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元与人民币的对抗---货币战争的真实体现

魏青还在 收藏 88 2861
导读: 货币战争有这样一本书,介绍的是金融体系形成的历史。对于金融战争而言,体现的是货币战争的直接利益。罗斯切尔德家族是金融史上的神话般的发家史,最开始是利用和皇室的交往获得了许多优势,可真正的成功,是在拿破仑的最后一战。当时所有人以为拿破仑会获胜,英国证券交易所当时都等着这个消息,而罗斯切尔德家族当时利用其覆盖整个欧洲的信息网络,在拿破仑和英国作战的战场上,有一位通讯员是属于其家族的,当他知道拿破仑战败后,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送到了罗斯切尔德手中,是提前一天知道的。这个过程中,体现了其家族信息

货币战争有这样一本书,介绍的是金融体系形成的历史。对于金融战争而言,体现的是货币战争的直接利益。罗斯切尔德家族是金融史上的神话般的发家史,最开始是利用和皇室的交往获得了许多优势,可真正的成功,是在拿破仑的最后一战。当时所有人以为拿破仑会获胜,英国证券交易所当时都等着这个消息,而罗斯切尔德家族当时利用其覆盖整个欧洲的信息网络,在拿破仑和英国作战的战场上,有一位通讯员是属于其家族的,当他知道拿破仑战败后,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送到了罗斯切尔德手中,是提前一天知道的。这个过程中,体现了其家族信息网络中,判断力非常高,对于所有人而言,当时所有的持有英国国债的人,是全部抛售,只有罗斯切尔德购进,成为了英国的最大债权人。英国后来的货币发行,都要看其家族的脸色。

货币战争的根本战术,是时间与信息。货币战争的战略是一种方式,也只能是同一种方式。货币是国家信誉价值,所以体现的是国家综合实力的展现。国家与国家的战争失败,直接导致的就是其失败国的国债信誉降到最低,这也是战争或者说是军事对货币战争的影响。政治上去说,比如这次的美国国家信誉评级,是政治上的,降低其评级等级,是因为对美国政府行为的不认可或者损害了全球利益,这是在政治上影响的货币战争。对于资源性物质来说,是战略性的,是经济战略,军事战略,政治战略的共同立足点,但是这个资源是实物,不是货币。这个实物的获得,不是紧紧靠货币来获得的。

美国最近的一切行动,说得不好听点,都是货币战争的间接体现,真正目的就是摆脱自身货币贬值带来的负面效应。这个动作是如何完成的?其实最开始的动作,就是美国为了应付次贷危机形成资金短缺而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这是一个前奏。这个前奏,在经济上是获得其自身内部经济循环的资金支撑,次贷危机是美国自身经济体系出现了问题,而且是金融上被放大后的结果。而后,紧接着的是美国国债危机,还债能力不足,自身政府信誉下降。美国国债上限被提升,紧接着又是其信誉评级被降低,美元贬值。对于美国来说,其政治影响力没有降低,军事影响力没有降低,虽然其政府信誉降低了,那么美国的所有动作,都体现在军事上的外部扩展,第一个是利比亚战争的切入,第二个是南海问题,再就是同步发生的埃及故事,这所有动作其实对于美国来说,是其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影响力来体现的,北约在其中是至关重要的,北约主要国家是在欧洲的。

美国的这些动作,等于是把他的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影响力明朗化,说白了就是他还有实力和信誉,就是在维护其货币的未来升值空间,同时让其货币贬值的负面效应被去除,整体上维护了美国国家利益。货币贬值意味着其国家外部市场的占有率会短时间内的降低,再就是消费能力被降低,购买力不足就是直接体现,特别体现在外部市场。但是美元是全球流通货币,是立足于外部市场的流通的,所以美国通过各种形式的争端来体现对外部市场的维护和保有,就是在打货币战争。这所有动作,确定了一点,也维护了一点,美国国家实际信誉价值没有降低。

