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染指中国领土背后的逻辑

转自新浪博文,作者:superpease



中国与韩国是1992年建交的,从那时起两国关系发展迅速,特别是经贸关系最为抢眼和为人称道。但是这么多年来,只要是关注韩国历史文化的人,基本上都从上世纪90年代的对韩国印象极为良好,已经下降到今天的漠视、甚至是不屑了。究其原因,就在于韩国人对待历史的态度。韩国人的历史新主张往往极端地缺乏历史逻辑和考证,有时候竟然能够以杜撰和神话来作依据,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和瞠目结舌了。

不过近年来,韩国人已经开始不满足这样的“小打小闹”了,他们对中国的领土开始产生了觊觎之心。最初是长白山,接着则是延边、东北,后来甚至是河南、山东这样的中华文明孕育之地,竟然都成为了韩国人的“故土”了。难以理解吧,实在是太疯狂了,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了。近日来,韩国官方竟然又宣称对延边拥有主权了,这当真是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由此,我们已经能够看出一条清晰的轨迹了。韩国人先从篡改文化上一点一点地造势,然后在民间制造民意,进而上升为政府行为。现在看来,恐怕韩国国内早已在预谋着一些龌龊的阴谋了,这不能不引起中国高层和全社会的警惕!这并不是哗众取宠,是真的很有可能在将来某一天成为引爆东亚局势、甚至世界局势的重大事件的导火索。

韩国历史上一直都是依附大国、奉行“事大主义”的。开始是跟随中原王朝,接着是日本,现在是美国。“事大”的好处其实挺多的,最重要的一点是狐假虎威,能够借势!韩国现在就是想借着山姆大叔的重入亚洲之势来趁火打劫。因为中国的综合国力一直在稳步上升,但是其国际环境却并不是很稳定。特别是近来时下中国与印度、日本的领土领海争执,以及南海问题的急剧升温和日趋复杂化,都让韩国人认为现在是出手的好时机。如果等到中国把周边环境稳定下来,那么到时候以中国的发展趋势和强大实力,韩国将再也没有任何机会插手中国领土问题了,韩国出手的时机越晚对其就越不利。

中国几千年来对韩国的影响之大,已几乎可以用再造二字来形容了。而古代朝鲜更是在韩文发明之前,长期都是使用汉字记载史书的。甚至就是在明代时朝鲜发明了韩文后,韩文仍然只是被小范围地接受,一直到接近20世纪、特别是二战后,才有了广泛的使用。可以说,没有中国文明的滋润,很可能就没有今天的韩民族和韩文化!有朋友了解到这些情况曾气道:“早知如此,当初中原王朝强盛之时就应该把它灭了,无端让它现在来恶心咱们!”是啊,当初汉武帝做的多好啊,可惜后人不重视,让它游离出去了。当然,这些只是一时意气。不过,“事大”的国家从来都是畏威而不怀德的,也正因为韩国人深谙此道,所以才能在历史上每当将亡之时,都能最终保全自己。

现在每当了解到很多人亲身在韩国的经历和观察后,我都不禁要郁闷不已:为什么两个国家大多数的国民,对彼此国家印象的差距会是如此之大?往往是我们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人家都还不愿意。韩国国内的媒体、影视,无不充斥着对中国的大量污蔑和不善,而我们中国在自己的媒体和影视上,却很少能看到这方面的详实报道和反映。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大公司每年在中国赚取了巨大的利润,占了它们全球利润很大一部分。可以毫不讳言地说,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后的三星公司要是没有中国市场对其的支持,现在它也许早已经一文不值了。而反观中国,我们的企业和产品,在韩国却面临着广泛而自私的保护主义,韩国每年都从中国获取了巨量的贸易顺差。这表明了什么?这表明韩国人得了便宜还不卖乖,嚣张成自然了!而我们呢,成了冤大头,如今还被人骑到头上了!

可恶!真的很可恶!可恨!真的很可恨!大盗该杀,小人可恨!比起二战日本侵华的强盗行径,现在的韩国真的是与小人无异了!

面对如今韩国官方这样的公然挑衅,中国应当适时调整对韩的交往策略了。

首先,当务之急是必须把韩国对我国领土的觊觎之心坚决打下来,这道理是再浅显不过的了。如果我们这次不能通过或明或暗的行动和手段打掉韩国的心思,那么它就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的领土要求。

其次,在外交上对韩国实施惩罚反制。比如朝鲜问题,这是最能勒住韩国人脖子的命门。中国只要耍耍手段,美国人就得束手束脚。韩国如果在朝核问题上不能配合美国,而使美国难堪的话,那么它的政府将不会再有好日子过了。

