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时光倒转回忆难忘的1984阅兵村训练生活片断

mgihz 收藏 54 34605
导读: 每到国庆,我都要回想永远不能忘怀的1984年参加国庆大典之事。找出箱底有一些发黄的两本厚厚的阅兵村训练日记,让时光倒流几十年,眼前过一下难忘的艰苦受阅训练“电影”。在此摘编几则当年的训练日记于后。 [img]http://img1.itiexue.net/1377/13771177.jpg[/img] 1984年的北京沙河机场阅兵村几公里帐篷、平板房一条线,方队列阵跑道上。 [img]http://img6.itiexue.net/1377/13771182.jpg

每到国庆,我都要回想永远不能忘怀的1984年参加国庆大典之事。找出箱底有一些发黄的两本厚厚的阅兵村训练日记,让时光倒流几十年,眼前过一下难忘的艰苦受阅训练“电影”。在此摘编几则当年的训练日记于后。


[原创]时光倒转回忆难忘的1984阅兵村训练生活片断

1984年的北京沙河机场阅兵村几公里帐篷、平板房一条线,方队列阵跑道上。


[原创]时光倒转回忆难忘的1984阅兵村训练生活片断

我所在的第五方队(阅兵村第三村)迎着骄傲自阳迈步训练场。


[原创]时光倒转回忆难忘的1984阅兵村训练生活片断

阅兵村晨练、夜练场面。

[原创]时光倒转回忆难忘的1984阅兵村训练生活片断

排山倒海精气神,枪刺上的寒光令敌胆战心惊。


[原创]时光倒转回忆难忘的1984阅兵村训练生活片断

祖国大典——欢乐海洋。




6月1日(星期五 晴)

早上7:30,18个徒步方队准时在机场主跑道列队完毕。此时,一架军用直升飞机由西向东从队列上空掠过,北京军区周依冰参谋长来检查了。仍然是乘吉普车检阅了一遍,尔后登上临时阅兵台,对部队什么也没说,能从扩音器里传出的非正式讲话声音中听出他在那里指责这也不是,那也不对,主要是对分指挥部的准备工作不甚满意。毫不客气地发了一通,下面站着近万人的阅兵部队,鸦雀无声,他几乎一句话没讲。各方队列队一阵子,带回!

天气已十分炎热,尤其是中午,帐篷就象蒸笼,休息不好,驻扎这么多人,全都要适应气候。我们了解到男民兵方队同我们也一样,他们是首钢的年轻工人,精挑细选来参加阅兵,待遇很高。每月除正常的工资外,还要拿北京市的最高奖金,差不多是50元以上,表现好的,也许回去要给予特殊晋级。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比不过我们正规部队的训练质量。部队能吃苦且待遇低,特别是那些血气方刚的步兵方队,一上训练场就口号震天。干这一套,部队那才叫专业,而民兵毕竟是业余的。如果真正打起仗来,他们则最多是支前送炮弹、押俘虏的干活。


6月2日(星期六 晴)

今天,党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及北京市委首长来阅兵村视察并看望我们。按昨天预演的要求,上午7:30前所有方队都在机场主跑道列队完毕,最前面的仪仗营穿上了陆海空三军新式服装显得十分耀眼。下达立正口令后,安静得要命,从远至近传来轰鸣的直升机声音,五架军用直升机在上空盘旋后着陆于跑道东侧,此时我们还是不知道是哪些领导人来了。只见他们分乘6辆敞篷车检阅受阅部队,不时地问“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列队回答:“首长好!”“为人民服务!”阅兵车一晃而过,我们看了个大概。当他们登上临时搭设的阅兵台后,才听到北京军区秦基伟司令从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同志们,今天来看望大家的有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同志;国务院代总理、国庆三十五周年庆祝活动领导小组组长万里同志(赵紫阳总理出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阅兵领导小组组长杨得志同志;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团中央书记胡启立同志;中顾委常委段君毅同志;北京市市长、国庆三十五周年庆祝活动筹委会主任陈希同同志;北京市委书记李希民同志;副总参谋长何正文同志;总长助理韩怀智同志;总政副主任黄玉昆同志;……(这些领导都是在国庆三十五周年首都阅兵和庆祝活动领导小组挂职的)。”接着,杨尚昆用一口四川话发表了讲了话。他说:“同志们,今天,党中央、军委、北京市委、国防科工委、北京市很多领导同志一起到这里来看望你们。首先,我代表所有我们到会的同志,向你们表示慰问!”他在讲了一段关于国庆三十五周年举行盛大阅兵和群众游行的重大意义后,给我们提了四点要求。最后,他们视察了阅兵时,中午前就乘直升飞机到通县和南苑的其他两个兵器方队阅兵村和空中梯队训练场去了。

