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假记者如何打着卫生部下属《保健时报》的招牌敲诈企业

左手心的痣 收藏 23 188
导读:当我们秉持着“媒体是维护正义、守护公正的一个群体”这样一个认识的时候,有没想过其实很多媒体其实已经悄悄的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某些人敛财的工具;当我们坚持着卫生系统是“救死扶伤,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这样一种观念,有没有意识到卫生系统的蛀虫已大范围的蔓延,严重败坏了卫生部门的美誉。最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假记者敲诈勒索的案件:一名60多岁的男子,初中文化,却能假借记者采访之名,非法敲诈勒索山西省灵石县多家企业巨额资金。此事在当地着实引起了不小轰动,舆论哗然,一时之间关于记者操守和监管部门缺位

当我们秉持着“媒体是维护正义、守护公正的一个群体”这样一个认识的时候,有没想过其实很多媒体其实已经悄悄的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某些人敛财的工具;当我们坚持着卫生系统是“救死扶伤,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这样一种观念,有没有意识到卫生系统的蛀虫已大范围的蔓延,严重败坏了卫生部门的美誉。最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假记者敲诈勒索的案件:一名60多岁的男子,初中文化,却能假借记者采访之名,非法敲诈勒索山西省灵石县多家企业巨额资金。此事在当地着实引起了不小轰动,舆论哗然,一时之间关于记者操守和监管部门缺位的评论铺天盖地,令人深思、发人深省。

事情经过:

被告人刘琪泉系山西省霍州市人,1949年出生于北京,初中文化,无业。2010年6月,张国艳、何旭、刘琪泉三人自称是《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组委会》下属的《保健时报》记者,以受《保健时报》主编张国发的指派为由来到山西省灵石县进行采访。张国艳在与政府部门接待人员的交谈中将刘琪泉介绍为她们报社的刘部长,并大肆吹捧,声称刘琪泉认识很多中央领导,关系广、路子宽。而刘琪泉在与当地企业接待人员的交谈中则声称自己来时已向省里领导打过招呼,他既能正面报道也能把事情扩大化,还可以把企业搞垮。企业工作人员因怕刘琪泉等人不负责任的乱写,给公司造成不利影响,于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给了刘琪泉一万元。哪知刘琪泉并未满足,在与另一企业人员杨某的电话通话中,声称交口县的企业问题很大,将会被勒令关闭,使该企业人员产生害怕心理。于是,刘琪泉在太原市某招待所,敲诈杨某20万元。案发后,刘琪泉被公安机关抓获。

经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刘琪泉假借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组委会人员身份,以搞垮被害人所在企业作为要挟,多次使用欺骗手段对企业人员进行敲诈勒索,非法占有巨额款项,其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犯罪构成要件,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至此,犯罪分子刘琪泉案告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这样的结果能否塞住民众的悠悠之口?其他人员和组织在刘琪泉敲诈勒索一案中,又扮演了一种什么样的角色?让我们透过案件的重重迷雾,揭开隐藏在其中的黑幕。

在刘琪泉敲诈勒索一案中,正是刘琪泉等人手持《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组委会秘书处》的采访介绍信、打着卫生部下属的《保健时报》的旗号才使当地政府和企业相信这是一种媒体部门的正常公务行为,从而给刘琪泉的敲诈得逞创造了条件。那么,《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组委会秘书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该组织和《保健时报》又是什么关系呢?

据警方调查显示:《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组委会秘书处》不是新闻机构,未在新闻出版总署备案,属非法机构。另查明,张国艳是《保健时报》张国发的妹妹,其仅具有小学文化程度,完全不具备《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规定的申领条件,却持有张国发给办理的《保健时报》的记者证;何旭也不是新闻记者,甚至连一张伪造的记者证都没有,却在网络和平面媒体等场合处处以记者身份自居。在刘琪泉案发前,张国发曾多次指派张国艳、刘琪泉等人频繁出没于山西、陕西、甘肃、宁夏、内蒙、新疆等地,对当地的多家房地产及能源企业进行类似勒索行为,获利颇丰。

另外,在百度词条上可以找到《保健时报》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由国家卫生部主管、中华预防医学会主办的服务全国民众的科普大报。办报宗旨是宣传国家以预防为主的卫生工作方针,倡导科学养生保健、提高生命质量。向公众宣传预防保健专业知识,增强读者自我保健意识,交流保健经验体会;宣传展示医、药、保健产业整体形象,促进我国医疗保健事业的发展。

但是我们不得不沉痛的指出,尽管我们不愿意看到,铁的事实摆在眼前,张国发把持的《保健时报》已经完全违背了自己的办报宗旨,不是去关注和宣传预防保健专业知识,而是完美展示了自己的乾坤大挪移的功夫,《保健时报》摇身一变成为关注能源和房地产企业有关问题的媒体。张国发将社会无业人员网罗于其手下,互相配合、互相利用、各取所需,四处寻找曝光点要挟诈钱,合唱一出“捉放曹”,然后一起分赃。遇到阻力时,就由持证记者出面摆平,假记者也因为其背后有真记者甚至报社的撑腰而变得胆大妄为。至此,《保健时报》也自然蜕变成了一个藏污纳垢之所。

刘琪泉敲诈勒索一案,张国发等人利用《保健时报》的平台、手持《保健时报》颁发的记者证,利用《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组委会秘书处》这一非法机构,打着关注环保的旗号,四处蒙蔽不明真相的人们,大肆敲诈企业,非法获取了巨额利益。广大受害企业及受害省市宣传部门都曾向新闻出版总署进行举报,但举报材料尤如泥牛入海,杳无消息。作为主管部门的卫生部和主办方的中华预防医学会对于张国发把持的《保健时报》也没有任何的监管措施,致使张国发等人的行为得不到任何有效的遏制,也使广大不明真相的人们继续面临着侵害的危险。这种现象不仅与社会的公平正义相违背,背后还可能藏着惊人的渎职和腐败。我们希望卫生部等有关监管部门对张国发把持的《保健时报》进行彻查问责,还社会公众一个正常的公正的舆论环境,重新还我们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