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天王 正文 第二章 大战胡骑

弯刀将军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9.html[/size][/URL] 第二章 大战胡骑 清晨,天色朦胧,令支城外段氏鲜卑大营,“将军,我五千勇士已经准备好了,请将军下令出发”中军在帐外请示道,“好,我马上就到”帐幕被掀起,一个精壮的中年大汉走了出来,“妈的,什么东西,老二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9.html


第二章 大战胡骑

清晨,天色朦胧,令支城外段氏鲜卑大营,“将军,我五千勇士已经准备好了,请将军下令出发”中军在帐外请示道,“好,我马上就到”帐幕被掀起,一个精壮的中年大汉走了出来,“妈的,什么东西,老二算个屁,等大王子做了大王,老子第一个宰了你,什么玩意,也敢命令老子”中年汉子边走边低声咒骂着,段基翻身上马,大吼“儿郎们,跟我上,出发”。在大营内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哼,你还真当赵炎那小王八蛋是这么好对付的,等你们两败具伤,再由本王子来解决你们,哈哈”。

大虎山坞堡议事厅,“大帅,据探子来报,胡狗段基率五千胡琦奔我大虎山而来,离我们不足百里了,另外,我坞堡人马已经全部就绪,随时可以出发”陆卓远有些紧张的向赵炎请示说,“传令下去,让梦杰带本队为先锋,出奔虎峪绕大虎山口埋伏,钟炎仲玄带一队至山后待命,以号角为号杀出,卓远随我坐镇坞堡”,“是”大虎山众统领齐声领命,“呵呵,先生,今天让我们好好干上一场,然后去令支城见识一番再走,呵呵,就算我们要走也要让段末秠老狗睡不安稳”赵炎转过头对着陈浩若笑眯眯的说到,“哈哈,大帅有此雅兴,陈某那就奉陪到底,呵呵”。

尘土**,遮天蔽日,鲜卑五千轻骑百里疾驰闯入大虎山杀至山麓坞堡,“儿郎们,用你们弓箭随我铲平汉狗”段基怒吼一声,率先杀出,“嗷嗷、、、”鲜卑兵和应着发出了嚎叫,均上箭拉弓冲城墙而去,坞堡上一片寂静,除了随风飘扬的旗帜仿佛空无一人,鲜卑骑兵以惯用的集团冲锋向坞堡冲去,一轮箭雨刚过,鲜卑冲倒墙下攻势稍缓,城墙上突然冒出二十多具强弩和投石机,密密麻麻的人群有数百人之多,顿时,滚烫的热油,石块,圆木从城上倾倒而下,而强弩与投石机也适时发声,鲜卑兵顿时人仰马翻,阵脚稍动,城门大开,陆卓远率队突然杀出,冲击敌人阵脚,鲜卑兵顿时大乱,纷纷后撤,段基立于阵后,见况大怒,亲自率队从后方斜刺杀出,欲包围陆卓远后方,赵炎立于城头,面部改色的看着战场说:“命令陆卓远不要顾忌后方,全力向前,追剿胡狗”掌旗兵挥舞着战旗,向阵中的部队传达命令,“来人,备马,堡内勇士,随我出击”“是,大帅”只听见堡上一片应是声。城门再度大开,大批汉骑杀出城来,兵锋直指已包抄陆卓远后路的段基中军,当先一人,赫然便是赵炎无疑,此时,赵炎双手持巨剑杀入阵中,横刀斩断一骑后轮圆了巨剑,震退了数名胡骑,便再度冲入阵中,如入无人之境,赵炎部很快便冲开段基的防线,与陆卓远部会合领了一个小山包,段基指挥部队数次冲锋,从早晨战之午后,双方伤亡颇重,赵炎一部仅有四百余人了,且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伤,这时,山口突然尘土大作,山上的赵炎看着山口的滚滚灰尘,挂满血迹的脸上挂上了一丝莫名的笑容“总算来了”“大帅果然神机妙算,浩若佩服”陈浩若一脸叹服的看着赵炎说,“呵呵,先生过奖了,卓远,命令部队待命准备出击”“是”陆卓远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不折扣的执行了赵炎赵大哥的命令。

