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将军 正文 第六章 王牌军就是牛

赵肃 收藏 0 2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URL] 九月的漳河两岸,天气渐渐凉爽。这里地处群山之中,比平原地区凉的要早些。 这天,秋高气爽,史泽波与戴树章、杨文彩等人来到村边散步。他眺望着静静流淌的漳河,感叹道:“逝者如斯夫。”想到自己来到这个山沟已经快一年了,不知道何日是头啊。 正想着,远处一名骑兵通讯员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



九月的漳河两岸,天气渐渐凉爽。这里地处群山之中,比平原地区凉的要早些。

这天,秋高气爽,史泽波与戴树章、杨文彩等人来到村边散步。他眺望着静静流淌的漳河,感叹道:“逝者如斯夫。”想到自己来到这个山沟已经快一年了,不知道何日是头啊。

正想着,远处一名骑兵通讯员向训练班的村子奔来。进村口时对着哨兵大喊:“定陶大捷!定陶大捷!”飞马奔向管教干部的院子。

戴树章说:“有重要战报,快走,我们去看看。”

众人一起赶往将官队大院。

管教干部已经来到院子里,他递给史泽波几份报纸,说道:“史将军,整编第3师中将师长赵锡田你听说过吗?整编第3师被我军全歼,赵锡田被俘了。”

将军们惊呆了,他们拿着报纸迅速回到屋内。

戴树章给众人读了起来:“八月下旬,国民党军调集了14个整编师32个旅约30万人,企图以优势兵力钳击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陇海路以北定陶、曹县地区,占领鲁西南,然后打通平汉铁路。……我军将敌整编第3师包围于定陶地区。经过5天激战,歼灭国民党军1个整编师师部、4个旅共1.7万余人,其中俘1.2万余人,缴获坦克6辆、大小炮200 门、轻重机枪710 余挺、长短枪4300余支、汽车14台,及大批军用物资。第20旅旅长谭乃大战死,中将师长赵锡田等将官被俘……”

戴树章顿了一顿,接着说:“这里还有赵锡田的介绍:赵锡田,黄埔军校第四期,是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的外甥,中将军衔。整编第三师,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该师全部美式装备,有远征缅甸的经验,又全部由老兵组成,自谓还从未遇到过对手……”

屋里很静,没有一个人说话。过了一会,屋里又热闹开了。

“王牌军就是牛,现在也当了共产党的俘虏。”

“国军一个精锐的整编师,就这么被共军连窝端了?”

“这仗是怎么打的?”

“刘伯承太厉害了!”

“中央军的嫡系王牌师都被吃掉了,就别说我们晋绥军了。”

……

史泽波又睡不着了,他不明白,全部美械装备的王牌师,黄埔军校的骄子,同样落得全军覆没,被俘成囚的下场。

他清楚的记得,刘伯承的部队刚刚结束了陇海战役,尚未得到修整。共产党部队这种连续作战的能力让他吃惊。

“不可思议。”这是史泽波来到漳河训练班后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他真的不理解,共产党真的是有三头六臂?那些在他看来只是游击队的共军,竟然能一口吃掉国军一个整编师?

戴树章在一旁说道:“军长,别想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中央军总是看不起地方军,灭灭他们的威风,没什么不好。”

“你懂什么,仗这样打下去,会让国军大伤元气,大伤士气的。”

“军长,想开些,我们现在身不由己,就别瞎操心了。”

史泽波依旧不依不饶:“还有,共军的中原突围。几十万大军把共军几万人围的像铁桶一般,竟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戴树章也来了情绪:“是啊,我们围住共军,人家就能突出去。国军被围就全军覆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史泽波越想越烦:“不可思议,睡觉。”


1946年9月12日,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了《蒋军必败》的重要社论,指出“定陶战役是继中原野战军胜利突围与苏中大捷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这三次胜利,对于整个解放区的南方战线,起到了扭转时局的重要作用。”

被俘将军们学习谈论这篇社论,将军们无法理解共产党的说辞,更不明白解放军的战略战术。大家从军事角度,怎么也搞不懂优势的国军失败的原因。解放军以弱胜强的事实又让他们深感困惑。


这天,将军们列队点名的时候,管教干部说:“明天,有一批新同学加入我们的训练班,大家要严格遵守训练班的规定,要与新同学搞好关系,共同搞好学习改造……”

众人又议论起来:“新同学?能是谁啊?”

