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一部分 第四章 当官要靠政绩说话(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年纪稍轻的训导是延平府人。他补充说:“听说县学所流通的淫课版本多是本县小作坊私自盗印,这些人依仗与州县两级衙门有些关系,便不顾影响,只为钱财,扰乱纲常,可恨,可恨。”

小郑陪海瑞去找盗印《淫课》的地方,竟然来到了南平府后街的烟花之地,最大的一家茶楼叫做“丽春院”,是县府衙门里捕头私开的,这里的妓女多数是读过书的,所以县学里的一些学子们经常来这里。海瑞虽然刚抵南平不久,但也对此有所耳闻。经过查证,他们发现县学所传阅的淫书和丽春院的如出一辙,而这些书都出自冷家作坊。

海瑞连夜将从丽春院借出的一本《淫课》和从生员手中收来的一本,并附一纸措辞客观强硬的公文送抵了南平县衙及延平府衙,恳请立即查抄冷氏作坊。

此公文一式两份,县府知县和县丞先看到它,他们知道此公文一式两份抄送个给了州府衙门,一边小声骂着这个新来的小南瓜(南方来的瓜小子)不通世事,这等无聊事怎可让州府衙门知道呢?一边又不得不快速通知冷家尽毁作坊及已经印成的书籍,然后找出替罪羊。

万事准备完毕后,他们传海瑞共同去作坊收缴现存的数百册《淫课》,并当着众人的面,抓捕了冷家作坊的老板冷家兴。

等到书册焚烧完毕后,罪人被押。海瑞却突然说:“等一下,诸位大人,此人不是老板,而不过是一个替罪羊。”

海瑞的话让县令大吃一惊,他连忙打断说:“海兄,此人乃冷氏子侄,做刻印生意多年,以前大约做些招牌和年画,现在却开始做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他也是认了的,不会有错啊!”

海瑞说:“此人左手一手指完全变形,像是被铁锤所伤,右手粗糙且满是老茧,一看便知其身份不是铁匠便是建筑木匠,怎么可能是刻印作坊老板。”

那位替罪羊大概也是老实巴交的工人,一听海瑞直点穿了他的身份,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全说了。

他的确是冷家所开的打铁铺的伙计。

看事情已经败露,县衙立即赶到了冷家,询问之后,带走了主事的冷家大公子冷无范。

海瑞看着众人带走了冷家大少爷,却看不出冷家有丝毫的紧张和难过,不由得惊讶和暗自难过。他知道了,冷家不但在州府有背景,就连县衙也一并被他们家给喂成了一头肥牛,只有耕地的份,没有造反的理。

焚烧《淫课》画册一事没有被捂住,消息竟然传到了福建省府布政司、总督府衙门。

海瑞派专员下来视察,正逢冷家在延平府任职账房的堂兄出了差错入了大牢,冷家立即被查抄了。

鉴于南平县对有讳宫廷名誉的淫课事件处理得十分及时和彻底,延平府主管民政的布政使及部分官员抵南平巡察。南平县府衙全体人员迎接。

冷家喂养了多年的这些官员们开始一一地疏离,他们在一瞬间就洗掉了冷家用钱财涂在他们身上的泥巴。

不知怎么,他们谈话间就说到了县学新来的怪人:海瑞。

县令说:“我听说此人有种地的癖好,在县学的一个角落里,种了油菜花。”

这话引得众人一片笑声。

然后他们就去县学参观,县学照例贴出了字幅,那是海瑞的字,那书法遒劲有力,很是养眼。几个官员,指指点点,说此人确有才华,把县学治理得有声有色。

到了明伦堂,整齐的迎接队伍已经等候多时了。

两个训导“扑通”跪倒在地上,迎接州府官员,而独海瑞站立迎接。

海瑞说:“此处为明伦堂。师道为大,可免礼节。”

布政使一看三人的排列姿势颇像一个山字,便哈哈大笑:“此规矩确是有的,自成祖爷即位后却渐渐式微。海教谕如此恪守礼节,确是难得,难得。只是,看你们三人如此两跪一立,你的确有做山峰的爱好啊,怪不得人称海刚峰。”

海瑞说:“瑞自幼丧父,及至稍长,方能为母分扰,在家中确有山峰之用,但在南平,刚峰无意为峰,望大人明察。”

那布政使见海瑞说理不卑不亢,又追击海瑞:“县学大院可修书阁,可修校场,亦可建祠堂,但海教谕独喜欢种油菜花,实乃怪癖。走,我们去看一下海教谕种的油菜花去,哈哈哈,春来香如故,不见故人影。不知这些油菜花会不会吸引到蜜蜂前来采蜜呢?”

海瑞立即阻止有人行的队伍前面,说:“各位大人止步,请听卑职细述。油菜花花期刚过,现在着实无风景可观。卑职种油菜花,一来可供青菜食用,再则可供腌制咸菜储存,如到夏末,则可以收菜籽作油食用,一举而多得,不知有何不妥之处。”

那布政使虽然看不上海瑞的骄傲和无礼,但对海瑞的这番话倒是同意。他一边点头,一边自语:“县学生员众多,如此倒也是好事一桩。好吧,海教谕治学有方,颇有心思,我等均得教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