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十六章:逃下山去

王大三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柳砚要求将所有的箱子盖都打开来看一看,马继武急于在柳砚的掩护下赶紧离开这个危险之地,便马上示意手下打开箱子。 箱子一一被揭开了盖子,在火把和手电筒的照射下,贺云麟赶紧检查了起来,很快他在四号箱和七号箱里看到了让他心怦然一动的东西,这就是他事先知道的和田羊脂玉的奔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柳砚要求将所有的箱子盖都打开来看一看,马继武急于在柳砚的掩护下赶紧离开这个危险之地,便马上示意手下打开箱子。

箱子一一被揭开了盖子,在火把和手电筒的照射下,贺云麟赶紧检查了起来,很快他在四号箱和七号箱里看到了让他心怦然一动的东西,这就是他事先知道的和田羊脂玉的奔马玉雕,元代双贯樽耳青花大瓶,宋代朱扶柬的善本《国之中药大典》及明代唐伯虎的《侍女吟月图》。他向柳砚示意了一下,就是这四件了。

于是柳砚挑出了这四件国宝对马继武说:“就这几件吧,您看有问题吗,马大处长?”

虽说马继武有些心疼那件和田羊脂玉的奔马玉雕,他也曾听人说过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但是柳砚都这么说了,再说了其他她似乎也没拿值钱的金银财宝,只是一个青花瓶子和几大本古书罢了,看来这个美人儿请来的专家是个书呆子,这年头要那书还有个屁用。想到这里,马继武说:“行,那你们赶紧把这四样看中的拿走吧,我也算是完成我的承诺了。另外我个人再送是十个金元宝给柳小姐,就当是我个人的一点小意思吧,这些请这位书呆子先生帮着拿着。”

说完,他让手下赶紧重新封起了箱子朝地宫出口外运去。

他自己跟着柳砚走出了地宫道的出口,回到了凉亭里来,他说:“柳小姐,兄弟我真佩服您一个姑娘家的胆略,改日我一定亲自登门造访小姐。不过,现在庙里那边马上要打到我这里来了,马某向您请教一下,您看我该如何脱身那?”

柳砚明白马继武这是在向自己要个保证,于是她将手里的那个青花瓷瓶也就是著名的元代双贯樽耳青花大瓶小心的递给了张蛮,然后对马继武说:“你放心赶紧的从左边那个小岔道走,别走这条宽的山道了。一会日本人准从这里上来,我估计你们非碰上不可,那你就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些东瀛杂种便是了,我的人会从他们身后配合你夹击一下的,一旦占了上风不必恋战,你赶紧下山去。至于下山后还会遇见什么人那我就不能保证了,马处长你得好自为之了。另外请马处长回到兰州后替我向马主席问个好,转告他一声,有些文物都是中华的宝贝,切不可用来和外国人做交易,这样还算是留住了中国人的良心了。至于金银珠宝那就另当别论了,那就这样吧,我也要走了,寺庙这边的人我会帮你挡着的,你只要打走了正面就要出现的日本人就行了。”


“好,柳小姐果然是女中豪杰啊,副官,快把柳小姐的枪还她,送柳小姐回去。其他人做好战斗准备,咱们护住了宝物马上下山!”

马继武说着和柳砚再一次的握了手,他现在打心眼里佩服着这个他第一次见过的国军女杰,一直目送着她那婀娜的身影消很快的失在了夜幕之中。


柳砚小心翼翼的带着珍贵的国宝和贺云麟、张蛮刚回到先前的埋伏阵地上,就听得凉亭前面响起了了激烈的枪声,这是迟到了一步的日本人左田胜思和佐佐木惠子的人和马继武的人打了起来。

而柳砚则顾不得这些了,她然自己的手下们马上掩护着贺云麟和四件无价之宝迅速下山转移。

路上,贺云麟问柳砚道:“柳小姐,这几件国宝您准备怎么办?”

