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城 第一卷 罪恶都市 第二十章 脱逃2/3

tycwez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size][/URL] “什么办法?”法正悄悄的说道,“这么跟你说吧,想要逃离敌人的控制,你就要找到他们的弱点,现在,他们的弱点就在我们的身边。”法正:“什么意思?” 许宝强:“回头看看那名看着我们的敌人,他是不是受了伤?”法正回头看了一眼:“是的,那又怎么样?”许宝强:“脑袋上受了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什么办法?”法正悄悄的说道,“这么跟你说吧,想要逃离敌人的控制,你就要找到他们的弱点,现在,他们的弱点就在我们的身边。”法正:“什么意思?”

许宝强:“回头看看那名看着我们的敌人,他是不是受了伤?”法正回头看了一眼:“是的,那又怎么样?”许宝强:“脑袋上受了伤,活动自然就要受到一些影响,这就是我们的有利条件。待会儿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必须要抓住它,不然的话,一旦敌人的卡车到来,我们就只能被关在战俘营里面给人家拍果照了。”

法正:“没那么狠吧!”许宝强:“你以为这种事儿人家干不出来?美军的虐待文化可是有着优秀的历史传统的。”法正:“你说的机会是什么机会?”许宝强:“就是敌人把注意力从我们身上移开的机会——没有机会的话,我们只能创造机会了。”

法正:“怎么创造机会?敌人把我们看得死死的,连互相交谈都不准。”许宝强:“你不是正在跟我说悄悄话吗?”法正:“跟你说容易,但是要跟其他人说就难了。”许宝强:“你可以试一试,比如前面还有几个跟我们一起来的人,你可以稍微向他们靠近一点……”

彭!许宝强感觉到自己被人吵脑袋上狠狠地大了一圈,两眼直冒金星。等他恢复点意识的时候,他才发现刚才打到自己脑袋上的是一个沙包状的小东西,“霰弹枪发射的防暴用的沙包弹,美国警察的装备之一。”许宝强心想,“看样子他们对于怎么对付战俘暴动已经做了不少的准备,这样一来。”

一名美军看守手里拿着一个iPod走到众人面前,然后播放出一段录音:“请注意,不要互相交谈,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手段。”许宝强心想:“你们所说的强制手段恐怕就是拉去枪毙吧,现在可好,根本就没法跟其他人联络,想跑也只能自己跑了。”

俗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许宝强不知道其他那些被俘虏的战友是由于信心不足,还是由于他们心甘情愿的被俘,总之,他抓住了那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当时,远方传来了一阵爆炸声,伴随着炮弹划过天空的呼啸声,那是远处发生的炮战。许宝强很快就注意到,炮弹爆炸的声音距离他们越来越近,难道是友军即将发起反攻,所以他们的炮火开始向远处延伸了?

就在这时候,一枚炮弹突然集中了附近的一幢大楼。那大概是一枚155或者是152毫米口径的炮弹,在命中大楼爆炸后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大楼上残留的玻璃纷纷被震碎,哗啦哗啦掉了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那里,军人长期接受的训练让他们有着保护自己的本能,几乎所有人当时的第一反应不是蹲下来就是跑向附近的掩体。

而许宝强的第一反应,则是扑向据离自己最近的那一名看守。那名看守脑袋上缠着绷带,再加上当时天黑,看不清楚,等他意识到许宝强向着他扑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许宝强已经把他压在身下,开始跟他抢他手里的M1014。“快跑啊,机会来啦!”许宝强听到法正在他身后这样喊道,他本能的想回头去看看怎么回事儿,乘这个机会,那名美军看守用枪托朝他的脑袋上狠狠地一砸。

好在由于那名看守被压在下面,用不了全力,而且许宝强小的时候练过铁头功,这样一砸虽然让他愣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被砸晕。许宝强赶紧从地上抄起一块大板砖就朝那名看守的脑袋上砸去(谁叫他没带头盔),“哐当”的一声,板砖被砸个粉碎,那名看守向歪歪扭扭的走了几步——居然也没有被砸晕!许宝强赶紧上去,一把把他推倒在地,然后向着一边跑了出去。

“Stop!”后面的美军已经跟了上来,举枪瞄准了他,但是许宝强哪里肯听。M1014霰弹枪彭彭的一阵齐射,几枚沙包弹擦着许宝强的身体飞过,美军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错误,于是他们拿起杀伤弹,装进霰弹枪的弹膛。

(科普:泵动式霰弹枪可以再战斗中快速的更换弹种,方法是扳动前护木,让抛壳窗外露,再用手往里面装填弹药。M1014虽然是半自动霰弹枪,但是它也可以拉下拉机托,再往弹膛里面装弹。)

每一发12号霰弹里面都包含着数枚0.33英寸弹丸,数十发0.33英寸的弹丸像暴雨一样扑向奔跑中的许宝强。只可惜,霰弹的有效射程只有二十多米,这时候被解除武装,跑得飞快的许宝强早就钻进了黑夜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而此时,远在后方基地里面的二连营房里面还是一团和谐的景象。

钟卫国在发表完他的不和谐宣言后,停顿了一下,准备看看班上战友们的反应。刘云愣了两秒钟,说了一句:“完了没有?”

钟卫国愣了大概一秒钟:“完了?”

刘云:“需不需要掌声?”钟卫国:“这么说吧,我说刚才那些话不是为了掌声,我只是想要告诉大家,现在我国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就想国歌里面里面唱的那样,‘中华民族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不,应该说,在战前的几年,我们就已经陷入了危机……”

啪啪啪啪……刘云开始鼓掌,“说得好,说得好——你可以下台了吗?不下台的话我可是要关话筒了。”

钟卫国:“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感想吗?”武福:“不好意思,我知道自从李昭被抓走后你一直感到很寂寞。一个办法,把你裤裆里面那玩意儿掏出来,然后再……”钟卫国:“嘿!我说你们思想怎么就那么下流呢!”武福:“好吗,你的思想就高尚,我们都是落后分子,我们都是混蛋。全班就你和李昭最高尚,李昭最欣赏你的话,所以他自不量力,把一个看起来像是小混混儿,实际上就是个小混混儿,而且的确是在侵犯妇女的小混混儿打成了残废。只可惜,那个小混混儿他老爸是李刚,李昭不但没当成见义勇为的英雄,反而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钟卫国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好,你们淫了。”然后拿起《炎黄春秋》盖着脸,倒头就睡。

刚才一直保持沉默的洪波过了半晌,对刘云说道:“你们刚才对他……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刘云:“别给他说好话!这家伙平时也就是个老兵油子,要是过去你调到我们班来,就得记住,先把他给伺候舒服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家伙最近突然活跃了起来,先是写些什么狗屁的军事论文,然后又在这儿发什么不和谐的宣言。也许我们早就该向指导员他们报告,把他拉去隔离审查……”

洪波:“但是我觉得,他说的,没错啊!”关飞:“你知道军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吗?军人要服从命令,上级的命令,哪怕是狗屁的,错误的命令。如果命令是正确的,有了好结果,那么出名的,受表扬的是上级;如果命令是错的,结果是坏的,那么我们就要背黑锅——这种话我早就想说了,你以为其他人就没有类似的宣言,就不想吐槽?他说的是没错,但是我们不能说他说对了。”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

————

那个“掏出你的裤裆里面那玩意儿”来自于我们军训期间的一名教官……不得不说,90后的新兵们确实给军营的生活增添了“别样的风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