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权 第一部 那年那月 第009章 当家的

亦浩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URL] 浮山所地处崂山余脉,陡峭险峻的崂山,延伸到了这里就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有了一点气势,一片缓坡,自北向南一直延伸到海边。 浮山所村子,就坐落在缓坡的中心地带。村民的土地都在村子周边,错落在缓坡上,一眼望去,葱葱的翠绿间或着嫩黄,秋收的季节快要到了。 杨老爷子家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



浮山所地处崂山余脉,陡峭险峻的崂山,延伸到了这里就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有了一点气势,一片缓坡,自北向南一直延伸到海边。

浮山所村子,就坐落在缓坡的中心地带。村民的土地都在村子周边,错落在缓坡上,一眼望去,葱葱的翠绿间或着嫩黄,秋收的季节快要到了。

杨老爷子家的地就在村北两里地的地方。

杨向氏跟着老公公,一前一后走了一会,就到了自己家的地里。

杨老爷子用手指着,说,“这片玉米地和地瓜地还有园子都是咱家的,”

杨向氏就端详着。


看上去,自家的地有两亩大小,种了一些玉米和地瓜。可能是时节还不到或者播种晚的缘故,地里的玉米和地瓜的叶子还是绿地,要收获看来还得过个半月十天的样子。

地头上是一小块菜园子,因为靠近城区,村民大多都种植一点蔬菜,不时的可以采摘一些,拿到城里,或者干脆就在浮山所大集卖了,换点油盐零花钱。


杨向氏进入到玉米地的边缘,剥开一个看着还算饱满的玉米穗子的皮,用手指掐掐米粒,还显得很嫩,还没灌满浆不成熟,现在摘了有些可惜了,吃了也不顶饥,杨向氏就仔细把皮包起来,

杨向氏走到一株地瓜的秧子前,蹲下,用手扒拉开土,看看地瓜长势怎么样,也还是差点,地瓜的个头太小。

杨向氏想,先好歹弄点可以吃的回去,先对付上十天半月的,有了吃的,其他的怎么都好说,等收了庄稼就好了。可是,看看地里庄稼的成色,显然还是不能弄出来吃。

种地的人是讲究的,不能还没长好就先刨了吃了,那是要遭老人骂的。

杨向氏只好间着摘了一些地瓜叶子,准备回去蒸了吃,要是有面调和上点或者干脆煮了吃。


这空当,杨老爷子自己走进苞米地里面,一直没有出来。开始,杨向氏以为公公是进去方便,当着媳妇当然不合适,可以过了一会还没有出来时间有些长了,而且也没有动静,就觉得不对劲,喊了一声,“爹啊。你在哪里?”

杨老爷子的声音就从玉米棵子的空隙传了出来,“哎,致远娘,你也进来看看。”

杨向氏知道,老爷子显然不是在接受,就寻着声音走进去。


玉米地中间有一小片空地,有两座坟头。老爷子正在坟头边上坐着呢,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袋锅子。

两个坟头长满了荒草,一座稍高一些,另外一座就显得矮小,都没有碑。

杨向氏站了一会,就在猜是谁的坟,她猜到了,但是不好说出来。

杨老爷子指着北面的一座说,“那是你娘的坟,前面这个是你大哥的。”

杨向氏想,昨晚问娘和大哥在哪里,爹没有回答,原来娘是在这里,就一下跪在婆婆的坟前,“说,娘,俺是您的儿媳妇,兴才家的,俺回来了看您来了,您的孙子致远,俺也给您带回来了,以后啊,俺就留在家里,哪也不去了,就守着您和俺爹,过年过节俺会来看您给您送钱花送吃的,爹就由俺照顾着了,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明天,我就带着致远过来看您给您磕头。”说完,磕了三个头。

又挪到大哥的坟前,说,“大哥,我带着你侄子回来了。”也磕了三个头。

磕了头,杨向氏站起来,拿着铁锹,铲了几锹土培在婆婆的坟头上,也给大伯哥添了土。


杨向氏做这些的时候,杨老爷子一直坐在那里,嘴里嘟嘟着,等媳妇做完,他才站起来和媳妇说,“我刚刚和你娘说了,说你们回来,你娘说我有福,总算等着你回来了,让我还好活着,还说,这家就交给你了。”

杨向氏就说,“爹,看您说的,这家还是您当家,我帮着您就是了。”

杨老爷子就说,“这是你娘的意思,就听你娘的吧。”

杨向氏说,“好,我听爹的。”


太阳已经老高了,杨向氏说,“爹,咱回吧,致远该起来了。”

老爷子就说,“好,回家看孙子喽。”语气里是充满了高兴。

杨向氏就用衣襟兜了刚采的地瓜叶子,一手提着铁锹回家了。


致远已经起来了,正和小舅向安彪在院子里玩呢。

杨向氏把兜着的地瓜叶子放在地上,去水缸看看,里面已经是满的了。

杨向氏就问向安彪,“你挑的水啊?”昨天做饭的时候,她看着水已经不多了。

“嗯。起来没事,就挑了两担。”

“咋知道去哪里挑水啊?”