柳砚说:“这好办,我会将它们安全的送交到军政委员会的李汉谋主任手里的,然后看是送往南京,还是移交给北平故宫博物院,总之现在国宝算是基本安全了。”

贺云麟倒是很想问柳砚要下这几件珍贵的文物,然后收藏起来交给组织,但毕竟柳砚是国民党的人,想说服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为了避免无谓的暴露,所以贺云麟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了下来没说出口。

在下山的时候,柳砚这只队伍被杨四的人发现并进行了追赶,不过很快就被来接应的人还有岳家鹤派来的延庆的警察大队埋伏的人所击溃了。

带队的是北平警察厅一处的童子风,他告诉柳砚是岳厅长特意派来接应她和金队长的。

柳砚说:“那就谢谢岳厅长了,回头我会去拜访他的。你们分一半人掩护我们下山返回北平,另一半去支援一下金队长,不出所料的话,这会儿他正和日本人打的欢实那。”

童子风带着人领命而去,柳砚和贺云麟等趁此机会休息了一下,喘了喘气。她让人在贺云麟的指导下妥善的放置收藏好那四件国宝,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的落了地了。

这个时候,没参加战斗,此刻带人冲了下来的杜原山和朱大鼻子朱庆也装着才来似的找到了这里来。

“柳参谋,这里发生了什么了,怎么枪声响的那么厉害啊?”

杜原山见到柳砚的面便问道。

柳砚见他装糊涂,也不去点破他,而是说:“热闹,可热闹了。大报恩寺那边这会儿已经打成一锅粥了,有西北马家军的人,有青帮的人,有土匪,有国军还有日本人,听说都是为冯大帅心心念念要找的那批国宝有关,有人看见说是就藏在大报恩寺无极塔下的地宫里那。你还不赶紧去瞅瞅,晚了可就没你的份儿了,你怎么向冯大帅交差啊。”

杜原山有些狐疑,刚才他对庙前面的战斗看的是清清楚楚的,但对庙后所发生的事情却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柳砚凭借着自身的机智大胆已经得到了这批清宫宝物的总价值的百分之九十的东西了。他只是觉得奇怪,怎么这个美人儿中尉正在打的欢的时候突然带人脱离的战场了那,难道他们已经得到了什么便宜不成?

现在听柳砚这么一说,杜原山还是问了句:“柳参谋,您这是……?”

柳砚沉着的说道:“哦,杜司令,我都吓死了,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剧烈的战斗那,我一个姑娘家家的管它什么财宝不财宝的那,没事儿别把命丢到这山上就成了。所以,我叫金队长给我顶住了,我准备马上回北平调动军队或者找你杜司令来支援那,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您,您是怎么到延庆来的啊?”


“这个嘛,这个是这么回事儿,我们督军府也接到了线报,说是马家军的人在这延庆的大报恩寺藏有几年前被他们掠夺走的国家宝藏,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大帅就叫我带人赶过来了。柳参谋,你说的也对,打仗不是你们女人的事情,还是我们上吧,要不你就先回北平去?”

杜原山在柳砚身上没看出什么破绽来,又见柳砚说的很诚恳很真实,所以决定马上带人再次赶去大报恩寺投入战斗,说不定还能得个大便宜那。

杜原山走后,柳砚迅速下山,她知道这批宝物对冯大帅来说又多么的重要,一旦发现主要的东西落在了她的手里,即便是杜原山也会毫不犹豫的从她手里夺回,一旦柳砚不给将发生一场剧烈的火拼。因为冯大帅表面上是归顺了国民政府,但骨子里他还是自立的,为了这价值连城的财宝他会不顾一切的,所以骗走了他的人,柳砚就必须急速赶回北平将东西交给李汉谋和张轸后才能算是安全了。

