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二部分 第七章 海青天,就这样炼成了(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县丞汤有仝说:“你们这些天呢,的确也干了不少活,知县大人上任以后会奖励你们的,好了,现在赶快收拾东西吧,我们去码头迎接一下,看看有没有船来。”

海瑞这个时候接话说:“不用接了。”

县丞汤有仝见两个衣着有补丁的布衣且瘦弱的农民,没有想到是海瑞,便不耐烦地说:“这位老丈,我们现在不办公事,你如果有事要问,请到二十天以后再来看看吧,要是遇灾想减免赋税,就不用来了,因为今年皇上又加赋,我们整个县衙的薪水都升不了,升不了,大叔,你知道吗?我父亲今年要做六十大寿,王捕头家又添了人丁,还有监狱里的十一间房子都已经漏雨了,需要修缮……”

海瑞一听汤有仝很是啰嗦,却也有些青年人的可爱,笑了:“汤县丞,我就是新来的知县海瑞,你领我到后院休息吧,其余人等也不用因为等我而在此玩耍,回家吃饭去吧。”

那汤有仝一听眼前的人自称是知县海瑞,一时间反应有些迟钝,心里暗想:这个新来的知县也过于简朴了吧,和仆人才只有一个行李包。还有,他的模样,和严州府通缉的一个叫做徐海的倭寇头目长得很像。

汤有仝有些结巴,大概是不敢相信,他问海瑞:“老爷,上司说您七天前就应该到了,我还以为你路遇倭寇滋事而受困了呢。你能不能说说一路上的情形呢?”

海瑞知道汤有仝有些不敢确定他的身份,连忙拿出吏部的任命书和严州府的堪合书一并示给看,并说:“的确应该七天前就到,只因路过建德,在一个旧友家那里盘桓了几天。”

汤有仝看也不看,就把文牒收好了。他连忙引海瑞往后面走,说:“老爷先进后院屋舍休息一下,洗把脸,我在本县的凤凰楼包了最大的包间一直等着您来。我还请了本县的遗老及贡生们,还有教谕及严州府驻我县的防倭征役人员。”

海瑞说:“我下午要看黄册及前任遗留的卷宗,以及近段时间的吏治情形和上达文牒,明天一早办公,县衙各部皆要参与。”

汤有仝见海瑞刚来到浙江就一腔热情地要做事,心里有些嘲笑,但表面上却坚持要请吃饭,说:“老爷有所不知,你初来,以后诸事都要劳托县属的那些遗老们帮助,还是见一下他们比较好,以免以后处理他们的事务时有诸多麻烦。”

海瑞满脸莫名,问:“有何麻烦?”

汤有仝一看海瑞的确没有在官场上混际过,连忙凑近了小声说:“老爷有所不知,湖广、江浙以及福建均是朝廷税赋重地,而这些遗老和贡生们的家里以后是我们税赋的大户,要是处不好关系,他们便会找百般借口不交税赋。这还不算,县衙里常例的一些支出也都由这些人提供,而且,因为前两年兴建县学和新安江堤口大闸,县衙里都是向这些大户借钱的,借据都在他们手上。如果老爷您上任了,不和他们处好关系,卑职生怕你以后的工作难以顺利开展。”

海瑞被汤有仝的一席话震住了,他表面上不露声色,内心里的一块土地就像被硬物一下刺破,挖了一个不规则的洞。

海瑞把行李放到卧室的床上,床上已经布置了新被褥,海瑞指着卧室里的家具及用品说:“这些东西的费用你都要记下来,通通在我的俸禄里扣出来。”

汤有仝一听,连忙摆手说:“老爷何必分得如此之清楚,这些钱都是我们县衙额外的税赋,只归您来支配,只要您在花费时多想想衙门里我们这些人,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海瑞突然提高了声音,说:“汤县丞,我不管以前别人是如何做的,自今日起,除了朝廷俸禄,其他的费用一律不准再拿。还有,抓紧时间把我要的文卷给我找到。”

汤有仝看了看海瑞,又试探地问了句:“那,那凤凰楼您真的不去?”没有等海瑞回话,他连忙又加一句:“卑职这就去把包间退了,其他的事情,卑职也照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