非常的痛恨。

“老冯啊,今天晚上你又何别给我发这么大的脾气,我还不是在执行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的命令。”何应钦拍着桌子说道。好象他还受了莫大的冤屈一样。

“现在我才知道你们的阴谋诡计,是你们拿军统女特工康采妮少校试探李聚,然后毒杀康采妮,再嫁祸于李聚和新八军,你这样就可以借口铲除李聚和周强啦!但你们想通过康采妮少校的这一个借口被压了下去后,今天晚上你们又派出刺客刺杀李聚,谁知你们又失败了……。但如果说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下一步的行动,还会有更大阴谋。但是我要告诫你们,要小心玩火,不要玩火自焚。”冯玉祥一向支持我,他象祖辈一样的给我关心,但他面对蒋介石政府反民族的行为和何应钦的杀着,也无能为力……!他只有暗泪捶胸,暗中祝福我。

何应钦见冯玉祥大发脾气,而宋美龄在一旁气嘟嘟的,也没有出声。他没有“怯场”的继续说道:

“老冯啊,是你完全说错了,如果说今天晚上的刺客是我何应钦派去的,他们肯定不会说自己是忠义救国军的将士,还有他们在大众之下,口口声声宣称自己是忠义救国军的将士,就证明他们就是日本人,是在挑拨离间我们跟李聚的关系。看来李聚也要比你要聪明一点,不然李聚早就跟我们拼命啦!”何应钦嘲笑道。

“这只能证明李聚的大义,没有你们的那些无耻动作。就凭李聚的这一点,你们就该悬崖勒马,放过李聚,重新回到统一的抗日阵线来。”冯玉祥是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大义归大义,统一归统一,但要想我们放过李聚就是不行,你要知道我们早就有铲除李聚和周强的决心,我们也已经电令中国第二战区和第五战区的部队在平汉线一带拖住新八军的主力部队。还有新八军的坦克部队的黄安国和炮兵师的蒋怀中早也被我们收买,只要新八军的坦克部队火速返回滩县,我们就一举拿下李聚和周强,只要他们一死,整个新八军就会落到我们国民政府的手上,到时候我们再凭借新八军强大的战斗力,一举消灭江北的新四军和黄河以南的八路军部队。”何应钦一副大言不惭的样子,做反民族之事,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有这一些军事行动。”宋美龄对蒙在鼓里,她对何应钦产生不满,愤愤不平的责骂道。

“蒋夫人,这是蒋委员长和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命令,还有这样大的军事行动,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们才越有把握铲除李聚和周强等人,才有机会消灭长江以北的新四军和黄河以南的八路军部队。到时候中国的军政统一,我们中国才能更好的战胜日本侵略者。”

“难道说,你们就不怕中国的亿万民众识破你们的阴谋诡计,就不怕西方盟友知道,失去他们的军事支持……!你们这样做,就是让天下所有的人,舍弃我们的国民政府。”冯玉祥副委员长继续苦口婆心的要何应钦认清当前的世界局势,希望他们能悬崖勒马,回到民族统一抗日战线上来。

“老冯同志,你也看到李聚和周强的雄样,就是我这一个国防部长,也没有放在他们的眼里,想把我杀了,如果放过他们两个人,他们岂不要飞上天!所以李聚和周强始终是我们国民政府的心腹大患之一,近半年多的时间,我们已经错失了好几次杀他们的机会,这一回我们肯定不会再错过。还有我们铲除李聚和周强成功后,就算中华的民众和西方国家的人知道,但这时也木已成舟,米也成炊,他们要保障亚太地区的利益,也不得不应仗我们国民政府的军事实力,所以他们绝对不会放弃我们的,只会继续加强我们之间的合作。”何应钦是不知羞耻说道。

“这说明你们在归还新八军的坦克部队之前,就已经在策划铲除李聚和周强的计划啦!”宋美龄不安的问道。

“夫人,你说的不错。新八军的回归,李聚还认为是他的魅力所在,他现在完全不知道我们是早也控制了新八军的大部份队伍和坦克部队,收买黄安国和蒋怀中等人,只是这样做,才能突出我们这一次军事行动的隐蔽性,突击性和成功性,当新八军的坦克部队象英雄般的胜利归来时,这就是李聚和周强的死期……!”

当东遥女记者在医生的全力救治下,她的病情是慢慢的稳定后,我和唐玉梅两个人才走出医院,我们刚走到大门口时,我不由感到一股浓浓的寒意向我身上袭击而来,浑身好象在颤抖一样,冷得非常厉害。我不由拉起衣领,遮掩我的脸庞。

“军座,我去给您拿一件病床上的毛毯,披在您的身上吧!”跟着我们的两个警卫员见到我冻得缩起个头,他们关切的说道。

“不用了,我们赶快去跟周参谋长会面,也许他早也查出杀害康采妮的凶手和今天晚上的剌杀事件。”

此刻的心情,我是想早一刻能够化解和何应钦之间的恩怨,知道事情的真相。因为这不仅对我个人,对于全军、对中华民族都有莫大的好处。我们四个人是马上冒着深夜的寒露,冒着纷纷的雪花,健步如飞向军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