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淞沪利剑 正文 第69章 做木车 刘永义演练战术

张海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URL] 250毫米大炮的炮管已经锯好了,晚上,莫有胜带领手下开始组装。 组装了一阵,零件开始出现缺失。 刘永义叫人去280毫米大炮那里找,想用280毫米大炮的零件代替,可是,280毫米大炮的零件虽然与250毫米的相似,但却全部大了一号,没法代替。 “德国人脑子有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250毫米大炮的炮管已经锯好了,晚上,莫有胜带领手下开始组装。

组装了一阵,零件开始出现缺失。

刘永义叫人去280毫米大炮那里找,想用280毫米大炮的零件代替,可是,280毫米大炮的零件虽然与250毫米的相似,但却全部大了一号,没法代替。

“德国人脑子有问题呀,二十五生炮和二十八生炮没差多少,干嘛不用同一种炮架?”刘永义骂骂咧咧。

刘永义叫人把缺失零件记下,然后用木头削了缺失零件装上,组装继续进行。

又装了一阵,木头做的零件承受不了炮架的重量,断裂了,炮架“哗啦”一声垮了下来。

“方工程师,能不能把二十八生炮的零件拿来加工,加工成二十五生炮的?”看着垮掉的炮架,刘永义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我有更简便的方法,我们把二十五生炮装到二十八生炮的炮架上,这样,加工的零件可以更少一些。”

“好主意,好主意,好,就按你说的办。”

“我马上给李厂长打电话,叫他运一台机床过来,我们就地加工零件。”

“很好,现在去打电话吧,叫他们快些运过来。”

16日上午,11师打来电话,要胡玉去师部领取补充兵。

“一共五百人,都是训练过的,个个身强力壮,你赶紧来领吧,晚了,别人就抢去了。”

“好好好,马上去领。”胡玉答应道。

胡玉带上一个排,他们匆匆忙忙向师部赶去。

中午,胡玉带着五百补充兵返回了龙江仓库。

下午,刘永义去找杨心红。

“杨同志,战术学好了没有?学好了教我们。”

“喂,那两本书是课本,不是小说,还是英文的,看中文小说也才一天一本,看英文课本能一天两本吗?”

“你不用全看呀,光看装甲汽车那部分。”

“就是光看装甲汽车那部分呀,那部分内容也不少,三天吧,三天后教你们。”

“不行,不能三天,只能三小时,你马上学,学了就上课,七点钟开始上课,我们都来学。”

“三小时?不行,三小时学不会。”

“那就一边学一边教,你看着书本,把内容翻译给我们。”

“好,按你说的办,一边学一边教。”

刘永义跑去挑选装甲车队的队员,他一共挑了三百人,组成了装甲车队。

晚上七点钟,杨心红开始讲课,装甲车队的军官全部到场。

杨心红手拿《装甲兵战术》,一边看一边讲了起来。

杨心红英语水平一般,加之不熟悉军事术语,讲课的时候,她闹了很多笑话。

十点钟,普莱斯带人把轮胎送到了,刘永义闻讯后出去,他们在夜色下完成了交易。

17日上午,刚刚学了《装甲兵战术》的刘永义等人带领部队开始训练。

装甲汽车还在南京,不过刘永义自有办法,他叫人用木板做成类似“门”字的框框,在框框上写上“装甲汽车”四个字。

训练实际上是一次演习,两个连的部队在装甲车队的掩护下,攻占蓝军的一个连阵地。

孔秋云觉得这个演习很好玩,她自告奋勇当起了装甲车队的小队长,指挥三辆“装甲汽车”作战。

演习开始了,士兵们扛着木头的“装甲汽车”向前冲锋。

国军的演习引来了很多百姓驻足观看,看到国军的木头“装甲汽车”时,他们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要理踩他们,现在我们用木头的装甲汽车,很快就会有真正的装甲汽车。”刘永义喝叫道。

士兵们扛着“装甲汽车”继续冲锋,才冲了一阵,发现问题了,命令无法下达。

在美国的“装甲兵战术”里,命令是通过旗语传达的,指挥车通过旗语指挥其它车辆作战,可是连续战斗之后,66团伤亡惨重,旗语兵已经寥寥无几,刘永义找不够旗语兵。

刘永义让演习停下来,召集大家商量解决办法。

有人提议用“吼”,这个方法马上就被否定,战场上枪声炮声不断,用“吼”怎么行呢。

有人提议用传令兵,这个方法可以,但存在不足,第一是传达的速度慢,第二是传令兵的伤亡大。

有人提议举牌子,把命令写在木板上,指挥时把牌子举起来,让其它装甲汽车看到。

大家商量了好一阵子,决定双管齐下,传令兵、牌子一齐用。

有人拿来了木板,刘永义把作战常用的命令写在木板上。

牌子准备好后,演习继续进行,才进行了一阵子,又出现问题了,很多车长不识字,看不明白牌子上写的什么。

刘永义叫来军官,一辆车子后面跟一个。

“真打起来,我让学员代替你们,不会真让你们上的。”刘永义说道。

士兵们第三次冲锋。

“装甲汽车”冲开了铁丝网,在壕沟前停下,开始用车上的机枪小炮压制前面的敌人。

在“装甲汽车”的火力掩护下,步兵冲上去,消灭蓝军占领了阵地。

“很好很好,大家学的很快,照这个速度,大家很快能成为高手的,那时,我们就能轻轻松松横扫日军了。”刘永义对演习结果很满意。

刘永义下令,晚上加餐,慰劳慰劳弟兄。

下午,戴正带着一伙手下来了,住进了龙江仓库,他是为老板和游击队的事情来的。

“刘老弟,把你那些想留下的老板叫来,我先跟他们谈。”戴正说道。

刘永义给华仁生等人打电话,叫他们晚上来龙江仓库。

晚上十点钟,十来个老板聚集到了龙江仓库。

戴正向老板们开出了留下的条件:第一,让出一部分股份,第二,帮助安插一定数量的情报人员,两者可以互补,让出股份多的,安插的情报人员可以减少,让出股份少的,安插的情报人员必须增加。