除了今天,没有任何一次经历过这种大场面,见过党和国家领导人,大家都感到是一个极大荣幸,我也是这样的心情,不知道过于紧张还是什么原因,立正在那里站队我身体很不舒服,昨晚也没休息好。本是件高兴事,但总力不从心,几次都差点晕倒,我口里事先含了几粒仁丹,我始终是咬牙坚持,双手顿时发麻,脚底下也轻飘飘的,在几十分钟里我没有晕倒和乱动,站得笔直,如果在平时处于这种状况也许是身不由己地失去知觉,关键时刻,谁都凭着对集体的负责,对党的忠诚,克服各种困难,完成好任务,我感到实在是一大胜利,因为我想,中央首长那么大年纪,乘直升飞机不也有些晕吗?一下飞机就登敞篷车,检阅部队,很不容易,我们一定要争气。

在我们旁边的空军学院方队要求也严,刚要带去列队时,方队宣布了一个处分决定,就是因为昨天预演时,上面下了立正口令,有个同志忍不住,或者是汗水流进了眼里,或者其他原因,用右手偷偷摸了一下脸,违犯了队列纪律,给他个警告处分,以正纪律。我们方队也是有这样的要求,昨天有两个同志(其中有一位就是站在我右边的老项)实在坚持不住,头晕蹲下去了,算没有完成任务,如果在当时旁边的人倒了,我也是不能动的,因为纪律太严明。

也算是难忘的一天,作为阅兵,今后的场面还有更大。


6月3日(星期日 晴)

排面训练即日开始,是在单兵动作的基础上进行的,也是方队整齐行进的关键。就目前我们的情况看,个人动作还不扎实,有好有差。下午,请了第一方队(仪仗营方队)来给我们作排面齐步、正步表演示范。他们来的是第一个排面,是整个国庆阅兵方队走在最前排的人,身高都在1.8米以上,军姿极好,步幅很准,整齐得就象一个人,是绝对的国家级水平。

阅兵方队排面训练的重点是:1、抓军姿;2、抓步幅步速;3、抓基准兵;4、增强排面意识。要求是:经过严格训练达到单排面五条线整齐、两直。即,头线、胸线、手线、脚线、后摆线整齐,颈部直、腰部直。

方队队列动作分别为阅兵式队形和分列式队形。

阅兵式队形:25×14的方队,每列25人,14列,指挥员2人,并列于第一列排头兵右侧。左、右列兵间隔10厘米,前后距离约为90厘米,方队间隔5米。

分列式队形:25×14的方队,指挥员位于第一列中央前约5米处,2人并行。方队间距离约为30米。

现在的训练着装视情况而定,上穿的确良军衣,扎腰带,下穿军用短裤(全军部队还没有哪一家这么穿过,见怪不惊),脚穿高腰皮鞋,有时还戴白手套,如果在一般部队看来,似乎太奇特了,在阅兵村却司空见惯。短裤把腿都露在外面,一是凉快些,二是能一眼看出每个人的腿部动作合不合乎要求,以提高训练效果。

终于还是有了一点休息安排,但星期天不按国家公休那样安排,而是改在一周里的两个半天。


6月4日(星期一 晴)

方队长点名,讲了许多问题,主要是说对第二阶段(方队训练阶段)的训练如何安排的事。从6月1日起至下月14日止算是一个阶段,这里面又分三个小步骤,要求极高,什么都以时间为准。三个中队马上又要进行排面调整,一个排面为一个小队,整小队调进调出。作息时间也进行了调整。

