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二部分 第五章 海瑞的盟友下狱(4)

碧血青青 收藏 0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张居正插话说:“徐公,那严嵩他为了一己之利,诛杀沈炼,不能不算奸臣吧?”

徐阶说:“皇上杀了更多的人呢!况且,严嵩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皇上默许的,所以,要扳此人,必须等皇上厌倦了他。”

王世贞说:“那严世蕃曾几次三番地到我家里做客,原来是看上我家祖传的那幅《清明上河图》了,甚是可恶。”

“我也听说过此事,你父亲是如何应付的?”徐阶有些关切地说。

王世贞说:“家父拿出一个烧毁了的包裹,把里面残存的一片《清明上河图》以及另一片《秋塞图》给他看了,并说是在山东期间家里尝遇大火,烧毁了一切,房屋也塌毁,最后只捡出这两个碎片。”

“严世蕃信了?”徐阶问。

王世贞说:“不是他信不信,而是的确如此,那一年元宵节我妈怀着我,大着肚子去看济南府灯会,结果回到家里,房子已经化为灰烬。此事在济南府的案宗里都有记录。因为不但烧毁了我们家传的宝物,还烧毁了公文若干。”

徐阶说:“要小心了,要小心。严世蕃聪明至极,狡猾至极。他去年看上了我的孙女,便绞尽脑汁地讨好我家璠儿,说什么两蕃相持,他甘拜下风,愿意叫我的璠儿一声岳父。此事因为我没有同意,至今也未成。但我知道,小丞相看中的东西早晚会得手,这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

大概是说到了痛处,徐阶突然沉默了。咳嗽了两声说:“仕途如河流,有漂浮的时候就会有沉底的时候。想来真是悲凉啊。你们大家多是年华大好,一定要把持自己的航向,让船行得更远一些。”

杨继盛说:“徐公所言有隙,假若前面遇到石头,我偏不躲避,非撞上一撞不可,说不定,我可以把一块石头撞开,疏通河道。”

徐阶说:“继盛,你和世贞、居正是同年。你年龄最长,却心机最少,这是我最担心的。家事有时候还会让人吵嘴,生气呢,何况国事呢?你要多忍耐,要多阅历世事,多容纳各种各样的委屈。”

杨继盛见恩师这样说,自然默许点头,算是顺从。

徐阶把眼前的茶杯端起来:“皇上如若用欧阳德为礼部尚书,那么,一定会重用另外一些儒生的。我和欧阳德还有聂豹是同门师兄弟,我们曾经一起发过誓,要清扫这世间污浊,要恢复传统美德,要鄙弃掉浮夸和投机,你们都努力吧。”

说完徐阶将茶饮尽,转身离去。

然而当天晚上,杨继盛、张居正和王世贞就被北镇府司的人带去问话了。

三人分别被带入三个暗房,烛火直射着他们,审问的人在暗处。三个人被问的话都是一样的:“徐阶在赞美了皇上和工部侍郎严世蕃之后又说了什么”?

三个人的回答像是商议好一样,如出一辙。

杨继盛说:“徐阁老只是和我们议论了一下聂豹以往的学识,并鼓励我们多修身养性,备谋报国之机。”

张居正答:“徐阁老给我们讲了他和聂豹对知行合一的不同见解,并鼓励我们多修儒学,以备朝廷大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