就当两军疑惑着是谁的援军到时,一骑已经冲至阵前,马上骑士衣着华丽,见到此人,总鲜卑兵立即跪迎。“参见二王子”,话说自段基出兵后,二王子就集合了部队,若是赵炎胜则趁其兵力削弱一举歼灭,若是段基胜则立刻出兵抢攻,所以二王子一听说赵炎被段基包围,遍立刻带领五千胡骑赶来

“末将段基参见二王子,不知二王子突然驾临有何指教?”段基抱拳请安道。“噢,没事没事,小王闻段将军包围了逆贼汉狗,特来助将军一臂之力,哈哈”二王子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哼,狗屁相助,明摆着是来抢功的”段基心里暗想,不过表面上还是说“能得二王子相助,必能剿灭逆贼,二王子,逆贼残余还在山上,请二王子带兵剿灭”“哈哈,既然将军都这么说了,那小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呵呵,妥帖儿,传令下去,立刻攻山”“是,王子”随着命令的传下,鲜卑五千生力军摆出冲锋阵形嚎叫着开始向山上冲来、、、

“先生,你说我们能抗住胡狗的这一次进攻吗?”赵炎歪着头认真的向陈浩若问到,“呵呵,大帅心中早有计较,我相信不出一个时辰,这些鲜卑兵必败”陈浩若微笑着拱手回答,“噢?看来先生很有信心啊?”“呵呵,与其说是我有信心,不如说是我对大帅很有信心”“先生太抬爱小子了,小子愧不敢当啊”赵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哈哈,大帅是韩信带兵,多多益善啊”陈浩若抚摸这胡须看着赵炎笑着说。“嗷嗷嗷、、、”鲜卑兵在生力军加入后,又发起了一次集团冲锋,赵炎面色一变,喝到:“众将听令,各守要口 ,弓箭准备,骁骑营待命”“是”赵炎周围众将齐身领命而去,“先生,你我就留驻中军,请先生看我袍泽破敌”赵炎转过头对着陈浩若,“好,浩若愿为大帅驱策”陈浩若拱手回应道。赵炎背手而立,望着北方的天空,眼神迷离,那是我汉族的土地、、、

血色覆盖了山脚的土地,坞堡士兵射光了携带的箭支,举起弯刀向胡人扑去,很快便战在一起,坞堡勇士在陆卓远的带领下死守要口,但是毕竟敌众我寡,很快变的不支起来,防线岌岌可危,“大哥,我们守不住了,你先退吧,末将带人必死战到底”陆卓远满身是血的从山下冲上山顶,“呵呵,卓远,不必着急,要是一个鲜卑王子都收拾不了,我等又何谈扫清中原呢,来人,让骁骑营准备”赵炎拍着陆卓远的肩膀笑着说,“卓远,就由你带领骁骑营让胡狗见识一下我汉家铁骑的厉害”“是,大哥,卓远必定不负大哥重托”陆卓远说完便转身上马,不多会便看见百余名精壮骑兵如风一般疾驰下山,冲入敌人阵中,山道敌人顿时人仰马翻,随着生力军的加入,狭窄的山道防线又稳定了下来,敌人的兵力优势难以得到发挥,反而遭到重创,鲜卑人的攻势稍缓,陈浩若笑着对赵炎说:“大帅,敌兵已经疲惫,请下令吧”,赵炎点点头转身大喝下令道:“吹号举旗,命令埋伏在山后的钟炎仲玄所部即刻出击,命令部队准备反击”“是,大帅”卫兵高兴的领命道,“先生,我们也上马准备走吧,呵呵”赵炎拉起陈浩若的手说道,“呵呵,好,我们走”二人携手笑着一同下山。

