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南海棋局又有新变化,中国南海的“平静”,成了假象。有些国家在南海问题上“拉帮结派”,在以前的嘴上斗争,转到实际行动。通过建立共同磋商机制、发表联合声明乃至恶意瓜分资源等方式,着力制造声势,联手对付中国,使南海呈现出“恶浪汹涌”之势。显然,越菲正落实“国际多边解决方案”。采取“拉进来,共同压制中国”的行动。

首先,在菲律宾邀请日美石油公司开发其占有中国海域石油。日本与菲律宾两国政府举行了有关亚洲地区海洋安全问题的首次副司局级磋商,中国与菲律宾之间就南沙群岛主权问题存在争议,而南海对于日本而言也是重要的海上通道,在东海问题上,中日两国因为钓鱼岛问题也摩擦不断。为应对中国加强对东海和南海海域的主权诉求,日菲两国将定期举行政府间磋商,协调行动,推进合作,并确保日本在南海海域的航行自由和船只安全。日本近年来对南海海域关注度大增,频频出手南海事务。本年度7月日本海上自卫队曾联手美澳两国在文莱附近的南海海域举行了首次联合军事训练,在中国和南海海域附近一些国家因为领海问题出现争端的情况下,三国此举被认为是明显为了牵制中国,形成对华军事行动和舆论打压的包围圈。日菲两国在对华海洋权益谈判中各有所图,期望通过联手互动,对抗中国,以谋求其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接着,越南邀印度加入开发中国南沙区域石油,明显触痛中国底线。“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成了中国自己一厢情愿的“昏话”。越菲拉美日印,实施他们之间的开发,中国则成了“局外人”。

尤其,印度政府宣称,越南有资格决定中国南沙区域开发权。公然蔑视中国主权。这大概是印度仍实际占有中国藏南地区,故而有充分信心,不在乎中国的态度。印度这种“狂妄自大是危险的”。 而印度愚蠢的想深入中国南海,图谋用海上连线,达到对抗中国的“W形战略”,这是印度缺少大战略的表现。在南海印度是玩不起,在中印边境,印度是玩不了。这只会破坏中印勉强和平的局面。

中国不能不做出“反制措施”,将印度订立为“十年内武力打击的目标”。这对整个亚洲来说,是不幸事件,可能影响亚洲振兴,造成这一结果的始作俑者——印度,将会为此付出巨大代价。网上评论纷纷,有甚者更言“印度开钻时,中国开打日!”

但笔者坚持认为,南海一仗是打不起来的,即使中国被迫开战,南海也不会丢,南海爆发冲突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美国在中俄欧的挤压下,在中东自顾不暇,不大可能对越、菲大规模支持,而少了美国的支持,越南、菲律宾缺乏抗衡中国的手段!

美澳外交和国防部长重申,不偏袒宣称对南中国海一些岛屿拥有主权的任何国家,并呼吁有关的这些国家依据国际法解决纷争。声明指出,南海航行自由事关美澳两国的国家利益,强调其高度重视该海域的局势稳定。声明说:“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和平与稳定和商务活动,攸关美国和澳大利亚以及国际社会的国家利益。我们反对使用胁迫或武力,来强化任何一方宣称拥有的主权,或干扰合法的经济活动。”

此外,美澳两国有关进一步强化军事关系的计划取得进展,预料未来美国军队将自由使用澳大利亚的军事基地进行训练及联合演习,美军在澳大利亚的军备部署也将加强。新美国安全中心东亚军事问题专家科洛宁认为,澳大利亚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一个举足轻重的关键点。“此举超越了军事训练和海上通行的一般作用它为该地区的大部分国家提供了一种心理上的安慰因素。”他说。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专家鲍尔认为,这是表明美国的安全重心已慢慢从中东转向亚洲的确凿证据。不过,美澳不认为这项合作计划会引起中国方面的关注。澳大利亚外长陆克文在记者会上指出,美国对本区域的影响力日趋稳定,还受邀加入东亚峰会,所以澳美加强军事合作对区域国家“不会构成任何困难”。陆克文说:“总体目标是要在这更广泛的区域内,在各国之间培养更强烈的安全意识。”

中方如何接球?

最终能有效解决南海争端问题的还是双边谈判。应当尽可能采取一种简单、有效、符合各方利益的方式进行谈判。总之,南海问题的“牌”目前仍掌握在中国手里。

中国在此前就已经开始部分接受在多边场合讨论南海问题。我认为多边的讨论是有意义的,但是最终能够有效解决南海争端问题的方法还是双边谈判。南海问题涉及多个国家: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声张全部主权,菲律宾主张部分,而马来西亚和文莱只是一小部分,有些甚至不是主张对南海岛屿的主权,而只是要求获得附近海域专属经济区的权益,可见这些国家的利益诉求是不一样的,如果混在一起谈,问题容易复杂化。应当尽可能采取一种简单、有效、符合各方利益的方式进行谈判。最近越南、菲律宾极力主张把南海问题提交海牙国际法庭,中国要尽可能避免这种结果,尽可能争取双边谈判。有些人会觉得中国在经济方面和越南、菲律宾达成合作协议是一种“示弱”的表现,事实上这在外交政策上可以理解为一种“交换”,我国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换”把南海问题放在双边谈判的轨道上。需要明确的是,中国是有“本钱”的,如果另一方不接受善意的方式,一味地采取强硬态度,说一套做一套,那么中国一定会采取一些更强硬的方法、策略。

中方需要两手准备。简而言之,就是“胡萝卜加大棒”。一方面同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继续保持长期的睦邻友好、经济互利及推进自由贸易区的建设,这个大局不能变。另一方面,对菲律宾的一些过分的做法我们要提出一些警告,展开外交斡旋,同时在军事上做出一些姿态。总之,南海问题的“牌”目前仍然掌握在中国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