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的战法

孤单剑客 收藏 0 70
导读:蒙古人的战法 士兵们常常在他们的小群体中边走边唱,就如草原上一群群牧民那样,直到今天仍在边走边唱。蒙古勇士除歌唱他们经常所歌颂的有关家乡、女人和战斗内容的歌曲外,他们还歌唱已被编成乐曲的法律和行为规则,以便人人都能熟悉它们。通过记住法律和经常练习"消息-歌曲"形式的方式,所有人都可通过一种便于复述的新诗歌形式,来随时掌握新的消息,并且可把它带到所指定的地方。 尽管在异地作战,与敌军相比,在部队兵员上又处于劣势,但成吉思汗却有从一生征战中吸取教训的优势,而且他又非常熟悉

蒙古人的战法




士兵们常常在他们的小群体中边走边唱,就如草原上一群群牧民那样,直到今天仍在边走边唱。蒙古勇士除歌唱他们经常所歌颂的有关家乡、女人和战斗内容的歌曲外,他们还歌唱已被编成乐曲的法律和行为规则,以便人人都能熟悉它们。通过记住法律和经常练习"消息-歌曲"形式的方式,所有人都可通过一种便于复述的新诗歌形式,来随时掌握新的消息,并且可把它带到所指定的地方。




尽管在异地作战,与敌军相比,在部队兵员上又处于劣势,但成吉思汗却有从一生征战中吸取教训的优势,而且他又非常熟悉自己的部队和将领。他与这些将领中的很多人一起征战了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而且还有少数将领,如博尔术和者勒篾,与他一起征战将近四十年。在远离成吉思汗视线的漫长征程中,他确信自己可以信任他们。成吉思汗同时也熟悉每个将领的强项和弱点。哲别,他的将领之一,作战迅猛,能在战争中抓住时机,并激发起部下毅然决然的勇气;而另一位将领木华黎,稳扎稳打,有条不紊,则能承担长久而又艰巨的任务。


不管蒙古人的训练如何有素,纪律如何严明,或意志如何坚决,他们也不能通过传统的战争来征服设防的城市。面对女真人,成吉思汗使用早年在草原战争中所用过的基本策略,在第一批箭射向战场对面之前就设法赢得战争,先通过引起混乱,并随即灌注恐惧摧垮敌人意志的方式,来击败敌人。由于蒙古人最初是缺乏摧垮厚重城墙的武器或知识的,因此他们就在城市周边的乡村中引发灾难,并迅即消失,在城市看来是安全的当口,他们又出其不意地再度出现。


成吉思汗利用敌人内部社会的混乱,或他所能确认的社会裂痕,试图进一步削弱敌人。在对付女真人的战役中,他最初的努力是将契丹人从他们的女真统治者那里分化出来,同时,浇灭南宋民众认为女真人能击败蒙古人的信念。在巧妙的宣传战中,蒙古人进入女真人的领地,他们宣称自己是作为致力于恢复古老的契丹皇室的一支解放力量。在女真人推翻他们的一个世纪之前,契丹皇室曾统治着契丹。在战争开始之前,许多契丹人就逃奔蒙古人,他们被看作是操相同语言的亲戚。在最初的一次军事行动中,哲别随同成吉思汗的弟弟哈撒儿一起,统率一支蒙古军队,沿辽河直扑契丹旧都。蒙古军队得到契丹人的热情支持,并且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前契丹皇室耶律家族的后裔。次年,即1212年,作为蒙古帝国内的一个附属国,成吉思汗正式恢复契丹君主国。诚然,蒙古人并没有征服全部的女真领土,但通过建立附属国的方式,他进一步分化了女真人,并且吸引了更多的逃亡者到蒙古一方。


在整个战役中,成吉思汗发现很多旧契丹贵族成员渴望帮助他,了解其所侵占的土地。其中最重要的人物就是耶律楚材,他来自契丹皇室,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之所以能引起蒙古人的注意,是因为他在占星术方面的修养,以及对深厚肩胛骨的辩识技能,这种技能是通过认读祭祀用的羊肩胛骨烘烧出来的裂纹,来占卜未来的。由于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契丹人,又会讲契丹语,因此他能轻松地与蒙古人交流,而且他还通晓汉文化。因为他们懂蒙古语和汉语,而且又熟悉书写和律法以及定居民的传统,契丹士人在蒙古帝国的行政管理中显得非常有用,因此成吉思汗更加注意吸引和俘获各种各样的士人,尽力采用他们对帝国有益的知识。从那以后,每到一处,他都要询问带到他那里去的此类人员,以了解他们有何技能,以及他们的技能可应用到帝国的什么地方。