第三,应当适当调整对韩经济策略。以对韩国大量贸易逆差为出发点,施压韩国作出平衡贸易的改进措施。同时,对韩资在华企业进行政策收紧,适度打压韩企。由于中国对韩国经济的依赖程度明显很低,而韩国相反却很高,而且其资本和技术总体上也只能算作二流。因此,寻找其它国家替代韩国角色完全可行,而且这样的国家根本就不愁找。当然,打压不是目的,只是手段而已,最终是为了打掉韩国的觊觎之心。

第四,中国政府要主动在国内引导和适当放宽媒体对韩国社会的真实报道。媒体上多年的“只见友好,不见暗流”,已经明显影响到了年轻一代。客观的信息将会让他们在未来与韩国的交流合作中站在更高的起点上,而盲目的亲善只会带来不必要的、甚至惨痛的损失和教训。

第五,现任韩国总统李明博上台前就本是一个反华倾向很明显的政客,他与被称为“二鬼子”的前总统朴正熙都是反华色彩非常鲜明的韩国领导人。因此对其及其代表的政府和社会团体,从政治和经济上我们都应有意识地重点打压和分化。如今中韩之间的主流仍然是以发展、合作和友好为主题,但是若对这些人和团体放任自流的话,则将会为未来留下大患的。

第六,应当在延边当地适当加大军事存在,这是毋庸置疑和必要的措施。这也是一种必要的姿态,向韩国显示出中国维护领土完整的决心。同时,也能震慑万一有蓄意图谋的不法分裂分子和韩国敌对势力。

第七,要尽量积极鼓励官方和非官方的、中国与东亚各国的各种历史文化学术研究和交流活动,把主动权抓到自己手中。不放弃任何能扩大中国历史文化影响的学术活动,坚决抵制韩国的荒谬历史观。虽然不能期望对韩国能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尽力而为却是必要地,做总要比不做强的多。

最后,应加大对延边的投入,扶持加快其经济发展,同时促进全国各地与延边的人员流动,鼓励人们到当地定居经商与生活,以此强化和巩固延边对祖国的向心力。相比其它七点,这点反而才是最根本和最重要的。

虽然现在中国对韩的策略,仍然是以拉拢韩国、分化日美为主。但是在这个大方针下,却是应该因时而有所做一些细节上的调整,以上八条则是对此很好的补充。

韩国社会如今对中国领土和文化的态度,确实已经陷入了近似于歇斯底里的心理之中。究其根源,还是在其对于国家自身的认同上出了问题。韩战之后的几十年间,韩国实现了经济腾飞,取得了不俗的成果。与此同时,韩国社会却催生出了畸形的自大心态。这使得其已不能满足于对国家经济的自豪感了,从而产生了对历史文化认同的需求。 也正因为如此,这最终导致了韩国社会出现了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历史观。

这样的历史观也在韩国社会产生了一个怪胎——热衷于妄想历史。近年来,我们已经获悉到很多关于韩国人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新认识”。比如:汉字是韩国人发明的;甲骨文是韩国人发明的;韩国人哺育了黄河文明;中医是韩国人发明的;活字印刷术是韩国人发明的;围棋是韩国人发明的;孔子、老子、孙子、李时珍、孙中山、甚至毛泽东都被“考证”为韩国人;蒙古人是韩国人,满族是韩国人,清朝是韩国人建立的;神话时代的盘古、神农氏、炎帝、蚩尤、后羿都是韩国人,甚至连大禹治水都是经过韩国人指点的;端午节起源于韩国,中秋节起源于韩国,春节起源于韩国,等等。我发现,只要是中国历史文化中有名的人和事,都很难逃脱韩国人的魔爪。而且只要一经“考证”,基本上就变成韩国的了。震惊、难以置信、不屑、搞笑,看到这些的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想和情绪。因为这些所谓的“考证”以及相关证据,根本就经不起真正的历史学和逻辑推敲,简直太离谱了。不过,虽然这些观点并不能登上世界主流学术研究的大雅之堂,毕竟它们都有理论和证据上的先天缺陷。但是韩国人却不这么认为,相当多的韩国人甚至对此深信不疑到了骨子里了。即使你拿出再多的证据,他们也会非常固执地置之不理。

其实,何止我们中国面临这样的无妄之灾,其它国家如日本、印度、蒙古、俄罗斯甚至很多与韩国历史上毫不相干的西方国家,都或多或少地被韩国人下了黑手。比如:日本文化来源于韩国;佛祖是韩国人;韩国作为亚洲最大的***国家,也理所当然地认定耶稣是韩国人;韩国人还反复强调日本、蒙古、俄罗斯、中国在历史上都曾是韩国领土;韩国人才是最先发现美洲新大陆的;韩国人帮助爱迪生最终发明了电灯;最先发现相对论的是韩国人,而不是爱因斯坦,等等。