上次分指挥部对每个方队的“尖子”考核单兵基础动作,我作为“尖子”参加了齐步行进200米考核。这之前,专门集中了时间加紧训练,方队事先定的只要个人达到85分以上要给物质奖励,低于70分的中队要找其谈话。通过考核据讲都不错。但分指挥部不打算评出哪个方队是第一名,多久也没有把具体分数拿下来,所以方队作了解释,只给予参加考核者以口头表扬鼓励了之。

晚上广播通知说,各方队将帐篷窗户都全部打开,把电灯也全部打开,因为要在阅兵村上空拍摄电影,等了好久也没见有飞机来,不知是天气能见度不好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这几天我一直都不舒服,头有些昏、扁桃腺还发炎,肚子也隐疼,再加上左脚踝关节又开始肿痛,给我造成了很大困难,艰苦的训练在不停地进行,天再热也得坚持,睡不好觉,吃饭也不顺心,我却不能过分地声张,还有4个月,松懈打退堂鼓是绝对不应该有的念头。


6月5日(星期二 阴)

党团活动很认真,逐个地汇报思想、训练、纪律、作风等情况,并且向党组织说明自己和家庭有无什么问题,肯定是为了确保政治上可靠。

可能是分指挥部统一的安排,全方队又拉到跑道上集体照像,方队长说是留下历史资料,不知是哪来的摄影记者站在汽车上往下拍。

发的两双皮鞋,成天都穿着它踢正步,磨损很大,普遍都钉上鞋掌或贴上一层胶皮,经常修补成了个具体事。

每周两场电影,由于一个电影场容纳4—5个方队,所以部分方队看反面,而且人人必去,不管好不好看都要去,那银幕现在看来太小,也许是原先习惯了炮兵学院的特大银幕墙。


6月7日(星期四 晴)

天气:十分炎热,跑道地面平均温度约42—45度。

着装:上身长军衣,下身短军裤,戴手套,扎腰带,穿皮鞋。

景况:密集队形排列,炮兵同海军训练地块交界处有些混淆,我们有时往往超越了场地。白的军装、绿的军装往往交织在一起,距离一近,在动作才看出有明显的不同,他们休息时间比我们稍长。

广阔的跑道无一点异物,太阳晒得发烫,反射在人体上实实在在,脖子、小臂、小腿被烤晒得绯红,特别是小腿肚子,火辣辣的痛,踢腿、摆臂,无数次机械重复,汗水,早已渗透了军装,显出了白色的汗渍,手绢可以拧出水来。队里发的酸梅晶,自己调制,一水壶咚咚咚喝了个精光,然后将那水壶仍然整齐地摆放在草坪的一条线上,训练场全线的高音喇叭不时地播放着分列式进行曲,各方队齐刷刷地踩着乐点行进,反复练习。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在这里聚集着千万个无畏的优秀官兵,为了走出国威和军威,一天又一天地顽强拼搏。

6月10日(星期日 晴)

说是来到了首都北京,但一车运到这沙河机场就再也没走出去过。将近20天,没有什么正规的休息日,即便是有也不完整,休息日多少也要加班训练几小时,走不出机场,活动范围受限,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单调:帐篷——跑道——食堂——厕所,四处循环。我经历过部队的类似情况,已经由不习惯到基本习惯。记得有位首长说过,军人如同其他行业一样的是易染上“职业病”,这种“职业病”倒并非一下就反映出来的,机能病变他还有特殊之处。到底是什么“职业病呢”?主要是“思想时刻紧张症”,这是我的结论。无论你是当战士还是当干部,不可能悠悠自闲,而是随时都准备着受领任务,一旦有事,则毫无怨言地去干,去下力气,尤其在一个单位负有责任者,还生怕出现不好的情况,一道命令就是一纸诏书,服从,并且想办法去完成。没做好总是放不下心,批评又是严肃的,不客气的,同样处理一件事,要是地方上或许可以商量协调,发扬民主,而军队则不含糊,根本不许讲价钱。所以我一再认识到,时刻在脑子里挂上弦才不会出差错。此次阅兵,就象是打仗一样,甚至更严,哪一环节未做好,都将是不可弥补的过错,没有“复二火”的说法,就是一锤子买卖。你的精力不能分散,稍有不慎,后患无穷,人都学会善于分清场合,不可由着性子来。

