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110章 午夜电报(下)

亦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川崎走过走廊的时候,山田百惠子的确是在监听。 她的随行物品里面有一个小型高灵敏度的收发报机,每到夜里,她都会打开机器,机器会自动变换频率扫描,搜索信号,一旦搜索到信号,扫描就会自动停下来,并记录下这个频率,山田就戴着耳机听着;夜里睡觉的时候,她也会把耳机放在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川崎走过走廊的时候,山田百惠子的确是在监听。

她的随行物品里面有一个小型高灵敏度的收发报机,每到夜里,她都会打开机器,机器会自动变换频率扫描,搜索信号,一旦搜索到信号,扫描就会自动停下来,并记录下这个频率,山田就戴着耳机听着;夜里睡觉的时候,她也会把耳机放在自己的耳边,多年的职业习惯让她即使在梦中,也能分辨出那些“嘀嗒”的电报声音细微的差异之处。

上船几天来,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让她有些气馁和懈怠了。

今天晚上,她像往日一样,打开了机器戴上耳机。

密不透风的舱室里很闷热,她干脆脱了衣服,让自己赤裸着,在自己私密的空间里,山田百惠子喜欢赤裸着自己的身体,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时常她还会自己闭上眼睛抚摸一下敏感部位,体味那种被抚摸的感受,反正她这个房间是从来没有人来过,她也不允许别人进来。

一切正常,电台里传出的声音都是那些对她而言毫无价值的信息,时间长了,她就有些困了,准备上床睡觉了,就在这时候,她听见了脚步声。

这是她熟悉的脚步,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只有这个脚步声有资格可以响在全船的任何角落,这也是山田百惠子十分期待的。


其实,山田百惠子并不是有意要用自己赤裸的身体勾引川崎,只是川崎的出现有些太突然了,那一时的高兴忘记了自己没有穿衣服,后来发现了,已经晚了,不过,也没什么,山田百惠子相信,自己和川崎滚在一起那是早晚的事,山田百惠子这么想着也就觉得心里坦然了许多。

只是,川崎并不领情,几番纠缠还是让川崎走了。

看着川崎走了,两颗泪珠从山田百惠子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让自己安静一会,百惠子感觉到,川崎这次虽然还是坚决的拒绝了她,但是,态度已经不是那么强硬粗暴了。她想起在川崎房间的那一次,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她竟然也忍受下来了,她山田百惠子什么时候忍过这样的屈辱?真是奇怪了,她很奇怪自己这么一个强势有时甚至是残忍的女人,对于川崎怎么就会有这么好的忍耐程度。

山田想,川崎出门之前说了一句,“穿上衣服,我去前甲板看看。”这是暗示他在前甲板等着她吗?想到这里,山田百惠子赶紧穿上衣服,出门之前还没有忘记在自己的双腋下喷了两下香水。


川崎像是逃离地狱一样离开了山田的房间,走在走廊上,他觉得裤子里的家伙还是不听话的硬邦邦支撑着,以至于走路都有些碍事,只得用手动一下,调整到合适的位置,才又继续往前走去。

好悬啊,川崎很庆幸自己最后终于顶住了诱惑,而没有失身,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近距离的接触女性,对他的身心绝对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铤而走险,差一点就一失足成千古恨,川崎摇摇头,觉得这好像不是真的。

但是,这的确是真是发生的一幕,就在刚才。


走出船舱,就走到前甲板了。

川崎突然觉得今天的月亮很圆很亮,一点都不亚于山田屋里的灯光。

月光下,前甲板两个持枪士兵在警戒着,听到川崎的脚步声,士兵转过身来,向川崎敬了礼,川崎回礼并询问了一下情况。

川崎认出来,这两个士兵是“狸猫”赵先亮手下的。

川崎说,“今天的月亮真好,想家了没有?”

一个士兵就说,“刚才还说呢,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这么个大月亮天,在老家和我那刚过门的小媳妇一起坐在山坡上赏月呢。”

“嗯,今晚真的适合赏月。”

有心无心的闲扯了两句,川崎就走到一边,靠在船帮上等着。离开山田房间的时候,他扔下的那句话,是要把山田引出来的。

他估计从他离开电讯室到现在,应该还不到半小时,也就是说,如果矢村很守时的话,电报应该还没有发出去。这段时间里那个女人在干什么?会不会……川崎不敢想了,他有些后悔自己离开山田房间的时间太早了,后悔没有和山田一起离开房间,那样,就万无一失了。现在后悔都没用了,只能等着了。


山田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犹豫了一下,川崎是不该来她这个走廊让她听到的,这不符合一般的逻辑,可他偏偏就来了,那这是为什么呢?他是从哪里来的?做特工的思维总是比正常人多一根弦。于是,她又打开门进去拿出电台,听了一会,没觉得有什么异常,还是想川崎的念头占了上风,山田这才关了电台,出了门往前甲板走去。


白天的时候,干完活,小野把他叫到上一层,低声的和他说,晚上川崎副官找他发电报,他还问了一句,知道发给谁的吗?