马蹄声声,一股骑兵在两员悍将的带领下从山后杀出,迅速杀入战场与鲜卑兵混战在一起,阵型成圆锥状,数骑之间,相互配合,迎面而来的鲜卑兵均败于阵前,非死即伤,而坞堡部队在山顶号角的指挥下,数部很快会合在一起,千余汉族铁骑组成了一个大型的锥形骑兵大阵,一路向前,神阻杀神,佛阻杀佛,鲜卑军形很快被冲的七零八落,而不支向后败去,二王子此刻脸色惨白,而其一旁的段基则一脸冷笑,在亲兵的保护下向大虎山外奔去,因此在战场上形成了一种颇为奇怪的态势,数千鲜卑骑兵被千余汉家铁骑追的四处逃窜,“呵呵,大帅,看来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先生说的对,哈哈,驾、、、”赵炎和陈浩若带领诗十余骑飞一般的向山口赶去,渐渐的消失在尘灰中,而他们的身后是满地的尸体,整个地带都被鲜血染红,汇流成溪,慢慢侵入土中,和大地混成一体、、、

尘土**,二王子和段基在亲兵的簇拥下飞一样的向山口跑去,他们身后是数千鲜卑骑兵,时有落后的鲜卑骑兵被其后紧跟而上的坞堡部队斩落,被疾驰而过的战马马蹄踩成肉泥,就在二王子离山口仅余数百尺时,山口两侧山上突然有大量巨石滚下,路口极窄,鲜卑兵在战马疾驰中来不及反应,无法停下,大批士兵没有在战场上阵亡,而被自己部队的马蹄踩死,山口一片混乱,而这时,早已埋伏多时的黄梦杰挥兵冲下,一阵箭雨过后又是一排滚石,鲜卑阵形全无,四散逃跑,大多被坞堡骑兵歼灭,战斗仅持续了半个时辰,当最后一名负隅顽抗的鲜卑统领被陆卓远的巨斧连人带马劈为两半后,整个战场出现了一种兴奋的宁静,赵炎振臂一呼,整个山谷顷刻间爆发了震天的欢呼声,此战,坞堡方面死伤一千余人,尚存一千一百多人,鲜卑军据不完全统计,死伤在三千人左右,另有六千余人被打散,仅数百人逃回,段氏鲜卑自立国以来在与汉人的交锋中未尝此等败仗,段氏鲜卑第一悍将段基在山口被乱兵踩成肉泥,二王子狼狈的逃回令支,下令关闭城门,段氏鲜卑大王急调涿郡主力三万余人返回令支、、、

夜幕降临,一支千余骑的部队向令支疾驰而去,一里外令支城城门紧闭,“大王,大王,不好了,城外出现大批骑兵”“什么,混蛋赵炎,来人,卫队集合,准备随本王上北门”、、、“大王,城外骑兵至城门后又全部开始退走了”“什么,有这种事,走,奔王去看看”、、、令支城外,“大帅,呵呵,这一下段末秠着老狗肯定睡不着觉了,哈哈,大帅,黄先锋已经率部向北先行了,我们也走吧”陈浩若颇为高兴的说,“先生,我保证,多则五年,少则两年,我一定会亲自带兵攻下这令支城,把鲜卑狗全部赶到极北之地去,我要让这些胡人永远不敢再提南下”赵炎面色凝重的对陈浩若说,“大帅,你一定可以做到的、、、”陈浩若也认真地回应道,两双手随后紧紧的握在一起,相视大笑,赵炎回头望了一眼夜幕中的令支城然后转身上马,带着部队疾驰而去,那哒哒的马蹄声似乎是一个王国日落的哀曲又似乎是一个民族崛起的前奏、、、


注: 唐代诗人杜牧作了一首诗称赞刘琨

《怀刘越石》

洛中奕奕鲁公友,金谷春风昔俊游。仕宦年少好绸缪,闻鸡司晨起剑舞。

胡笳啸起胡儿泪,精钢化为绕指柔。江谧不闻击楫声,扬灰深没枕戈志。

晋阳十年公走日,神州陆沉分南北。玉树著土何人哉!空对汗青仰风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