“什么新同学,不就是共军新抓的俘虏吗。”

“会不会是整编第3师的赵锡田啊。”

第二天,十几名国民党俘虏被解放军战士押进村子。在将官队的大院里,被俘将军们列队欢迎新来的同学,这样的欢迎仪式他们已经举行很多次了。

管教干部站在队前,向两队被俘将军作着介绍:“我们的新同学是整编第3师赵锡田师长和他的部下,这些是19军史泽波军长和他的部下……”

史泽波向对方看去,赵锡田身穿解放军的灰布军装,还负了伤,完全没有了国军中将的威风。他心里想“这家伙一定是逃跑时换了便衣,将军服早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解散后,晋军将领们纷纷说起了闲话:“看他那个熊样,给国军丢尽了脸。”

“什么精锐王牌师,一点骨气都没有,真是丢人。”

“听说这家伙很狂妄的,现在成了这等模样,难以想象。”

“成了共军的阶下囚,还能怎么样呢。”

赵锡田和他的部下,也只能对晋军弟兄们尴尬的笑了笑,默默的走向他们的住处。


第二天,史泽波带着戴树章等人,主动走进赵锡田的屋子。

史泽波先开了口:“赵师长,你受惊了,我们来看看你。”

赵锡田尴尬的说了声:“谢谢诸位,请坐吧。”

“赵师长,我们没有别的意思,都是国军弟兄。我们在这里快一年了,对外面的消息很不灵通,很想知道目前战局的真实情况。”

“你们想知道什么呢?”

“中原共军真的突围了?苏中共军真的大捷了?”

赵锡田看了看这些被俘一年的难兄难弟,觉得能够理解他们。他慢慢说道:“6月份,国军调集了30万人马,由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司令官指挥,把中原共军6万人团团包围。就在国军发动攻击时,共军开始了突围。共军利用声东击西的战术,硬是突了出去。当然,共军的损失也不小。总的来说,共军是突围成功了。蒋委员长气的大骂刘峙,还处分了一些将领。”

史泽波说道:“共军能在如此大军包围的情况下,突围成功,的确了不起。”

翟品三问道:“苏中之战如何呢?”

赵锡田说:“别提了,李默庵、李天霞、王铁汉都是一群废物,12万大军对付不了区区3万共军,让苏中共军打的屁滚尿流,损失5万多人马。第一绥区司令李默庵被撤职,几位师长都受到委员长训斥。太丢人了。”

“全国的形势到底怎么样?”

“开战几个月来,国军取得了不少进展,收复了很多城市。但是,我们并没有给共军重大的打击,自己却损失惨重。蒋委员长说三个月到半年消灭共军,看来要落空了。”

赵锡田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说到总体形势,当然是国军占优势,国军还在继续进攻,共军在节节败退。但是,共军实在太狡猾,很不好对付。战局前景如何,我就不好说了。”

史泽波没敢询问定陶战役的情况,心想,怎么好在人家伤口上再洒盐呢。从赵锡田的精神状态,就能知道定陶战役国军的惨败。

听完赵锡田的介绍,将军们的情绪一落千丈,一个个无精打采的。

史泽波说:“各位,我们在战场之外当个看客,未尝不好,大家多保重吧……”

训练班来了新同学,聊天的人多了,大院里的气氛也活跃了许多。


这天,晚点名的时候,管教干部说道:“国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司令官,因为定陶战役的惨败,被削去了军职。”

话音刚落,将军们都把目光投向了赵锡田,队伍里有人说“赵师长真有两下子,把自己的老师刘峙也拉下马了。”一阵笑声,赵锡田只得苦笑着,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平时趾高气昂,今天却被自己不屑一顾的杂牌军奚落,赵锡田又气又恨,狠狠瞪了晋绥军将军几眼。

