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欧洲人不喜欢以色列,60%认为是“人类之癌"!(转载)

wangdongshan123 收藏 11 12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月初,欧洲多家媒体报道,欧盟委员会10月份在欧盟15国内搞的一份随机抽样调查结果显示,59%的欧洲受访者认为“以色列对世界和平构成最大威胁”,排名甚至在朝鲜、阿富汗和伊朗之前。调查还显示,荷兰、卢森堡和奥地利人对以色列的威胁最为敏感。


这一调查结果激怒了以色列和一些国际犹太人组织。以色列政府强调,对以色列为“保护”本国所采取方式的批评就是现代意义上的“反犹主义”,这种批评将给以色列的生存造成威胁。以犹太事务部长夏兰斯基表示,这一调查结果显示,欧盟对欧洲百姓进行了一场疯狂的“洗脑”运动。他要求欧盟停止对以色列的“妖魔化”。


著名犹太人人权组织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也对欧盟表示不信任,他们敦促美国将欧盟排除在中东和平“四方会谈”之外,并警告说欧洲目前正在经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反犹浪潮。但以色列前外长利维却表示,以色列的明智之举是对上述调查进行研究,以便分析欧洲人为何会将以色列视为“猛虎”。他说:“他们是仇视我们还是的感到害怕?如果未加思考就作出反应也许太鲁莽了。”


针对以色列的不满,欧盟轮值主席国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明确表示,这份调查结果并不代表欧盟对以色列的外交立场。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托马斯也在记者会上表示,欧盟的外交政策并非建立在民意调查基础之上,欧盟委员会没有必要对每项民意调查作出诠释。


欧洲人的这样反犹吗


欧洲人的这样反犹吗?欧洲人的反犹主义思潮近年来难道在死灰复燃?


法国约有六七十万犹太人和五六百万阿拉伯人,是欧洲国家中犹太人、阿拉伯人数量最多的国家。记者带着一系列问题,随机采访了几个法国人。菲利浦是一个成功的犹太裔法国商人。年纪轻轻的他白手起家,几年内把一个小贸易公司办成了在部分产品上执法国市场牛耳的上市公司。他对这个调查结果表示十分失望,但不觉得十分惊讶。


埃利亚斯是黎巴嫩《东方日报》常驻巴黎记者,阿拉伯人,从小受法式教育,已经在法国生活了大半辈子。他认为这个调查结果恰当地反映了欧洲的民意,也是符合“以色列正在成为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这个事实的。


里夏尔,自称是“完全世俗化的、只是有犹太血统而已”的法国著名记者。他对这个调查结果表示不解和惊讶。


既无阿拉伯血统也无犹太血统的法国人雅艾纳,是个中东问题专家。他更多地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待反犹问题。他首先认为,民调问题的方式,是需考虑的最重要内容之一。例如,“对世界和平威胁最大的国家是谁?”就已经把“基地”组织排除在外,因为“基地”组织不是国家;“对世界和平威胁最大的地区冲突是哪里?”就把朝鲜、阿富汗和伊朗等排除在外了,因为那些地方还没有发生或已经结束了冲突。


但他们一致认为,以色列政府对阿拉伯世界的强硬政策,是导致欧洲老百姓对以色列日益反感的主要原因。


以政府的强硬政策是主要原因


菲利浦从一开始就纠正记者的问题说:调查结果说的是欧洲人认为以色列对世界和平威胁最大,并没有说欧洲人不喜欢甚至憎恶犹太人。里夏尔和雅艾纳也强调应该把“欧洲人反感以色列”和“欧洲人反感犹太人”严格区分开。经历过二战的大屠杀后,欧洲人开始都普遍同情犹太人,把以色列当作欧洲的朋友,冷战时期更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但沙龙政府的政策使众多阿拉伯人和普通犹太人成为牺牲品,影响了欧洲人对以色列长期以来的友好态度和对犹太人的同情。