美元贬值力度来说,就按人民币来看,现在汇率大概是1:6.5左右,其实这个贬值是中国人民币升值相应带来的效果。看全球来说,美元对欧元贬值了没有?西方经济一体化,确定了其内部货币关系是直接的,而且是同步的。人民币升值的效果对应美元是对的,但是美元对应人民币贬值就是不靠谱的。美元是全球流通货币,人民币来说,国际金融市场有限,说直接点,美元大,人民币小,人民币升值了对美元贬值的影响只会非常小。在于美元的货币战争中,人民币是被动的,强弱对比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未来中国将会对外部小区域内的市场比较重视,获得外部立足点,说得直接些,就是游击战。

美国和中国这次所谓货币战争,是没有输赢的,不存在什么最大获利者。美国通过政治手段军事手段确保了其国家信誉价值在事实上是没有变的,那么提高国债上限,美元相应的贬值,反而让其国家赤字缩减了不少,因为这个国债上限或者说国债是国家信誉的直接体现,另外国债对应了美元发行总量。美元贬值了,简单数学计算,国债上限提升了,国家实际信誉价值没有变,国债和美元是1:1的关系来说,实际信誉价值没有变,也就是上限提升之前的国债和现在被提升了的国债差不多是一个概念,但是美元总数提高了,虽然相对人民币或者少数货币贬值了一些,但是其市场外部购买力来说是被保有的,美国外部市场最大的地方不在中国,而且由于这个原因,让美国还债能力又提高了一个层面,同时在其主要控制的市场中的整体购买力也提高了。有了这个动作,美国未来经济的复苏是有前提依据的。国家信誉价值与国债是有区别的,国债与货币是直接相关的,美元相对人民币贬值,是在中国市场内的,国家信誉价值没变,美元总数变多了,那么在中国以外的市场而言,美元还是相对强势的,反而是购买力提高了。而这个时期,美国的很多动作,都是希望中国的妥协,比如美国逼迫中国开放更多的稀土资源,可以说中国的妥协是美元危机完全无后顾之忧的关键。

货币战争的真实体现,不是单方面的,时间和信息决定了货币战争的根本战术目的,是赢得更大市场的支持,也就形成货币战争的战略目标。美国提升国债上限后的所有动作而言,也都与这些相关。(时间是金钱,这句话是最对的,时间也是生命,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时间更是其生存的立足点。当国家形成后,被确定了,最需要的是时间。信息是变化,掌握信息而且是提前性的,就具备主导权,这更是一个国家在货币战争中最需要掌握的先机。)

时间和信息是货币战争胜利后唯一能够获得的东西,然后是通过军事行为或者政治行为来扩张自身市场来赢得空间。人民币在美元出现波动这个过程中的表现,是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的,美元确定国际市场,人民币的升值就预示未来中国必须通过自身在政治和军事上的影响力来保有和扩大未来的国际市场。人民币的升值是立足于自身市场的扩大,比如现实的加大内需这个国家宏观调控自身经济发展方向的决策。外贸是要有利于自身的,如果当没有确定人民币的国际流通量的时候,或者说这个流通量还非常小的时候,就必须立足于自身内需市场的扩大,从而在未来外贸中获得更大利益。美国是在自身货币成为国际流通货币之后,把自身内部市场外移而确定的把外部市场和内部市场统一化,形成经济共同体的外部竞争优势。中国还没有这个货币优势,这个货币优势的获得立足于现今世界秩序来说,是需要在政治和军事上加强。军事上,四代战机和航母计划,都确定了在保有固有国土之后的外部影响力的扩大,特别是稳定对周边国家的军事影响力。政治上,政治影响力的确定是通过外交形式来确定的,而体现为经济交往,外交的强硬化,说明了中国要形成一个政治向心力,也就是“树大招风”的做法。这些动作意味着内需市场的扩大完成后,中国经济的导向是采取美国以前的发展模式,确定一个经济共同体,比如可能是亚洲经济同盟体,也许这个同盟体在形式上不存在,但是可以通过实质行为来确定为真实存在。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是全球经济中心?这个中心是获得认可,但是没有确定全球经济同盟体,而成为中心是靠实质动作来完成的,也就是自身实力的展现,有实力,还要展现。

