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之王 第一卷 神秘兵符 第三十八章 夜

pb上尉 收藏 0 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8.html


氤氲笼罩下,一束透着诡秘气息的红外光线在众人眼前肆无忌惮的晃来晃去。

光线猝不及防的在熊小兵眼前晃过,后者刚想庆幸的舒上一口气,结果嘴巴还未来得及张开,那个印着鬼脸的红点却又突然杀了个回马枪,最后径直的停在自己挂着几根烂布条的胸口之上,再也不肯挪窝。

“你!”

“呃……问吧!”熊小兵翻着白眼。

“神农架可入药的动、植物数量?”

“2013!”

“回答正确!”

“扑!”

一声极其细微的枪声响起,熊小兵胸口、红点落脚的地方立即多出一滩液体状的东西。

与此同时,一股凉彻心扉的快感瞬间渗透进周围的伤口之上,熊小兵伸出手指沾了一点凑到鼻尖闻了闻,味道与当初牛大牛送给他的药膏差不多,皆是散发出一阵淡淡的中草药清香。

“谢了!”白大个跟着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道谢,转而继续让红点在众人胸前徘徊。

“咦?他为什么要谢谢你?”一旁坐着的眼镜纳闷道。

“我也想知道!”熊小兵同样是一头雾水。

“老实交代,在俺们昏迷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二虎立即开动他那龌龊的思想机器,一副猥琐模样的淫笑道。

“靠!你真恶心!”王俊则先是假装看不下去的啐了他一口,接着语气突然来了个180°大转弯,摸着下巴奸笑道:“不过,我看很有可能哦!”说完,还不忘跟与其臭味相投的二虎击掌庆祝了一下。

然而,两人刚一收回手臂,报应也马不停蹄的跟着来了。

“你!”

二虎低头一瞧,一个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弧度的鬼脸图形正安静的趴伏在自己胸口。

仔细一瞧,鬼脸之上,空洞的眼球苍白无神,但只要眼睛盯上一会,仿佛自己的整个灵魂都要被拽进一个无边无际的深渊之中似的,吓得其连忙强行将脑袋别向一边。

“神农架中受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稀野生动物的数量,并列举出其中的五个?”

“啊?……66!金丝猴、华南虎、金钱豹、白蛇,还有……啊!老鸨!”二虎绞尽脑汁的终于凑足了五个答案。

“老鸨?”熊小兵一愣。

“67!67!另外,不是老鸨!是大鸨!大鸨!”眼镜则在一旁小声的提醒道。可是,已经晚了。

“砰!砰!”

浓雾之中,突然从另外一个方向传出两声截然不同的枪响。紧跟着,一股比压缩饼干还要浓郁好几倍的刺鼻恶臭,眨眼间便从二虎的胸口飘散开来。

“咳咳……你拉裤子里了?”

离二虎最近的熊小兵登时被呛得喘不过起来,连滚带爬的躲到五、六米开外的地方,捏着鼻子问道。

与此同时,周围的其他人也纷纷一脸纠结的作鸟兽散。

“你……他娘……”二虎条件反射的想要回敬一句,但两瓣嘴唇却是怎么也并不到一块去。

尤其当弹头中散发着恶臭的莫名液体,在他那不知被划开了多少道口子的胸脯之上砰然炸开的一瞬间,其本人甚至清晰的听见了一连串欢快的“吱啦”冒泡声。

那动静,简直就和夏日夜晚的街边,烧烤师傅在一排排的羊肉串上刷上一层油之后差不多。

而那滋味,则与朝鸡腿切口处撒上一层辣椒粉相差无几,火辣辣的,疼的二虎转眼间便浑身湿透。

“二虎,二虎,你没事吧?”半天再没听见二虎的声音,熊小兵不由的冒出一丝担心。

“没……”二虎全身佝偻成受惊的虾状,打着滚从紧咬的牙关中挤出一个模糊的音节。

“不会有事的,就他那一身肥肉,针都扎不透!”一旁的王俊轻松异常的扇了扇鼻尖的空气宽慰道。

可,紧跟着,那个神出鬼没的红点便牢牢地锁定王俊的胸口,同一时间,白大个的声音也幽灵般的在其耳边响起。

“你!”

事实不止一次的证明,在眼前的这块处处充满神秘的丛林之中,一切事物都是来得那么快,特别是报应。

“金钱豹的发情期?”

“呃……那个……”

“砰!”

“3、4月份!”白大个冷冷的补充道。

“你!”

愣也不打,红点就近移到一旁呼噜阵阵的朱葛额头上。

“有毒白蛇的特征?”

“呼……呼……”

“砰!”

“谁?谁?……靠,怎么这么臭?”骤然惊醒的朱葛一蹦三尺高,眼睛瞪得比猫头鹰还大。

“砰!”

“呕……”朱葛那小子终于安分的闭上了嘴。

“你!”

鬼脸瞬移到眼镜的喉咙上。

“有毒白蛇均属于变异种的眼镜蛇,其毒为剧毒。头型呈圆三角,蛇皮是纯白色与淡粉红色的相间,蛇眼呈金色,蛇信为赤红色,形体比较粗大,腹部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在阳光的照耀下,通体发亮,显得格外耀眼。”

“OK!在你右手边大约三米处,有一块小石头,抱起它,双手高举,做完五百个深蹲,就可以回你十一点钟方向的林子睡觉了!”

闻言,眼镜不由的长舒了一口气,凭着感觉小心翼翼的朝右手边跨了三步,果然踢到一块硬物,但马上,心又猛的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按理,整个空地之上,都应该是巴掌大的碎石,可自己刚刚那一脚,传递回来的感觉……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幻觉!”眼镜不停自我安慰的空隙,使劲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再次踢了一脚。

白大个嘴里的小石头,仍旧纹丝不动。

眼镜懒得再去胡思乱想,干脆蹲下身子,直接用双手去丈量,几秒钟后,一个标准的篮球图像便缓缓浮现于其脑海之中。只不过,自己手上的这个,是个实心的。

“狗娘养的,我就知道!”

眼镜恨恨的朝手心吐了口唾沫,发泄的搓了搓,双脚分开,马步,弯腰,提气,一声冷喝,颤颤巍巍的将石球抱至胸前,舒气,提气,又一声冷喝,石球表面擦着鼻尖升上头顶,双手一直高举,身体下蹲,停留三秒,之后起身,才总算有惊无险的完成了一个。

“杀千刀的!五百个!还不如直接朝老子头上开一枪算了!”

一个回合下来,汗如雨下的眼镜就已经跟落汤鸡没什么两样,坚持了十个,从头到脚的每一个关节无一不在左右摇晃,手中的石头更是开始一点点朝下滑动,不出五秒钟,眼镜的脑袋便有可能直接被砸进自己肚子里。

无奈,只能放下,歇上两口气,重新再将石头艰难的高举过头顶,冒着随时脑浆四溅的危险,战战兢兢的蹲下、站起,蹲下,站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