这里还有个有趣的现象。因为日本也算是“受害”比较严重的国家,所以现在中日韩三国网民如果在网络上谈到历史文化问题,中日两国的网民几乎都会态度空前一致地对韩。而中日网民的发言更是常常很相似,而且频繁出现。比如:“地球起源于韩国”、“火星都是韩国人的”、“韩国人发明了宇宙”、“还能有什么东西不是韩国人发明的啊”,诸如此类。细细体味这些发言,虽然看似诙谐打趣,但是其实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韩国网民,对于自己已经显得相当荒谬的历史观的顽固坚持;同时也反映出,韩国人对于可靠史实资料的置之不理,已让中日网民觉得不可理喻和无奈了。

现在的韩国社会非常热衷于妄想历史,也正因为热衷,付出的热情和精力就必须得到回报。因此,这在韩国社会上下的推波助澜之下,已经无限上纲上线到扭曲自己民族的起源上了。如今的韩国人深信自己是高句丽的后人,可此高句丽非彼高丽,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两者却毫不相干。高句丽是古代中国的一个地方割据政权,史书记载其灭亡时,土地和百姓大部分都融入了唐王朝,还有少部分遗民进入了新罗。此新罗才是与高丽相关的,它才是后来的高丽、朝鲜和今天的南北韩的祖先。这样的史实证据比起韩国人的先入为主真的是可靠了太多了。据此,我们也只能认为高句丽与韩国有联系而已,而且高句丽的主体是在中国。但是,韩国社会普遍始终对此置之不理,而且还生硬地割裂中国与高句丽的天然联系,完全无视历史逻辑。

如此的错误历史观也使得相当多的韩国人,对于领土的历史主权和现实主权的认识也产生了扭曲。因为韩国人认为自己是高句丽的唯一继承者,所以他们对于中国的延边、甚至东北和更多的领土,是以故土的眼观来看待的。韩国国内曾有媒体调查,竟然有高达一半以上的韩国人,认为应该收回这些“故土”,为此应当不惜与中国开战为代价。

按照韩国人的逻辑,其实中国完全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据相关史实资料表明,韩国历史最早有记载的是箕子朝鲜,这是商朝贵族箕子在周灭商后,带着商朝遗民在朝鲜建立的。其后是卫满朝鲜,这是西汉初年汉高祖时期的燕国亡命者卫满与追随者建立的。而汉武帝时,汉朝更是灭卫满朝鲜,建立了汉四郡。此后虽有所变化,但一直到东晋高句丽完全兴起而吞并乐浪郡,都是在中原王朝的版图上并受直接管辖的。从箕子朝鲜到高句丽兴起,前后达到了1400多年。这么一来,如此长的时间内,朝鲜半岛基本上都是置于中原人的实际有效控制之下。据此,我们也完全可以将朝鲜半岛视为故土,并进一步上升为特定领土的诉求。虽然不可能主张要求今天整个朝鲜半岛的全部领土,但是至少可以遏制韩国对于当今中国领土的觊觎之心,并能稳固中国与北韩的领土边界。这个想法虽然看起来与国家现在的外交政策相左,实则是有比较大的可操作性的,政府是可以研究一下的。

哲学上常常提到事物的矛盾性,韩国何尝不是这样。从以上的情况,其实我们竟然还可以发现,自卑和自大这样的矛盾体竟然同时体现在韩国人的身上。一方面,韩国 国土狭小,国力一直较弱;历史上总是在强国之间的夹缝中求生存,“事大”则成了唯一的选择;文化上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特性和原创性特点,但是却深深地讳言长期受中国文明影响的事实。另一方面,韩国经济取得了不俗成就,韩国人为此非常的自豪;随着所谓韩流时尚的出现,更是膨胀了已经高涨的自信心;再加上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及技术保障,无疑让韩国人自信到了极点。无怪乎有韩国议员在2005年敢公然公开煽动要求延边公投加入韩国,还有近年来不断有韩国人敢在中国长白山地区非法宣传此山是韩国领土,再加上9月20日韩国官方公然赤裸裸地染指延边主权。这些事实生动显示出了韩国人无比自大的心态。大国尚且不敢与其它大国随意交恶,更何况韩国这么一个不强不弱的国家,竟然胆子大到敢以小搏大了!这确实让我们叹为观止,自卑与自大这对矛盾竟然以这样的形式统一了起来。

自卑与自大的矛盾将是韩国今后发展进步中的一道大坎,若是这个矛盾能够顺利解决好了,那么韩国将真正成为一个让人尊敬的国家;而若是解决不好,那么这道大坎终将变为天堑,彻底阻挡韩国的前进步伐。而一旦国家没有了前途和希望,那么韩国寄托于战争和混乱而寻找出路的日子也就为时不远了。这正是中国所需要正视的已经愈发不确定的未来。而我们所能做到的,也唯有未雨绸缪和积极主动应对,仅此而已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