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二部分 第五章 海瑞的盟友下狱(6)

碧血青青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size][/URL] 3. 想打倒他人,先找好后路 半个月后,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上书朝廷,弹劾严嵩的十大罪状、五大奸宄。 在朝辩会上,黄锦刚读完这十条就引起了一片喧哗。 杨继盛大义凛然,指着严嵩说:“请问严阁老,上述十条我可曾杜撰?” 严嵩咳嗽了一声,温和地说了一句:“继盛,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3. 想打倒他人,先找好后路


半个月后,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上书朝廷,弹劾严嵩的十大罪状、五大奸宄。

在朝辩会上,黄锦刚读完这十条就引起了一片喧哗。

杨继盛大义凛然,指着严嵩说:“请问严阁老,上述十条我可曾杜撰?”

严嵩咳嗽了一声,温和地说了一句:“继盛,老夫与你有何亲密关系吗?”

杨继盛说:“没有。我耻于与你有任何关系。”

严嵩说:“狂妄。那么,我问你,从去年至今,你由狄道典史升山东诸城知县,再升南京户部主事,三升刑部员外郎,四升兵部武选司。一岁四迁,请问,我收你钱了吗?”

杨继盛一时语塞,下面马上有人小声议论起来:“是啊,任何一个当朝执政的宰辅,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官职给全卖了。”

徐阶在一旁坐听,没有说话。听到有人嘲笑杨继盛的时候咳嗽了一声,下面的人便安静了一些。

赵文华站起来说:“阁老是内阁首辅,自然要多承担一些,窃皇上之权,有些牵强。当今圣上是何等神明,你如此幼稚,这一条可以不理会。既然这一条可以不理会,那么第一条也很牵强,至于大小丞相之谣不过是市井中的猜测和笑料,你是阳明心学之徒,岂可不加查证凭空胡说!”

杨继盛说:“那严府家人严效忠和严世蕃确是未进入行伍之中,却冒以军功得谋职位,是不是属实?”

赵文华说:“这更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严府公子世蕃在军中患了眼疾,严府派出一个家丁严效忠前去照顾,结果那管营的军官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严家两个提了军官,说是为了方便照料严家公子。严阁老听说此事,命令儿子立即退回到宫中任闲职,请问各位大人,内阁首辅的儿子有才华,为何就不能担任官职?”

杨继盛气得脸面发红,两手发抖,说:“巧舌之辩,巧舌之辩。”

赵文华说:“伤心之辩才是。我受阁老之恩,屡想回报,你受阁老之恩,却百般诬告,如果你们不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就是你丧心病狂,想留名青史。”

赵文华的指责的确代表了一部分朝臣的心声,不管严嵩如何说不是,作为一个官员,都不能恩将仇报。如果杨继盛对严嵩不满,早可以在提升任免的时候表达出来,不用得到别人恩惠之后,猛刺一刀,确有欠妥之处。

严嵩在朝内本来得罪的人并不在少数,只是杨继盛的十条罪名,过于虚妄,所以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呼应杨继盛,这使得场面极其尴尬。

朝辩了一段时间之后,司礼监黄锦又开始宣读杨继盛后半部分奏章。

刑部尚书何鳌是严嵩一手提拔上来的,他一直很安静地听,听完了以后,他问:“依大明律,罗织罪名,要言之确凿,依卑职看来,杨继盛受恩后攻讦阁老,并罗列出十五条罪名,且多是模糊的罪名,这些罪名表面上指严阁老贪权,实际上咒骂皇上不辨是非,被一人愚弄,实是可笑之极。严阁老自嘉靖二十三年执掌内阁以来,每一桩小事,哪怕是给文渊阁换一个梁柱,皇上皆知也。何曾发生过先阅而后进之事?阁老多年与皇上相处,顺从者多,反驳者亦不少,你何曾在奏章中提过只字?如此偏颇,简直荒天下之唐,谬天下之论。”

朝中能为杨继盛说话的,只有徐阶。徐阶提前看过杨继盛的奏章,看完之后大怒,摔到了地上,并批评杨继盛幼稚。谁知杨继盛固执己见,执意要上书弹劾严嵩。

经过朝辩后,司礼监的太监们把臣工们的辩词递到西苑,得到的结果是,杨继盛被廷杖一百,收入大牢。

第二天,张居正、王世贞和徐渭、海瑞聚在了大正有德旁边的红楼喝茶,徐阶照例没有来。因为此事敏感,锦衣卫在徐府前后活动。

徐阶派家人给正在喝茶的张居正他们送来了一份密函,张居正撕开封蜡,竟然是杨继盛奏折的副本。

张居正看完了以后给了王世贞,说:“唉,不理智。”

王世贞看完了以后递给了徐渭,说:“唉,不理智。”

徐渭看完了以后又递给了海瑞,说:“想不到,杨兄竟然如此天真。”

海瑞看完以后,递还给张居正,说:“杨兄确是天真了些,此次看来,严嵩的党徒的确布满朝廷,现在对抗严嵩,为时尚早啊!”

张居正说:“不仅是现在为时尚早,而且往前看,也是绝望啊。”

那天茶饭啖毕,王世贞研墨,张居正和海瑞抻纸,徐渭泼墨画了两幅寿诞图,并题了款送严府欧阳夫人。王世贞拉着自己的老父亲王忬持捧着徐渭的画作前去严府提前送寿礼,并顺便为杨继盛说情。

严世蕃见到徐渭的画欣喜若狂,答应了不再追究杨继盛,但刑部羁押的期限是三年,暂时不变,以教诲杨继盛的年轻气盛。

又等了一个月,王世贞和父亲又去了严府,才知道,杨继盛在狱中痛骂严嵩父子,不得已,刑部只好动了刑具,他又受了身体之苦。

徐渭和海瑞也想等着能营救出杨继盛来,但左等右等均无望,便告辞了王世贞,离开京城。

张居正眼见王世贞父子不惜变卖自己的家产为杨继盛奔波,而自己却一直无能为助,恰好此时自己的结发妻子染病离世,心痛不已。忽然觉得身心俱疲,在送走海瑞和徐渭的第二天,他给徐阶留下千字长信,即告病回乡。

这是海瑞在官场学到的第一课:若要弹劾一个比自己强大许多的人物,先做好调查取证,切不可凭自己所想就贸然动手,即使付诸行动,也要先想好后路。否则,杨继盛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