也有分析说,大多数欧洲人确实不赞成沙龙对巴勒斯坦的政策,认为“以色列现政府的政策才导致中东地区更激烈的冲突甚至战争”。里夏尔和雅艾纳都解释说,无论是朝鲜还是阿富汗,在地理上和心理上都距离欧洲遥远;即使是伊朗,也是十足的东方国家。它们对欧洲的威胁,远没有中东地区更直接。也就是说,如果是以色列引起的战争,那就是欧洲“家门口的战争”。所以,这也是欧洲人反感以色列的一个重要因素。


政治以外的原因更复杂


首先,欧洲百姓受媒体和政府政策的影响很大。美国人对以色列是“一边倒”。欧洲各国的政策虽然不能说是在鼓励反犹,但在吸收不同文明、加强不同民族之间的和解上做得还是不够。


菲利浦认为,从欧洲各国政府的政策来看,30多年来,它们大都推行的是一条“支持阿拉伯、反对以色列”的政策。正是这种“亲阿远以”甚至“助阿反以”的政策,导致了欧洲百姓对以色列、对犹太人的不满甚至仇恨。


也有媒体认为,欧洲各国的中东政策经历了复杂的变化。战后初期普遍倾向以色列,近年来欧洲各国完全改变了过去对以色列的“一边倒”支持,开始寻求不偏不倚的“平衡”政策。


其次,欧洲有反犹的传统?7评炙担分奕艘惶崞鹩烫耍灯鹄吹奈┮灰桓龃示褪恰敖鹎保嬷吹木褪撬嵌阅芄淮铀鞘种凶挠烫说亩始担淙挥烫嗽诖丛觳聘恢獾某删秃吞旆郑彩潜慌分奕怂张搴涂粗氐摹?


埃利亚斯则说,财富问题不是反犹的理由,阿拉伯富翁也不少。他认为,问题出在犹太人对待金钱的态度上。他说,犹太人自古以来就用“金钱至上”、“用现有的钱生更多的钱”的观念教育孩子,让他们长大后应该从事和金融有关的行业,或从事如医生、媒体、出版等有“战略意义”的行业……犹太人这种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令人反感。


第三,犹太人太抱团。欧洲的拉丁文化、日耳曼文化、盎格鲁—撒克逊文化等,都是强调自我、个人发展,和犹太人的集体主义、互助、团结的文化格格不入。


法国从拿破仑时代就有过“出生在法国的犹太人,首先是法国人”的号召和社会实践。但欧洲的“民族主义”和美国的“民族主义”完全不同。美国由于是移民国家,一个意大利裔的美国人可以同时是一个纯粹的“美国民族主义者”。欧洲则不然,一个非高卢人永远不会被接纳为一个“法国民族主义者”。菲利浦认为,外裔人在法国乃至在欧洲的文化融入问题,远远没有解决。很多欧洲人在内心深处反犹排外,在选举中投有种族主义倾向的极右派候选人的票。


第四,欧洲国家对人权的关注和反核的社会潮流,也是他们偏袒阿拉伯人的原因之一。


第五,欧洲人心理上的天平是同情弱者、抑制强者。因为以色列是有核国家,在阿拉伯人面前是强者,所以,以色列更应受批评。


反犹主义正在欧洲卷土重来吗


菲利浦认为,虽然“反犹”的字眼没有在这次民调中出现,但欧洲人的反犹情绪确实存在并且在逐步升温。


菲利浦说,在生活和工作中,他越来越体会到欧洲人的反犹情绪。他说,现在一说起你是犹太人,对方马上就有两个想法:第一,你是支持以色列现行政策的;第二,你不是百分之百的法国人。而5年以前情况完全不同,那时他根本体会不到对犹太人的歧视或反感甚至仇恨,但类似倾向近年来愈演愈烈。在欧洲,打砸抢甚至烧毁犹太人教堂和学校、对犹太教教士进行人身袭击等事件时有发生。


菲利浦还认为,20世纪,人类的政治和宗教信仰经历了大起大落的选择过程。进入21世纪,宗教日益成为人们的选择。对宗教的忠诚甚至狂热,是欧洲反犹情绪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他对扭转欧洲人反犹情绪的前景十分悲观。但很多分析人士也认为,现在说反犹主义正在欧洲死灰复燃,还为时尚早。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