中国经济在亚洲的一个导向,已经有了一个前奏性的征兆了,这个征兆源于日本的动作。或许这个征兆还不明显,但是是可以意会到的。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后,自身物价体系提高了,但是相应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这是个客观事实,也许有些人的要求比较高,但是这个客观事实是整体性的。日本的动作显示出来的征兆,是通过间接性质的行为表现出来的。野田佳彦关于与中国东海纷争的保守性强硬作风的言辞,就可以确定日本经济导向是依赖于中国的,或者已经偏向于中国。同时在东海纷争的近期动作中,中国军事是表现为进攻模式的,这个虽然不意味着日本在军事上的让步,但是可以反应日本政府的一个经济心态。或许通过前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中日经济的交往形式,说明了日本对中国经济市场的开拓更加紧急。美国因为要保有其自身主体市场的优势,那么在大型产业的市场上将会形成与日本的绝对对抗,会让日本在美国主体市场内非常被动,这个动作也意味着日本经济现实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比较高。

美元相对人民币贬值了,中国手中的美国国债缩水了?这是个判断失误的表现。人民币市场对中国而言还是依赖于自身内需市场来发展的,在外部而言没有太大国际流通市场,那么美元相对人民币贬值就是美元在中国市场上的购买力降低,但是在中国以外的市场而言,这个购买力是变化不大的,外汇外汇,就是控制外部市场的,所以中国手中的国债缩水相对外部市场非常小,而人民币又升值了,这个获利也是有前瞻性的。从美国的所有动作而言,中国必须让人民币适当升值,从而在资金对流的过程中获得向上,这里的向上应该是体现为向外的扩张力,也就是慢慢浮出水面,作为全球金融市场的主导力量之一。

现实很多人希望抛售美国国债来打垮美元,这个动作损失的对现有外部市场的保持能力,那么在未来人民币的扩张就等于要从零开始,这个损失就太大了。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只有美元和人民币。美元被打垮了,外部市场是依托于其他国家的经济体系的,这样的话,对于其他国家而言,其经济将会出现崩溃的状态,那中国还有外部市场嘛?现实全球金融是依赖于美元的,那么这个过程中人民币的升值就没有外部支撑力了,也会随之无效。中国应对自身周边的状态,是强硬的,这个体现了国家整体性的信誉价值在产生张力而向外扩展,那么人民币升值对应于自身内部市场的扩大和稳定就是必须的,否则在外部扩展中,对应美元在外部市场的依然强势,没有竞争力。说白了,人民币升值是通过了一个循环周期来确定的,然后有了坚固的稳定的立足点,从而在美元价值在其主体市场没有变动的情况下,会让人民币更加具有竞争力。

从上面的情况来说,美国动作反而让美元的整体购买力提高了,但是中国动作让人民币适当升值的情况下,对应于美元确定的外部市场来说,更具竞争力了。这一比较,也就说明美元与人民币较量是持平的状态,至于结果,还是要看自身经济的发展,另外依靠的是军事和政治。货币战争确定的是先机,至于时间和信息的把握,是靠国家整体性的行为来保证的。不过从现实全球经济状况来看,人民币获得了非常微小的一点先机,这也就是一点点优势的体现了,这个优势是立足于自身整体性的稳定的。对于这次较量,人民币还是获得了一些先机的,不过这个先机只是单纯的体现在经济主导权上,这个主导权源于中国自身市场的不饱和状态,还有很大的扩展空间的,这是个本来就有的,不过在这个时候起到了一定作用。



本文内容于 2011/9/29 17:35:38 被魏青还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