她的这一路很是顺利,回到了北平城后,她马上连夜向才从南京开会回来的李汉谋主任作了汇报。李汉谋见主要的东西都到手了,便热烈的夸赞了柳砚一番,让她好好休息,文物军政委员会会保管好的,然后选择时日送往南京。到了这个时候,柳砚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最后放了下来。也是这个时候,她关心起了延庆那边的战斗,从那里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了,眼看天就要亮了,估计那边的战斗一定是结束了,但她也担心金大牙的境遇,希望他没有事情。


金大牙确实也没有事情,他当时打的就是左田和佐佐木惠子这帮日本特务的身后。他当时根据方位和时间判断,还以为这些日本人是在和柳砚中尉他们交火那,于是毫不客气的让手下绕到了佐佐木惠子他们的身后发起了一阵猛打,打的正在忙着和马继武的人交火的日本人一时头晕眼花,招架不住,死伤了有八九个人,被迫暂时退进到了树林里去了。

等和对方照面的时候,金大牙这才发现对方根本不是柳砚,而正是马家军的人,那他那里还顾着客气啊,马上接着准备和马继武猛干。没想到马继武那边喊了起来,说是和柳小姐谈好的条件,希望金大牙放他们一码。

而留下联络金大牙的柳砚的人也证明了这一点。

金大牙正想着自己该怎么办那,寺庙那里的几股人也都逐渐的发现了这里地宫入口的秘密,纷纷赶了过来,一时间这里的气氛形成了凝固的状态。

看着势头不妙,马继武那边喊道:“金队长,咱们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别伤了和气。柳小姐已经拿走了半箱子宝物了,我再给你和弟兄们留下一箱,剩下的放我带走,否则一会儿杀的个血肉横飞,这点宝物谁他妈也别想得到了,弄不好还便宜了日本人那可就不合算了啊。”

金洪强想,马家二公子说的也有道理,耗着总不是个事儿,真打乱了,自己弄不好连个毛儿也落不着了。再说,马家军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人也不少,真干起来还不知道谁赢谁那。

想到这里,他喊道:“好啊,马二公子,你带着人过来吧,给我留一个最大的箱子,我好回去交差,你要是答应就赶紧带着你的人过来吧。”

马继武知道此刻再不脱身的话,那就别想带着财宝离开这座山了,把命搭上也未必能带走宝物。他爽快的答应了马继武的条件,压着几箱财宝带着他的人很警惕的走了过来。

金大牙指着一个大号的箱子说:“马二公子,就是它了。你留下它马上从我身后走,这里我帮你顶一会儿。”

马继武也不还价,马上让手下把那只箱子从马背上放下来,金大牙让人撬开一看,全是明晃晃的真金白银和珠宝,一点头:“好,够意思。你马家吃肉我喝点汤了。这样,马二公子,咱们狠狠的揍那帮小子一顿,然后趁着乱赶紧分头下山如何?”


马继武知道金大牙说的没错,要是不狠打一通,那些土匪、青帮和冯大帅的人一旦为了宝贝而联合出击,那么今天就算是连人带宝的交代在这儿了。

他问金大牙:“金队长,你有多少人啊?”

金大牙道:“三十多号,你那?”

“我四十多号,在这种地形上是足够展开的了。那我们分别埋伏好,等那些人冲上来我们再打。”

“好。”

金大牙说:“老子还有杀手锏那!陈二,你通知胖头鱼的六零炮准备,听老子的命名就开炮轰那些狗日的。”

马继武一听金洪强还带着钢炮那,心里庆幸刚才和他妥协没硬拼,否则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等都埋伏好,做好战斗准备后。同崖山的土匪杨四和北平青帮的徐木生、欧阳豹的人也扑上来了。而在树林里缓过劲来的日本人也杀将了出来,远远的还听到了冯大帅的人在后面的半山腰上在呐喊,形势确实十分危急。看来为了这批巨额的财宝,这几股势力都疯狂了起来,此刻财宝无论在谁的手里谁就必死无疑。

金大牙见次年情景,也知道此地不可久留,既然柳砚那个小娘们得了宝物后都开溜了,那自己也要打了这阵后脚底板抹油了。

他喊道:“陈二,给胖头鱼发信号,让他开炮!”

