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二部分 第七章 海青天,就这样炼成了(3)

碧血青青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2. 不拿公家一针一线


夜深了。海瑞的桌子上摆着六个文牒,海瑞把它们按照先后的顺序又重新排放了一下:戚继光签发的在淳安征精兵三百名的加急通知;朝廷派往严州府的负责督运棉布时户部提调官在淳安境内被杀案子的责令限期查案;牢头使监牢常满囤奖励申请;夏稻谷旱情实报例表;胡盛荣之妻杀夫案审结签字;徐渭书简。除了这六个文牒之外,还有许多陈年的状纸及某个酒楼老板用血写的追债书。

海瑞看到这些情形以后,不由的心里直冒冷气。

朝廷俸银本就不多,但是因衙门日常开支巨大,上面的官员来视察时,名为视察,实为敲诈,如不孝敬其一二,则下次提升无望,甚而遭遇贬谪。

为了创造效益,各县府大牢长期关押着不少本来罪刑轻微的犯人,一旦关进牢房,不掏数十两银子,休想出来,于是,才有了牢头请赏的文牒。

海瑞看到这里,拍案而起,走到院子里长叹一口气。

院子里安静而开阔,沿着月光,海瑞看到杂草丛生的围墙边上生长出来的一架丝瓜。

海瑞来回踱步,量了量院子的大小,废弃的田地有一亩上下,实在是有些可惜了,海瑞回到住处,海安已经在隔壁房间传出沉重的呼噜声。

海瑞打开了徐渭的信,让他惊喜的是,这个最近卖画发了财也升了职的朋友猜测出海瑞新官上任可能会遇到经济难题,给他寄了八百两银票。

八百两,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普通百姓一年也就是十两银子的开销,八百两,差不多是一百户人家一年的全部开销了。

海瑞把燃尽的蜡烛油用一个小碗盛了起来,又从自己的袖子那里抽了两根线,搓在了一起,然后放在那一点油里,点着了。就着扑闪的灯火,海瑞拿起笔,在一项又一项税赋的表格上画“叉”号。三更天的鼓敲过了,海安起来尿夜,看到海瑞房间里黯淡的光,以为海瑞已经睡了,便没有多想,躺下又睡着了。

第二天,海瑞便宣布上任以来的第一次为百姓谋福祉的重大决定:革除以往各种常例。

海瑞在大堂上对衙门各属人员说:“本官不管淳安政事之前是如何运行的,自即日起,进行克己奉公的变制。我从杭州府一路过来,方才了解,在外盛传有天堂之称的浙江大地竟然也因税赋苦不堪言,让百姓民不聊生。堂堂一个淳安县衙,竟然靠抓人去改善生活,真是荒唐之极。百姓不去维护你,只恨你,你们做这个官还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思?”

顿了一下,海瑞拍拍板说:“牢头站出来。”

牢头是个胖子,姓吴,叫吴真桂。海瑞看了一下名册,叫他的名字,说:“吴真桂,你说说你这两个月共抓了多少人?”

吴真桂说:“老爷,这两个月共抓了三十六个人。”

海瑞问:“他们都有什么罪名啊?”

吴真桂说:“两个是偷窃,十个是醉酒后骂人。”

海瑞说:“依大明律,醉酒后骂人该抓入大牢吗?”

吴真桂答:“小人抓他的时候罪名是殴打衙差,反正他们已经喝醉了,自己也记不清楚。”

海瑞说:“那这些人该如何处罚?”

吴真桂说:“每人罚银十两,并罚服兵役三年。”

海瑞说:“从无人上告吗?”

吴真桂说:“没有。”

海瑞问:“为何没有人敢上告?”

吴真桂说:“小人趁他醉酒的时候写了一个认罪书,让他按了手印。”

海瑞拍了一下桌子,说:“简直胡闹。”

海瑞顿了一下,又说:“吴真桂,现在你有两条路可选:一是继续申请县衙奖励,我可以把奖金的部分给你,但是你必须立即滚出县衙,回家种你的稻田去;二是不再要奖励,立即将所关押部分无罪责的农民释放,并当面道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