6月11日(星期一 晴)

关于训练进度问题,我们方队有些不如空军学院,在方法上也不如人家,光急没用。下面的“诸葛亮”们在议论,方队首长和指挥组的人有时抓不住重点,说是要“一步一个脚印”,排面训练,先是三、五个人或班,后是中、大排面,可目前光集中精力抓小排面,心中没数,连教练员也没什么头绪,这一段能够看出大家的积极性有一些受挫,对某些事情不能正确对待,甚至只在下面发点议论。加班训练尚不能形成自觉行动,而是死规定。

我们在探讨如何才能搞好排面训练时,听取了教练组的提示,四个要素:①单兵步幅;②余光标齐排面;③把握方向;④踩乐准确。到现在这种状况,作为个人的动作已经基本定型,小毛病都很清楚,但越往后越是不容易纠正了,明显影响排面的,应当注意克服,从大面上要整齐一致。海军学院方队尽管在单个动作上很不受看,甚至没按照《队列条令》执行,一晃一晃象海浪。但整个排面比较齐,白色军装十分显眼,掩盖了一些不足,他们已经把重点转到大排面上去了。他们方队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训练和阅兵不扎外腰带,和军事学院一样,据说是总指挥部的规定,但我看不扎腰带总是差点什么,缺乏精神。当然,人家十分注意抓作风养成,平时走路也很正规,一板正经,他们总是要求方队人员两人以上同行必须走齐步,包括上厕所、进食堂。看上去好象有些神经,但在阅兵村这个大环境里,好多方队都是这样。如果都有能做到日常养成训练,就不会大惊小怪了。

准确地讲,海军学院方队主要是有一个比较精明的指挥员,他就是爱国将领冯玉祥的儿子冯洪达,担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年龄54岁的他一身军人气质,继承了他父亲的军人传统,要求部队正规严格,一看就是标准军人的干活。

时间的利用是较高的,两眼一睁,忙到熄灯。

6月28日(星期四 阴)

星期二方队史成义副政委在政治教育时间里,先对学习六届人大二次会议精神的情况作了小结,尔后主要针对当前的一个问题讲了许多事,什么问题?还是有关思想工作。

关于我们在国庆35周年首都阅兵活动中,如何看待正式受阅人员、预备人员和保障人员的问题,这是已经存在的现实,不能回避。为什么要分成三种类型,是因为我们要走出国威军威,走出世界水平,根据以往和国际上阅兵的经验教训,必须这样安排,并是一种最佳的选择方案。举例说,打仗要留有一定的预备队,以应付意外,打球也要有预备队员,演戏要有主次角、AB 角等等。都为了整体大局,谁都料不到情况会发生什么变化。正式队员是光荣的,而预备人员同样是光荣的。在全方队405人中,正式队员只有352人能通过天安门,迟早会产生53人的预备数,目前不是说定就定,而是在不断的训练中进一步衡量,可上可下,定而不死。有同志担心如果当了预备人员,没有亲自在天安门走一趟,并且是几个月大半年辛苦受累,不值得,怕在鉴定中记上为预备数。上级没有这个意思,只要是我们在坐的同志,人人都算国庆受阅人员,不在鉴定上区分预备或正式。

中队李德政委在作六月份训练小结时,肯定了成绩,认为到阅兵村以后,训练有很大提高,与其他方队不相上下。他将各班的好人好事提出来表扬了一番,我也在其中,我实在不好意思,因为班里的同志个个都是好样的,从没因为训练辛苦而退下,睛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水。我尽管在前段眼睛患病,坚持训练不叫苦,但毕竟停了两天,我不能与大家的辛苦时间相比。