“你们只帮我们安插情报人员,不帮我们弄情报。”戴正说道。

“还是很危险,让日本人知道了,一家老小就搭上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们没有参与情报活动,日本人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再说了,你们还可以推托呀,推托说不知道他们是特务,然后再使点钱,事情就糊弄过去了,各位老板,大批工厂内迁之后,上海滩的生意空出了很多,这是你们发财的大好机会,抓住这个大好机会,你们可以大大地捞上一笔,让自己的生意发展壮大,壮大到把原来的头头脑脑挤掉,成为上海滩新的头头脑脑。”刘永义帮着戴正说话。

“对,刘老弟说的对,这是一个发财的大好机会,你们只需出少少钱、冒小小风险就可以得到这个机会,各位老板,好好考虑一下吧。”

老板们交头接耳了一阵,接受了戴正的条件。

老板们开始跟戴正签协议,胆子大的少让股份多安插人,胆子小的多让股份少安插人。

“各位老板,这件事要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连家人也不要告诉。”签完协议后,戴正说道。

“不告诉,谁都不告诉。”

“你们现在回去吧,回家等着,以后,我会派人去找你们的。”

“好的,我们回家等着。”

老板们走了。

“戴大哥,这下你发了,大发了,你成了全中国最有钱的人了。”刘永义非常眼红地说道。

“喂喂,这些钱是国家的,不是我的。”

“从你手上过呀,这一过,你还不趁机拔下几根毛?这下好了,情报人员的经费有了,还绰绰有余。”

“你这个人,总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喂,侍从室托我通知你,买炮弹的事情泡汤了,修复大炮的事情也泡汤了,希特勒不同意再给中国武器。”老板们走后,戴正说道。

“早知道会这样,日本跟德国是盟国,希特勒不可能卖武器给中国,对了。委员长打算如何解决这两件事?”

“打算用走私的方式解决,校长已经派人找军火商了,叫那些军火贩子帮忙解决。”

“目前也只能这样,唉,通过这帮家伙,时间要拖上很久,钱也要多花很多。”

“喂,你的短管二十五生炮怎么样了?”沉默了一会,戴正问道。

“短管二十五生炮?这也是委员长问的?”

“是呀。”

“这件事我没报告他呀,你报告他的?”

“没错,我报告他的,刘老弟,校长很关心你的短管二十五生炮,希望你早点修好大炮,用你的大炮拿下司令部大楼,这件事关系重大,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已经接受了我们的条件,答应出面邀请13个国家在北平举行‘九国公约会议’,寻求解决中日争端的办法,中国已经接受了邀请,校长说了,‘九国公约会议’召开之前,如果我们拿下了司令部大楼,我们在‘九国公约会议’上就会很有面子,谈判时就能处在一个很有利的地位。”

“这个……短管二十五生炮大概要过七八天才能修好,修好了,我试上几炮,马上运进楠木堡,用来猛轰司令部大楼。”

“七八天,太慢了。”

“太慢了?‘九国公约会议’马上召开?”

“‘九国公约会议’没那么快,我是担心我们撑不了那么久。”

“哦,这一点不用担心,我跟王参谋仔细算过了,照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大概还可以坚持十五天,坚持到大炮修好没有问题。”

“那也得加快速度,现在日本人疯了似的全线猛攻,没准什么时候,前线就‘哗啦’一声垮了。”

“一定,一定加快速度。”

18日上午,刘永义叫来了杨心红。

“杨同志,装甲车队需要一面军旗,你来负责这件事,你来做这面军旗。”

“好的,我来做这面军旗,军旗设计好了?”

“设计好了,看,这就是军旗的图样。”刘永义把军旗图样拿给杨心红看。

“装甲车队”的军旗是根据“重炮纵队”的军旗改的,旗杆是一根长矛,上部是尖尖的矛头,矛头下扎了红缨,矛杆是木杆套空心铜管。军旗的旗面是红色的,周围镶了黄边,左边是一门克虏伯280毫米大炮,炮口高高昂起,炮口下方放着三颗炮弹,右边是一辆装甲汽车,旗子的左边写着“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1师装甲车队”。

“还是老样子,没多大变化。”

“要继承传统嘛,哪能老变呢。嘻嘻,杨同志,听说……你收到了好多情书?”

“是呀,收到了好多好多,有一千多封。”

“一……一千多封?这么多,比我的多好多!”

“当然比你多了,我比你好呀。”

“不是比我好,是帅哥比美女多,嘻嘻,杨同志,这些信你没看吧?”

“看了,一封一封全看了,还用打分表打了分,我打算给当中几个回信,跟他们谈谈恋爱。”

“谈谈恋爱?杨同志,打分的时候你用谁的打分表?用我的?”

“我的!不是你的!”

“哎哎,杨同志,你这样做是错误的,应当用我的那份打分表,男孩子好不好,男孩子最清楚。”

“你的这句话是错的,男孩子好不好,女孩子最清楚,我就用我的那份打分表。”

“要不,我帮你修改一下好不好,这样可以综合一下男孩女孩的意见,你可以得到一份非常完美的打分表。”

“呸!我自己喜欢什么人我自己清楚,用不着别人指手划脚。”

杨心红出去找人做军旗,刘永义则带领装甲车队继续搞训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