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一部分 第二章 海瑞进京赶考(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中气十足,一下子把正在浮喧的人们打断,酒楼里一下安静了。海瑞顿了一下,继续说:“马市顾名而取换马之义,蒙古人有马,而我大明有丝织有漆器、棉布、茶盐、铜铁,要换马何其易也,只是现在开设马市并不适合,其因有三:时机不对为其一。败仗之后开马市,有辱朝野及黎民尊严,即使是老百姓顺从朝廷,那么,败仗之后的马市,所换马匹非正常马匹也,多为病马老马,明为交换,实为强换;买卖不均为其二。我听说岁帛数十万,还不能换得马万匹。可是,我到了京城,看了官报才知道,我大明朝仅山东、河南和安徽等地产棉花,而全年的棉花织成布帛,除去自用和进贡,每年所剩余的连二十万丈不到。如果以此等价格来易换马匹,那么三年以后,全国的大部分田地都要种棉花才能有足够的布帛来交换。那样的话,我们的茶、丝织和矿产该如何发展呢?所以,以百丈布帛换马匹的价格不均,此种买卖不能开先例;何况冬天寒冷,开设马市给养俺答棉布等用品,更有助于他们偷袭我大明北部的边防,这是不能开设马市的第三点。其实,马市在民间早已有之,但那是民生需要,和朝廷开设马市不同,朝廷一旦开设马市,势必增加职位,使其驻守兵士,增加开销不说,单单是外迁马市附近村庄生民这一项,就会造成数千流民,一旦遇到天气有变,这些失所的流民会因为生计而反,到时北方的不安定对朝廷也不会有好处。所以,马市暂时还是不开的好。如果,真的是因为指挥失当……”

王用汲听到海瑞竟然顺着刚才被打的举子的话要展开论述,连忙把手中的杯子推翻到海瑞的身上,又连声咳嗽,并站起身来扯着海瑞的布袍让他坐下。

海瑞有些不情愿,但看到下面的人掌声雷动,一时有些胆怯,只能把头一低坐下。

两个锦衣打扮的编纂官走过来,问王用汲名字,并用随身所携的小笔记下,然后又记下了海瑞的名字。

讨论者仍在继续,有一个才俊少年十分激情地阐述北方防线的指挥权全在刚刚入阁的严嵩手里。借着众人注意力转移的当口,王用汲示意海瑞和汤臣离席,他们还没有离席,就听得那少年大骂起严东楼来,他说:“这个可恶的胖子,屡屡借皇上的迷信杀人。”

他的这句话因为当众污蔑了皇上,一下子引起了众人的恐慌。锦衣卫正要将他拿下,突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同样着皮帽子,但此人衣服却与其他锦衣卫略有区别。他一进来,众多锦衣卫均低头喊二爷。他示意众人不要靠近那个发表偏激言论的少年,并说:“这个孩子有其父亲的虎劲,像个爷们儿,你们不用管他。”

那少年见到那个锦衣卫头目,也连忙住口,向他作揖道:“问沈叔安。”

“那个锦衣卫头目叫沈炼,是东厂锦衣卫中文武双全的一个。”王用汲边往吉祥胡同的学子居旅馆走边给海瑞介绍。

“那个少年呢?”海瑞问。

“此人是当朝右都御史王忬的儿子,叫做王世贞,他父亲和汤臣的父亲是世交,故汤臣留下来陪他喝茶。”王用汲答。

夜色已经浓郁,大正有德酒楼两边街道上的乞丐已经吃饱喝足回各自的窝棚休息了。

“这个时候最热闹的地方有两个……”王用汲笑着说。

“赌坊和妓院。”海瑞笑着答。

果然,正说着,两个提着丽春楼灯笼的老鸨披着让身材更臃肿的棉袍朝王用汲和海瑞这边走来,她们用灯笼作暗语,不停地向王用汲画圆。

王用汲说:“这是一家可留宿的妓院,你看她们的手势。”

海瑞不懂,看着那两个画圆的老鸨,问王用汲:“这个和留宿有什么关系?”

王用汲说:“我也不知究竟,大约是指时辰,圆即是指过夜,团圆嘛。”

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这样就表明了他们的态度,果然,两个提灯笼的老鸨转身去寻另外的从酒楼出来的举子去了。

学子居依旧燃烧着烛火,可能二楼的某个房间有小赌局,稍有些吵。也有举子在房间里饮酒作诗,临窗可见灯影中他们的长袖之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