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人物 正文 003 初次战斗

西路转运使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URL] 003 初次战斗 在外面训练了十几天,回谷看看建的怎么样了。 谷口并不宽,大约有300米的样子。木匠、石匠、泥瓦匠在忙上忙下,挖近三米的底槽,用整根圆木埋起,地面上露出五米左右,留有箭垛,前后原木中间夹有2米宽的石头,以用绳索和圆木拖来的巨石为主,缝隙填充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003 初次战斗

在外面训练了十几天,回谷看看建的怎么样了。

谷口并不宽,大约有300米的样子。木匠、石匠、泥瓦匠在忙上忙下,挖近三米的底槽,用整根圆木埋起,地面上露出五米左右,留有箭垛,前后原木中间夹有2米宽的石头,以用绳索和圆木拖来的巨石为主,缝隙填充小石,再灌上砂浆,一般的土炮、小炮还真奈何不了它。劳动人民的智慧真是无穷啊。

大门约有4米宽,为内外双层开门,足有17、8公分厚度,相互铆合,还有5道拉筋固定,一般的子弹很难穿透。门边还备有巨石,危急时刻推出移动阻挡。嗯,耐用,坚固。文总管听说赵永刚回来后急忙迎了出来。

“文总管,整得不错。”

“老爷,不敢当,这都是大伙在一起合计的,说是这样盖坚固些。”

“木制的东西最怕火,防火准备的怎么样?”

“哦,门和墙边准备用十几口大缸,还有在小溪的边上有十几杆木制水枪、沙土、沙袋。”

“这门和墙快要弄完了吧?”“是的,老爷。还要三五天时间就差不多了。”“注意水门的安全。”“水门也是内外两道,中间还有双层的铁刺防护网。”

走进谷口,又看到了忙碌的人们,最里面的那伙人在砍树,三五个人一颗,随着“顺山倒”的喊声,一棵棵大树顺风而倒,马上就有人过来清理树杈,拖走;中间的这伙人也是三五成群,锹镐齐上,挖树根。挖出来的树根也有人整理,劈开锯断做饭用;最外面的这伙人在平整土地,连种地的垄都备起来了,真是有速度。

“文总管,地弄好一片就种一片,趁早好,别耽误农时。”

“好的,老爷。”“多种些玉米、土豆、红薯,这些东西产量大。”

“是的,老爷。现在已经备了一些。”

“新开的地,头几年产量一般不会太高,告诉种地的,多精心侍弄儿,能多打出一些粮食还是好的。”

“回老爷,现在已经开出2000多亩了。”

“你们做得很好,我很满意。尤其是你,各项活儿安排的井井有条,有声有色,大伙干劲十足,我很看好你。”“不敢当,老爷。”

“不用谦虚,该是你的谁也夺不去,我心里有数。”文总管只有躬身答谢,瞥见他眼角还微微噙着泪光。这么肯定和信任似乎从来没有过,再加加码。

“文总管,本人以后外出的时候较多,家里的一切就靠你了,你的能力和才智足以证明,你以后何止是管家这个岗位的,我相信你会做得更好。”

“老爷谬赞,谢老爷信任。老爷以后也不会只是庄主的。”相视一笑。“哈哈……”彼此尽在不言中。

“老文,乱世中,有枪才是草头王,你说是吧。”言简意赅。文总管默默颔首,赵永刚此刻心情大好。

文总管上前说道:“先弄钱,接着养兵,再有权有地盘,还是弄钱,养兵,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

“老文,你真的是账房么?”“是的,老爷。”

“我看你不像是账房。”发现老文的脸色不易察觉的微微一变,没有吱声。“老奸巨”他不想说就不要逼他了,到了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你就是老天派给我的-----子房。”“老爷,当不起。”这也知道?

“我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把老文一下子整蒙了,什么意思?哼哼,这词现代有多流行,好好理解吧,老文。赵永刚现在已经基本断定这个老文不是一个普通的账房。

“恨小鬼子吗?”转一个话题。

说起这个话题,老文的眼里布满了血丝:“怎么不恨,我好好地一个家散了,就是拜小鬼子所赐。”咬着牙切着齿。

“本人建设这个庄子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打鬼子。”“老爷,如果是打鬼子还会有很多人加入的。”“哦,这么说庄子还有很多想打鬼子的人。”“逃过来的人哪个没有和鬼子有仇的,小鬼子真不是人,都是畜生,畜生都不如,这一路上惨剧见到的太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赵某人回国的目的就是打鬼子。”“老爷是留过洋的人?怪不得知道的这么多。”

“在美利坚读过几年书。这次到这儿来就是聚一些好汉,打鬼子。”“这个老爷放心,中国人从不缺有血腥的汉子。”目光很坚定。

“也不缺汉奸,我最痛恨的就是汉奸,没有他们小鬼子怎么就会轻易地进来了。”“汉奸最可恨。”

“文总管,下一步我准备出去收拾几个汉奸。”“老爷,顺便在搞点钱粮,最好不要再附近。”“英雄所见略同。”相视一阵大笑,“文总管高见。”“老爷睿智。”