昨天上午,按分指挥部安排,接受拍摄电视的任务。总后勤部要拍一部反映国庆受阅训练生活的电视连续片,说是要在中央电视台的《人民子弟兵》节目里分十几集播放,题目叫《等待检阅》。第一集叫《粮草先行》主要是反映阅兵训练准备工作。早上直升飞机去八达岭录像拍摄,上午飞临机场上空继续拍摄。各方队都在指定位置做训练动作,直升机飞得很低,连拍摄的机器和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上级要求很严,在拍摄时不许任何人向天空看一眼,否则要把你这个方队的镜头剪掉。本方队也作了严格规定,谁要是不执行,向上空看了或乱动了,也不经研究,当即就宣布处分。结果,没有任何人违犯,可是在飞机通过上空时,发动机和螺旋桨声音太大,方队长孙正江指挥做动作,下口令听不见,有少数错的,下面有意见。


6月29日(星期五 晴)

新修改的作息时间只行使了一天,便被否定了,因为它显得太无规律性,从早到晚都在忙:

5:00起床,出早操1.5小时;

6:30收操后洗漱,整理内务卫生;

7:00吃早饭;

7:30训练3.5个小时;

11:30吃中午饭;

12:00午休3小时左右;

15:15起床;

15:30训练1.5小时;

17:00带回吃稀饭便餐;

17:40带出训练;

20:00收操;

20:20吃晚饭;

20:40直到就寝都为洗澡时间;

22:00熄灯。

今天又进行了调整,每天上午训练到10点,然后政治学习到中午,取消了每周专门的政治学习时间和党团生活时间。下午的安排同过去不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阅兵式不只是为了炫耀和摆谱,他体现的是一个国家军队的纪律性和对命令的执行力,威武的阅兵式给人一种亢奋的激情,每次看阅兵式都是热血沸腾,这就是阅兵的目的

狂顶lz,35周年阅兵是文革后的第一次阅兵,是国家多少年来的一次,当时我和我爹他们都看的很激动,在社会上影响也很大,从那次阅兵起,社会上又兴起了一次军装潮,那时你要穿件真的军装武警装(不带帽徽领章的)走路上可能都有流氓抢。


说实话,对比99、09这二次阅兵,虽然84年的队伍军装、装备都比较差一些,但走的最有气势!有阳刚气,有杀气!后来在群众队伍中出现的“小平您好”更是代表了那时的人民心声!


尤其电视转播,拍的也棒!后二次拍摄的越来越垃圾!


怀念35周年的大阅兵,更怀念朝气蓬勃的80年代!



本文内容于 2011/10/3 2:50:13 被岸边古礁编辑

 以下是引用再也不忘了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东风立雪 在第3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再也不忘了 在第31楼的发言:
我觉得吧,阅兵这个东西应该每个部队轮着来,按建制来,不能挑高矮胖瘦,重要的是参与和精神面貌,长的没有175以上就不是兵了,戴眼镜的就不是兵,不好看的女兵就不是兵了,我看西方国家就很好,国家级的仪仗队里都有眼镜,也有高矮,要是我国像美国一样有很肤色的人种,是不是也要挑个全黑方阵,全白方阵啊?什么东西搞的过了就不是那个味了

这个我不太同意,整齐划一、雄健有力,既符合解放军的一贯形象,也能够迎合中国文化队威武之师的期望,你让中国学西方那样高矮胖瘦一股脑儿全走上去,不发凌乱、乱糟糟的,民众对解放军的评价那才叫一个好笑~!民主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体现,但是这种正式场合,还是正式一点好。

为什么要笑呢?长的矮的就不是军人了,戴个眼镜就有损国威了?那么直接在征兵时就限制好嘛,不要175以下的人参军不就行了,都是军人,为什么这无上的荣光只能给身材高大的人享有?

军人的荣誉有多种方式,并不一定非要用这种方式来体现公平!什么叫军容严整?什么叫整齐划一?一个方队如果高矮都不一样,走起来气势也不足,我们不是美国,没有足够的战功来烘托自身的强大,反映军队面貌的更多是通过威武的阅兵仪式展示,如果按你的想法,国旗班也不用那样了,高矮胖瘦、著拐杖坐轮椅的都上,这样才能体现大家爱平等。

这是我的结论。无论你是当战士还是当干部,不可能悠悠自闲,而是随时都准备着受领任务,一旦有事,则毫无怨言地去干,去下力气


这就是军人~~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