对于赵锡田来说,这次被俘对他的打击是致命的。从国军发起进攻以来,他曾经狂妄的设想过俘虏刘伯承,设想过横扫共军如卷席,也设想过与共军拼死血战。种种结果他都想过,就是没有自己被俘的设想。

在所有参加进攻的国军部队,无论怎么比较,他的整编第3师都是王牌主力。他期待着与共军决战,他相信自己的装备远远强过对手,他渴望在战斗中建立功勋,为他的校长争光,为他的舅舅争光,为他的老师争光。这一切激励着他奋勇向前。

面对共军,他不屑一顾。那些刚刚走出山沟的泥腿子,怎能抵挡坦克大炮的钢铁洪流?

针对刘伯承率领的晋冀鲁豫解放军活跃在冀鲁豫地区,国民党军统帅部调集了重兵,计划采用东西两路分进的钳形攻势,合击歼灭共军于鲁西南地区。

赵锡田的整编第3师与整编第47师、整编第41师组成西线集团,整编第3师位于中间。赵锡田自然成为进攻的主力,他十分得意,早就想露一手,让那些国军将领们瞧瞧。

与共军遭遇后,他兴奋不已,命令部队猛打猛冲,连续突破共军几道防线。

参谋长来报:“师长,共军抵抗非常顽强,我部攻击部队伤亡很大。”

赵锡田来到共军阻击阵地上,看到共军残留了不少武器和装备,甚至还有来不及运走的粮车。他高兴的对部下们说:“共军很少丢弃武器和粮食,说明刘伯承已经溃不成军。命令部队继续攻击前进。”

听到前方的炮声越来越猛烈,赵锡田兴奋的手舞足蹈。他的老师—刘峙司令官要派飞机为他助战时,他口出狂言道:“不用了,刘伯承已经溃不成军,很快就是我的俘虏了。”

战事的发展,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激烈的枪炮声不是与共军遭遇,而是他的整编第3师完全钻进了共军的包围。他怎么也不相信,共军敢吃掉他一个整编师。无情的事实让他猛醒了,短短一天,他的几个团就被消灭。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的赵锡田,终于求救了。他呼叫刘峙,呼叫友邻部队。然而,一切都晚了,他的右边是47师,左边是41师,最近的国军不足10里,可就是靠不过来。各个部队都在叫苦:“我们遇到共军顽强阻击,无法前进。”

赵锡田绝望了,他带领残兵败将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刚冲出包围圈,又落入共军的伏击。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又中了刘伯承的圈套,那是围三阙一啊。”

最后的抵抗显得那样苍白,他的坦克大炮无法上刺刀啊,只能乖乖地当成礼物送给了共军。赵锡田骄横一世,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被俘的结局。1946年9月6日,是他终生难忘日子,这天改变了他的人生,从将军到囚徒,就像一眨眼的功夫。

刘伯承和邓小平在俘虏收容所里看到赵锡田时,这位中将师长全然没有了在南京聆听总座训话时的神气,样子十分狼狈——穿一件破棉祆,裤子已经破了几个大洞,脸上也有许多泥土,蓬头垢面的。邓小平心直口快地说:“赵将军的这身打扮是换来的吧,看样子还想跑。”刘伯承不由得动了侧隐之心,对赵锡田说:“赵将军这些年来东奔西跑,很疲惫了,还负了伤,到解放区可以安心休养了,不要有任何顾虑,生活上我们尽力而为。还跑个啥子。”

在赫赫有名的刘伯承面前,赵锡田鼓足勇气问道:“你们从开始就一路撤退,辎重丢得遍地都是,难道是在骗我吗?”

刘伯承轻轻一笑:“你应该读过兵书,难道不知道孙膑减灶赚庞涓的故事?”

一句话说的赵锡田面脸通红,羞愧难当。看着眼前这位衣着普通、言辞犀利的共军统帅,他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使他恐惧,让他敬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 ;&,"vIE' ;&,"cript" src="http://s.itiexue.net/js/tiexue/statistic/bbs/monitor-360daohang2.js?v=2016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