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一部分 第一章 海瑞的工作环境(2)

碧血青青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size][/URL] 2. 皇帝一心想成仙 司礼监掌印太监李芳照着文牒谱系清点了名字后,在赵文华出具的文书上加盖了司礼监大印,算是结束了交接手续。然后他兴冲冲地上轿,往皇宫新落成的无梁殿奔去。 无梁殿里的小太监们正来回紧张地搬运刚刚从景德镇运来的上元三十六乐瓷瓮,一身道士装扮的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2. 皇帝一心想成仙


司礼监掌印太监李芳照着文牒谱系清点了名字后,在赵文华出具的文书上加盖了司礼监大印,算是结束了交接手续。然后他兴冲冲地上轿,往皇宫新落成的无梁殿奔去。

无梁殿里的小太监们正来回紧张地搬运刚刚从景德镇运来的上元三十六乐瓷瓮,一身道士装扮的陶仲文正踩着地板上天干地支的符号选择瓷瓮的位置。

那瓷器是水晶釉的青花瓷,在无梁殿静坐的嘉靖帝戴着陶仲文编的珍珠花冠,静静地听一个长须又清瘦的道士念丹药的方子:“雄黄十两,末之。锡三两,铛中合熔,出之。入皮袋中揉使碎。入坩埚中火之,其坩埚中安药了,以盖合之,密固,入风炉吹之,令埚同火色。寒之,开,其色似金。”

嘉靖帝看着手里的三粒黄金丸,面露喜悦,说:“蓝神仙与朕有功劳,赏。”

当值太监黄锦立即执笔记录。

嘉靖帝又想了一下,摆摆手,说:“就赏蓝神仙与朕一起吃斋。”

陶仲文和李芳一起进入大殿,双双跪倒高呼万岁。

嘉靖帝借着黄锦端上来的一碗水,吞咽下一粒黄金丹,反复在那里回味着,没有看跪倒在地上的陶仲文和李芳,说:“陶卿家何事?”

陶仲文说:“万岁爷洪福。三十六个共鸣瓷瓮由景德镇三千里外运抵京城竟然丝毫无损,这自我朝开国以来是没有的事情。大正有德皇帝的十二周期瓷瓶一共烧了四次,运了四次,才拼凑成功。还有,微臣刚刚摆放好了三十六只瓷瓮,微臣已经听到仙乐的律动,只等陛下敲响五音。”

嘉靖帝从锦鸡垫上下来,赤着双脚,在木质地板上来回地走,一股凉意从脚心传至心头,忽然他觉得高兴,便哈哈笑了几声,看了看呆立在一旁的太监们,忽然跳了几下,“哈哈哈哈……”

李芳趁着嘉靖帝开心,尖着嗓子唱腔一般念白道:“恭喜万岁爷主子,陕西米脂二十个单传女子已经由赵文华赵大人送到宫里。”

嘉靖帝抬了一下手,李芳便已经领会,顿首说:“奴才这就去按照陶侍郎的丹方给这二十个秀女净身。”说完躬身退去。

嘉靖帝问陶仲文:“陶卿家也和朕一起吃斋吧?”

陶仲文跪拜谢恩。

嘉靖帝的斋饭是下午四时补餐,陶仲文为了培养嘉靖帝的仙风道骨,特地排出一日三餐和三补,三餐多食素,三补多壮阳刚。而嘉靖帝称下午四时的雄黄粥为斋。这顿粥简单到极致,以雄黄丹为主的一碗八宝粥,小份额,大口吃八口,小口吃可食十六口,只能吃双数,可以补气血,给养阳气不足。

嘉靖帝给蓝道行和陶仲文赐座,吃的时候,黄锦在一旁侍候着,数数字。第六口的时候,嘉靖帝问陶仲文:“陶卿家的雄黄入口有香气。”

陶仲文放下粥碗,回复嘉靖帝:“这是恩师蓝神仙的指点。现在陛下所食用的雄黄丹乃是按照葛洪仙人所说的方法,用了珠粉、玄胴肠及松脂和雄黄丹共同炼制而成,这样的熔合使得雄黄丹颜色洁白,有了雪山莲花一样的晶莹,可以清静心气,安服神思。”

蓝神仙以手拂须,微颔首,附和着陶仲文,说道:“道士刚刚计算了天时,陛下可于后日午时以青词祭天。”

夜色刚入严府,灯笼就亮起来。

严嵩正在前厅喂一只鸽子,严世蕃进来了。他先进里面的佛堂拜见了母亲,又出来看父亲手里的字条。严嵩把字条递给严世蕃说:“陈洪刚从宫里传来消息,皇上这两天身体情状良好,要祭天,你抓紧时间写一阕青词吧。”

负责培训这帮秀女礼仪的是刚刚被皇帝贬斥的王宁嫔,她唱戏出身,嘉靖临幸她的时候被她婉转妩媚的声音吸引,于是他突发奇想,带着她到陶仲文设好的祷礼那里做侍读,念诵各部大员呈上的青词。只是好景不长,嘉靖帝又喜欢上了曹氏端妃,于是王宁嫔失宠。当然,端妃轻易地就把王宁嫔逐出了后宫,好在王宁嫔怀了龙胎。嘉靖帝觉得欢喜,把她从冷宫接回无梁殿旁边的侧房内,依旧侍读青词。但是,王宁嫔却不小心流产。没有办法,她只能诬陷曹端妃在她的饮食中做了手脚,导致胎儿流产。嘉靖帝万分恼火,他正宠爱着端妃,整日厮守着她,见王宁嫔如此,一纸将她贬到尚衣监做缝衣宫女。

王宁嫔除了缝补旧衣或者做新衣,有时候也要做新来的宫女的礼仪师傅。

杨金英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她侍候过王宁嫔,在宫里当差十年了,因为性子耿直,喜欢助人而人缘颇好。宫女们有了困难就找她,也因为她在各宫之间均有认识的太监和宫女,可以在紧急的时候偷些药品用品之类。

她帮王宁嫔在太医院里弄了成药丸,给王宁嫔做了一个暖肚,因为王宁嫔小产后身体虚弱,失眠也和身子虚有关系。杨金英比王宁嫔还大几岁,这样温暖的相待让王宁嫔抱着她直喊姐姐。

两姐妹被皇宫里的这些没有人性的规矩挤到了一个被窝里,直说到半夜也没有说完贴己的话。

杨金英对王宁嫔说:“妹妹明天做礼仪辅导的时候,要好好地辅导那个小个子的杨莲香,她是我一个叔叔家的女儿,也是因为听说我在宫里享荣华跑过来了,这个小妮子从小就善良,我想她能有个好归宿。”

王宁嫔问:“这个妹妹几岁了?”

杨金英说:“十三岁。”

王宁嫔说:“你知道皇上这一次从陕西河北南直隶福建云南河南山东一共选了多少秀女吗?”

杨金英说:“听总管太监说是有一千二百名。”

王宁嫔说:“可不是,听说运到京城只剩不到八百名,那些人要么被卖了,要么被奸污死了。”

杨金英说:“我听说京城不少烟花楼也有被出卖的秀女。”

王宁嫔说:“听说是年纪大了,皇上不要的,就被严嵩拿去了换了钱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