“老文,别再捧了。还是要加快进度,把庄子建好,把地种上,每家安顿好,才能心安哪。”“老爷,老文知道其中利害,断不敢怠慢。”

“你办事,我放心。”

回到训练营地,就看到这帮小子还在拼命的练着,练枪的、匍匐前进的、搜索前进的、格斗的,个个不亦乐乎。

“都过来,弟兄们。”个个喘着出气跑过来。“弟兄们练得辛苦。”“不辛苦,队长。”“从今天开始,我们要练习短枪射击,三天之内结束,有信心吗?”“有。”“没吃饭吗?”“有信心。”这回声音是异常洪亮。简单地说了些盒子枪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就把随身带来的枪支分给大家练习使用。

盒子枪又叫驳壳枪也称冲锋手枪,原产地是德国毛瑟公司,分为自动手枪和单发手枪,有10发弹夹和20发弹匣。此枪连续射击枪口上跳的厉害,欧洲人用的不多,大部分都销往中国,中国当时的汉阳、巩县、太原兵工厂都有仿造,仿造的驳壳枪大部分为单发手枪。

手枪的上手还是很快的,短短三天工夫,这几个家伙已经是练得很熟了,百米之内的目标基本上是百发百中了。

“好了,兄弟们。我们这次下山,主要是想收拾几个汉奸,搞点钱粮,为以后的发展打好基础。”“是,队长。”赵永刚大手一挥:“出发。”

赵永刚一行十人,打扮成赶集的,挑着材草、担着山货奔山西的方向走去。走了近40里,来到一个比较大的镇子。经过打听,这是山西省兴和县堑壕镇,距离县城20里,没有鬼子,只有一百多人的保安队,镇里最大的富户就是万本仁,开有饭庄、绸缎铺、首饰店还有地,打听一下消息再做决定,消息最快的地方莫不是饭馆了,去镇上的饭馆。

来到一家小店,屋里是五六张桌子和长条凳,有二三桌的客人,众人分散开三三二二地找地方坐下,要了十几个大饼和馒头,有的蹲在门口吃,负责望风,有的拿着去集市上探消息。

邻桌的四个人吃完了,抹抹嘴就要走人,老板急忙上前:“三爷,就要走了?”三爷阴阳怪气的“怎么?不走还管住的?”老板苦笑着指了指桌子“您看这……”“怎么还怕三爷赖了你的帐?”“不是不是,您看小店本小利薄,能不能先……”“老子到这吃饭是给你面子,别不识抬举?好好想想。”手又摸了摸腰间的枪,众人这才看到这厮腰间别了一把驳壳枪。“下次吧。”说完带着几个人嬉笑着扬长而去。

有人在问“老板,这人是谁啊?怎么这样?”老板又是一阵苦笑:“这人是万府的护卫头,叫王三省,人称三爷,万府的很多坏事都是他做的,自打妹子嫁给万家做小后,更是盛气凌人。”有人接着说:“那吃饭也得给钱那?”老板叹了一口气:“他前些日子相中了我这个小店,想用10块大洋盘下,我没同意,这不就带人三天两头到这儿来吃一顿,”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10块大洋,这不跟抢一样嘛。都在暗自摇头,没办法这年头谁让人家有钱有势还有枪呢?

集市上打听消息的人回来说,万家的人出来买东西基本上不给钱或是给的很少,稍不如意,立刻拳脚相加,众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欺行霸市、持强凌弱、为富不仁,就是他了,干。先去侦察一下,晚上趁黑动手,天亮再出城。

“你们几个去集市把东西卖了,魏宝吉和我去看看情况,一个时辰后在这里聚齐。”众人分头行动。

赵永刚和魏宝吉顺着万家大院转圈,门口有2个打手,一个带有短枪,一个是长枪,监视过往行人。在万家门口路上的行人很少,即使有路过的也是匆匆而去,不敢稍作停留。这样也好,晚上行动即使有什么动静也不会惊动太多的人。没什么好办法进去,等晚上翻墙进去再说,没有了解好情况贸然进入,心里还是有些不托底,回去再想办法。

到了集市,陆虎和安国敬不见了,一问,去万家送材草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刚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哈哈,万家,老天都不帮你,真是天意如此。一会功夫陆、安两个人回来了,手里捏着三文钱,一个劲的大骂万家不是东西,真是黑,两大担就给三文,只够买几个烧饼吃。收拾这个小子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嘿嘿,不可活。

到了偏僻处,陆、安两个人介绍了万家大院的情况。万家有一妻四妾,六个子女只有一个儿子,二十几个佣人,有四十多间房子,十几个打手,身上都有枪,万本仁基本上都在主房居住,就是那间最大的,天黑就都熄灯,院里没有狗。

“晚上天黑就行动,尽量不用枪,别弄出太大的动静,遇到其家人和佣人打昏即可,打手们全部干掉。下面听好了,每个人的分工。魏宝吉你带一个人守门口,干掉守卫后,把风;陆虎、安国敬各自带3个人,负责护卫的住处,不要让一个出来;我带一个人收拾万本仁。还有什么意见吗?”