蒙古人的战法是传统草原体制的结晶,这种体制已在蒙古发展了数千年之久。优良的武器,最终并不能解释蒙古人成功的原因。武器技术并不能长时间保密,而且仅经几场战役之后,一方所有的武器产品都很容易被敌方所用。蒙古人的成功源自于他们的凝聚力和纪律,凝聚力和纪律是游牧民数千年来在较小的群体中所形成的,此外,成功还源自于他们对首领坚定的忠诚。


几乎所有地方的士兵都被教导要为他们的首领而死,然而,成吉思汗却从不要求他的士兵为他而死。最为重要的是,他是怀着保存蒙古人生命的战略目的,来发动战争的。与历史上其他将军或皇帝轻易地要求无数战士慷慨赴死不同,成吉思汗从来不愿牺牲一个士兵。他为军队制定的最重要规则就是要关注士兵的伤亡。在战场上下,蒙古士兵禁谈死亡、受伤或失败。他们只是会考虑到,这一切可能会发生。即便提及已死战友或其他已死战士的名字,也会构成一种严重的禁忌。每个蒙古士兵都不得不像个勇士一样生活着,带着自己可以不朽的信念生活着:没人能击败他或伤害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他毁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当一切已归于失败而又希望不再的时候,蒙古勇士定会抬头仰望,大声呼唤"长生天"的名字,作为自己最后的尘世之词,召唤自己的命运。在草原的战斗中,游牧民会在战场上留下已死士兵的尸体和他们的物品,让动物吃掉或被自然腐化。


在远离故土的农耕土地上,蒙古人担心尸体无法被自然腐化,而且还担心当地民众可能会亵渎尸体。在对女真人的战役中,草原战斗的正常模式在发生另一种转变,蒙古人开始将死亡士兵的遗体送回草原故乡安葬。战俘要按照某种方式来运送死尸,大概要将尸体缝装在皮革袋子里,然后放到骆驼上或用牛拉的小车中。如果上述做法无法实行,蒙古人就将尸体带到草地附近,与他的所有物品一起秘密安葬。随后,他们又将牲畜驱赶到坟墓上方来加以遮掩,以防农民找到它,并且掘走墓中的物品。


蒙古人并不是在战争中获得荣誉;而是在胜利中赢得荣誉。他们在每次战役中都只有一个目标--完全的胜利。为达此目的,使用什么手段对付敌人,怎样作战,或如何避免挨打,这都是无关紧要的。通过狡猾的诡计或残忍的手段而获得的胜利,也是一种胜利,并不会给战士的英勇带来污点,因为战场上有许多其他展现勇敢的机会。对蒙古士兵来说,要是战斗失败,就没有个人荣誉之类的东西。据说,成吉思汗这样讲到,除非完成任务,否则不会有任何好结果。


蒙古人处处显示出其聪明才智,而在将女真人的最大资产(即大量的人口)转变成他们最大债务的能力方面,蒙古人明显地更富有创造性。在进攻一个城市之前,蒙古人就会清除四周所有的乡村。他们会通过扩大十进制军事组织的方式,强有力地征募当地的劳力。每个蒙古士兵都必须驱集到当地十个劳力,供其驱使;要是他们中有人死了,就必须找到代替的劳力,以便总有十个人供他差遣。作为军队的扩大部分,这些俘虏的日常工作就是要找到供给牲畜和士兵的食物和水,还要搜集用于填满即将围攻城市的护城河所需的物资,如石头和泥土。这些被征募的人还要操作各种围城武器,用木制的或石制的投掷武器来捣毁城墙,另外,还要去推移用于突破城墙的移动塔楼。


对蒙古人来说,农民的生活方式似乎是无法理解的。女真人的领土上满是民众,然而牲畜却如此之少;这与蒙古迥异,在蒙古,通常每个人都有五到十头左右的牲畜。于蒙古人而言,农田就是草地,就是花园,农民就像是放牧着的动物,而不是食肉的真正人类。蒙古人用指称牛羊的相同词汇,来指称这些吃草的民众。众多的农民就如同是许多的牧群,而当士兵去把他们围捕起来或赶走他们的时候,士兵们也会使用围捕牦牛一样的词汇与情感,来围捕农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