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二部分 第七章 海青天,就这样炼成了(7)

碧血青青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size][/URL] 4. 得到大员胡宗宪重视 海瑞上堂的时候,那邵时重已经被胡一虎用了刑,招了供。 海瑞问胡一虎:“凶手已经全都招供了?” 胡一虎说:“老爷,这个凶手可不是一般的惯犯,他以前有过案底。” 海瑞一惊,问:“什么案底,你怎么查到的?” 胡一虎说:“老爷,此人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4. 得到大员胡宗宪重视


海瑞上堂的时候,那邵时重已经被胡一虎用了刑,招了供。

海瑞问胡一虎:“凶手已经全都招供了?”

胡一虎说:“老爷,这个凶手可不是一般的惯犯,他以前有过案底。”

海瑞一惊,问:“什么案底,你怎么查到的?”

胡一虎说:“老爷,此人当过兵,是个强壮的狠角色,他以前当兵时做了逃兵,被总督胡宗宪大人除名,关进了军营的处罚大营,此人竟然在晚上的时候打昏了一个看守逃了出来。他本是桐庐县人,现躲在建德的这个角落里。”

海瑞一听,觉得这个胡一虎审案倒是蛮细心的,就让他把凶犯邵时重带上堂来。

海瑞一看那邵时重就觉得此人的确有杀气,问完名字和住址之后,海瑞问:“你为什么要杀人?”

那邵时重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胡一虎,突然大声喊:“大老爷要替我伸冤,我是被屈打成招的,你看看我的右手,我没有杀人,我们只是争吵了一下,草民虽然鲁蛮,但断断是没有胆量杀人的。”

海瑞看了一下他的手,五个手指全都断了。

海瑞连忙问:“你没有胆量杀人,那你在总督大人军营里杀人逃跑,算是怎么一回事?”

那邵时重一看海瑞听信了胡一虎的话,连忙辩解说:“大老爷,你可以写信问胡总督,本人是在军营里喝醉了酒滋事打伤了我的上司,被胡宗宪总督除名了。临离开军营时,胡总督还派人特地告诉我,开除我说完全是为了正军纪,等过一阵子,风声过去了,就让我回军营里。”

海瑞一拍桌子说:“真是个刁民,胡总督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那邵时重答:“是因为在战场上,我救了胡宗督的命,胡宗督嘉奖我,我才喝多了酒误事的。”

海瑞一听,觉得此话逻辑上仿佛没有问题。又问:“你和胡氏兄弟没有打架?”

邵时重说:“我们只是口头上争执,因为他们兄弟理亏,所以他们出手打我,但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我怕出手太重打伤他们,所以我没有敢动手。”

海瑞说:“你不是酒后就爱动手打人吗?”

邵时重说:“自从那次酒后动手打人,我就戒酒了。”

海瑞从堂桌上下来,围着邵时重转了一圈。

然后,他又小声问了邵时重一句:“酒真戒了?”

邵时重说:“回老爷话,酒后小人曾摔掉一颗门牙,我没有补牙,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戒酒。”

海瑞说:“绕你转了一周,的确没有闻到你身体上有丝毫酒气,你没有撒谎。”

海瑞招了一下手,让捕快把胡胜祖的尸体抬过来。

海瑞问胡家老二胡胜荣:“你哥哥是什么时候出事儿的?”

胡胜荣答:“回大老爷话,我哥哥是七天前出的事儿。”

海瑞又问:“石头砸伤部位的血为什么还在流啊?”

胡胜荣答:“这个,这个,怪小人荒唐,昨天晚上家里老父闹夜,说是大哥冤死,阴魂缠着老父,于是我们叫了道士做法事,谁知大哥的阴魂作怪,不小心让灯笼着了火,烧着了祭台上的布帘,结果救火时,撞倒了安放哥哥尸体的床,导致哥哥的额骨受撞,又流了血。”

海瑞一听,觉得解释入情且合乎道理。没有仔细再看那血迹。

但是,他却反复地找不到石头砸伤的皮肤破洞和骨伤淤痕。尽管整个头部被流出的血浆涂得模糊,但若是真的被石头砸伤,那印痕是无论如何也清理不掉的。

海瑞问捕头后面的仵作彭同庆:“验过尸了吗?”

仵作说:“小人未验,因为胡氏兄弟不让清理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要保留原本的模样作证据,故小人未验。但粗看伤势颇重,似乎真为钝器所伤。”

海瑞说:“血流过多,却看不到钝器印痕,而你却都不曾验尸,如何能证实凶犯用何凶器杀人?你们若非存心,便是内中有疑问。仵作,重新验尸。”

那胡氏二兄弟一听要当场验尸,连忙跪倒上前说:“大老爷,家兄确系冤死而阴魂不散,如果大人非要动他的尸首,能不能允许我们再让道士做法,使家兄的灵魂安歇。”

海瑞说:“你哥哥的灵魂若真的存在,他会帮助本知县作出判断,为他的冤屈平反,惩罚有罪之人的,你们退下,让仵作例行检验。”

说完海瑞也上前和仵作一起验证,他们将其头部清洗干净后,竟然未发现一丝伤痕,连同突然受伤的颈部和胸部也均无伤痕,血不过是后来涂上去的。

海瑞问仵作,从身体里流出来的血的颜色在数天会变成什么样子?

彭同庆答:“老爷,从身体流出来的血一般三两天后会变成深色,甚至完全变成黑色。”

海瑞又问:“那若是一个人身体上的鲜血多天以后一直还是红的,是何因缘呢?”

彭同庆答:“老爷,那一定是外人涂抹上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