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再现暴力强拆 房主父亲楼顶举国旗对抗

“暴力强拆”再现辽宁省抚顺市

9月21日,在抚顺市中心新抚区最繁华的中央大街上,记者与围观群众共同目睹了这一幕:在中央大街1—4号施工工地的一角,一座房屋被拆后留下的断壁残垣上,居然停放着一部崭新的本田商务轿车。围观的群众告诉记者,停放轿车的废墟原是一座七层楼房。

除了紧邻马路的一侧,废墟的另外三面都已经被挖出了十多米深的大坑,所以从高处看下去,这堆废墟俨然一座矗立于“地面”的高岗,三面都是悬崖。

废墟上,轿车的一旁站着一位身穿军大衣、手握国旗迎风站立的老人。而他的旁边,放着4个25公斤容量的汽油桶。

盖楼挖出的深坑、平房的废墟,以及悲愤的老人……这一切都在告诉记者:这又是一起暴力强拆事件,而老人,则是要与他的“阵地”共存亡。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一 “景观”自今年7月就出现在距离抚顺市火车站不足100米的繁华市中心,至今已经快100天了。

“是谁把一个老人逼成这样的? ”“这么久了,为什么一直没有人过问这一事件? ”人们都在追问——难道这个城市的管理者不知道这个“景观”随时有可能发生恶性事件?

强拆办公楼,七层楼一夜成“平房”

就在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各级政府机关严格规范征地拆迁工作,依法严处暴力征地拆迁行为,保障群众切身利益的同时,抚顺市新抚区却正在强迁位于中央大街的一座私人产权的办公楼。

记者接到群众举报,于9月21日开始对该事件进行实地调查采访,见到了本文开头描述的情景。

9月22日早晨8点10分,记者来到了抚顺市新抚区中心大街拆迁区域。还没有进入工地围栏,就听到挖掘机的隆隆轰鸣声,从围栏内扬起的尘土落满了整个街道。走进围栏,记者发现正在施工的面积有近12000平方米,区域内已被挖出两个直径约为30米、深约10米的大坑。在拆迁区的西北角上,一层约有20平方米的废楼房上停放着一辆轿车,旁边一位老人手握着一面国旗。记者询问周围的群众得知,树立红旗的地方就是被违法强拆的楼房,上面的老人是楼主的父亲。

记者在现场找到了被强拆楼房的主人张涛。

张涛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老人站的废楼原来是一栋七层高的办公楼,从三层到七层的产权属于他家。2011年7月10日凌晨3点,区拆迁办的人开始拆迁,到天亮就只剩下一间房屋。“我到第二天才知道我的房子被拆了,早上7点钟到现场时,惊呆了,7层楼房只剩下6米左右的废墟,东西一件也没有搬出来。”

这一点从正在施工的一位工人那里得到了证实。他对记者确认说:“是早晨3点开始拆的。”

“但是我没有接到政府任何的拆迁通知,也没有签署任何的拆迁补偿协议。”张涛说,2009年10月,抚顺市新抚区政府口头通知他动迁,不久就开始在房屋周围设下了围栏,把水电都给停了,使房屋无法进入,也无法正常使用。

“动迁办2009年至2011年6月和我谈了几次动迁补偿问题,我选择了货币动迁,但是动迁办一直没有明确补偿条件,我的办公楼房他们说的补偿价格比郊区住宅楼还低,这样我难以接受。”张涛向本报记者说,在他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动迁办把房屋强拆了。

张涛说,之后他找到新抚区动迁办主任崔畅要说法,崔畅让他找分管区长。新抚区分管拆迁的副区长卢军告诉他,“我要爆破大酒店,你的屋子碍事,所以将你的房子扒倒。”

被强迁楼主老父亲欲自焚保财产

“从7月10日起,我们就昼夜不断地守着,我们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眼看着好好的房子只剩下一堆废墟,却拿不到任何赔偿。”张涛激动地说,后来新抚区执法局两次要把剩下的废墟进行强拆,还动员了80多人,把他们围在中间推搡。

“我父亲气得爬到了废墟顶上,要以命对抗,执法局在围观百姓的谴责下才停止了强拆。”

谈到汽车“上房”,张涛说现在东北晚上比较冷,他怕父亲一直待在上面受凉,后来就把自己的商务车吊上了屋顶挡风寒。

记者爬上废墟顶部看到,废墟面积已经剩下不足20平方米。废墟中间放着的商务车里,仅有一床被褥和一些简易食品。

“我们实在被逼得没有活路了,只能用命抗争。”手持国旗站在废墟上的老人说。

“我真的很无奈,也十分气愤,国家法律法规严令禁止非法强拆,为什么抚顺市新抚区政府就视而不见呢?”张涛沮丧地说,“我们没有无理要求,只希望能够合法、公平、合理地解决此事,作为百姓我对此很无力。”

区政府:不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在拆迁现场采访后,9点30分左右,来到了抚顺市新抚区政府。

记者找到了分管拆迁工作的副区长卢军。一听说是采访关于中央大街拆迁的问题,卢军就说:“我们有纪律,接受采访要区宣传部同意。”记者希望卢军简单介绍一些情况,均遭到拒绝。

记者找到新抚区宣传部门,接待记者的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刘远志说:“采访肯定是会接受的,拆迁的事情我们也不太清楚,待会儿一定会安排相关领导接受采访。”

下午2点多,记者见到了新抚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崔晓丽。

崔晓丽对记者说,新抚区一向对拆迁工作十分慎重。当记者强调,只想知道这个抢迁决定是集体做的还是个别领导做的决策,请相关人介绍一下抢迁的依据和过程时,崔晓丽笑而不答。下午3点,记者留下联系电话后离开了区委宣传部。

直到下午5点左右,记者没有接到任何信息,再次致电刘远志,他说没有联系好。

法律专家:强迁强拆严重违规违法

9月23日,记者采访了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寿平。他认为,抚顺市新抚区政府非法强制拆迁,从宪法的角度讲,已经构成了对公民私有财产的严重侵犯,在没有和被拆迁人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暴力强拆,性质几乎和强盗没有两样,相关人员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同时,对于强拆的楼房应该立即做出赔偿或恢复原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