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官场笔记 《海瑞官场笔记》:第一部分 第一章 海瑞的工作环境(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6.html


1. 严世蕃是个精明人儿


七月的京城热得要命,前门东街的顺城胡同像一排切开的西瓜一样,露出红红的胭脂脸蛋。这里就是正德皇帝经常光顾的水粉巷,里面有四十七家烟花楼,其中有三家朱红阁楼是正德帝题写的匾牌。

巷子口的左首是司礼监临时供货的百货街,货品有棉布、丝织、麻布、食品、瓜果、糖堆、草药、茶叶……因为过于杂乱,太监们把这里叫做“大栅栏”。右首三百米有一个很高的砖木结构的酒楼,名字叫“大正有德”。

这是嘉靖二十一年(1542)的夏天。

这一日,风和日丽。气象官预测,夏天的晴朗将给这一年带来旱灾。其实,也不用他预测,被干旱逼迫离家的河南河北流民不时有混入京城的,变成乞丐帮的一员。街上的乞丐越来越多,那一个又一个口音迥异的乞丐像是一道又一道的加急快递,向京城预告着全国各地的灾情正在蔓延。因为大明朝开国皇帝做过乞丐,所以,从开国起,大明朝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各级衙门和酒楼旅店,都要一律善待乞丐。这在刑罚严苛贪污深重的明朝,多少是一件温暖又人道的事情。

午时两刻。

大街上突然满是锦衣卫队,原来有二十台官轿从南城门进入。

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围观的老乞丐说:“得,得,又是一批熬寡的女孩子。”轿子编着号码,直奔向前门东街的严府。

前门东街是朝廷一品大员集中的住宅区。严嵩的府第在最东边的十五棵柳树边上,严家为了表明自己是书香传家,在大院靠墙的柳树上均挂上红红的灯笼,上面有严世蕃亲题的“庆安”、“福祉”等字样。大门口挂着的两个绣着莲花的灯笼,则分别题着两个大大的“御赐”字样。灯光照耀着严府下面的四字匾牌“忠勤敏达”。严嵩用青词换来的当今圣上嘉靖帝的亲笔题词显示出严家在朝官中正在上升的状况。

当秀女轿子进入严府的时候,严世蕃正在院子里坐着让宫廷画师画像。两个新纳的小妾装束浓艳地站在严世蕃身边,刚叫一句“老爷”,就被严世蕃踹了一脚,他一只眼的眼白翻出来,说:“昨天教的宫廷话呢?要说宫廷话。”

严世蕃现在有二十五位小妾,他最宠爱的就是这个操吴侬软语的小十九。大概是从小受父亲爱听昆曲的影响,严世蕃特别喜欢听吴侬软语。但最近,他听说鄢懋卿的几个福建籍小妾在家里一句一句地学说宫廷话,严世蕃也忽然心血来潮,他也想让自己喜欢的小十九和二十五学说宫廷话。

画师把颜色调好了,正要画严世蕃的眼睛,下人突然来报说:陕西的二十个秀女的轿子已经进了院子。

严世蕃看了一眼画布上的自己:模样很周正,眼睛虽然没有被画出来,但轮廓神武,于是他很高兴地招了一下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锦盒,便跟随下人去了前院。负责选秀女的礼部侍郎赵文华去严嵩的前院献殷勤去了,只剩下他的一个随从在那里指挥前后轿夫的次序。

秀女是坐快跑的马车进京的,抵京城南门官驿后才换乘了宫廷轿子。有不少女子晕轿晕得厉害,被拖下车来的时候吐得一塌糊涂。

严世蕃一张脸一张脸地检查,有一个女孩子一口吐到了严世蕃的脸上。

严世蕃恼羞成怒,一巴掌打过去,被旁边的管家接住,那管家用袖子帮着严世蕃擦脸,小声说:“爷,这些女孩子打不得。”

严世蕃看了一眼那个吓得缩成一团的女孩说:“就是她了,留下来。其他的给皇上送去。”

赵文华从前院回来了,他看到严世蕃的狼狈模样,哈哈地笑了起来。

严世蕃一边作揖一边说:“大哥回来了。”

赵文华也还了一揖说:“干爹身体大安,我总算放下心来,贤弟有功劳,有功劳。”

严世蕃凑上去说:“那夏言和司礼监李芳昨天争执起来了,真是快事一桩。”

赵文华说:“夏阁老的上一篇《养生疏》在各大酒肆贴出来后,传到圣上耳朵里,圣上大怒。”

严世蕃说:“看来,我也要撰写一篇养生词来唱和一下夏阁老,免得他孤单。”

两个人又是一阵欢笑。然后,赵文华率二十顶轿子离去。

照旧例,被严世蕃挑选后的那漏缺应由通州府预备的秀女补上。

把秀女送到司礼监后,赵文华从随从递过来的备用女官文牒里挑出一个叫李小雅的年仅十四岁的女孩子补上,那个女孩子的注明上写着两个字“善舞”。

这便是严世蕃,权臣严嵩的儿子。想要在朝廷立足,千万要打起精神来应付严世蕃。知道敌手的本事,才能有的放矢,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