陈二马上朝天连开三枪,枪声刚落,就听见夜晚的天空中传来了刺耳的啸叫声,接着一发、两发,三发炮弹接连落下,巨大的爆炸声和呼叫声,呻吟声接踵而至。柳砚和金大牙的两门小钢炮发挥了威力,看得金大牙和马继武都兴奋不已。

“陈二,你叫胖头鱼给老子把带来的炮弹打光,给我轰死这些狗日的货。”


本来,那几股人都是各自心怀鬼胎,只是为了争夺财宝才临时形成了松散型的联盟,这会儿炮弹一落,知道对方实力不小,都各自爬下躲命,谁也顾不上谁的死活了。

这一顿炮炸的马继武和金大牙阵地前面是血肉横飞,叫喊一片。

金大牙趁此喊道:“射击,狠狠的打,把他们给老子打下山去!”

于是,他的手下和马家军的人一起开了火,把那些刚刚抬头观察的趴窝的土匪、青帮和日本人的人再次打的死的死伤的伤,鬼喊着朝后跑掉了。

“好了,马二公子,也该咱们撤了,别等他们醒过神来,那就走不脱了。”

金大牙挥着手中的枪说道。

“好,走!金队长,咱们朋友一场,后会有期了。”

马继武也起身招呼着他的人赶紧带着财宝准备撤退下去。

就在这时候,突然接连几发炮弹落到了金大牙他们的掩体跟前,一下炸死炸伤了他和马继武的好几个人,吓得他们又赶紧爬下了。

“金队长,不好啊,对方也带着炮那,这下麻烦了。”

马继武此刻心情显得非常的沉重。

金大牙正在迷惑那,陈二朝着身后炮阵地的方向高声喊了起来:“你个该死的胖头鱼,你眼瞎了啊,朝哪儿打那?你想打死我们生吞了财宝啊!”

金大牙这才发现原来那几发炮弹是自己人打歪了的,也起身怒骂:“狗日的胖头鱼,你想谋财害命啊?”

炮阵地那边传来了一个声音:“队……队长,对……对不起啊,我们的炮架盘被震歪了,打……也打歪了。”

“你混蛋,回去老子再收拾你。你他妈落点再近几米,老子就见阎王爷去了,赶紧收拾,撤了!”

外号胖头鱼的炮兵排长庞树龙,赶紧指挥着手下把最后四发炮弹校正好后又打到了对面的阵地上去了,炸起了那里的一片火光,然后下令收拾撤退了。

约莫是二十多分钟的阵地上的缄默,这边没了动静了。对面的阵地上,冯大帅的宪兵司令杜原山带着朱庆的主力赶到了阵地上。

见是他来到了,左边林子里的日本人胆子也大了起来。

佐佐木惠子和左田胜思都赶了出来,迂回到了这里。

“杜司令,这是怎么回事儿?”

佐佐木惠子一脸严峻表情的质问杜原山道。

杜原山也毫不客气的说:“惠子小姐,这是我们中国的地盘儿,我们在找大帅丢失的财宝,怎么,你有意见?”

左田横上来说:“八嘎,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这批财宝是属于满洲国皇帝的,你们的不能拿!”

朱大鼻子一听小日本这么横,马上端起驳壳枪指着左田的脑门说:“你他妈的才八嘎那!什么他妈的满洲国,老子只认得中华民国,满洲国皇帝丢了宝贝自己不找,这有你们日本人什么事儿,别惹急了老子一枪崩了你!”

见此情景,日本人也都拔出枪来指着冯大帅的人,一时间真是剑拔弩张,谁要是不留神一走火马上就是一场大火拼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