“鼻子下边有嘴,俺问问不就是了。”说着,向安彪还脸红了。

“行,兄弟,你歇着吧,姐做饭。”

“嗯,姐这是去哪了,一大早的。”

“姐和你大爷去地里了,看看自家种的粮食,还看了你婆婆和大伯哥的坟。”

“哦,粮食长得可好?”

“嗯,挺好的,就是还不到时候,还得对付着过个上十天半月的,收了秋就有的吃了。这几天就得委屈你了。”

“嗯,姐,我听你的。”


地瓜叶洗了蒸了,还有昨晚熬的小米粥,添了点水热了。

吃饭的时候,杨向氏问老爷子说,“爹,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给俺娘和俺哥立个碑吧?”

“我也是想啊,可那不得要钱吗?这日子过得,哪有钱立碑啊。”

杨向氏就不再说什么,只照顾着致远吃饭,又给向安彪多拨了一些地瓜叶,“你年轻,能吃,就多吃点,啊。”

向安彪说,“姐,我够吃了,”

杨向氏就白了向安彪一眼,说,“瞎说,你得吃饱,还得帮姐干活呢。”

“嗯,”向安彪答应着。


正吃着呢,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站在院子里就喊,“老杨哥,兴才家的。”

杨老爷子和杨向氏就放下筷子碗迎了出去。

老太太手里端着一个瓢,里面有半瓢的玉米面。

杨老爷子对儿媳妇说,“兴才家的,这是前屋的你婶子。”

杨向氏就说,“婶子啊,您这是?”

“嗨,俺家老头子看着你们一早上地里去了,就寻思着家里没吃的了,就叨叨我给你们送点面子来,这不,家里也不多了,匀先出点来给你们,先对付点吧,好在过几天就收秋了,有指望呢。”

“婶子,这可不行啊,您老和孙叔还得吃呢。”

“哎,兴才家的,嫌少是咋的?我不说了嘛,是匀出来的,家里还有呢,再说呢,我们两个老人能吃多点粮食啊,你家不是人多嘛,致远还有个大小伙子。”说着,就往屋里瞅。

“婶子,那是俺娘家兄弟,致远他小舅。”说着,就叫“彪子致远,来,谢谢前屋的婶子奶奶。”

说着,致远和安彪先后出来。

“谢谢奶奶。”致远抢先说,还鞠躬,孙婶就高兴的摸着致远的头。

向安彪也说了,“谢谢婶子照顾。”又说,“以后,婶子家里有什么活,就喊我一下,我有力气帮您干。”

“看看这小子,真懂事。”

杨向氏也说,“那就谢了婶子,等俺收了秋就还您。”

“嗨,还还什么还啊,走了”说着就往外走。

“谢谢婶子了。”杨向氏把孙婶送到门口。


杨向氏回到屋里,赶紧把剩在碗里的那点饭吃了,老爷子已经吃完,又到院子里吧嗒他的烟袋锅子去了。


一边吃着饭,杨向氏就在心里盘算,家里的情况基本知道了,就这个样子了,这家不是她当也得她当了。没有粮食,更没钱,地里的东西还不能吃,别的可以不管,这四口子人的每天的饭总得弄的。

公公年纪大了,得照顾着点,致远还小,不能饿着,彪子兄弟年轻,还得指着他干活,得吃饱才有力气,地里的地瓜叶过几天就干了,也不能吃了,玉米棒子和地瓜还得要些日子。没办法,只好动自己的脑子了。

从昆嵛山来的时候,买了船票钱是没剩下几个了,行李里面还有几件衣裳,暂时穿不着的可以拿去当了,刚才从村里走过的时候,看到有个当铺,估计那些衣裳能当点钱。

她刚才试探了公公想给婆婆和大伯哥立个碑,公公只说没钱,没说别的。

还有,杨向氏这几年一直惦记着的大事,就是要给自己的男人兴才弄个坟头。男人死了,连尸首都不知道葬哪里,或许就扔在海里了。杨向氏想给杨兴才弄坟想了很多年了,原来住在大山里面,本来就是借宿的,早晚是要离开的;这回好了,回到自己家了,就在婆婆的身边给兴才弄坟,刚才她也看好了位置,等到收了秋,腾出地来的,请几个人帮忙,一块把婆婆和大伯哥的坟也拾掇拾掇。

说到底还是钱,立碑了,圆坟了,都得请人,都得花钱啊。

杨向氏唯一值点钱的就是自己头上那个发簪。那是她娘在她嫁给杨兴才那天戴在她头上的,一直戴着,珍贵着呢。

杨向氏就把发簪从头上摘下来,发簪是银的,让头发磨的银光锃亮,簪头上还镶了一块墨玉,原来还拴着一个流苏,那是娘特意栓上去的,时间长了,流苏断了。娘说,这个簪是她娘给她陪嫁的,前面的大姐二姐出嫁娘都没给,唯独给了她,娘拿着也很金贵。现在顾不得了,看来不行就先把这个发簪也当了吧,那样的话,差不多就能够了。

这么盘算了一会,觉得有了着落,心里就踏实了,就盼着秋收快点到来。


人的心里,只要有了希望,活着就有劲,现在,能让杨向氏鼓起劲来的就是那两亩地里的玉米棒子和地瓜,收了秋就有粮食吃了,那就是杨向氏的希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