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二部分 第二章 海瑞进京赶考(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3. 和李时珍交朋友

王用汲和海瑞均住在一楼,一个在东厢房一个在西厢房。海瑞一推开门,刚进房间就闻到一股血腥味。

海瑞隐约觉得有人隐藏在房间里,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个女人。

海瑞找到客房里的火折,点着了桌上的灯笼,果然看到窗幔处有一个隐约的人影。

海瑞说:“不知兄台……啊……阁下是否受伤了,如果愿意,或许我可以帮你一下。”

那人却没有动静,在黑暗中僵持着,像是拿不准,又像是受伤很重。

海瑞小心翼翼地向前靠拢,夜忽然安静下来,他觉得有些不对,夜太安静了,像是有人藏在这里。脚下有些不对,有点湿腻,海瑞连忙冲上前了一步,用力揭开布幔。真的有人,他看到一个布衣女子,胳膊上的血正流着,她已经晕倒了。

海瑞连忙把她抱到床上,撕了包袱里的一个棉布被单帮她做了包扎,总算看清楚了这个受伤女子的面容,虽然不是国姿天色,但也是美人一个。

海瑞自幼熟悉各种医书,对简单的医治还是知晓一些。他用手蘸了一下凉水,摁住那个受伤的女子的人中穴,猛一用力,就听到那个女人喉咙里有一声呼噜声。

看那女人醒了,海瑞有些激动,他连忙出门找住西厢房的丘郊和王用汲的邻居李时珍。李时珍被湖北布政使司推荐来宫里考太医院,他已经在学子居住了五月有余,已经是这里有名的医生了。

海瑞直接敲门,睡在外间的是随从老袁,他听得出海瑞的声音,连忙开了门。李时珍正在画图,桌上放着两棵从房顶瓦砾间挖出来的草,看起来很窘异。

李时珍专心是出了名的,他虽然和海瑞打了声招呼,却头也不抬,也不起身。

老袁给海瑞搬了椅子,海瑞摆手示意。

海瑞径直走了过去,看到那两株摆在黄宣纸上的药草。李时珍抬头看了一眼,说:“刚峰兄来得正好,这两株草生长在一起,像是同根生的,却模样两异,不知何故。”

海瑞识得其中的一枚草,那是普通不过的瓦松,不论是中原北方还是南方,都可以见到。于是他便说:“胖一些的草应该是天蓬草,幼时母亲曾用它来给我洗头发,治好了我的头皮上的白屑。”

李时珍显然不满意海瑞的答案,说:“瘦一些的呢,刚峰兄,海南岛生态较好,应该植物品类也最多,如果兄台正好看到过,那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海瑞仔细辨认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东壁贤弟,这棵草我颇生疏,但我觉得这草有些像治疗妇人下身疾病的天葵草,你看那叶子,还有些像芹菜叶子。”

李时珍被海瑞的话启发了,说:“刚峰兄所言正是,是天葵草,这种草本来在南方多见,想不到在京城也可以见到,这是兵部官员卧房顶上的草,大概是房间烧了炭火,房顶竟然长出草来了。我去出诊,顺便让他们的家丁给我拔几棵瓦松,因为前几日有一位老人家夜里睡觉被蜈蚣所螫,我想再给他配一剂汤药。”

李时珍说完就在宣纸上写下了“天葵草”三个字,又连忙站起来。

海瑞连忙上前,小声说:“东壁贤弟,能不能带上你的止血药马上跟我走一趟?”

李时珍觉察出海瑞神色颇凝重,连忙从药箱取了两包创伤药,又取了针灸袋,跟着海瑞便走。

东厢房海瑞的房间里,那个布衣女子已经醒来,正小声叫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海瑞和李时珍推门进入时,那个受伤女子一下子从床上滚下来,大概要躲避海瑞他们,却不小心碰到了脑袋,她“啊”地大叫一声,又人事不醒了。

李时珍把了一下她的脉,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对海瑞说:“她只是受了惊吓,脉相没有问题,所受的伤大概也只是皮外伤,她的身体似乎并不虚弱。”

海瑞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然后他帮着李时珍打了一盆温水,让他处理伤者的伤口,然后给她往左胳膊的伤口处洒了一些创伤粉。大概那伤刺激了那女人的神经,她又一次呻吟着醒来,一下拉住了海瑞的手,大声叫:“金英姐,金英姐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