小野说,“不该知道的别问,你还看不出来吗?川崎副官是大佐的亲信,跟着他混错不了。”

“嗯,这还看不出来啊?”

小野是矢村的同乡,出来当兵以前就认识,两家不在一个村子里,但是距离不远,连相互的父母都认识,还说相互关照着点呢。

士兵和军官不一样,吃粮打仗保住自己的性命,这是军中的士兵的基本生存原则,至于其他的,管不了那么多。这支队伍里,跟着川崎副官就是跟着义田大佐,有川崎关照着,错不了,连矢村大尉还不是让川崎都给整成中尉了,这不又整回去了。想到这,矢村就点点头答应了。


矢村看看墙上的钟表,离川崎副官说的十二点十五分还差一点,他有些困了,白天折腾房间,没有睡好,想早点发出去,可以打个盹。

从川崎副官神秘的表情上,他知道这份电报极其重要,川崎副官还说这个是义田大佐的,副官办的事一般都是给长官办的,这是公开的秘密,那义田大佐的事情,那就真的马虎不得,当官的总有些不能说的秘密,而且,给他的不是电文是电码,可见,电报的内容是不想任何人知道的,这要是泄露了,他就完蛋了。

再次看看表,川崎副官预订的时间到了,矢村就迅速的凭着记忆发了出去。


矢村根本不知道,在五分钟之前,这条船上,还有一个女人在不远的地方戴着耳机监听他的电报。而此时,山田百惠子刚刚跨过走廊的门槛,到了前甲板,看到靠在船边上的川崎副官。


远在河北和山西交界的一个山村里,如果,不是有一些持枪警戒的士兵,你会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庄,其实,这是八路军河北军区的总部。

不远处的山顶上,竖立着几只被伪装隐蔽起来的天线,一间普通的民房里,几台无线电台不时发出“滴滴”的声音,一些身着八路军军装的人不分昼夜的忙碌着,

其中,有一个电台,这十多天以来都在监听着一个特定的频率,这个频率却一直是静默的,静默得让电报员产生了幻觉,是不是电台有问题啊。但是,技术员说,电台工作正常,既然电台正常,剩下的只能是等待,而且,这是一个没有约定遥遥无期甚至是虚无缥缈的等待,一天又一天,等来的永远是静默。

电报员过一会就发出一串联络码,始终没有接收到回复。

首长说,要一直联络下去,直到收到信号。

又是一个深夜,电报员专心致志的听着耳机,试图扑捉微弱的信号。

突然,耳机里传来了“滴滴”的声音,似乎是在试图取得联系。电报员喊了一声,“有信号。”这一声喊,惊动周围的几个人,几个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静静等待着下文,电报员意识到自己高兴的失态,不好意思的低了头,专注的听下去。

是寻求联络的信号,电报员赶紧回复,联系通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对方发过来一条电文,电报员回了一串密码,“等候指示”,就赶紧起身拿着电报稿走到里面房间,向一个背对着门口的人敬礼,道,“报告首长,大悲有消息了。”

首长这段时间一直就在等待这个消息,人放出去了,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飘到哪里去了,什么情况,一点消息都没有,首长甚至在想,把大悲这么放出去是不是有些冒险了,他毕竟是个日本人,对他还是没有十分的把握,尽管有个狸猫可以帮助他,但是,狸猫一个人的实力还是太单薄了一些,会不会……,这个念头已经无数次在他的脑子里闪现过。今天,又这么想着,就听到报务员的报告。

首长转过身来,接了电报,看了一眼,“太好了,终于有消息了。”


“首长,有什么回复吗?”

“回复:继续观察,适时联络,切勿盲动。”首长看看电报员说,“就这些,马上回复。”

“是。”电报员给首长敬礼以后,回到电台前,很快就译成密码发送出去了。


矢村将电报发出去以后,长舒了一口气。刚要转换到正常频率,却收到了一条回复密码,他不知道密码的内容,但是,按照电报员的工作常识,这是回复给发报方的,应该是新的指令,但是,新的指令不会就这么短,他推测是让他等候回复,矢村就戴着耳机继续等待,果然,不一会,就有新的密码发过来。

接收完毕,他看着接收下来的一连串字符,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然后,他抄写到一张小纸条上,藏了起来,找机会再传给川崎副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