“队长,你再多带2个人吧,我和陆虎各带2个就行了”“就是啊,队长。”“小点声,都别争了,害怕我收拾不了咋地。你们俩结束后迅速向我集合。就这样,嗯?”听到语气不善,二人只好同意“好的,队长。”

晚上,万家大院前,门口的吊灯在随风摇曳,一闪一闪的,街上已经没有行人。蓦地出现两道黑影贴着墙从两边向门卫摸去,随着灯光忽而潜行,忽而伏地。“嘎吱”一声传来,在寂静的夜里是那么地作响。好像是踩断了树枝,两个正在迷糊的打手有一个站了起来,四下望了起来,赵永刚心里马上提了起来。此刻魏宝吉急中生智,学了几声猫叫。听到“猫儿猫儿”的叫声,那个站起来的打手又坐了下去,随口还骂道:“该死的猫,搅了老子的好梦。”

魏宝吉两人趁门卫转身的功夫迅速上前,用手捂住对方口鼻,刀在颈部动脉一拉,扶着两个要倒地的打手,拖进门洞,没拖泥带水。还不赖,算是这段日子没有白练。大门是虚掩的,万家也不会料到会有人夜晚上门。魏宝吉招了招手,大伙鱼贯而入,兵分三路进入万家。打手们都住在大门两侧的厢房,进去后听见这帮家伙睡得死猪一般,呼噜声阵阵。陆虎和安国敬二组人在屋里是一个持枪戒备,两个干活,轮流上,用被子蒙住脑袋一拧就都没有动静了,颈椎断了,那还有的活。有一个没有拧好,打手刚要叫唤,被陆虎上前料理了,头次杀人心里素质毕竟没过关。安国敬那组到最后一个人时出了点状况,那个家伙好像听到了一点动静,刚要起身摸枪,被安国敬一个箭步飞身上前踢掉手枪,用被子盖着把脑袋拧了一圈,只听咔嚓一声,便没了动静,打开被子一看,原来是王三爷。安国敬拍了拍被子“三爷,一路走好。”可听着有点阴森,这家伙心理素质还不是一般的强,以前肯定是见过血的。把打手们的枪都带上,还行,有4枝盒子枪,10枝长枪,子弹共有2千多发。在门口各留一个带着枪守卫,观察动静,其余人直奔万本仁的住房。

在万本仁门口的两个打手没有打瞌睡,远远看去一个是在卧房问口,一个是在门房。NND!搞得什么鬼名堂,这里还有两个,这老小子还真惜命。还是用老办法,“啪”捡起一个小石头扔了过去,门房的那个警惕性也真差,顺着声音就走了过去,到了一个角落里,赵永刚从侧面冲出,扳住打手的脑袋进行90度旋转,对方无声无息,侧身扶住倒地的身体,轻轻放下。

在门洞掩住身子往里招手,“怎么了,老朱?”里面的那个轻声问。还是在招手。“搞什么名堂?”嘴里嘟哝着慢慢地走过来。到了门洞,如法炮制,又被放倒了,陆虎等人这时已经上来了。

为避免以后的麻烦,赵永刚带着这几个人蒙面进入,门口放两个人望风。主房里面插着门,用小刀伸进门缝一点点地轻轻划开,门栓掉落的同时,冲进去四五个人,分进两厢。经过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哽咽声、桌椅翻倒声、器物落地声交织在一起,片刻,灯亮了,一对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妇被打昏在床上。“给我仔细搜,卧房里肯定有东西。”说着赵永刚摸上了床,两夫妇和一些床上的东西被拖到地下,终于在床头不起眼的位置发现有一个拉杆,轻轻一掰,床的一侧露出一个暗格。“在这里,找到了。”几个人“噌”地窜了过来,“哇。”满眼都是黄白之物,“都傻愣着干什么?往出搬哪。”呼呼地折腾出来,装袋。“再仔细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看看还有什么?”众人急急忙活起来。

“这里有东西。”又起出6支长枪4只盒子枪和一些子弹,还有几大坨大烟土,这个年代这东西可是硬通货,比大洋还值钱。“统统装袋带走。”陆、安两人上前要弄死两夫妇被赵永刚拦下“先别弄死,兴许以后还有用,我们刚刚起步,不想让太多人注意,打手的死和地主的死,影响的效果是绝对不一样的。如果引起对方的过度关注,对以后我们发展不利。陆、安两人齐说:“闷声发大财。”赵永刚点了点头,“名号都不要留。”临走时留下一个字条“大爷今夜只取钱财,尔等在为虎作伥、祸害百姓,下次定取狗命。”整个行动只用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还算顺利,效果看起来比预想的要好。

撤到山里一清点,这次发了。大黄鱼18根90两小黄鱼16根40两,黄金首饰126件估计有40两,银首饰115件估计有50两;袁大头12500块;大烟土860两;盒子枪8枝,步枪16枝,子弹总共有3000多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